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369部
金剛上味陀羅尼經一卷
元魏北天竺三藏法師佛陀扇多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依小雪山左莊嚴聚落金窟中住。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

  爾時婆伽婆。乞食食已。于金窟中結加趺坐。入一切法現起三昧。入三昧已。諸比丘眾不見世尊。迭相謂言。今者世尊為何所在。今者善逝為何所在。爾時如來以威神力。令四十二凈居天來至佛所。爾時釋提桓因三十三天大梵天王。承佛神力下閻浮提。至世尊所。時凈居天釋提桓因三十三天大梵天王。不見世尊。皆作是念。今者世尊為何所在。作是念已。即見世尊在金窟中入寂滅定。時凈居天釋提桓因三十三天梵天王等。在如來前默然而住。

  爾時世尊從三昧起現神通力。令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一切諸菩薩等。乃至最初始發心者不退轉者。乃至得受一生記者。皆悉來到莊嚴聚落。集金窟中至如來所。以佛神力住虛空中。去地一多羅樹。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知諸眾生各心念已。即時入悅一切眾生諸心三昧。于是文殊師利童子入三昧時。彼諸眾生得未曾有快樂之心。爾時彌勒菩薩入一切法寂滅三昧。入三昧已。彼諸大眾諸根寂靜。爾時寶光菩薩。六十二億菩薩圍繞。向莊嚴聚落至金窟中。既到彼已。自見其身在虛空中。爾時觀世自在菩薩。九萬二千菩薩圍繞。向莊嚴聚落至金窟中。既至彼已不能下地。唯在虛空。并諸菩薩坐蓮華中。坐蓮華已。得滅一切諸煩惱障清凈一切眾生三昧。即時能滅一切眾生貪嗔癡等。爾時寶篋菩薩入大莊嚴三昧。入三昧已。于虛空中即有優缽羅花缽頭摩花拘物頭華分陀利華蓋自然蓋之。不藉日月自有光明。

  爾時世尊。于是向上在虛空中。自然而住正念不動。爾時文殊師利童子。在虛空中整服右肩合掌向佛。白言世尊。何因何緣。而今世尊在虛空中正念不動。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童子言。文殊師利。我欲于此虛空界中為諸菩薩說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唯愿世尊。為諸菩薩說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

  佛言。文殊師利。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菩提無諸佛法。此諸菩薩欲成正覺。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菩提無菩提覺者分別。此諸菩薩怖畏世間欲入涅槃。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世間涅槃分別。此諸菩薩求覓善法。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善不善分別。此諸菩薩欲度彼岸。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此岸彼岸及到彼岸者分別。此諸菩薩欲凈世界。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凈世界分別。此諸菩薩欲降伏魔怨。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魔無魔怨能障分別。此諸菩薩欲滅陰魔煩惱魔死魔。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陰界入名字分別。此諸菩薩欲過聲聞緣覺境界。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聲聞緣覺分別。此諸菩薩欲度一切眾生。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眾生無眾生分別。此諸菩薩欲除貪嗔癡等煩惱。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貪嗔等煩惱分別。此諸菩薩欲滅除闇。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明無闇分別。此諸菩薩欲學上上智。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上不上智分別。此諸菩薩欲除煩惱。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煩惱垢亦無有凈。無調不調無此無彼。無慈無悲無喜無舍。無施無慳。亦無持戒亦無破戒。無忍無嗔。無進無怠。無定無亂。無慧無癡。無犯不犯亦無聲聞。亦無緣覺。亦無如來無法非法。若淺若深。無智非智種種差別。乃至亦無證智差別。亦無世間亦無涅槃。乃至亦無菩提分法。無諸根力。無四念處。無四正勤。無四如意足。

  文殊師利。菩薩若欲學此金剛上味陀羅尼者。彼菩薩不應舍凡夫法。不應證不應舍不應過不念起。不修不舍不求樂而往無護。不應于凡夫法生于染相。不起施相。能離佛法更無有見諸凡夫法。文殊師利。金剛上味陀羅尼中。于凡夫法而有佛法及證佛法。而金剛上味陀羅尼中。無證不證。此金剛上味陀羅尼。復不在佛法中。此金剛上味陀羅尼。不舍凡夫不護凡夫法。不動諸佛世界。不起諸愿復不舍諸愿。何以故。文殊師利。此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順向貪欲嗔恚愚癡。順向諸女順諸丈夫。順向諸天。順向諸龍。順諸夜叉羅剎。順諸乾闥婆。順諸阿修羅。順諸伽樓羅。順諸緊那羅。順諸摩睺羅伽。順向諸佛。順向諸法。順向諸僧。順諸聲聞緣覺。順諸地獄餓鬼畜生。順水順風順火順地順眼順耳順鼻順舌順身順意。文殊師利。此金剛上味陀羅尼中。順一切諸法。文殊師利。所有東方虛空界分。南西北方上下所有虛空界分。彼悉隨順入虛空界。文殊師利。此金剛上味陀羅尼句順一切法。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白佛言。世尊。云何貪是陀羅尼句。佛言。文殊師利。言貪欲者。彼貪不從東方而來而染眾生。非南西北上下方來而染眾生。不從內生而染眾生。不從外來而染眾生。文殊師利。貪欲嗔癡皆是內心分別故生而見有染凈。若有除染凈者。則無有彼證不證法。文殊師利。若法不生。從本以來不在內外。以是義故。我言貪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嗔是內心忿怒而生。而彼忿嗔非是過去現在未來。文殊師利。若過去法而可生者。不能令凈陀羅尼句。文殊師利。癡心亦非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何者陀羅尼。何者陀羅尼句。佛言。文殊師利。癡是無明。從無明生一切諸法。不從地界。不著地界。不著水界。不著火界。不著風界。不著空界。不著識界。而非不著。然此諸法無染無凈。文殊師利。若法有染者虛空亦應有染。何以故。以虛空界亦無諸法而與作障。文殊師利。所謂無明雜諸法者。復令過者彼無滅相。以空與作無障閡故。復不可見不可捉持。以非色故不可睹見。無縛無解無染無著。以得無量諸神通故。空無所有無一切物。文殊師利。在于世間而行世間諸煩惱事。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無明無滅無不滅耶。佛言。文殊師利。無明是明。而佛如來說為無明。于本際中無有無明。以是故。言無明句也。于中際中亦無無明。于后際中亦無無明。文殊師利。若諸法中無無明者。云何言見。不著不染亦復不忘。然一切法而有凈染復作障相。文殊師利白佛言。無有。如是世尊。無有。如是善逝。世尊。云何彼中無明而說令染。佛言。文殊師利。譬如鉆火有燧鉆草。人手功力眾緣具故。先有煙出然后火生。而火不在燧中鉆中。非草手中。眾緣和合而生于火。文殊師利。無彼愚癡。而諸眾生。生于我想貪嗔癡火。然貪等火。亦不在內亦不在外不在中間。然文殊師利。所說癡者。以何義故。名之為癡。一切諸法畢竟解脫。故說為癡。文殊師利。若一切法畢竟解脫。是則名為金剛上味陀羅尼句。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白佛言。世尊。頗有法門。而此法門成就菩薩。令得一切順向三昧。佛言。文殊師利。有一法門。菩薩成就彼法門故。則能通達一切諸事。喻如一字詮百千字。而于彼字不可盡也。隨彼法門而說諸法。如是如是現諸法門。雖現如是無量法門。而不能盡無礙辯才。以得無盡樂說辯才。是故能現無盡辯才。于一法門句中。令入一切諸法門句。一切法門句中。令入一法門句。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此法何色。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是天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天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住寂滅定。此是菩薩入天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龍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龍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以一字門故。從字所聞故。無字而說于字。此是菩薩入龍相法門陀羅尼句。文殊師利。一切法是夜叉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夜叉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入夜叉相。畢竟不生故。此是菩薩入夜叉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乾闥婆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乾闥婆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過諸算數。以無量無邊過于虛空。此是菩薩入乾闥婆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阿修羅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阿修羅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順遍一切門。不以名可到。非色可到。非聲可到。非香可到。非味可到。非觸可到。非法可到。非佛可到。非法可到。非僧可到。非聲聞可到。非緣覺可到。非凡夫可到。文殊師利。一切法過諸到不到。以不起故。此是菩薩入阿修羅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迦樓羅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迦樓羅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畢竟不行。亦非不行。不去不來不生不滅不住不著無縛無解無住無往。文殊師利。一切法不住。住虛空界平等故。此是菩薩入迦樓羅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緊那羅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緊那羅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離作者故無作者無求者。無求而見者。此是菩薩入緊那羅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摩睺羅伽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摩睺羅伽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離一切法垢永得光明。一切眾生不能染不能凈。以凈陀羅尼門故。何以故。文殊師利。一切法畢竟寂滅性不生故。此是菩薩入摩睺羅伽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婦女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婦女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皆虛妄。是男門是女門。以離女門故。謂非事故。此是菩薩入婦女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一切法是丈夫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丈夫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法。若于前際中際后際不見丈夫。文殊師利。離于三界不著三界。然于彼處無女無男。假立名字。然彼假名彼處寂靜。而彼說染。然彼色依四大。依四大故不見生滅。一切諸法畢竟永滅。此是菩薩入丈夫相法門陀羅尼句。文殊師利。一切法是地獄門。此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此陀羅尼句是地獄門。佛言。文殊師利。地獄以何順相。文殊師利言。世尊。一切法虛空等相。佛言。文殊師利。于意云何。彼地獄從何所起。文殊師利言。世尊。一切法是自念起相。自妄念故。一切凡夫而自系縛。以系縛故則是地獄。雖非是有。而令受者受彼苦故。文殊師利言。世尊。譬如有人于睡夢中而見自身墮于地獄。墮地獄已。而見百千萬火所燒。見捉其身擲鑊湯中。彼人見身大受苦惱。見有大火之所燒逼而生怖怕。而口出言。極苦極苦。彼人諸親來問其言。汝何所痛。彼人答言。我受地獄極大苦惱。大火燒我。復擲我身著鑊湯中。彼如是語。嗔諸親言。我受地獄受大苦惱。云何諸人而問我言。有何苦耶。諸親語言。汝今勿怖汝以睡眠。汝今實不從此至彼。亦不從彼而至于此。彼人聞已。方自生念。我是睡夢。此是虛妄非是真實。虛假如幻。如是知見身心得安。世尊。如彼非有而說言有。而自說言我墮地獄。世尊。如是一切諸凡夫人。顛倒虛妄實不系縛而生女想。生女想已。見身共行。作如是言。我是丈夫彼是婦女。彼是我婦我是彼夫。彼人以起貪嗔癡等諸煩惱故。自心生于有所作想。以此因故。有斗諍等諸非法事。彼人如是起斗諍已。生大嫌恨。彼以如是顛倒想故。命終之后墮地獄中。于無量劫受諸苦惱。世尊。又如彼人。諸親來言。是汝睡眠不去不來。世尊。一切凡夫亦復如是。有四顛倒妄見而說。而實于中無有丈夫亦無女人。無有眾生及無命等。一切諸法皆是不實虛妄故。見一切法空本性不生而不可見。不可分別亦不可著。一切諸法如夢如幻如水中月。世尊。一切法中無有可染無不可染。世尊。一切諸法皆是虛妄。虛妄生故。是故如來說一切法離我我所。遠離一切地獄門故。爾時世尊贊文殊師利童子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一切地獄應如是見。如汝所見如是分別。文殊師利。若如是見。無有地獄無地獄門。彼人則得無生法忍。說此地獄法門之時。九萬二千諸菩薩等。一切皆得無生法忍。得是忍已。一時同聲作如是言。善哉善哉。此是諸佛如來境界。而于一切無我法中。忽然而得一切佛法。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白佛言。世尊。唯愿世尊。說諸菩薩入不二法門。菩薩得入不二法門故。則得一切諸法不二。而不執著。爾時佛告文殊師利童子言。文殊師利。是入一切諸法平等隨順法門菩薩得此正法門已。而于一切諸煩惱中見諸佛法。及得辯才善能說法。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彼法門以何相。佛言。文殊師利。善思念之我為汝說。是法門名離一切煩惱。故我說此陀羅尼門。文殊師利言。善哉世尊。愿為我說。我頂戴受。佛言。文殊師利。無明是菩提。此是陀羅尼句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無明是菩提。佛言。文殊師利。以無無明故說無明。若無無明則亦無生。若無生者彼則無染。文殊師利。菩提無染。以性清凈體鮮潔故。文殊師利。我見此事故說無明。是以不二說故。文殊師利。我不得無明是故我說無明。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無明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行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何以故。文殊師利。以一切法離一切算數相。無量無邊不見邊際。順善不善。令入地獄餓鬼畜生。而不從此而至于彼。亦不從彼而至于此。而生彼此。文殊師利。一切法不過不來。無所至無所到。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行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識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何以故。文殊師利。如來說識而是虛妄。虛妄所作虛妄現故。文殊師利。如是一切虛妄法中若求諸法。說言我證佛法得成正覺度諸眾生。我于世間最上勝者。彼人乃于虛妄法中妄念菩提。而起慢心欺陵于他。文殊師利。我坐道場時無有法可證。此是聲聞法此是緣覺法此是凡夫法。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識相法門陀羅尼句。文殊師利。名色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何以故。文殊師利。名色非事故。而以聲說。而無所說。色無作者故。若無作者。是即無前無中無后。文殊師利。如來說我是菩提。而彼于十方不可見故。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名色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六入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何以故。文殊師利。此諸入等。皆是入相。皆是空相是寂靜相。非諸眾生眼見色已。而言我見。如是耳鼻舌身意等亦復如是。不作是念。我能分別一切諸法。非以眼識知耳境界。非以耳識知眼境界。如是意知諸法境界。一切諸法非意境界。迭相違故。文殊師利。一切法無覺離諸心相。迭互相故一切法空。若一切法畢竟空者。是菩提相。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六入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觸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何以故。文殊師利。所言觸者。是色聲香味觸法相。文殊師利。若法有觸彼緣故生。若以緣故生。若以緣成者。彼名緣成。若以緣成者彼是虛妄。若虛妄者彼畢竟無。若畢竟無彼則不生不滅。文殊師利。一切法無生滅相是菩提。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觸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受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何以故。文殊師利。受者是三受。謂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文殊師利。受不在內亦不在外不在中間。文殊師利。彼受若不在內若不在外不在中間者。彼中有眾生生苦受樂受想。文殊師利言。世尊。一切凡夫顛倒系縛。而于不實法中生樂受苦受。世尊。一切法如幻。一切受性不生不滅。佛言。文殊師利。是故我說受是菩提。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受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愛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何以故。文殊師利。愛是能生煩惱因故。文殊師利。于意云何。譬如有人實未得子作生子想。然彼人子為內生耶為外生耶。彼人有不。文殊師利言。世尊。彼人本無子。云何起子想。佛言。文殊師利。于后彼人成大丈夫。而和合故方生于子。文殊師利。愛從何生。為從前際中際后際。為內生耶為外生耶。和合生耶。文殊師利言。世尊。愛不在內亦不在外。乃至無有諸方差別。佛言。文殊師利。此法誰說為方所覺。文殊師利。又復是愛誰造誰作。文殊師利言。世尊。愛離所作而無作者。文殊師利言。世尊。以四顛倒系縛。一切凡夫眾生即起虛妄。佛言。文殊師利。于意云何。若法有者為有為無。文殊師利言。世尊。若是諸法畢竟無者。彼法云何有染有凈。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佛言。文殊師利。諸法若有。諸方性相而不可見。亦不從內亦不從外。不染不凈。文殊師利。此是菩提。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愛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取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文殊師利言。世尊。常說一切諸法無縛無解。是諸凡夫何所取耶。佛言。文殊師利。一切眾生系著色聲香味觸等。及取五欲。文殊師利。于汝意云何。色能生聲不。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佛言。文殊師利。于意云何。頗有一法能令與法能令法住能作障耶。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佛言。文殊師利。一切諸法畢竟不生無有障閡。彼法不作迭互相生迭互相語而無有業。而有彼說。以彼諸法畢竟癡故。文殊師利。以是義故。我說此取是菩提相陀羅尼門。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取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有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文殊師利言。世尊。如來本為滅諸有故說聲聞法。佛言。文殊師利。有是有法。我所說者是力士相。是故我說是有法門。文殊師利。若見一切諸法非事如虛空相。則不復念一切佛法。文殊師利。是故我說有是菩提陀羅尼句。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有相法門陀羅尼句。

  文殊師利。生是菩提。此是陀羅尼門。文殊師利言。世尊。如來本以為過生故而說諸法。佛言。文殊師利。所言生者。菩薩摩訶薩求此生法而不可得。以其不生亦不轉故。文殊師利。是故我說生是菩提陀羅尼句。文殊師利。此是菩薩入生相法門陀羅尼句。說菩提故。令諸菩薩速得辯才利疾辯才無障辯才。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白佛言。世尊。世尊為住何地菩薩而說此法。佛言。文殊師利。若諸菩薩不求菩提不喜菩提。不發菩提心。不證佛法。不清凈佛世界。不動貪嗔癡。若心不欲過于世間。亦不起心度諸眾生。不降伏魔。不欲說法。而于彼法不作二相者。文殊師利。我今唯為住如是地諸菩薩等說此法門。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有菩薩能受持此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若讀若誦廣為他說。如是之人得幾許福。佛言。文殊師利。若諸菩薩于此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若受若持若讀若誦為他說者。如是之人如一切佛。以一切佛常以舍故。一切天龍夜叉乾闥婆等。常以供養而供養之。文殊師利。此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具足成就無量功德。文殊師利。此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不可窮盡。

  說此法門時。十千菩薩得此金剛上味陀羅尼法門。三萬二千初發心菩薩得無生法忍。文殊師利童子及彼菩薩。天龍夜叉乾闥婆人非人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作禮而去。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金剛上味陀羅尼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