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247部
佛說寶積三昧文殊師利菩薩問法身經一卷
后漢安息三藏法師安世高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至羅閱祇耆阇崛山中,與千二百五十比丘俱。
  文殊菩薩往到佛所,在門外住。所以者何?佛坐三昧未久。佛覺,見文殊,便請入,作禮而住。
  佛言:“且坐。”
  文殊問佛:“屬坐三昧,名曰何等?”
  佛言:“寶積。”
  文殊復問:“何故名寶積?”
  佛言:“譬如摩尼珠,本自凈好,復以水洗,置其平地,轉更明徹,無不見者。屬所入三昧,見東方無央數阿僧祇剎土及佛已復悉不現。住是三昧中,無不見諸法本際。其有信者,以為得印。所語如言,摩尼寶舍有四角,從一角視,悉見諸角無所缺減,是故見諸本際。”
  佛問文殊:“知本際不?”則言知。
  “何所是?”
  報言:“我所處是為本際。諸所欲人異際。在是際者,亦不在法,亦不在善惡,諸法亦如是。其知是者,審以知之。凡之知者,以無所知。從本傳習,莫有作者,是故無有底。”
  佛問文殊:“何謂是慧?”
  “審是慧者,是故慧。”
  復問:“何所道?”
  “念名曰道。”報言:“所念道無念,是故道。”
  佛語文殊:“以有念言無念,當以何法教新學,若男子、女人?”
  文殊言:“亦無所出,亦無解,淫怒癡無有極,以是法教一切。以故無有根,是故不可出、不可解。其言‘我能壞本際’,以不能。其言‘我能斷生’,是亦不能。不舍俗事,不念近道,作是者,乃可教于凡人。”
  文殊問佛:“持何法教學?”
  佛言:“我所教,不壞色、痛庠、思想、死生、識,無所壞,亦不教壞淫怒癡,令得不可計數法,以是法教作佛道者。我用是故,自致得佛。”
  佛語文殊:“無所壞法故致佛,無所得法能成佛。佛者,則法身。諸種力、無所畏,悉法身之所入。所以者何?莫能分一身者而為法身。法身無有數。何以故?不言是凡人、是不凡人,法身等無差特、無所散身,是為法身。譬如四瀆,悉歸于海合為一味,若干名法為一法身。諸所有種各各有名,合會聚之名曰谷;若俗事、道事,悉合為一法身。所以者何?不可指示是為俗事,道事亦不可說。是俗事身是為法身,亦不可見視。如我所說法身,其有信二知者所作眾惡悉以除盡。”
  文殊言:“于法身亦不見,生天上亦不見,在人間亦不見。在三道,亦不在泥洹。”
  佛語文殊:“今若所說乃爾!若有人問汝者:‘佛現說有五道。’當何以解之?”
  文殊言:“譬若如人臥中,見入泥犁,若作禽獸、薜荔,上在天上、若在人中,覺則無所見。其法身無所著。所以者何?但有數故,數者墮俗。若羅漢、辟支佛,上至佛俱等一法身。所以者何?不可分別故。譬如若干種寶可別知,法身而不別。所以者何?不可別故,無生無死故。法身無所生、無所滅。所以者何?常住故。亦無有垢,亦無有凈。所以者何?無有過者。亦無脫、亦無所脫。佛者,無所不知。”
  復問文殊:“知法身不?”
  文殊言:“若得者可知。”
  佛問文殊:“乃知世間所在處不?”則言知。
  佛言:“何所是?”
  文殊言:“其化人處世。在是世間者,但有名求如毛際,而無為我說者,其世亦不離法身。”
  佛復問:“世所在何所?”
  文殊言:“譬如云所在無所在,亦不羸亦不強,是則世世之相。”
  佛問文殊:“汝謂我滅不?”
  文殊言:“不。何以故?法身無有生。若有生乃有滅,法身者不生故,知佛而不滅。”
  佛問文殊:“若聞已過去恒邊沙佛悉般泥洹,汝信不?”則言信。
  佛言:“云何信?”
  文殊言:“其佛者,悉佛所化,化般泥洹故而信之。”
  佛問文殊:“汝見人臨死時,知所趣向?”
  則答言:“而人不可知,何況所趣向?”
  佛語文殊:“乃可聚會說法。”
  文殊言:“誰欲聽?”
  佛言:“欲聽聚會者。”
  文殊白佛:“當因何法有所說?”
  佛言:“說法身。”
  則言:“不見法身,當何以說之?”
  佛語文殊:“若所說法身不可見,其在會中未曉者,聞其所言,其心恐懼。”
  文殊言:“若恐懼,其本際已恐懼。”
  佛言:“本際無恐懼,未曉者亦不恐懼。”
  文殊言:“諸法無有恐懼者,若金剛。”
  佛問:“何謂金剛?”
  答言:“無能截斷者,以故名曰金剛。佛不可議,諸法亦不可議,以是為金剛。”
  佛言:“何所為金剛者?”
  文殊言:“勝諸法故。佛者,法法之審故,是為金剛。”
  “佛以何因為金剛?”
  則答言:“所有無所有,一一求之無所有故曰空,空者是佛,以是為金剛。一切諸法皆佛,依無所依,是故金剛。”
  “何緣是為金剛?”
  則言:“無所依者無所近,是故為金剛。”
  佛語文殊:“今我欲作感應,令阿難來。所以者何?為一切受法故。”
  文殊問佛:“屬所說法,無所見,無所得。阿難來者,當取何法?”
  佛言:“善哉!善哉!如文殊所說。”
  佛言:“我見東方無央數阿僧祇剎土諸佛皆悉說是。”
  舍利弗出其所止處,到文殊所,見而不在,便至佛所,于門外住。
  佛謂文殊言:“呼舍利弗入。”
  文殊問佛:“本際法身有中、有外、有內,當從何所得?”
  佛言:“不可得。”
  答言:“本際以無際。”復言:“舍利弗者亦在法身中,不而所從來,當所入。”
  佛語文殊:“若為苦,舍利弗為不苦。譬如諸聲聞在內與我俱語,而若在外住,不用時入,是不為煩。”
  答言:“雖在外住,亦不苦亦不煩。”
  佛問:“若以何故不苦不煩?”
  文殊言:“佛為聲聞說法,我亦如是故不苦不煩。所以者何?諸佛所離法身故。”
  文殊言:“譬如恒邊沙劫不見佛,亦不得入,亦不苦不煩。所以故?佛所說法亦無增無減。所以者何?諸法無有主,以是故無苦無煩。諸所有名,佛因是而教人。所以者何?佛以是教故。”
  佛遙問舍利弗:“汝悉聞文殊所語不?”
  舍利弗言:“唯佛勿以自勞,愿樂于是往聽其法。”
  文殊白佛:“可令舍利弗來入。”
  佛遙謂舍利弗前,前已作禮就坐。
  文殊謂舍利弗:“于是法中何所而尊?”
  “欲入聽之,聞說尊法愛樂欲聞,故入欲聽。”
  文殊言:“審如若所說,是法實尊,甚深甚深!何以故?是法無有二心故。所以者何?非若所知,不在其中。諸羅漢、辟支佛,亦復如是,及求佛道者。何以故?不可得故,亦不從希望得,以是故無能在其中。本清凈故,諸法亦清凈。”
  舍利弗問文殊:“所以羅漢不在其中?”
  文殊言:“淫怒盡是為羅漢,無所住,無所成,當在何所中?”
  舍利弗言:“故到人處不見,以是故來至聞,但欲聞深法故。”
  舍利弗言:“我從佛若從人聞其法,誠無厭極。”
  時文殊言:“于法無厭極,如舍利弗所語。”
  文殊問:“法身能有所受法不?何故而無厭極?”
  舍利弗言:“法身無所受。”
  “其本際有所受不?”
  舍利弗言:“無所受。”
  文殊答舍利弗:“本際無所受故,而若無厭極。”
  文殊言:“若本際受法,汝有厭極?”
  舍利弗言:“除佛所說,我之所說無有與等。”
  文殊言:“汝能自信其法至泥洹,若自信不至泥洹?”
  舍利弗言:“從本以悉般泥洹。”
  文殊言:“寧自信,常于是不動轉?”
  舍利弗言:“信。”
  復問:“從何所信?”
  則答言:“法身無所生、無所滅,故知無所動轉。”
  復問:“信羅漢盡無有余,無所復知不?”
  舍利弗言:“信。”
  “從何所信?”
  “其知以無所復有故無所知,無所知者無所止,故曰盡。”
  文殊言:“羅漢盡故如是,何以故?”
  舍利弗言:“悉舍諸法無所得故。”
  文殊問:“汝信以恒邊沙佛般泥洹以不般泥洹?”
  舍利弗言:“信。”
  “從何所信?”
  “法身不生不死故,不般泥洹。”
  文殊問:“信諸佛為一佛不?”
  舍利弗言:“信。”
  “從何所信之?”
  答曰:“一法身無有二故。”
  文殊問:“信諸所有剎土為一剎土不?”
  舍利弗言:“信。”
  “從何所信?”
  答言:“所有盡故。”
  文殊復問:“能信一切法,無所識、無所脫、無所念、無有證?”
  舍利弗言:“信。”
  “從何所信?”
  “無自然而知自然者,故無所識、無所脫、無所念、無有證,亦不生不滅,亦不見亦不有見,本際無處,所以故信。”
  文殊復問:“信法身住,無所生、無所滅、無所止?”
  舍利弗言:“信。”
  “從何所信之?”
  “亦不是法有所生、有所滅、有所止,以故信。”
  文殊問:“能信不可計法身所從出,能知處不?”
  舍利弗言:“信。”
  “從何所信?”
  答言:“法身者,亦無淫怒癡故,信之而無處。”
  復問舍利弗:“乃信諸法依佛依無所依等不?”
  答言:“信之。”
  “從何所信?”
  答言:“無所止。無所止者,謂不可見之所依。”
  文殊言:“善哉!善哉!舍利弗,如若之境界,我悉問之,若皆答其所知。”
  舍利弗語文殊:“今我所聞者,以念不復忘。”
  佛謂舍利弗:“若有男子、女人,聞是法持諷誦讀,為一切人廣說,為解其義,疾得所欲。”
  文殊語舍利弗:“今佛所說無有異。”
  舍利弗白佛:“以供養前佛者,所以彼者來悉得是耶?是法名曰何等?當云何行?”
  “名曰《問法身寶積》。持本際,持無所處。所持持一切諸法,無所掛礙。其從若聞是者,便因是法悉逮得。其聞者復教詔余人,展轉相開導。所以者何?文少而解多。”
  佛說是經,舍利弗羅漢,文殊師利菩薩,諸天、人、世間人民、龍、鬼、神,一切歡喜,作禮而去。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佛說寶積三昧文殊師利菩薩問法身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