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單譯經·第0383部
佛說溫室洗浴眾僧經一卷
后漢安息三藏安世高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阿難曰,吾從佛聞如是:
  一時,佛在摩竭國因沙崛山中。王舍城內有大長者,奈女之子,名曰耆域,為大醫王,療治眾病,少小好學,才藝過通,智達五經天文地理。其所治者莫不除愈,死者更生,喪車得還。其德甚多,不可具陳,八國宗仰,見者歡喜。
  于是耆域,夜欻生念:“明至佛所,當問我疑。”晨旦敕家大小眷屬,嚴至佛所。到精舍門,見佛炳然,光照天地,眾坐四輩數千萬人,佛為說法,一心靜聽。耆域眷屬,下車直進,為佛作禮,各坐一面。
  佛慰勞曰:“善來!醫王,欲有所問,莫得疑難。”
  耆域長跪白佛言:“雖得生世,為人疏野,隨俗眾流,未曾為福。今欲請佛及諸眾僧菩薩大士,入溫室澡浴,愿令眾生長夜清凈,穢垢消除,不遭眾患。唯佛圣旨,不忽所愿!”
  佛告醫王:“善哉妙意!治眾人病皆蒙除愈,遠近慶賴,莫不歡喜。今復請佛及諸眾僧,入溫室洗浴,愿及十方眾藥療病,洗浴除垢,其福無量。一心諦聽!吾當為汝先說澡浴眾僧及報之福。”
  佛告耆域:“澡浴之法,當用七物除去七病,得七福報。何謂七物?一者、燃火,二者、凈水,三者、澡豆,四者、蘇膏,五者、淳灰,六者、楊枝,七者、內衣,此是澡浴之法。何謂除去七病?一者、四大安隱,二者、除風病,三者、除濕痹,四者、除寒冰,五者、除熱氣,六者、除垢穢,七者、身體輕便,眼目精明,是為除去眾僧七病。如是供養,便得七福。何謂七福?一者、四大無病,所生常安,勇武丁健,眾所敬仰;二者、所生清凈,面目端正,塵水不著,為人所敬;三者、身體常香,衣服潔凈,見者歡喜,莫不恭敬;四者、肌體濡澤,威光德大,莫不敬嘆,獨步無雙;五者、多饒人從,拂拭塵垢,自然受福,常識宿命;六者、口齒香好,方白齊平,所說教令莫不肅用;七者、所生之處,自然衣裳光飾珍寶,見者悚息。”
  佛告耆域:“作此洗浴眾僧開士,七福如是。從此因緣,或為人臣,或為帝王,或為日月四天神王,或為帝釋、轉輪圣王,或生梵天,受福難量。或為菩薩,發意持地,功成志就,遂致作佛。斯之因緣,供養眾僧,無量福田,旱澇不傷。”
  于是世尊,重為耆域而作頌曰:

  “觀諸三界中, 天人受景福,
   道德無限量, 諦聽次說之:
   夫人生處世, 端正人所敬,
   體性常清凈, 斯由洗眾僧。
   若為大臣子, 財富常吉安,
   勇健忠賢良, 出入無掛礙,
   所說人奉用, 身體常香潔,
   端正色從容, 斯由洗眾僧。
   若生天王家, 生即常潔凈,
   洗浴以香湯, 苾芬以熏身,
   形體與眾異, 見者莫不欣,
   斯造溫室浴, 洗僧之福報。
   第一四天王, 典領四方域,
   光明身端正, 威德護四鎮,
   日月及星宿, 光照除陰冥,
   斯由洗眾僧, 福報如影響。
   第二忉利天, 帝釋名曰因,
   六重之寶城, 七寶為宮殿,
   勇猛天中尊, 端正壽延長,
   斯由洗眾僧, 其報無等倫。
   世間轉輪王, 七寶導在前,
   周行四海外, 兵馬八萬四,
   明寶照晝夜, 玉女隨時供,
   端正身香潔, 斯由洗眾僧。
   第六化應天, 欲界中獨尊,
   天相光影足, 威靈震六天,
   自然食甘露, 妓女常在邊,
   眾德難稱譽, 斯由洗眾僧。
   梵魔三缽天, 凈居修自然,
   行凈無垢穢, 又無女人形,
   梵行修潔己, 志淳在泥洹,
   得生彼天中, 斯由洗眾僧。
   佛為三界尊, 修道甚苦勤,
   積行無數劫, 今乃得道真,
   金體玉為瓔, 塵垢不著身,
   圓光相具足, 斯由洗眾僧。
   諸佛從行得, 種種不勞勤,
   所施三界人, 無所不周遍。
   眾僧之圣尊, 四道良福田,
   道德從中出, 是行最妙真。”

  佛說偈已,重告耆域:“觀彼三界人天品類、高下長短、福德多少,皆由先世用心不等,是以所受各異不同。如此受諸福報,皆由洗浴圣眾得之耳!”
  佛說經已,阿難白佛言:“當何名此經?以何勸誨之?”
  佛告阿難:“此經名曰《溫室洗浴眾僧經》!諸佛所說,非我獨造。行者得度,非神授與。求清凈福,自當奉行。”
  佛說是經竟,耆域眷屬聞經歡喜,皆得須陀洹道,禮佛求退,嚴辦洗具。眾坐大小,各得道跡,皆共稽首,禮佛而去。

乾隆大藏經·大乘單譯經·佛說溫室洗浴眾僧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