大乘單譯經·第0425部
金剛三昧經二卷
出北涼錄失譯師名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大城耆阇崛山中。與大比丘眾一萬人俱,皆得阿羅漢道,其名曰:舍利弗、大目揵連、須菩提,如是眾等阿羅漢。復有菩薩摩訶薩二千人俱,其名曰:解脫菩薩、心王菩薩、無住菩薩,如是等菩薩。復有長者八萬人俱,其名曰:梵行長者、大梵行長者、樹提長者,如是等長者。復有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六十萬億。
  爾時,尊者大眾圍繞,為諸大眾說大乘經,名《一味真實無相無生決定實際本覺利行》。若聞是經,乃至受持一四句偈,是人則為入佛智地,能以方便教化眾生,為一切眾生作大知識。佛說此經已,結跏趺坐,即入金剛三昧,身心不動。
  爾時,眾中有一比丘,名曰阿伽陀,從座而起,合掌胡跪,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大慈滿足尊, 智慧通無礙,
   廣度眾生故, 說于一諦義,
   皆以一味道, 終不以小乘。
   所說義味處, 皆悉離不實,
   入佛諸智地, 決定真實際,
   聞者皆出世, 無有不解脫。
   無量諸菩薩, 皆悉度眾生,
   為眾廣深問, 知法寂滅相,
   入于決定處; 如來智方便,
   當為入實說, 隨順皆一乘,
   無有諸雜味。 猶如一雨潤,
   眾草皆悉榮; 隨其性各異,
   一味之法潤, 普充于一切;
   如彼一雨潤, 皆長菩提芽。
   入于金剛味, 證法真實定,
   決定斷疑悔, 一法之印成。”

  爾時,尊者從三昧起,而說是言:“諸佛智地入實法相,決定性故,方便神通皆無相利,一覺了義難解難入,非諸二乘之所知見,唯佛菩薩乃能知之!可度眾生皆說一味。”
  爾時,解脫菩薩即從座起,合掌胡跪,而白佛言:“尊者,若佛滅后,正法去世,像法住世,于末劫中,五濁眾生多諸惡業,輪回三界無有出時。愿佛慈悲,為后世眾生,宣說一味決定真實,令彼眾生等同解脫!”
  佛言:“善男子,汝能問我出世之因,欲化眾生,令彼眾生獲得出世之果。是一大事不可思議!以大慈故,以大悲故,我若不說即墮慳貪。汝等一心,諦聽!諦聽!為汝宣說。善男子,若化眾生無生于化,不生無化其化大焉!令彼眾生皆離心我,一切心我本來空寂。若得空心心不幻化,無幻無化即得無生,無生之心在于無化。”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眾生之心性本空寂,空寂之心體無色相,云何修習得本空心?愿佛慈悲為我宣說。”
  佛言:“菩薩一切心相本來無本,本無本處空寂無生。若心無生即入空寂,空寂心地即得心空。善男子,無相之心無心無我,一切法相亦復如是。”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一切眾生若有我者、若有心者,以何法覺,令彼眾生出離斯縛?”
  佛言:“善男子,若有我者,令觀十二因緣。十二因緣本從因果,因果所起興于心行,心尚不有,何況有身?若有我者令滅有見,若無我者令滅無見;若心生者令滅滅性,若心滅者令滅生性;滅是見性,即入實際。何以故?本生不滅,本滅不生,不滅不生,不生不滅,一切諸法亦復如是。”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若有眾生見法生時令滅何見?見法滅時令滅何見?”
  佛言:“菩薩若有眾生見法生時令滅無見,見法滅時令滅有見。若滅是見得法真無,入決定性決定無生。”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令彼眾生住于無生是無生也。”
  佛言:“住于無生即是有生。何以故?無住無生乃是無生。菩薩若生無生以生滅生,生滅俱滅本生不生,心常空寂空性無住,心無有住乃是無生。”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心無有住有何修學?為有學也?為無學也?”
  佛言:“菩薩無生之心,心無出入,本如來藏性寂不動,亦非有學,亦非無學。無有學、不學,是即無學,非無有學是為所學。”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云何如來藏性寂不動?”
  佛言:“如來藏者,生滅慮知相隱理不顯,是如來藏性寂不動。”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云何生滅慮知相?”
  佛言:“菩薩理無可不。若有可不,即生諸念,千思萬慮是生滅相。菩薩觀本性相理自滿足,千思萬慮不益道理,徒為動亂,失本心王。若無思慮,則無生滅,如實不起,諸識安寂,流注不生,得五法凈,是謂大乘。菩薩入五法凈,心即無妄;若無有妄,即入如來自覺圣智之地;入智地者,善知一切從本不生;知本不生,即無妄想。”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無妄想者,應無止息。”
  佛言:“菩薩妄本不生,無妄可息;知心無心,無心可止;無分無別,現識不生;無生可止,是則無止,亦非無止。何以故?止無止故。”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若止無止,止即是生,何謂無生?”
  佛言:“菩薩當止是生,止已無止,亦不住于無止,亦不住于無住,云何是生?”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無生之心,有何取舍?住何法相?”
  佛言:“無生之心,不取不舍,住于不心,住于不法。”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云何住于不心?住于不法?”
  佛言:“不生于心,是住不心;不生于法,是住不法。善男子,不生心法,即無依止,不住諸行,心常空寂,無有異相。譬彼虛空無有動住,無起無作,無彼無此;得空心眼,得法空身,五陰六入悉皆空寂。善男子,修空法者,不依三界,不住戒相,清凈無念,無攝無放,性等金剛,不壞三寶,空心不動,具六波羅蜜。”
  解脫菩薩而白佛言:“尊者,六波羅蜜者,皆是有相。有相之法,能出世也?”
  佛言:“善男子,我所說六波羅蜜者,無相無為。何以故?若人離欲,心常清凈,實語方便,本利利人,是檀波羅蜜。志念堅固,心常無住,清凈無染,不著三界,是尸波羅蜜。修空斷結,不依諸有,寂靜三業,不住身心,是羼提波羅蜜。遠離名數,斷空有見,深入陰空,是毗梨耶波羅蜜。俱離空寂,不住諸空,心處無住,不住大空,是禪波羅蜜。心無心相,不取虛空,諸行不生,不證寂滅,心無出入,性常平等,諸法實際皆決定性,不依諸地,不住智慧,是般若波羅蜜。
  “善男子,是六波羅蜜者,皆獲本利,入決定性,超然出世,無礙解脫。善男子,如是解脫法相,皆無相行,亦無解不解,是名解脫。何以故?解脫之相,無相無行,無動無亂,寂靜涅槃,亦不取涅槃相。”
  解脫菩薩聞是語已,心大欣懌,得未曾有,欲宣義意,而說偈言:

  “大覺滿足尊, 為眾敷演法,
   皆說于一乘, 無有二乘道,
   一味無相利。 猶如太虛空,
   無有不容受; 隨其性各異,
   皆得于本處。 如彼離心我,
   一法之所成, 諸有同異行,
   悉獲于本利, 滅絕二相見。
   寂靜之涅槃, 亦不住取證,
   入于決定處, 無相無有行。
   空心寂滅地, 寂滅心無生,
   同彼金剛性, 不壞于三寶。
   具六波羅蜜, 度諸一切生,
   超然出三界, 皆不以小乘;
   一味之法印, 一乘之所成。”

  爾時,大眾聞說是義,心大欣懌,得離心我,入空無相,恢廓曠蕩,皆得決定,斷結盡漏。

  爾時,心王菩薩聞佛說法出三界外不可思議,從座而起,叉手合掌,以偈問曰:

  “如來所說義, 出世無有相,
   可有一切生, 皆得盡有漏?
   斷結空心我, 是則無有生;
   云何無有生, 而得無生忍?”

  爾時,佛告心王菩薩言:“善男子,無生法忍,法本無生,諸行無生非無生行,得無生忍即為虛妄。”
  心王菩薩言:“尊者,得無生忍即為虛妄,無得無忍應非虛妄。”
  佛言:“不也。何以故?無得無忍是則有得,有得有忍是則有生;有生于得,有所得法,并為虛妄。”
  心王菩薩言:“尊者,云何無忍無生心,而非虛妄?”
  佛言:“無忍無生心者,心無形段。猶如火性,雖處木中,其在無所決定性故,但名但字,性不可得,欲詮其理假說為名,名不可得;心相亦爾,不見處所,知心如是,則無生心。善男子,是心性相,又如阿摩勒果,本不自生,不從他生,不共生,不因生,不無生。何以故?緣代謝故。緣起非生,緣謝非滅。隱顯無相,根理寂滅,在無有處,不見處所住決定性故。是決定性亦不一不異、不斷不常、不入不出、不生不滅,離諸四謗,言語道斷。無生心性亦復如是,云何說生不生、有忍無忍?若有說心,有得、有住及以見者,即為不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為長夜了別心性者,知心性如是,性亦如是,是無生行。”
  心王菩薩言:“尊者,心若本如無生于行,諸行無生,生行不生,不生無行,即無生行也。”
  佛言:“善男子,汝以無生,而證無生行也?”
  心王菩薩言:“不也。何以故?如無生行,性相空寂,無見無聞,無得無失,無言無說,無知無相,無取無舍,云何取證?若取證者,即為諍論;無諍無論,乃無生行。”
  佛言:“汝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也?”
  心王菩薩言:“尊者,我無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菩提性中無得無失,無覺無知,無分別相。無分別中即清凈性,性無間雜,無有言說,非有非無,非知非不知。諸可法行亦復如是。何以故?一切法行,不見處所決定性故,本無有得不得,云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一切心行不過無相,體寂無生,所有諸識亦復如是。何以故?眼、眼觸悉皆空寂,識亦空寂,無有動不動相,內無三受,三受寂滅;耳、鼻、舌、身、心、意,意識及以末那、阿梨耶識,亦復如是,皆亦不生寂滅之心及無生心。若生寂滅心,若生無生心,是有生行,非無生行。菩薩內生三受三行三戒,若已寂滅生心不生,心常寂滅無功無用,不證寂滅相,亦不住于無證,可處無住,總持無相,則無三受三行三戒,悉皆寂滅清凈無住,不入三昧,不住坐禪,無生無行。”
  心王菩薩言:“禪能攝動,定諸幻亂,云何不禪?”
  佛言:“菩薩禪即是動,不動不禪。是無生禪,禪性無生,離生禪相;禪性無住,離住禪動。若知禪性無有動靜,即得無生。無生般若,亦不依住,心亦不動。以是智故,故得無生般若波羅蜜。”
  心王菩薩言:“尊者,無生般若,于一切處無住,于一切處無離,心無住處,無處住心,無住無心。心無生住,如此住心,即無生住。尊者,心無生住不可思議,不思議中可不可說。”
  佛言:“如是,如是。”
  心王菩薩聞如是言,嘆未曾有,而說偈言:

  “滿足大智尊, 廣說無生法,
   聞所未曾聞, 未說而今說。
   猶如凈甘露, 時時乃一出,
   難遇難思議, 聞者亦復難。
   無上良福田, 最上勝妙藥,
   為度眾生故, 而今說宣說!”

  爾時,眾中聞說此已,皆得無生,無生般若。

  爾時,無住菩薩聞佛所說一味真實不可思議,從遠近來,親如來座,專念諦聽,入清白處,身心不動。
  爾時,佛告無住菩薩言:“汝從何來?今至何所?”
  無住菩薩言:“尊者,我從無本來,今至無本所。”
  佛言:“汝本不從來,今本不至所。汝得本利不可思議,是大菩薩摩訶薩!”即放大光遍照千界,而說偈言:

  “大哉菩薩, 智慧滿足, 常以本利, 利益眾生; 
   于四威儀, 常住本利, 導諸群庶, 不來不去。”

  爾時,無住菩薩而白佛言:“尊者,以何利轉,而轉眾生一切情識,入唵摩羅?”
  佛言:“諸佛如來常以一覺而轉諸識,入唵摩羅。何以故?一切眾生本覺,常以一覺覺諸眾生,令彼眾生皆得本覺,覺諸情識空寂無生。何以故?決定本性本無有動。”
  無住菩薩言:“可一切識,皆緣境起,如何不動?”
  佛言:“一切境本空,一切識本空。空無緣性,如何緣起?”
  無住菩薩言:“一切境空,如何有見?”
  佛言:“見即為妄。何以故?一切萬有,無生無相,本不自名,悉皆空寂。一切法相亦復如是,一切眾生身亦如是,身尚不有,云何有見?”
  無住菩薩言:“一切境空,一切身空,一切識空,覺亦應空。”
  佛言:“可一覺者,不毀不壞,決定性故,非空非不空,無空不空。”
  無住菩薩言:“諸境亦然,非空相,非無空相。”
  佛言:“如是,彼可境者,性本決定,決定性根無有處所。”
  無住菩薩言:“覺亦如是,無有處所。”
  佛言:“如是,覺無處故清凈,清凈無覺。物無處所故清凈,清凈無色。”
  無住菩薩言:“心眼識亦復如是不可思議。”
  佛言:“心眼識亦復如是不可思議。何以故?色無處所,清凈無名,不入于內;眼無處所,清凈無見,不出于外;心無處所,清凈無止,無有起處;識無處所,清凈無動,無有緣別,性皆空寂,性無有覺,覺則為覺。善男子,覺知無覺,諸識則入。何以故?金剛智地解脫道斷,斷已入無住地,無有出入心處,無在決定性地。其地清凈如凈琉璃,性常平等如彼大地,覺妙觀察如慧日光,利成得本如大法雨。入是智者,是入佛智地。入智地者,諸識不生。”
  無住菩薩言:“如來所說,一覺圣力、四弘智地,即一切眾生本根覺利。何以故?一切眾生即此身中本來滿足。”
  佛言:“如是。何以故?一切眾生本來無漏諸善利本,今有欲刺,為未降伏。”
  無住菩薩言:“若有眾生未得本利,猶有采集,云何降伏難伏?”
  佛言:“若集若獨行,分別及以染,回神住空窟,降伏難調伏,解脫魔所縛,超然露地坐,識陰般涅槃。”
  無住菩薩言:“心得涅槃,獨一無伴,常住涅槃,應當解脫。”
  佛言:“常住涅槃,是涅槃縛。何以故?涅槃本覺利,覺利本涅槃。涅槃覺分即本覺分,覺性不異,涅槃無異;覺本無生,涅槃無生;覺本無滅,涅槃無滅;涅槃、覺本無異故,無得涅槃,涅槃無得,云何有住?善男子,覺者不住涅槃。何以故?覺本無生,離眾生垢;覺本無寂,離涅槃動;住如是地,心無所住,無有出入,入唵摩羅識。”
  無住菩薩言:“唵摩羅識,是有入處?處有所得,是得法也?”
  佛言:“不也。何以故?譬如迷子,手執金錢而不知有,游行十方經五十年,貧窮困苦,專事求索,而以養身,而不充足。其父見子有如是事,而謂子言:‘汝執金錢何不取用?隨意所須皆得充足。’其子醒已而得金錢,心大歡喜而謂得錢。其父謂言:‘迷子,汝勿欣懌!所得金錢是汝本物,汝非有得,云何可喜?’善男子,唵摩羅者亦復如是,本無出相,今即非入;昔迷故非無,今覺故非入。”
  無住菩薩言:“彼父知其子迷,云何經五十年十方游歷,貧窮困苦,方始告言?”
  佛言:“經五十年者,一念心動,十方游歷,遠行遍計。”
  無住菩薩言:“云何一念心動?”
  佛言:“一念心動,五陰俱生,五陰生中具五十惡。”
  無住菩薩言:“遠行遍計游歷十方,一念心生具五十惡,云何令彼眾生無生一念?”
  佛言:“令彼眾生安坐心神,住金剛地靜念無起,心常安泰即無一念。”
  無住菩薩言:“不可思議覺念不生,其心安泰即本覺利。利無有動常在不無,無有不無,不無不覺,覺知無覺,本利本覺。覺者清凈,無染無著,不變不易,決定性故,不可思議。”
  佛言:“如是。”
  無住菩薩聞是語已,得未曾有,而說偈言:

  “尊者大覺尊, 說生無念法,
   無念無生心, 心常生不滅。
   一覺本覺利, 利諸本覺者,
   如彼得金錢, 所得即非得。”

  爾時,大眾聞說是語,皆得本覺利般若波羅蜜。

  于是如來作如是言:“諸菩薩等本利深入,可度眾生。若后非時應如說法,時利不俱順不順說,非同非異相應如說,引諸情智,流入薩婆若海,無令可眾挹彼虛風,悉令彼庶一味神乳,世間非世間,住非住處,五空出入無有取舍。何以故?諸法空相,性非有無,非無不無,不無不有,無決定性,不住有無,非彼有無,凡圣之智而能測隱。諸菩薩等若知是利,即得菩提。”
  爾時,眾中有一菩薩,名曰大力,即從座起,前白佛言:“尊者,如佛所說,五空出入無有取舍。云何五空而不取舍?”
  佛言:“菩薩五空者:三有是空,六道影是空,法相是空,名相是空,心識義是空。菩薩如是等空,空不住空,空無空相,無相之法有何取舍?入無取地,則入三空。”
  大力菩薩言:“云何三空?”
  佛言:“三空者,空相亦空,空空亦空,所空亦空。如是等空,不住三相,不無真實,文言道斷,不可思議。”
  大力菩薩言:“不無真實,是相應有?”
  佛言:“無不住無,有不住有,不無不有。不有之法,不即住無;不無之相,不即住有,非以有無而詮得理。菩薩無名義相,不可思議。何以故?無名之名,不無于名;無義之義,不無于義。”
  大力菩薩言:“如是名義,真實如相。如來如相,如不住如,如無如相,相無如故,非不如來。眾生心相,相亦如來。眾生之心,應無別境。”
  佛言:“如是,眾生之心,實無別境。何以故?心本凈故,理無穢故,以染塵故,名為三界。三界之心,名為別境。是境虛妄,從心化生。心若無妄,即無別境。”
  大力菩薩言:“心若在凈,諸境不生。此心凈時,應無三界。”
  佛言:“如是,菩薩心不生境,境不生心。何以故?所見諸境唯所見心,心不幻化則無所見。菩薩內無眾生,三性空寂,則無己眾,亦無他眾,乃至二入亦不生心;得如是利,則無三界。”
  大力菩薩言:“云何二入不生于心?心本不生,云何有入?”
  佛言:“二入者,一謂理入,二謂行入。理入者,深信眾生不異真性,不一不共,但以客塵之所翳障,不去不來;凝住覺觀,諦觀佛性,不有不無,無己無他,凡圣不二,金剛心地,堅住不移,寂靜無為,無有分別,是名理入。行入者,心不傾倚,影無流易,于所有處靜念無求,風鼓不動猶如大地,捐離心我,救度眾生,無生無相,不取不舍。菩薩心無出入,無出入心;入不入故,故名為入。菩薩如是入法,法相不空,不空之法,法不虛棄。何以故?不無之法,具足功德,非心非影,法爾清凈。”
  大力菩薩言:“云何非心非影,法爾清凈?”
  佛言:“空如之法,非心識法,非心使所有法,非空相法,非色相法,非心有為不相應法,非心無為是相應法,非所現影,非所顯示,非自性,非差別,非名非相非義。何以故?義無如故。無如之法,亦無無如,無有無如,非無如有。何以故?根理之法,非理非根,離諸諍論,不見其相。菩薩如是凈法,非生之所生生,非滅之所滅滅。”
  大力菩薩言:“不可思議!如是法相,不合成不獨成,不羈不絆,不聚不散,不生不滅,亦無來相及以去住,不可思議。”
  佛言:“如是,不可思議。不思議心,心亦如是。何以故?如不異心,心本如故。眾生佛性,不一不異。眾生之性,本無生滅。生滅之性,性本涅槃。性相本如,如無動故。一切法相,從緣無起。起相性如,如無所動。因緣性相,相本空無。緣緣空空,無有緣起。一切緣法,惑心妄見,現本不生,緣本無故。心如法理,自體空無,如彼空王,本無住處。凡夫之心,妄分別見。如如之相,本不有無。有無之相,見唯心識。菩薩如是心法,不無自體,自體不有,不有不無。菩薩無不無相,非言說地。何以故?真如之法,虛曠無相,非二乘所及。虛空境界,內外不測,六行之士,乃能知之。”
  大力菩薩言:“云何六行?愿為說之。”
  佛言:“一者、十信行,二者、十住行,三者、十行行,四者、十回向行,五者、十地行,六者、等覺行。如是行者,乃能知之。”
  大力菩薩言:“實際覺利無有出入,何等法心得入實際?”
  佛言:“實際之法,法無有際。無際之心,則入實際。”
  大力菩薩言:“無際心智,其智無崖;無崖之心,心得自在;自在之智,得入實際。如彼凡夫軟心眾生,其心多喘,以何法御,令得堅心,得入實際?”
  佛言:“菩薩彼心喘者,以內外使,隨使流注,滴瀝成海,大風鼓浪,大龍驚駭,驚駭之心故令多喘。菩薩令彼眾生存三守一,入如來禪;以禪定故,心則無喘。”
  大力菩薩言:“何謂存三守一,入如來禪?”
  佛言:“存三者,存三解脫;守一者,守一心如;入如來禪者,理觀心凈。如入如是心地,即入實際。”
  大力菩薩言:“三解脫法,是何等事?理觀三昧,從何法入?”
  佛言:“三解脫者,虛空解脫、金剛解脫、般若解脫。理觀者,心如理凈,無可不心。”
  大力菩薩言:“云何存用?云何觀之?”
  佛言:“心事不二,是名存用。內行、外行,出入不二,不住一相,心無得失,一不一地,凈心流入,是名觀之。菩薩如是之人不在二相,雖不出家,不住在家;雖無法服,而不具持波羅提木叉戒,不入布薩,能以自心無為自恣而獲圣果,不住二乘入菩薩道,后當滿地成佛菩提。”
  大力菩薩言:“不可思議!如是之人,非出家,非不出家。何以故?入涅槃宅,著如來衣,坐菩提座。如是之人,乃至沙門宜應敬養。”
  佛言:“如是。何以故?入涅槃宅,心越三界,著如來衣,入法空處,坐菩提座,登正覺地。如是之人心超二我,何況沙門而不敬養?”
  大力菩薩言:“如彼一地及與空海,二乘之人為不見也。”
  佛言:“如是。彼二乘人,味著三昧得三昧身,于彼空海一地,如得酒病惛醉不醒,乃至數劫猶不得覺,酒消始悟方修是行,后得佛身。如彼人者,從舍闡提,即入六行;于行地所,一念凈心,決定明白,金剛智力,阿鞞跋致,度脫眾生,慈悲無盡。”
  大力菩薩言:“如是之人應不持戒,于彼沙門應不敬仰。”
  佛言:“為說戒者,不善慢故,海波浪故。如彼心地,八識海澄,九識流凈,風不能動,波浪不起,戒性等空,持者迷倒。如彼之人,七六不生諸集,滅定不離三佛而發菩提,三無相中順心玄入,深敬三寶不失威儀,于彼沙門不無恭敬。菩薩彼仁者,不住世間動不動法,入三空聚,滅三有心。”
  大力菩薩言:“彼仁者果滿于足德佛、如來藏佛、形像佛。如是佛所發菩提心,入三聚戒不住其相,滅三界心不居寂地,不舍可眾入不調地,不可思議。“
  爾時,舍利弗從座而起,前說偈言:

  “具足般若海, 不住涅槃城,
   如彼妙蓮華, 高原非所出。
   諸佛無量劫, 不舍諸煩惱,
   度世然后得, 如泥華所出。
   如彼六行地, 菩薩之所修,
   如彼三空聚, 菩提之真道。
   我今住不住, 如佛之所說,
   來所還復來, 具足然后出。
   復令諸眾生, 如我一無二,
   前來后來者, 悉令登正覺。”

  爾時,佛告舍利弗言:“不可思議!汝當于后成菩提道,無量眾生超生死苦海。”
  爾時,大眾皆悟菩提,諸小眾等入五空海。

  爾時,舍利弗而白佛言:“尊者,修菩薩道,無有名相,三戒無儀,云何攝受為眾生說?愿佛慈悲為我宣說。”
  佛言:“善男子,汝今諦聽!為汝宣說。善男子,善不善法,從心化生。一切境界,意言分別,制之一處,眾緣斷滅。何以故?善男子,一本不起,三用無施,住于如理,六道門杜,四緣如順,三戒具足。”
  舍利弗言:“云何四緣如順,三戒具足?”
  佛言:“四緣者:一謂作擇滅力取緣,攝律儀戒;二謂本利凈根力所集起緣,攝善法戒;三謂本慧大悲力緣,攝眾生戒;四謂一覺通智力緣,順于如住。是謂四緣。善男子,如是四大緣力,不住事相,不無功用,離于一處,則不可求。善男子,如是一事通攝六行,是佛菩提薩婆若海。”
  舍利弗言:“不住事相,不無功用,是法真空,常樂我凈,超于二我,大般涅槃。其心不系,是大力觀。是觀覺中,應具三十七道品法。”
  佛言:“如是,具三十七道品法。何以故?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正道等,多名一義,不一不異。以名數故,但名但字,法不可得;不得之法,一義無文;無文相義,真實空性;空性之義,如實如如;如如之理,具一切法。善男子,住如理者,過三苦海。”
  舍利弗言:“一切萬法皆悉言文,言文之相即非為義,如實之義不可言議,今者如來云何說法?”
  佛言:“我說法者,以汝眾生在生說故,說不可說,是故說之。我所說者,義語非文。眾生說者,文語非義;非義語者,皆悉空無;空無之言,無言于義;不言義者,皆是妄語。如義語者,實空不空,空實不實,離于二相,中間不中。不中之法,離于三相,不見處所,如如如說。如無無有,無有于無;如無有無,有無于有;有無不在,說不在故,不在于如;如不有如,不無如說。”
  舍利弗言:“一切眾生,從一闡提。闡提之心,住何等位,得至如來如來實相?”
  佛言:“從闡提心,乃至如來如來實相,住五等位:一者、信位。信此身中,真如種子為妄所翳,舍離妄心,凈心清白,知諸境界意言分別。二者、思位。思者,觀諸境界,唯是意言,意言分別隨意顯現,所見境界非我本識,知此本識非法非義、非所取非能取。三者、修位。修者,常起能起,起修同時,先以智導,排諸障難,出離蓋纏。四者、行位。行者,離諸行地,心無取舍,極凈根利,不動心如,決定實性,大般涅槃,唯性空大。五者、舍位。舍者,不住性空,正智流易,大悲如相,相不住如,三藐三菩提,虛心不證,心無邊際,不見處所,是至如來。善男子,五位一覺從本利入,若化眾生從其本處。”
  舍利弗言:“云何從其本處?”
  佛言:“本來無本,處于無處,空際入實,發菩提心而滿成圣道。何以故?善男子,如手執彼空,不得非不得。”
  舍利弗言:“如尊所說,在事之先,取以本利。是念寂滅,寂滅是如,總持諸德,該羅萬法,圓融不二,不可思議。當知是法,即是摩訶般若波羅蜜,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
  佛言:“如是,如是,真如空性,性空智火,燒滅諸結,平等平等,等覺三地,妙覺三身,于九識中皎然明凈無有諸影。善男子,是法非因非緣,智自用故;非動非靜,用性空故;義非有無,空相空故。善男子,若化眾生,令彼眾生觀入是義,入是義者是見如來。”
  舍利弗言:“如來義觀不住諸流,應離四禪而超有頂。”
  佛言:“如是。何以故?一切法名數,四禪亦如是。若見如來者,如來心自在,常在滅盡處,不出亦不入,內外平等故。善男子,如彼諸禪觀,皆為想空定,是如非復彼。何以故?以如觀如實不見觀,如相諸相已寂滅,寂滅即如義。如彼想禪定,是動非是禪。何以故?禪性離諸動,非染非所染,非法非影,離諸分別,本利義故。善男子,如是觀定,乃名為禪。”
  舍利弗言:“不可思議!如來常以如實而化眾生。如是實義,多文廣義,利根眾生乃可修之!鈍根眾生難以措意,云何方便令彼鈍根得入是諦?”
  佛言:“令彼鈍根受持一四句偈,即入實諦。一切佛法,攝在一四偈中。”
  舍利弗言:“云何一四句偈?愿為說之。”
  于是尊者而說偈言:

  “因緣所生義, 是義滅非生,
   滅諸生滅義, 是義生非滅。”

  爾時,大眾聞說是偈,僉大歡喜,皆得滅生滅,生般若性空智海。

  爾時,梵行長者從本際起,而白佛言:“尊者,生義不滅,滅義不生,如是如義即佛菩提,菩提之性則無分別,無分別智分別無窮,無窮之相唯分別滅;如是義相不可思議,不思議中乃無分別。尊者,一切法數無量無邊,無邊法相一實義性唯住一性,其事云何?”
  佛言:“長者,不可思議我說諸法,為迷者故,方便導故。一切法相一實義智。何以故?譬如一市開四大門,是四門中皆歸一市,如彼眾庶隨意所入,種種法味亦復如是。”
  梵行長者言:“法若如是,我住一味,應攝一切諸味。”
  佛言:“如是,如是。何以故?一味實義如一大海,一切眾流無有不入。長者,一切法味猶彼眾流,名數雖殊其水不異。若住大海則括眾流,住于一味則攝諸味。”
  梵行長者言:“諸法一味,云何三乘道其智有異?”
  佛言:“長者,譬如江河淮海,大小異故,深淺殊故,名文別故,水在江中名為江水,水在淮中名為淮水,水在河中名為河水,俱在海中唯名海水;法亦如是,俱在真如,唯名佛道。長者,住一佛道,即達三行。”
  梵行長者言:“云何三行?”
  佛言:“一、隨事取行,二、隨識取行,三、隨如取行。長者,如是三行總攝眾門,一切法門無不此入。入是行者,不生空相。如是入者,可謂入如來藏。入如來藏者,入不入故。”
  梵行長者言:“不可思議,入如來藏,如苗成實,無有入處。本根利力,利成得本,得本實際,其智幾何?”
  佛言:“其智無窮!略而言之,其智有四。何者為四?一者、定智,所謂隨如;二者、不定智,所謂方便破病;三者、涅槃智,所謂除電覺際;四者、究竟智,所謂入實具足佛道。長者,如是四大事用,過去諸佛所說,是大橋梁,是大津濟。若化眾生,應用是智。長者,用是大用,復有三大事:一者、于三三昧,內外不相奪;二者、于大、義、科,隨道擇滅;三者、于如慧定,以悲俱利。如是三事,成就菩提。不行是事,則不能流入彼四智海,為諸大魔所得其便。長者,汝等大眾,乃至成佛,常當修習勿令暫失。”
  梵行長者言:“云何三三昧?”
  佛言:“三三昧者,所謂空三昧、無相三昧、無作三昧,如是三昧。”
  梵行長者言:“云何于大、義、科?”
  佛言:“大謂四大,義謂陰、界、入等,科謂本識,是謂于大、義、科。”
  梵行長者言:“不可思議!如是智事,自利利人,過三界地,不住涅槃,入菩薩道。如是法相,是生滅法,以分別故。若離分別,法應不滅。”
  爾時,如來欲宣此義,而說偈言:

  “法從分別生, 還從分別滅;
   滅諸分別法, 是法非生滅。”

  爾時,梵行長者聞說是偈,心大欣懌,欲宣其義,而說偈言:

  “諸法本寂滅, 寂滅亦無生,
   是諸生滅法, 是法非無生。
   彼則不共此, 為有斷常故,
   此則離于二, 亦不在一住。
   若說法有一, 是相如毛輪,
   如焰水迷倒, 為諸虛妄故。
   若見于法無, 是法同于空,
   如盲無目倒, 說法如龜毛。
   我今聞佛說, 知法非二見,
   亦不依中住, 故從無住取。
   如來所說法, 悉從于無住,
   我從無住處, 是處禮如來。
   敬禮如來相, 等空不動智,
   不著無處所, 敬禮無住身。
   我于一切處, 常見諸如來,
   唯愿諸如來, 為我說常法。”

  爾時,如來而作是言:“諸善男子,汝等諦聽!為汝眾等說于常法。善男子,常法非常法,非說亦非字,非諦非解脫,非無非境界。離諸妄斷際,是法非無常;離諸常斷見,了見識為常。是識常寂滅,寂滅亦寂滅。善男子,知法寂滅者,不寂滅心,心常寂滅;得寂滅者,心常真觀,知諸名色,唯是癡心,癡心分別,分別諸法,更無異事出于名色;知法如是不隨文語,心心于義不分別我,知我假名即得寂滅;若得寂滅,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長者梵行聞說是語,而說偈言:

  “名、相、分別事, 及法名為三,
   真如、正妙智, 及彼成于五。
   我今知是法, 斷常之所系,
   入于生滅道, 是斷非是常。
   如來說空法, 遠離于斷常,
   因緣無不生, 不生故不滅。
   因緣執為有, 如采空中華,
   猶取石女子, 畢竟不可得。
   離諸因緣取, 亦不從他滅,
   及于己義大, 依如故得實。
   是故真如法, 常自在如如,
   一切諸萬法, 非如識所化。
   離識法即空, 故從空處說,
   滅諸生滅法, 而住于涅槃。
   大悲之所奪, 涅槃滅不住,
   轉所取能取, 入于如來藏。”

  爾時,大眾聞說是義,皆得正命,入于如來如來藏海。

  爾時,地藏菩薩從眾中起,至于佛前,合掌胡跪而白佛言:“尊者,我觀大眾心有疑事,猶未得決。今者如來欲為除疑,我今為眾隨疑所問,愿佛慈悲垂哀聽許。”
  佛言:“菩薩摩訶薩,汝能如是救度眾生,是大悲愍,不可思議。汝當廣問,為汝宣說。”
  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云何不緣生?”
  爾時,如來欲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法緣所生, 離緣可無法;
   云何法性無, 而緣可生法?”

  爾時,地藏菩薩言:“法若無生,云何說法,法從心生?”
  于是尊者而說偈言:

  “是心所生法, 是法能所取,
   如醉眼空華, 是法然非彼。”

  爾時,地藏菩薩言:“法若如是,法則無待;無待之法,法應自成。”
  于是尊者而說偈言:

  “法本無有無, 自他亦復爾,
   不始亦不終, 成敗則不住。”

  爾時,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相即本涅槃,涅槃及空相亦如是。無是等法,是法應如。”
  佛言:“無如是法,是法是如。”
  地藏菩薩言:“不可思議!如是如相,非共不共,意取業取,即皆空寂。空寂心法,俱不可取,亦應寂滅。”
  于是尊者而說偈言:

  “一切空寂法, 是法寂不空;
   彼心不空時, 是得心不有。”

  爾時,地藏菩薩言:“是法非三諦,色空心亦滅。是法本滅時,是法應是滅。”
  于是尊者而說偈言:

  “法本無自性, 由彼之所生,
   不于如是處, 而有彼如是。”

  爾時,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無生無滅,云何不一?”
  于是尊者而說偈言:

  “法住處無在, 相數空故無,
   名說二與法, 是則能所取。”

  爾時,地藏菩薩言:“一切諸法相,不住于二岸,亦不住中流,心識亦如是。云何諸境界,從識之所生?若識能有生,是識亦從生。云何無生識,能生有所生?”
  于是尊者而說偈言:

  “所生能生二, 是二能所緣,
   俱本各自無, 取有空華幻。
   識生于未時, 境不是時生,
   于境生未時, 是時識亦滅。
   彼即本俱無, 亦不有無有,
   無生識亦無, 云何境從有?”

  爾時,地藏菩薩言:“法相如是,內外俱空,境智二眾本來寂滅。如來所說實相真空,如是之法即非集也。”
  佛言:“如是,如實之法,無色無住,非所集、非能集,非義非大,一本利法,深功德聚。”
  地藏菩薩言:“不可思議!不思議聚,七五不生,八六寂滅,九相空無,有空無有,無空無有。如尊者所說法義皆空,入空無行不失諸業,無我我所,能所身見、內外結使悉皆寂靜故愿亦息。如是理觀,慧定真如,尊者常說,寔如空法,即良藥也。”
  佛言:“如是。何以故?法性空故,空性無生,心常無生;空性無滅,心常無滅;空性無住,心亦無住;空性無為,心亦無為;空無出入離諸得失,界、陰、入等皆悉亦無,心如不著亦復如是。菩薩,我說空法破諸有故。”
  地藏菩薩言:“尊者,知有非實如陽焰水,知實非無如火性生,如是觀者是人智也。”
  佛言:“如是。何以故?是人真觀,觀一寂滅,相與不相等以空取,以修空故不失見佛,以見佛故不順三流。于大乘中,三解脫道一體無性,以其無性故空,空故無相,無相故無作,無作故無求,無求故無愿,以是業故凈心,以心凈故便得見佛,以見佛故當生凈土。菩薩于是深法,三化勤修,慧定圓成,即超三界。”
  地藏菩薩言:“如來所說,無生無滅即是無常;滅是生滅,生滅滅已,寂滅為常,常故不斷。是不斷法,離諸三界動不動法,于有為法如避火坑,依何等法而自呵責入彼一門?”
  佛言:“菩薩于三大事呵責其心,于三大諦而入其行。”
  地藏菩薩言:“云何三事而責其心?云何三諦而入一行?”
  佛言:“三大事者:一謂因,二謂果,三謂識。如是三事,從本空無,非我真我,云何于是而生愛染?觀是三事,為系所縛,飄流苦海,以如是事常自呵責。三大諦者:一謂菩提之道,是平等諦,非不平等諦;二謂大覺正智得諦,非邪智得諦;三謂慧定無異行入諦,非雜行入諦。以是三諦而修佛道,是人于是法,無不得正覺、得正覺智,流大極慈,己他俱利,成佛菩提。”
  地藏菩薩言:“尊者,如是之法則無因緣,若無緣法,因則不起,云何不動法得入如來?”
  爾時,如來欲宣此義,而說偈言:

  “一切諸法相, 性空無不動,
   是法于是時, 不于是時起。
   法無有異時, 不于異時起,
   法無動不動, 性空故寂滅。
   性空寂滅時, 是法是時現,
   離相故寂住, 寂住故不緣。
   是諸緣起法, 是法緣不生,
   因緣生滅無, 生滅性空寂。
   緣性能所緣, 是緣本緣起,
   故法起非緣, 緣無起亦爾。
   因緣所生法, 是法是因緣,
   因緣生滅相, 彼則無生滅。
   彼如真實相, 本不于出沒,
   諸法于是時, 自生于出沒。
   是故極凈本, 本不因眾力,
   即于后得處, 得彼于本得。”

  爾時,地藏菩薩聞佛所說,心地快然,時諸眾等無有疑者,知眾心已,而說偈言:

  “我知眾心疑, 所以殷固問,
   如來大慈善, 分別無有余。
   是諸二眾等, 皆悉得明了,
   我今于了處, 普化諸眾生。
   如來之大悲, 不舍于本愿,
   故于一子地, 而住于煩惱。”

  爾時,如來而告眾言:“是菩薩者不可思議,恒以大慈拔眾生苦。若有眾生持是經法,持是菩薩名者,即不墮于惡趣,一切障難皆悉除滅。若有眾生無余雜念,專念是經如法修習,爾時菩薩常作化身而為說法,擁護是人終不暫舍,令是人等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汝等菩薩,若化眾生,皆令修習如是大乘決定了義。”
  爾時,阿難從座而起,前白佛言:“如來所說大乘福聚,決定斷結,無生覺利,不可思議,如是之法,名為何經?受持是經,得幾所福?愿佛慈悲,為我宣說。”
  佛言:“善男子,是經名者不可思議,過去諸佛之所護念,能入如來一切智海。若有眾生持是經者,則于一切經中無所希求。是經典法,總持眾法,攝諸經要。是諸經法,法之系宗。是經名者,名《攝大乘經》,又名《金剛三昧》,又名《無量義宗》。若有人受持是經典者,即名受持百千諸佛如是功德,譬如虛空無有邊際不可思議。我所囑累,唯是經典!”
  阿難言:“云何心行?云何人者,受持是經?”
  佛言:“善男子,受持是經者,是人心無得失,常修梵行;若於戲論,常樂靜心;入于聚落,心常在定;若處居家,不著三有。是人現世有五種福:一者、眾所尊敬,二者、身不橫夭,三者、辯答邪論,四者、樂度眾生,五者、能入圣道。如是人者受持是經。”
  阿難言:“如彼人者,度諸眾生,得受供養不?”
  佛言:“如是人者,能為眾生作大福田,常行大智,權實俱演,是四依僧。于諸供養,乃至頭目髓腦,亦皆得受,何況衣食而不得受?善男子,如是人者,是汝知識,是汝橋梁,何況凡夫而不供養?”
  阿難言:“于彼人所受持是經,供養是人,得幾所福?”
  佛言:“若復有人,持以滿城金銀而以布施,不如于是人所,受持是經一四句偈,供養是人不可思議!善男子,令諸眾生持是經者,心常在定不失本心;若失本心當即懺悔,懺悔之法是為清涼。”
  阿難言:“懺悔先罪,不入于過去也。”
  佛言:“如是。猶如暗室,若遇明燈,暗即滅矣。善男子,無說悔先所有諸罪,而以為說入于過去。”
  阿難言:“云何名為懺悔?”
  佛言:“依此經教入真實觀,一入觀時諸罪悉滅,離諸惡趣當生凈土,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說是經已,爾時阿難及諸菩薩、四部大眾,皆大歡喜,心得決定,頂禮佛足,歡喜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單譯經·金剛三昧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