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231部
佛說無垢賢女經一卷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只耆阇崛山中。與諸菩薩大弟子學士學女。諸天人民阿須倫鬼神龍無央數共會。時佛說經。爾時會中。有長者梵志。名曰須檀。有婦名捭樓延。與九百七十五億婦人俱。叉手聽經。時捭樓延懷妊。是女在母胎中。形體盡具。亦于胎中叉手聽經。賢者阿那律。自以功德徹視之力。見此女子于胞胎中叉手聽經。即自念言。想在會者目之所睹。未能探察無形之事。如我者也。則自僥幸光色愉悅。佛告阿那律。汝見何等心色悅異乃如是也。阿那律言。我以徹視見胎中女叉手聽經。是以熙怡用自慶耳。

  佛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言。譬如眾星比日月光。寧為等不。汝于聲聞所見第一無逮汝者。如來所觀等見十方飛鳥走獸。地中諸蟲皆有懷妊。子于胎中亦悉如汝一等聽經。時阿那律及諸會者咸有疑意。佛放光明徹照無極。八方上下無所掛礙。令無數剎人物所有。譬如照鏡表里相見。阿那律等仰視虛空。見飛鳥類停翼徘徊聽佛所說。胎中之卵未生未孚。于鳥胎中亦復舒翅布翼聽經。俯視走獸四足之類。輟草止水竦立聽經。胞胎所懷亦于胎中。屈前兩足一心聽經。蟲蛇蚯蚓地生之類。靜身不搖精意聽經。中有懷妊子未產生者。亦于胎中舉頭槃身一心聽經。

  時阿那律承佛威神。以八種音問胎中女。鳥卵蟲獸胎中之子。用何等故。叉手舒翼。屈足槃身。一心聽經。時女之等諸在胎者。答阿那律。我用一切生者之類。迷于五處不識正道。是故聽經。及用一切多淫怒癡生死不絕。是故聽經。用一切人不孝父母。不供事佛及比丘僧。是故聽經。時阿那律。聞其所說。長跪白佛。憶知世尊功德威神洞徹如此。我寧以身陷在地獄。受眾苦毒累劫無數。不取羅漢。所以者何。諸在胞胎未見身者。尚發大意念救一切。我今用身以死畏故。為想識所縛。譬如死人無益生者。

  時女乃生從右脅出。三千國土為大震動。有無數天止在虛空。雨于天華作諸音樂。則有自然千葉蓮華。大如車輪。莖如琉璃。女坐其上。時諸天人飛鳥走獸蟲蛇蚯蚓諸懷妊者。亦皆出生。譬如王者征行之時。群官大小莫不隨從。于是天帝。即持天衣。從上來下。以用與女。裸形可惡。取此衣著。忉利天子及諸王女。亦皆持衣與諸眾生。時女報言。其有未脫欲泥洹。吾等不從有所受也。卿為羅漢我志菩薩。卿非我類所愿不同。天帝復言。我以女身裸露可惡。是以持衣用相與耳。女復報言。于大乘法無男無女。我今當有自然衣來。佛語天帝。如是不為裝挍女身。發菩薩心自致相好。所現無限乃為裝挍菩薩身耳。時舍利弗。深怪此女變動乃爾。前白佛言。此女從何國來到是間乎。誰當送衣。佛言。是女從東南方捭樓延法習佛所來。剎名閻浮檀國。去此十萬佛剎。女從本國來欲見佛。自當有衣從本國來。衣便自然在空中來肅蕭有聲。空中有音則語女言。可著此衣。當得五通。又女本國盡得五通。女得衣著。便從華上下至佛所。女一舉足。天地即為六反震動。一切母人。皆發無上平等度意。飛鳥蟲獸莫不轉身即化為人。身衣天衣珠瓔服飾。女以頭面稽首佛足。三言南無三耶三佛。長跪白佛。愿為一切諸來會者。廣說經法令得所愿。佛隨其意即為說經。

  是時此女。及九百七十五億母人聞佛所說踴躍歡喜不復貿身。便立佛前化成男子。各各脫瓔珞珠寶用散佛上。佛之威神。令其所散自然變成珠。交露帳中有七寶師子之座。上有坐佛舉手贊之。應時皆得阿惟越致。鳥獸蟲蛇得為人者。亦復脫身珠瓔寶飾以用散佛。帳中坐佛。令其所散合成寶帳。亦復如前等無差特。則為達嚫。俱得七住。佛告女菩薩無垢賢女。汝于胞胎。為眾生作唱導。如來等正覺。亦于五道。為一切眾生作唱導。佛說經已。一切眾會。皆大歡喜。稽首而退。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佛說無垢賢女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