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218部
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一卷
唐中天竺三藏法師地婆訶羅奉敕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與大菩薩無量百千億那由他數。皆是大智精進善巧,證無言法獲妙辯才,是處非處不相違反,善調身心具諸解脫,常游三昧不舍大悲,慚愧為身,智慧為首,多所饒益如大寶洲,了知諸法善不善相,不著文字而有言說,于真俗門洞達無礙,深明實際不住其中,善能分別而無所受,雖厭生死常護世間,周遍十方有大名稱,于真妙藏寂然宴息,雖現受身永出三界,而行諸有勉濟眾生,平等教誨志常賢善,平等憐愍心無染著,能令自他莫不清凈,成就如是無量功德。其名曰:勝思惟菩薩、法震音菩薩、妙身菩薩、法輞菩薩、辯積菩薩、持地菩薩、持世菩薩、大名稱菩薩、具諸辯菩薩、千容相菩薩、功德山菩薩、蓮華眼菩薩、蓮華面菩薩、珠髻菩薩、妙音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皆如童子色相端嚴,于此眾中而為上首。
  爾時,觀自在菩薩與恒河沙等紹尊位者諸菩薩俱,殊勝見菩薩與無央數天帝釋俱,虛空藏菩薩與無量菩薩及無量四天王眾俱,大勢至菩薩與無量億梵天眾俱,遍吉祥菩薩與無量婇女俱,普賢菩薩、不空見菩薩、星宿王菩薩、離疑菩薩、息諸蓋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各與無量菩薩眾俱。其中亦有無量諸佛,自變其身作菩薩像。尊者舍利弗、摩訶目揵連、摩訶迦葉,如是等大阿羅漢,各與無量聲聞眾俱。那羅延等無量天眾,乃至恒沙國土日月諸天,威光照耀悉來佛所;至佛所已,彼天威光不能復現,猶如聚墨對閻浮金。婆樓那龍王、德叉迦龍王、阿那婆達多龍王、美音乾闥婆王、無擾濁迦樓羅王,各與無量諸眷屬俱,來入此會。十方世界如恒河沙所有菩薩,咸于本土啟請如來,與諸四眾同時到此,各持種種出過世間殊好供養,奉上于佛、諸菩薩已,即于會中坐蓮華座。
  爾時,勝思惟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我今欲請二字之義,惟愿如來垂哀見許。”
  佛告勝思惟菩薩言:“善男子,欲有問者隨汝意問。如來不為一眾生故出現世間,為欲利益無量眾生而出現耳!”
  于是勝思惟菩薩,即白佛言:“世尊,何者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何者一法,是諸菩薩應常護持?何者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以如來威神之力,乃能問我如是深義。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善男子,有一種法菩薩應離,所謂欲貪。善男子,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
  “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嗔怒。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
  “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愚癡。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
  “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我取。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疑惑。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憍慢。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懈怠。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惛眠。善男子,復有一法菩薩應離,所謂愛著。善男子,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所應永離。
  “善男子,汝復問我,何者一法,是諸菩薩應常護持?善男子,謂諸菩薩非己所安,不加于物。若諸菩薩守護此法,即是能持諸佛如來一切禁戒。何以故?自愛身命不應殺生,自重資財不應偷盜,自護妻室不應侵他,如是等行皆名一法。善男子,若有敬順如來語者,于此一法常當憶念。何以故?無有眾生愛樂于苦,凡有所作悉求安樂,乃至菩薩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為自他皆得樂故。善男子,以如是義我說此言:‘非己所安,不加于物。’如是一法,是諸菩薩應常護持。
  “善男子,如汝所問,何者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善男子,無有少法是如來覺。何以故?如來覺者無所覺故。善男子,一切法無生是如來覺,一切法無滅是如來覺,一切法離二邊是如來覺,一切法不實是如來覺。善男子,諸業自性是如來覺,一切法從因緣生是如來覺,因緣之法猶如電光是如來覺,以因緣故而有諸業是如來覺。
  “善男子,一切法性普光明藏是如來覺。善男子,何故法性名普光明藏?善男子,世出世智依之以生,如母懷子故名為藏。若智生時反照其本,如是法性為般若波羅蜜之所攝藏,是故名為普光明藏。善男子,一切法如幻如焰是如來覺。善男子,諸法實性一味解脫是如來覺,一味解脫是即名為普光明藏。
  “善男子,一相法是如來覺。云何一相?所謂諸法不來不去、非因非緣、不生不滅、無取無舍、不增不減。善男子,諸法自性本無所有不可為喻,非是文詞之所辯說。如是一法,是諸如來現所覺了。”
  當佛說此莊嚴王離文字普光明藏法門之時,有十地菩薩所見微塵數眾生,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復有如是微塵數眾生,皆發聲聞、辟支佛心。復有如是微塵數眾生,在地獄者皆得離苦生人天中。無量菩薩得入初地,無量菩薩得百千三昧,無量眾生悉蒙利益無空過者。
  爾時,佛告羅睺羅言:“善男子,我此法要汝當受持。”
  說是語時,會中有九十億菩薩摩訶薩,承佛威神即皆避座,白佛言:“世尊,我等誓當受持如來所說法要,于此娑婆國土最后時中,見有其人流通為說。”
  爾時,四天王白佛言:“世尊,若有能持此經典者我當擁護,令其志愿皆得滿足。所以者何?能持此經是法器故。”
  爾時,世尊普觀眾會而作是言:“諸仁者,我此所說甚深方廣希有法門,非諸眾生有少善根而能聽受。能聽受者即為承事供養于我,亦為荷擔無上菩提。是人當得辯才無礙,決定生于清凈佛土。是人臨終定得親見阿彌陀佛、菩薩大眾而現在前。我今在此耆阇崛山諸菩薩眾所共圍繞,彼臨終時亦如是見。當知是人即為已得無盡法藏,當知是人得宿命智,當知是人不墮惡道。善男子,我今說此一切世間難信之法。設有眾生作五逆罪,聞是經已,書持讀誦為人解說,所有業障咸得消除,終不受于惡趣之苦。斯人即為諸佛菩薩之所護念,在在所生諸根具足,蒙佛灌頂五眼清凈。善男子,取要言之,我見是人已成佛道。”
  佛說此經已,勝思惟等一切菩薩,及諸聲聞、天龍八部,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