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單譯經·第0424部
佛說施燈功德經一卷
高齊北天竺三藏法師那連提耶舍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言:“舍利弗,佛有四種勝妙善法,能令眾生得無量果、無量光明、無量妙色、無量福藏、無量樂藏、無量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辯才之藏、一切無著無漏之法。舍利弗,何等為四?一者、謂如來應正遍知,得尸波羅蜜具無量戒;二者、得禪波羅蜜具無量定;三者、得波若波羅蜜具無量慧,及廣智慧、觀達慧、如性慧、無數慧、決定慧、畢定知見;四者、得無濁心、善勝作心,具妙解脫、第一解脫。是為四種勝妙善法。
  “舍利弗,是佛如來應正遍知,于一切惡皆悉遠離,一切善法皆悉成就,眾行備滿具如實見,遠離闇冥能為光曜,具足無量福智資糧,隱蔽世間不為世間之所映奪,獲得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具足十力、四無所畏,得一切諸佛法力,能具諸佛法力,得具諸佛大慈悲力及辯才力,本愿方便皆悉滿足,善修本業具智慧寶,精進無量終不休息,離諸憂戚無有逼惱無有取著,能善調伏為大龍王,無有余習,為一切眾生無上福田。
  “舍利弗,若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發清凈心為求福故,為愛樂福故,思念如來,無上方便本行滿足,盡未來際一切生死,于現在世成就無量無著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乃至念佛一種功德;念功德已,于無量億那由他百千劫中,所習善根三明福田所、清凈戒所、無等等戒所、無量真實功德所,或于塔廟諸形像前,而設供養故,奉施燈明,乃至以少燈炷,或酥油涂燃持以奉施,其明唯照道之一階。舍利弗,如此福德非是一切聲聞、緣覺所能了知,唯佛如來乃能知也!
  “舍利弗,求世報者福德尚爾,何況以清凈深樂心,不求果報安住恭敬,相續無間念佛功德,善男子、善女人等所生福德!舍利弗,照道一階福德尚爾,何況全照一階道也,或二階道、或二階道、或四階道,或及塔身、一級、二級乃至多級,一面、二面乃至四面及佛形像!舍利弗,彼所燃燈,或時速滅,或風吹滅,或油盡滅,或炷盡滅,或俱盡滅。譬如諸龍以嗔恚故,出云垂布于中起電起已尋滅。舍利弗,如是少時于佛塔廟奉施燈明,若彼比丘、比丘尼、沙彌、沙彌尼、優婆塞、優婆夷,若復余人不受戒者,為樂善故,護己身故,信佛法僧,如是少燈奉施福田,所得果報福德之聚,唯佛能知!一切世間天、人、魔、梵、沙門、婆羅門,乃至聲聞、辟支佛等所不能知。如是燃少燈明,所受福報不可得說!舍利弗,諸佛境界不可思議,唯有如來乃知此義。
  “舍利弗,彼施燈者所得福聚,無量無邊不可算數,唯有如來乃能了知。舍利弗,燃少燈明福德尚爾不可算數,況我滅后于佛塔寺,若自作若教他作,或燃一燈、二燈乃至多燈,香華、瓔鬘、寶幢、幡蓋,及余種種勝妙供養。舍利弗,有四種法應當信受。何等為四?一者、佛法無量應當信受。二者、少修善根獲無量報應當信受。三者、若于三寶深生敬信,善修業行所得福報,汝等聲聞現得見我,尚不能得具足知之,亦復不能思惟測度,況我滅后聲聞弟子遠離我者,能得現知及能測度?若有能知及測度者,無有是處,應當信受。四者、是諸聲聞不能得知及能測量,一切眾生所有作業及業果報。
  “舍利弗,汝等聲聞于此事中不須思量。何以故?舍利弗,如來常說,一切眾生業行果報不可思量;過去諸佛應正遍知已如是說,眾生業報不可思量;未來諸佛應正遍知當如是說,眾生業報不可思量。眾生心信及心自性,亦不可知不可思量,如是之義應當信受。舍利弗,汝等聲聞住圣種者,于一切眾生業報之中,無有實眼及巧方便,況余輕微薄劣心者,離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者,失正念者,無明闇冥厚翳目者?于自己身內外諸法而不能知,我竟是誰?我是誰許?我住何處?我之功德為大為小?我當云何為與戒相應,為與戒不相應?我為正念戒,我為失念戒?我所作業為作智人業,為作愚人業?為從何來,為何處去?舍利弗,諸凡夫人顛倒見者,于自己身如是等事尚自不知,況能得知一切眾生種種業報?若能知者,無有是處。
  “舍利弗,如來應正遍知,戒無減、定無減、智無減、解脫無減、解脫知見無減相無減。舍利弗,如來應正遍知,無量戒、無礙戒、不思議戒、無等戒、究竟戒、清凈戒。彼如來于一切眾生若業若業報,皆如實知。舍利弗,云何如來于一切眾生業報得如實知?舍利弗,佛如是知:或有眾生善業盡不善業增,或有眾生不善業盡善業增,或有眾生善業當生不善業當滅,或有眾生不善當生善業當滅。舍利弗,如來如是入一切眾生業及業報,種種差別皆如實知。彼彼眾生或有無知,或有愚闇,或有善者,或不善者。舍利弗,我有如是智,有如是善巧,于諸眾生不可思議種種業報,皆能記說。舍利弗,若有眾生成就信心,彼能信我。若復眾生無有信心遠離我法,不信我語,誹謗于我,彼于長夜無義無利墜墮苦惱。
  “舍利弗,若彼眾生于佛塔廟奉施燈明,以此奉施所作善業,能獲安樂可樂之果。彼施燈明作善業時,欣喜相應從信心起,于現在世得三種凈心。何等為三?彼諸善男子、善女人作是念:‘我于如來已設供養,知身不堅攝堅身想,知財過患攝堅財想。’舍利弗,是名供養佛塔第一凈心。復次,舍利弗,彼諸善男子、善女人起如是心:‘我于如來無上福田、最勝福田,能受最勝供養者所,已作供養。我今不畏墮于地獄、畜生、餓鬼。我此善根已作人天善道之因,得于妙色資生眾俱,又得智慧安隱快樂,乃至能得菩提之果。’舍利弗,是名供養佛塔第二凈心。復次,舍利弗,彼諸善男子、善女人作如是想:‘我于諸佛已作舍施,已作福德,已舍慳貪,已除慳過。’作是念已,施心、無慳施心增長。舍利弗,是名供養佛塔第三凈心。
  “復次,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于佛塔廟施燈明已,臨命終時得三種明。何等為三?一者、彼善男子、善女人臨命終時,先所作福悉皆現前,憶念善法而不忘失。舍利弗,是為一明,因此便能念知自己先于佛所植諸善業。復次,舍利弗,彼善男子、善女人,于命終時得如是念:‘我于佛像塔廟等前,已曾供養。’作是念已心生踴悅。舍利弗,是為二明,因此便能起念佛覺。復次,舍利弗,彼善男子、善女人,于命終時見余眾生奉行布施,見他作已起如是念:‘我亦曾于佛支提所奉施燈明,我今亦當復行布施。’念于布施得欣喜心,得喜心已無有死苦。舍利弗,是為三明,因此便得念法之心。
  “復次,舍利弗,佛塔廟中布施燈明,彼善男子、善女人,于臨終時更復得見四種光明。何等為四?一者、于臨終時,見于日輪圓滿涌出;二者、見凈月輪圓滿涌出;三者、見諸天眾一處而坐;四者、見于如來應正遍知坐菩提樹垂得菩提,自見己身尊重如來,合十指掌恭敬而住。舍利弗,是名于佛塔廟布施燈已臨命終時,得見如是四種光明。”
  爾時,世尊說此義已,復說偈言:

  “無上法王大仙人,若人奉施彼塔廟,
   彼智慧者作業已,獲得無邊最勝樂。
   臨命終時不失念,能見自昔布施燈,
   得四種喜離諸罪,于彼死時不惑亂。
   臨死時見十方明,現睹日月從地出,
   見天千萬那由他,為彼天眾說佛法。
   父母妻子及親屬,皆悉圍繞大悲號,
   死者不念亦不視,彼人正念常不亂。
   現前得睹天宮殿,對諸天女心安隱,
   復見莊嚴諸園林,是中具足勝五欲。
   又見佛座菩提樹,天人修羅悉圍繞,
   自見合掌住佛前,于勝牟尼修供養。
   既見導師深敬重,其心欣喜請如來,
   世尊見彼心欣喜,于是不違受彼請。
   是人稱愿喜充遍,于舍命時無苦惱,
   彼于佛所心喜已,無有臨終大怖畏。
   臨命終時不失念,彼睹十方皆大明,
   見未曾有勝妙色,此是施燈之果報。
   死已必得生天上,自見己身坐天床,
   有諸天女圍繞之,供養佛故得此果。

  “復次,舍利弗,于佛塔廟施燈明已,死便生于三十三天;生彼天已,于五種事而得清凈。舍利弗,云何彼天于五種事而得清凈?一者、得清凈身,二者、于諸天中得殊勝威德,三者、常得清凈念慧,四者、常得聞于稱意之聲,五者、所得眷屬常稱彼意心得欣喜。舍利弗,是名彼天于五種事而得清凈。”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彼天獲得光明身,具足功德他尊重,
   與千天子為上首,以燈施佛支提故。
   所聞天聲常稱意,哀美殊妙勝余天,
   具足第一勝念慧,復得最上勝眷屬。
   隨彼天子所行處,一切諸天皆欽仰:
   本昔修習何等業,今得如是熾燃身?
   有樹皆名上歡喜,周匝光照猶如月,
   彼天感得是妙樹,持此莊飾天宮園。
   無量諸天皆驚怪: 今此樹華名何等,
   猶如燈明光照曜,普出如意妙熏香?
   彼天所有諸眷屬,以彼樹華莊嚴身,
   彼于無量億天中,光明照曜猶如日。

  “復次,舍利弗,于佛塔廟布施燈明,生三十三天已。彼天自知,如是時中我住于此,如是時中我當命終。彼勝天子臨命終時,于其眷屬及余天眾,說法勸化令其欣喜,于彼天宮舍壽命已不墮惡趣,生于人中最上種姓信佛法家。是時世間若無佛者,亦復不在輕取吉兇邪見家生。”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彼天生得如是智,知爾許時天中住,
   彼天亦復能自知,我今未幾當命盡。
   五種死相出現時,彼天壽命臨欲絕,
   即為億天眾說法,遠離愚癡心不憂。
   于天眾中作是言: 諸有無常亦無樂,
   或有生者或有死! 不念將死說是法。
   彼諸眷屬皆悲惱,無量天眾亦復燃,
   雖復見已五種相,自念功德不憂愁。
   在彼天宮命絕已,尋即下來人間生,
   住胎出胎念不亂,常受快樂無苦惱。
   生已便得宿命通,悉能憶念本來處,
   念人中苦不貪樂,須臾死來見逼切。
   彼念天中果報已,于此人間不為樂,
   天中尚苦況復人? 諸有不堅常流動。
   彼人及其成立已,必當舍家而出家,
   心常不行惡覺觀,彼當獲得如是果。
   世世恒得宿命通,亦常不作諸惡業,
   必定出家持凈戒,此是彼施燈明果。
   恒常不盲及攣躄,眼一切時不闇昧,
   身亦無病無惡聲,心常黠慧不愚惑。
   又復恒常無眼患,所在受生眼不眇,
   不無一眼及瞎眼,彼眼亦常不濁亂。
   眼目修長黑白分,猶如凈妙青蓮葉,
   眼凈能見微細物,如彼明徹摩尼珠。
   無量阿僧祇劫中,得凈肉眼不失壞,
   彼亦常無眼諸病,此是奉施燈明果。
   善印善根善諸論,于諸工巧悉究了,
   彼有智人善觀察,妙慧能見第一義,
   善觀諸有不自在,于佛法中得照明,
   普見一切佛世尊,見已恭敬修供養,
   生生得勝端正色,親戚眷屬皆敬愛,
   得大財寶力自在,及得不壞諸眷屬。
   如彼燈明能破闇,熾燃照曜遍諸方,
   彼人光明亦如是,不為闇冥所隱蔽。
   若于佛塔起信心,施勝燈鬘及瓔珞,
   施燈明時心清凈,獲得人中最勝尊,
   端正殊妙甚可愛,一切世間所喜樂。
   心不輕取于吉兇,亦不樂于世左道,
   世間所有諸惡見,及邪道等不信受。
   若為國王恒知足,不貪他土興戰諍,
   常無苦惱亦無憂,亦復無有諸惱熱,
   彼無一切諸退失,復無惡名無衰惱。
   若為王臣所發言,王及國人無不信,
   身常無有羸瘠病,不作黃門不非道。
   身相具足安樂住,患苦不能著其身,
   亦復不見諸惡夢,臥覺一切常安隱。
   生生能得諸伏藏,供養一切佛支提,
   諸佛功德無有邊,彼人所得亦如是。

  “舍利弗,若有眾生于佛塔廟施燈明者,得于四種可樂之法。何等為四?一者、色身,二者、資財,三者、大善,四者、智慧。舍利弗,若有眾生于佛支提施燈明者,得如是等可樂之法。”
  爾時,如來欲重宣此義,復說偈言:

  “身傭圓滿具大力,不與他人共戰諍,
   遍游諸方無惱者,由燈奉施佛支提。
   生于大富上族家,具足功德人所敬,
   生生恒得宿命智,由燈奉施佛支提。
   于諸眾生常悲念,發言眷屬皆敬受,
   心無損害恒調柔,常不造作惡道業。

  “復次,舍利弗,若有眾生供養佛塔得四種清凈。何等為四?一者、身業清凈,二者、口業清凈,三者、意業清凈,四者、善友清凈。舍利弗,云何得于身業清凈?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彼彼生處,遠離殺生無殺害意,亦常遠離偷盜、邪淫。于己妻所尚不邪行,況余人妻?亦不飲酒放逸自縱,不以刀杖及余苦具加逼眾生,離不善法及諸惡業。舍利弗,遠離是等,是名身業清凈。
  “舍利弗。云何口業清凈?是人世世常不妄語,若不見聞終不妄說,若見若聞合時咨問然后乃語,為利自他不作異說。設若有人教令妄語,為護實語終不妄言,不以此語向彼人說,不持彼事向此人道,二朋先壞不令增長,有所發言能善和諍。若痛心語、若粗語、若苦惡語、不喜語、不樂語、不愛語、不入心語、惱他語、結怨語,悉皆遠離。有所發言,潤語、軟語、意樂語、不粗語、悅耳語、美妙語、入心語、多人愛語、多人樂語、可愛語、可樂語、能除怨語,恒作如是種種美妙語。復離綺語,不作異想異語,不作異印異期覆障實事,不煩廣說,不非時語,恒究竟語。舍利弗,如是遠離不清凈口業,成就清凈口業。舍利弗,是名口業清凈。
  “舍利弗,云何意業清凈?于他所有珍寶資財,不起貪著,不起嗔心,遠離害心,又離邪見無諸惡見。舍利弗,遠離是等,是名意業清凈。
  “舍利弗,云何得善友清凈?若諸善友遠離妄語,亦不飲酒,離諸粗獷,調伏正見,往詣其所親近咨受,又詣諸佛、菩薩、緣覺、聲聞等所,親近供養咨受未聞。舍利弗,是名第四善友清凈。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于佛支提施燈明已,得如是等四種清凈。”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為欲照塔故燃燈,身口意業善調伏,
   遠離邪見具凈戒,由是獲得如意眼。
   猶如凈日照十方,速能獲得于漏盡,
   彼大智慧具威德,得凈天眼離塵漏。
   智者能了眾生意,亦得通明及辯才,
   求二乘道得不難,由施佛燈獲是報。
   若求無上佛菩提,天眼智慧及財物,
   于此三事恒無減,由燈奉施佛支提。

  “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住于大乘,于佛塔廟施燈明已,彼世世中得于八種可樂勝法。何等為八?一者、獲勝肉眼,二者、得于勝念無能測量,三者、得于勝上達分天眼,四者、為于滿足修集道故得不缺戒,五者、得智滿足證于涅槃,六者、先所作善得無難處,七者、所作善業得值諸佛能為一切眾生之眼,八者、若善男子、善女人以彼善根,得轉輪王所得輪寶,不為他障,其身端正,或為帝釋得大威力具足千眼,或為梵王善知梵事得大禪定。舍利弗,以其回向菩提善根,得是八種可樂勝法。
  “復次,舍利弗,住于大乘善男子、善女人,復得八種無量勝法:一者、得于無量佛眼,二者、得于無量如來神通,三者、得于無量佛戒,四者、得于無量如來三昧,五者、得于無量如來智慧,六者、得于無量如來解脫,七者、得佛無量解脫知見,八者、得入一切眾生心所樂欲。舍利弗,善男子、善女人,于佛塔廟奉施燈明,能攝如是無量勝報。
  “復次,舍利弗,若有眾生見說法者作如是念:‘云何令彼常得宣說顯示佛法?以燈施彼,施油燈故,令說法者得施法燈。’作是念已,持燈奉施,以此布施燈明善根,得于八種無量資糧。何等為八?一者、得于無量正念資糧,二者、得于無量大智資糧,三者、得于無量信心資糧,四者、得于無量精進資糧,五者、得于無量大慧資糧,六者、得于無量三昧資糧,七者、得于無量辯才資糧,八者、得于無量福德資糧。舍利弗,是名施燈八種資糧,亦復得于四無礙辯,乃至次第得一切種智。
  “復次,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如來前見他施燈,信心清凈合十指掌起隨喜心,以此善根得于八種增上之法。何等為八?一者、得增上色,二者、得增上眷屬,三者、得增上戒,四者、于人天中得增上生,五者、得增上信,六者、得增上辯,七者、得增上圣道,八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舍利弗,是名八種增上之法。舍利弗,何故能得此等八種增上勝法?舍利弗,佛有無量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故,供養彼者,所得果報所得利益亦復無量。”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造作出離行,勤修于佛法,
   棄舍死軍眾,如象碎華林。”

  爾時,佛告慧命舍利弗:“有五種法最為難得:一者、得人身難,二者、于佛正法得信樂難,三者、樂于佛法得出家難,四者、具凈戒難,五者、得漏盡難。舍利弗,一切眾生,于是五法最為難得,汝等已得。”
  爾時,世尊欲重宣前義,勸舍利弗等,而說偈言:

  “如來支提修布施,為利眾生求菩提,
   智者造作此勝因,生生常得最勝報。
   于天人中受勝生,為人天等修供養,
   譬如須彌安不動,光明普遍照十方。
   彼天眾見皆恭敬,亦復愛樂生信心,
   彼興供養亦贊美,一切皆喜數數見:
  ‘奇哉是天福德相,猶梵天光照梵宮!
   此天曾作何等業,身光明炎得如是!
   見是誰不修習善? 誰不修學圣種戒?
   誰見牟尼生厭心? 誰聞妙法而放逸?
   彼昔在于人間時,常以燈施如來塔,
   曾佛法中設供養,善得福利生天中。
   愿我恒得于人身,于佛法中生凈信,
   常不放逸住佛道,寧棄身命不舍法!
   獲得人身最為難,愚人云何不為福?
   徒費資財不為法,死已便墮大崄坑。’
   天見無垢威德已,心自悔責發愿言:
  ‘愿我常得人間生,精勤修習于梵行!
   愿我最后臨終時,于佛法中得凈信!
   愿得正念不忘失,得見無量諸如來!’
   為千億天所供養,與諸天女相娛樂,
   諸天女眾皆敬愛,天女莊嚴戲園林。
   諸方天香皆來熏,耳聞一切妙音聲,
   是天隨所游行處,恒得睹見上妙色。
   所可見色皆可愛,彼常不睹諸惡色,
   亦復常得勝妙觸,皆由持燈施支提。
   從彼沒已生人道,正念處于父母胎,
   生已憶彼天中事,智慧之力不退失。
   彼人造作如是業,得于大力轉輪王,
   其王形貌極端嚴,施燈獲得如是報。
   由彼業故得命長,一向清凈安樂器,
   其身無有諸患痛,燃燈獲得如是果。
   無有王難怨賊難,他人不敢侵其妻,
   不為惡人之所惱,由持燈明施佛故。
   安隱豐足無所畏,豪富自在饒財寶,
   得勝瓔珞及園林,斯由燃燈奉施佛。
   當得睹見佛世尊,見已心便生敬信,
   以欣喜心供養佛,棄舍王位而出家。
   佛無量智究竟智,具可嘆德能化人,
   于此佛塔施燈已,其人身光如燈照。
   牟尼牛王清凈眼,以好燈明照彼塔,
   得于無漏無上道,其身光明照十方。
   見四真諦具十力,不共之法亦究竟,
   得遍見眼成善逝,此果皆由布施燈。
   設令一切諸眾生,昔曾供養無量佛,
   具大威德見實義,億劫來成緣覺道,
   十方所有諸世界,悉布燈鬘無有余,
   以是世界諸燈鬘,若人信心供養彼,
   是人如是修供養,于無量劫常不斷;
   若人一燈奉施佛,得福過前無有量!
   燈油譬如大海水,其炷猶如須彌山,
   有人能燃如是燈,遍照一切諸世界。
   是人深心懷敬信,其志惟求緣覺道,
   十方遍置如是燈,一心恭敬而供養。
   若人發于菩提心,手執草炬暫奉佛,
   是人得福過于彼! 我見實義作是說。
   十方一切諸眾生,一一供具皆如上,
   然經無量恒沙劫,其心唯求緣覺道;
   若有人于佛塔廟,燃于一燈或一禮,
   求無上道為眾生,此福過前無有量!
   難見難思佛境界,智者聞即生欣喜,
   無信心者聞不樂,彼愚癡魔壞正法。
   證凈法界甚為難,一切世間獨善逝,
   是故汝等應欣喜,于佛功德當愿求!”

  爾時,世尊說此法已,慧命舍利弗等,無量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聞佛所說,皆發無上菩提之心,欣喜無量作禮而去。

乾隆大藏經·大乘單譯經·佛說施燈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