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368部
金剛場陀羅尼經一卷
隋北天竺三藏法師阇那崛多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住在雪山妙色聚落金莊嚴窟。與摩訶比丘僧其數滿足一千人俱。爾時世尊著衣持缽。入妙色聚落普遍乞食。還至本處飯食訖。結加趺坐正念不動。爾時世尊入名一切法平等相三昧。入三昧已。諸比丘等頂禮佛足。忽然不見如來所在。各自相問。今婆伽婆修伽陀何處去耶。爾時首陀會及三十三天子。承佛神力來至佛所。時釋天王及梵天王。作如是念。婆伽婆今在何處修伽陀今在何處。作身念已。觀見佛身住在金窟入于三昧。時諸釋天。來至佛所默然而坐。及首陀會諸天眾等。亦默然坐。爾時世尊于三昧中現諸神通。佛神通力故。所有三千大千世界學菩薩乘者。初發菩提心者。或復久發菩提心者。或阿毗跋致者。或一生補處者。以得如來神通教故。來至妙色聚落到于佛所。佛神力故。去地一刃加趺而住。爾時文殊師利童子。入一切眾生歡喜三昧。入三昧已。令諸大眾得心歡喜。得心悅樂。得心安隱。得心希有。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入一切法寂定三昧。入三昧已。令諸大眾諸根寂定。爾時體相菩薩摩訶薩。共六萬二千菩薩。向妙色聚落金莊嚴窟。到于佛所。即見自身及諸菩薩住在虛空。于虛空中結加趺坐。時觀自在菩薩。共九萬二千菩薩。從虛空中向妙色聚落金莊嚴窟。來到佛所不能下地。共諸菩薩于虛空中加趺而住。即入破散一切眾生煩惱三昧。入三昧已。彼諸大眾即滅貪欲癡等一切煩惱。爾時寶相菩薩摩訶薩。即入大莊嚴三昧。入三昧已。即于虛空普雨優缽羅華波頭摩華俱物陀華分陀利華。映蔽日光。爾時世尊正坐三昧飛騰虛空欣然微笑。乃至放于青黃赤白金色頗梨等光明。亦復如是。爾時文殊師利童子。住在虛空合掌長跪整衣服。而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欣然微笑。佛告文殊師利。我念往昔。此虛空中十千諸佛。同于此處為諸菩薩說金剛場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復白佛言。世尊惟愿如來。為諸菩薩重分別說金剛場陀羅尼法。爾時佛止文殊師利言。不須復說。此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煩惱亦無涅槃。彼等欲入涅槃。金剛場陀羅尼中。無菩薩法及諸佛法。彼等欲得成佛。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善法及不善法。彼等欲舍不善。金剛場陀羅尼中。無彼岸此岸。彼等欲達彼岸。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成就諸佛剎者。彼等欲成就諸佛剎。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魔及魔名字。彼等欲降眾魔。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聲聞及聲聞名字。彼等欲超過聲聞法。金剛場陀羅尼中。無辟支佛及辟支佛法。彼等欲超過辟支佛位。金剛場陀羅尼中。無眾生及眾生名字。彼等欲化諸眾生。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利無非利。彼等欲求利。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欲及欲名字。彼等欲離欲。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惱及惱名字。彼等欲離惱。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癡及癡名字。彼等欲舍癡。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智及無智。彼等欲證智。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煩惱及無煩惱。無有凈及不凈。亦無有教及無教。無慈無悲無喜無舍。無施無慳。無戒無犯。無諍無忍。無進無迨。無禪定無亂心。無智無無智。無墮。無聲聞無辟支佛。無諸佛無如來。無法無非法。無深無淺。無識無非識。無名字無證處。無煩惱無涅槃。無諸力。無菩提分。無諸根。無正念處。無正定處。無四如意足。文殊師利。金剛場陀羅尼。若修得者。不舍凡夫法。不取不執亦不遠離。亦不建立。不須超過。不證不舍。不思惟舍。不勝不出。無有懈怠。不憚不護不悔不觸。凡夫法中不起煩惱。所有布施亦不作相不作與相。亦不舍離諸佛法。亦不觸凡夫法。諸佛法不離凡夫法。凡夫法不離諸佛法。亦不建立聲聞辟支佛法。亦不在諸佛法。不舍凡夫法。不得護諸凡夫法。不得無動住諸佛剎。不得舍諸大愿。文殊師利。此金剛場陀羅尼中。無有分別。所以者何。欲嗔癡法一切平等。男女相同故。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一切法平等差別相同故。佛法僧聲聞辟支佛。一切法平等同故。地獄餓鬼畜生平等同故。水大風大火大地大虛空大。一切法平等同故。眼耳鼻舌身意乃至一切法平等同故。文殊師利。金剛場陀羅尼。譬如東方所有虛空。南西北方所有虛空。及上下方所有虛空。皆悉平等同故。所謂虛空一體平等。如是文殊。是金剛場陀羅尼法。一切眾生平等同故。作是語已。文殊師利復白佛言。世尊。云何欲是陀羅尼句。佛告文殊師利。欲者非從東方來惱諸眾生。亦不從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來惱諸眾生。亦非內出。亦非外來惱諸眾生。文殊師利。欲若內起惱眾生者。眾生永無有凈。亦不得證諸法實相。文殊師利。所有諸法不去不來非內非外無有住處。是故欲名陀羅尼句。文殊師利。惱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云何惱是陀羅尼句。佛告文殊。惱者從諍競起。彼諍競者。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文殊師利。過去諸法。若生不可壞者應是常法。文殊師利。未來諸緣無惱可生。現有諸緣。無所住故滅壞故。文殊師利。所有諸法本來不生。亦無未來及現在生。是三世凈陀羅尼句。文殊師利。癡是陀羅尼句。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云何癡是陀羅尼句。佛告文殊。癡者從無明起。不依地界不依水界不依火界不依風界及虛空界。乃至識界諸法無所依著。不可得惱不可得凈。何以故。無著體。不得惱亦不得凈。若無著體諸法得惱得凈者。虛空亦應得惱得凈。所以者何。虛空不為諸法所依。文殊師利。所有無明。無著處。無移處。無壞處。無現處。無礙不可見。無縛無解無邊無自性故。如是虛空。可得說言彼惱彼凈耶。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佛告文殊師利。無明者。如來所說。本來無有故名無明。此無明句。前際不可得。后際不可得。現在際亦不可得。文殊師利。所有諸法無有有者。不可得者。不可見者。無有知者。彼等頗得能解能縛不。亦能作障不。文殊師利言。不也婆伽婆。不也修伽陀。若如是義。云何世尊。無明見生惱耶。佛言文殊師利。譬如二木及人功等相揩火得出生。彼火熱焰不從二木生。亦非人功生。而能得生。如是如是。文殊師利。無正定故而生欲惱煩惱癡煩惱。彼諸惱等不在內不在外不在兩中間。如是文殊師利。所言惱者。云何得生云何名癡。諸法本來解脫。以能生惱故名為癡。諸法本來解脫。無有縛處。是故名癡是陀羅尼法門。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頗有一法。菩薩行已能入一切陀羅尼諸法門不。佛告文殊師利有一字法明門。菩薩得已能說千萬字法門。而此一字法門亦不可盡。在在處處說諸法相。無有邊際。得此諸法明時。自然得無障礙辯說。一切法不可窮盡。說諸法已。還復攝入一字法門。得無礙辯故。轉能多說一句法門。增益增益說已。還復攝入一法門中。文殊白佛言。世尊。何者一字法門。佛告文殊師利。無有一切諸法。是名一字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為陀羅尼句法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諸法住調伏地。是故名為入調伏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天法門一切諸法。名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何故名天是陀羅尼法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諸法住修行地故。名天相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龍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何故名龍是陀羅尼法門。佛告文殊師利言。無有名字。一切諸法斷名字道。無字假說字故。名龍入陀羅尼字法門。

  文殊師利。夜叉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何故名夜叉是陀羅尼法門。佛告文殊師利言。盡相故。一切諸法本來不生故。名夜叉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乾闥婆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何故名乾闥婆是陀羅尼法門。以數過故。一切諸法無有邊際。但取虛空邊故。名乾闥婆相是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阿修羅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何故名阿修羅是陀羅尼法門。佛言。文殊師利。無定住一切諸法。不可以名字說。非色不異色相可行。非聲不異聲相可行。非香不異香相可行。非味不異味相可行。非觸不異觸相可行。非意不異意相可行。非佛不異佛相可行。非法不異法相可行。非僧不異僧相可行。非聲聞不異聲聞相可行。非辟支佛不異辟支佛相可行。非凡夫不異凡夫相可行。文殊師利。一切諸法。無行相無可行相可行。無起發故。是名阿修羅入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迦樓羅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云何迦樓羅是陀羅尼法門。佛告文殊師利。一切諸法。無來無去故。無來非不來。無去非不去。不生不滅不漏不著不縛不解。不染不妄無染著處。住無建立本來無建立故。文殊師利。一切諸法。如虛空無有依故。名迦樓羅入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緊那羅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何故名緊那羅是陀羅尼法門。佛言。離作道故。文殊師利。不可作作者無所有故。是名緊那羅相是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摩睺羅伽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陀羅尼法門。佛告文殊師利。一切諸法離垢本來明凈。一切眾生。所不能濁亦不能凈。此清凈陀羅尼法門。所以者何。文殊師利。一切諸法。本來寂滅故。本來不生故。文殊師利。是名入摩睺羅伽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婦女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云何是陀羅尼法門。佛言虛妄故。文殊師利。一切諸法女根男根無定故。所謂非實物故。名婦女相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男兒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云何是陀羅尼法門。佛言。文殊師利。一切處相無有故。本際已來不可得。乃至后際亦不可得。現在亦不可得。文殊師利。三際處無得故。是處無男無女唯假名說。所言名者寬廣得名。彼色者四大合成。此諸法無有生處故。本來寂滅故。文殊師利。一切諸法是名男相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地獄法門一切諸法。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何故地獄名陀羅尼法門。

  佛告文殊師利。地獄入何相。文殊師利言。世尊。地獄者入虛空相。佛言。文殊師利。于汝意云何。地獄者。為從自分別生。為自然生。文殊師利言。世尊。是凡夫等起分別故。見有地獄畜生餓鬼。無真實事。而諸凡夫受于苦惱。世尊。如我所見。無地獄見。無有苦見。世尊。如人眠睡夢墮地獄。而見自身在大沸鑊。及無量人受諸苦痛。熱惱逼身生大恐怖。即大驚喚。忽自唱言。大苦大苦悲哭失聲。彼人父母及諸眷屬問言。汝有何苦。彼人答言。我墮地獄令我痛苦。云何方問。汝有何苦。時彼父母及諸眷屬。語彼人言。汝莫怖畏。汝于睡眠見此事耳。汝向睡眠不出家外。何故忽言受地獄苦。彼人即還得醒悟心。我所見事乃是夢耳。所自內心作如是見。悉皆非實還得歡喜。世尊。如彼夢人無有實事見墮地獄。如是如是。世尊。一切凡夫本無有欲。生女想分別。共相娛樂自生樂著。彼即念言。我是男也彼是女也。已生欲心即求五欲。為五欲故。共相斗諍結諸怨仇。散失財物更相殺害。以起顛倒生怨憎想。死入地獄經多千劫。世尊。如彼人夢。所有父母及諸眷屬語彼人言。汝向睡眠本未曾出。云何而見受地獄苦。如是如是。世尊。諸佛如來。為四顛倒諸眾生等。說于正法。是處無男無女亦無眾生。無有受者。無養育者。及無富伽羅亦無我。是諸法皆顛倒。本無有故生是諸法。和合故生是諸法。分別故生是諸法。無有生處。是諸法無有物。是諸法不相著。是諸法如夢。是諸法如幻。是諸法如水中月。是諸法無有著處。是諸法無有染者。無惱者無忘失者。汝等莫妄分別。是諸眾生聞如來法已。即厭于欲。見諸法性。遠離諸煩惱。遠離諸癡。見一切諸法本來解脫。見一切諸法無有障礙。見一切諸法寂滅。世尊。彼諸人等。已得虛空想定。舍身已后。于無余涅槃中而般涅槃。世尊。我見地獄苦相如是。爾時世尊贊文殊師利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如汝所見。地獄應如是見。亦應如是分別。如汝所說。知見如是地獄已。得無生法忍。如文殊師利所得。說此語已。一萬二千菩薩得無生忍法。同聲唱言。希有諸佛行處。所謂于地獄法中得顯諸佛法。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愿為我說入無二法門。得入無二法門已。令諸菩薩摩訶薩于一切煩惱中。說一切諸佛法。亦不作二相念。復得無礙辯說。一切無二相法。世尊。云何是入無二法門。佛言。文殊師利。汝諦聽諦受善思念之。吾為汝說是平等名字無二法門。得法門已。諸菩薩于一切煩惱中一切諸佛法中。能作平等。復是一切煩惱分別。名陀羅尼法門。我今說之。文殊師利言。善哉世尊。愿為我說令我樂聞。文殊師利。無明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無明是陀羅尼法門。佛告文殊師利。以無有明故名為無明。以無明故是故不生。以無生故無煩惱。文殊師利。無煩惱者是名菩提。本性清凈。無有著處無有生處。以是義故。文殊當知。如來常于處處經中。廣說無明菩提無二法門。文殊師利。我昔已來不得無明。以是義故。我說無明。文殊師利。是名無明陀羅尼法門。

  菩薩得是智法門已。得捷急辯。得利辯。得無邊辯。得不住辯。文殊師利。諸行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諸行是菩提佛告文殊師利言。諸行者過于數。算數不可得。是故思惟不善處。無有邊際。是故得有生。亦非此處去。亦非他邊來。無來無去故。是故文殊師利。是名菩提入名行明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識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識是菩提。佛言。文殊師利。如來常說識如幻化。顛倒故生。文殊師利言。幻化者。從分別起。從和合起。依無實分別故。起是諸凡夫幻化相。菩提從分別生。從和合生。顯示諸佛法執著諸法相。我等未來世當作佛。我等當教化諸眾生。我等當得世間最勝。而菩提相猶如虛空。生分別已毀呰于他。文殊師利。我初不曾菩提樹坐。已所得法。或名佛。或名辟支佛。或名聲聞。或名凡夫。文殊師利。是故名識是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名色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名色是菩提。佛言。文殊師利。名者。但假聲言無有真實。文殊師利。色者。無有作者無造者。是中不可說言有我。無有我所即是菩提文殊師利是名色相入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六入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如是等一切諸入。各各行中求不可得。眼不作是念我見色。耳不作念我聞聲。鼻不作念我嗅香。舌不作念我嘗味。身不作念我覺觸。意不作念我知法。眼不知色行。色不知眼行。耳不知聲行。聲不知耳行。鼻不知香行。香不知鼻行。舌不知味行。味不知舌行。身不知觸行。觸不知身行。意不知法行。法不知意行。文殊師利。六入各各相違背。一切諸入無有識。各各無覺。各各自體空。文殊師利。真法相者實空。文殊師利。是名六入相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觸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觸是菩提。佛告文殊師利。所言觸者。是色觸聲觸香觸味觸觸觸法觸。文殊師利。所有色觸。彼則有緣。若有緣。分別故生攀緣故住。文殊師利言。攀緣者猶如幻化。彼即顛倒。若顛倒即無有。若無有即不生。若不生即無滅無滅無生故即是菩提。文殊師利。是名觸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受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受是菩提。佛告文殊師利。受者有三種。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文殊師利言。受者非內非外亦非中間。文殊師利。所有樂非內非外非中間者。即是無有。文殊師利。云何知諸眾生而得受樂。文殊師利言。世尊。想顛倒故。諸凡夫妄取諸緣若樂若苦。識分別知非樂非苦亦如是。世尊。我見諸受性。如幻化本來不生。佛告文殊師利。以是義故。知受相者。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愛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愛者非是一切煩惱根耶。佛言。于汝意云何。如人未有子時。愛子之心。為在內為在外為在他方。文殊師利言。世尊。彼人尚未有子。云何得有愛子心耶。佛言。文殊師利。是人后時。若因婦女和合生子。然后彼人生愛子心。于汝意云何。如是愛子之心。為從東方來。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來。為在內為在外。文殊師利言。世尊。彼愛子心。不從十方及內外來。佛言文殊。如是愛者。誰之所作造者是誰。文殊師利言。世尊。如是愛者。無有人作亦無造者。但諸凡夫顛倒因緣。強生分別故有是愛。佛言文殊若無實者可名有耶。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

  佛言文殊。若法無有。可得說言有垢有凈耶。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佛言。文殊師利。若法不從十方內外來者。是法非垢非凈。文殊師利。是名愛相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取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云何取是菩提。如來經中未曾說言取是菩提。佛言文殊。諸凡夫有取不。文殊師利言。世尊。有取。取色取聲取香取味取觸取法。如是取諸五欲。佛言。于汝意云何。可得色取聲不。聲取色不。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佛言文殊。頗有一法入諸法不。文殊師利言。不也世尊。佛言文殊。一切法不生故。無障礙故。彼諸法各各不能取。彼諸法各各不能染。亦不能說。亦諸法本來鈍故。文殊師利。以是義故。汝應當知取是菩提。文殊師利。是名取相入陀羅尼法門。

  文殊師利。有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如來為諸聲聞說法除滅諸有。如來云何今說有是菩提。佛言。文殊師利。有有者。然我曾說遠離諸有故名有也。文殊師利。若復有人。見諸法無有。不見生滅。彼見諸有體如虛空。如是見者。不攀緣諸佛法。亦不舍凡夫法。文殊師利。以是義故。汝應當知有是菩提。文殊師利。是名有相入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生是菩提是陀羅尼法門。文殊師利言。世尊。如來經中為諸眾生說遠離生法。云何而言生是菩提。佛言。文殊師利。菩薩欲求生處。須觀無生無滅處。不見生滅等相。以是義故。文殊師利。汝應當知生是菩提。若能入此相者。得捷疾辯利辯深辯無等辯無等等辯無住辯無盡辯。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何地菩薩能行如是甚深等法。佛言。文殊師利。若菩薩不住菩提。不發菩提心。不攀緣諸佛法。不成就諸佛剎。不遠離貪欲嗔恚愚癡。不超越煩惱。不教化眾生。亦于諸法不作二相。文殊師利。是諸菩薩住如是地。文殊師利言。世尊。若人能受持是金剛場陀羅尼。讀誦解說。是人現在得幾種功德。佛告文殊師利。若有人能受持是金剛場陀羅尼。讀誦解說。心常思惟不令忘失。彼人生生世世。于正法中心無誹謗得無所畏。于現世中。諸天龍夜叉乾闥婆等常來守護是人。常于一切諸佛法中無有疑心。一切諸法中得分別智。文殊師利。略說是陀羅尼無量無邊功德。我欲廣說。于千萬劫說不可盡。說是陀羅尼法本時。一萬菩薩得是金剛場陀羅尼。復有初發心菩薩三萬人。得順諸法忍。佛說是陀羅尼法時。文殊師利童子。及諸大菩薩眾。及諸聲聞眾。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聞佛所說。頂禮佛足。歡喜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金剛場陀羅尼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