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216部
太子慕魄經一卷
后漢安息三藏法師安世高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洹阿難邠坻阿藍。時佛語諸比丘。我身宿命為波羅奈國王。作太子名曰慕魄。始生有異。顏貌端正絕無雙比。自識宿命無數劫事。所更善惡罪福受報壽夭好丑。沒此生彼所從來生。皆悉知見。年十三歲閉口不言。王唯有此一子耳。舉國人民皆重愛之。當繼后嗣襲續王位。然以追識宿命億載存亡禍福。故質不語至十三歲。捐棄形骸志存虛無。漂漂不說饑寒。恬淡質樸意如枯木。雖有耳目不存視聽。智慮雖遠如無心志。不畏污辱亦無憎愛。若盲若聾不說西東。狀如蒙瞆不與人同。父王憂慮甚用患苦。深恥鄰國恐見陵嗤。因呼國中諸婆羅門問之。此子何故不能言語乎。婆羅門相視言。此子惡人也。雖面目端正殊好。內懷不親觀相默默。欲害父母危國滅宗。將至不久不可畜養。既不能語當何益王耶。今王了不復生子者。皆是惡子所防固也。是使大王不復生子耳。王宜棄捐當生埋之。爾乃王身可全保國安宗。然后更得生貴子耳。不者甚危。王信狂愚謂為審然。即用愁憂坐起不寧。伎樂不御服美不甘。則與長者大臣共議之云。如之何。或有臣言。遠棄深山無人之處。或有臣言。投沉深水。有一臣言。當如師語。但作深坑傍入如室。給與資糧侍以五仆生置其中。從命所如空刓絕之為。

  王即隨此臣所言。即晨遣仆故出埋之。太子心內悲感傷其愚惑。矜愍無量。其母憐哀。心為傷絕言。我無相生子薄命乃值此殃。痛斷我腸哽噎涕泣。悲懷喐吚感戀靡逮。事不得已俯仰放舍。遣人載出當埋棄之。悉取太子所有衣被瓔珞珠寶。皆用送之。復使于外盡脫取其衣被珠寶。持著一面因共作坑。作坑未竟。慕魄獨于車上深自思惟心與口語。今王以下及人民。皆共謂我為審聾癡啞不能語也。吾所以不語者。正欲舍世緣安身避惱濟神離苦耳。今反當為誑詐所危。既沒身命陷墮彼人。便默自取衣被珠寶持去。作坑人輩不覺慕魄取物去。

  時慕魄則到水邊。凈自洗浴以香涂身。悉取衣被瓔珞著之到坑。問曰。作坑何施。其仆對曰。國王有子。名曰慕魄。喑啞聾癡年十三歲不能言語。王問婆羅門。婆羅門師白言。當生埋之。爾乃安吉全國榮宗利后子孫。以用是故。我等作坑欲埋慕魄。慕魄即曰。我則是太子慕魄也。人即驚悚衣毛為豎。馳走往趣視其車上不見慕魄。還至坑所諦熟觀察。聽聞言語。絕有異聲光景如月。世所希聞動其左右。行者為止。坐者為起。飛鳥走獸皆來會聚。伏太子前聽太子語。

  慕魄又曰。觀我手足察我形容。云何群迷誑詐所惑。以謬為諦生相捐棄。發意所陳言成文章。左右惶敬已咸惶露。上合下同靡不順從。其儀大惶征營悚栗。兩兩相視面目并青。咸曰。太子甚神乃如是也。皆前作禮叩頭求哀。愿赦我罪共還入宮到父王所。慕魄曰。今已見棄不宜復還也。汝徑自往白王令知。仆即犇馳白王如是。其母哀傷使人問狀。仆曰。太子甚神開口一言真驚恐人。聞者皆擾行者滿道。王則愕然且喜且悲深怪所以。

  王與夫人便共驂駕往迎太子。國民大小莫不馳動觀瞻滿道。咸曰。太子類如欲見神形。王未到頃。慕魄心即自念。當學道耳。適發此意天帝釋即為化作園觀浴池。眾果樹木快樂無比。慕魄即便脫去著身好衣珠寶。轉作道人被服儼然。

  王前欲到逢見慕魄在樹下坐。慕魄見王來到。即起迎逆王為作禮。慕魄則曰。大王就坐。王聞慕魄語言音聲。威神光景震動天地絕無雙比。即大歡喜。便曉慕魄共還入國。居位理政吾請避退。

  慕魄曰。不可不可。我以畏厭地獄勤苦愁毒萬端。吾昔曾更作此國王名曰須念。以正法治國奉行諸善。二十五年鞭杖不行刀兵不設牢獄無系者。惠施仁愛恩流德布。救濟窮乏無所貪惜。雖有此行猶犯微闕。終墮地獄六萬余歲。蒸煮剝裂痛酷難忍。求死不得欲生不得。當爾之時父母在處。雖有資財億載無數。富而且貴快樂無極。寧能知我在彼地獄拷治劇乎。豈復能來分取我身苦痛不也。我所以墮罪者何。往昔作此大國王時。小國王附庸諸域皆悉統屬。王性慈仁其德至淳法令不嚴。諸小國王皆輕慢易。咸共謀議。今此大王謹善軟弱威禁不攝德。不堪任統御大國。當共攻伐廢退之耳。即舉兵眾來攻大國。時王須念逆以珍奇財寶皆賜遺之。復以重官厚祿撫順慰喻誘而安之。即皆止息各還本國。如是未久復來攻伐數數非一。大國群僚咸共嗔恚。上白大王。諸小臣國愚戇無義。不慮罪舋數為慢突。造成悖逆觸犯尊上。令民馳擾。警備不息。當應誅討以除寇害。王曰。為民父母當務仁化。恕己育物危命濟眾。彼猶嬰孩愍其無識。以漸誘導不忍加害也。王懷弘慈普哀物命。永無誅伐之心。群臣不忍數為屬城小國所見陵易。忿不顧難。竊私舉兵討伐諸國。即大殘殺人民。大王聞之。甚用悲痛為之雨淚。皆為諸國死亡人民持服。猶喪其子矜愍無極。諸小國王見大國王慈心矜念人民。乃爾即皆降伏來歸附之。其來歸附者。大王則為施設廚膳。大官設膳皆須烹殺牛羊六畜以具眾味。烹宰之時輒當先白王。心雖慈事不獲已顉頭可之。緣是得罪勤苦如是。每一念之心甚懷寒衣毛為豎。身體則為虛冷汗出。我所以不語者。追憶過世所更吉兇安危成敗恐復與會故。結舌不語至十三歲。冀以靜默免瑕脫穢出度塵勞永辭于俗。不與厄會。適復念欲閉口不語。而當為王所見生埋。恐王后時復得是殃。一入地獄無有出期。我意不欲令王得罪。故復語耳。徒欲為道守意無為不樂為王也。人居世間恍惚若夢。室家歡娛須臾間耳。計命無幾憂畏延長。樂少苦多眾惱萬端。是以智者以國財寶恩愛為累。眾欲為塵。使我為王當復憍泆貪求快意令民憂煩。為天下之大患也。故欲除憂棄離塵累。反流索源拯濟未度。生世如寄無一可怙。年衰歲移老命促疾。不可逡蠕去道日遠。不貪富貴不重珍寶。棄捐世榮思想大道。高翔遠逝自濟于世。

  父王曰。當那可爾。汝為智者當原不及。不可便爾故棄我去。王心悲喜深悔所為。

  太子復曰。何聞父子生而相棄。恩愛已乖骨肉已離。為行己愆不可聽觀。屈苦相迎徒益勞煩。父聞子語。見其志固罔然失厝慚愧忸怩無辭可對。

  王曰。如汝前世作國王時。奉行諸善才有小失。非所憶知。而尚受罪勤苦乃爾。今我治國不奉正法。既無微善反是逐非。憍貴自恣純行危殆。罪當何貲耶。便放太子聽行學道。太子于是棄國捐王不慕人物。一心專精念道修德。功勛累積遂至成佛。佛已得道。復度十方諸天人民。不可稱計無央數劫不以為勞。菩薩所更勤苦如是。佛言。爾時太子者我身是也。父王者今現我父閱頭檀是。母者摩耶是。爾時相師婆羅門者調達是。時仆者阿若拘鄰五人是也。諸欲為道者皆當承順佛教無犯經戒。為道雖苦勝在三惡道八難處也。違戒犯禁后墮惡道。得脫為人當生貧苦。或作奴婢愿不自由。奉戒行善三尊可得。佛說如是。諸比丘眾諸天人民。莫不歡喜。為佛作禮。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太子慕魄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