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192部
佛說證契大乘經二卷
唐中天竺國沙門地婆訶羅等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朕聞。真空無象非象。教無以譯其真。實際無言非言。緒無以詮其實。是以龍宮法鏡圓照幣於三千鷲領。玄門方廣周於百億師。無師之智必藉修多學。無學之宗終資祇夜。自金人感夢。寶偈方傅。貝葉靈文。北天之訓逾遠貫華微旨。西秦之譯更新大乘小乘。逗根機而演教。半字滿字逐權實而相曉。叡唐之御宇。載葉昌期。代傅三圣。年將七十。舜河與定水俱清。堯燭興慈燈并照。緇衣西上寧惟。法顯之流白馬東來。豈直摩騰之輩大弘釋教。諒屬茲辰。朕爰自幼齡。歸心彼岸。務廣三明之路。思崇八正之門。往者夙遘閔兇遽達嚴蔭。近以孝誠無感復背慈顏。露草之恨日深風樹之悲鎮切。凡是二親之所蓄用。兩京之所舊居。莫不總結。招提之宇咸充無盡之藏。仍集京城大德等凡有十人。共中天竺國三藏法師地婆訶羅。於西太原寺同譯經論法師等。并業遴初地道駕彌天。為佛法之棟梁。乃慧海之舟檝。前后翻譯凡有十部。以垂拱元年歲次。大梁月旅夷則汗青。方就裝縹畢功。甘露之旨既深。大云之喻方遠。庶永垂沙劫。廣濟塵區。傅火之義自明。寫瓶之辯逾潤。朕以虛昧欽承雇托。常愿紹隆三寶安大寶之鴻基。發揮八圣固先圣之丕業。所以四句微言。極提河之深致。一音妙義盡庵園之奧旨。擊大法鼓聲振於無間。吹大法螺聲通於有頂。為暗室之明炬。實昏衢之慧月。菩提了義其在茲乎。部帙條流列之於后。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摩羅耶頂大山勝處園林廣茂池流皎潔諸大持明游華棲托靈神所居非人所履獲果仙通上成就域。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大聲聞所作已辦所謂超度一切婆羅凡夫等地。其名曰長老阿若憍陳如。阿說視多。摩訶迦葉。舍利弗。大目干連。如是等而為上首。復與大菩薩眾。一切皆是極超越者。一切菩薩三昧陀羅尼。咸證現前自在無礙。住于一切菩薩之地。其名曰圣者彌勒菩薩。大慧菩薩。勝慧菩薩。堅慧菩薩。寂慧菩薩。無盡慧菩薩。無邊慧菩薩。海慧菩薩。安慧菩薩。無垢慧菩薩。智慧菩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皆獲授記。各于世界成正等覺而轉法輪。及余諸大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仙通鬼神。種種形貌。種種衣服。種種冠飾。持種種仗。種種幢幟。俱來聽法咸在會坐。

  爾時世尊。大眾如海圍繞瞻仰。恭敬供養敷演妙法。初善中善后善善義善顯。惟一圓滿具足開說白凈梵行。爾時楞迦大城。有羅剎王名毗毗產。為其城主。時毗毗產聞佛世尊在摩羅耶頂大山勝處大園池沼仙通游止非人所行上成就域。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并諸菩薩及諸天等。大會圍繞敷演妙法。乃至開顯白凈梵行。于是毗毗產主。作如是念。佛聲難聞如優曇華。況逢佛出聽受正法。如海盲龜遇浮木孔斯為甚難。佛極難遇正法難聞。聞法見道。見佛世尊獲大菩提覺悟眾生。甚難甚難希得蓬遇。我于今者難遇得遇。應速嚴赍種種珍寶真珠瓔珞無量華鬘。燒涂末香衣服傘蓋幢幡帷障。及笙鼓等眾樂妓人種種供養。并率部屬同詣佛所。供養于佛請問正法。是不虛生。便于此身獲大利益。

  爾時毗毗產普告部屬。汝等宜速多赍財寶。金銀摩尼真珠琉璃。珊瑚馬腦赤珠珂玉。珠頸瓔珞上妙華香。乃至笙鼓諸音樂等。及諸妓戲眾雜供養。咸速嚴持與我同詣如來法主三界勝尊無上福聚具最勝相一切知見最勝福田一切智所。親修供養。所以者何。佛出甚難時或一現。與福時會剎那希遇。三寶之聲世間難聞。時不可失。毗毗產主。以偈告曰。

  時或佛出世  剎那會極難
  百千俱胝劫  希有逢遇者
  導師難值遇  猶如優曇華
  無邊眾生界  輪轉乘六趣
  地獄受苦毒  畜生及鬼道
  生于八難中  棄舍諸如來
  圣光出于世  普利諸眾生
  以大智慧日  照滅無明闇
  今當俱詣彼  同修大供養
  摩訶那伽尊  一切世間導
  天人之大師  供養獲大果

  時毗毗產說此偈已。佛神力故。俱胝那由他百千光明從佛所出。騰輝空中入楞迦大城。照毗毗產及其部屬。毗毗產等遇此光明踴躍歡喜。大光網中出妙伽他演甚深法。

  諸法本寂  空性無我  一切眾生
  皆不可得  無初無中  亦無終后
  虛假不實  猶如幻夢  如云如電
  陽焰浮泡  如旋火輪  如水聚沫
  因緣生法  皆無自性  一切有為
  當知悉爾  無明渴愛  是生死本
  諦觀熏修  無無明愛  一切諸法
  離于言說  最實凈性  猶若虛空

  光網聲中演伽他已。楞迦大城毗毗產主。即得無我甚深法忍。其余部屬有得忍者。或有發菩提心者。有得順忍者。有見諦者。毗毗產主于佛法僧獲無疑信。作如是念。我當著堅信甲以取佛果。即說偈言。

  天人阿修羅  無上最勝解
  梵主諸天眾  不見不能知
  我當于世間  獲得如是法
  一切智之智  決定無有疑
  當于此世界  成佛度眾生
  無邊俱胝數  開顯佛凈法
  無漏八解支  勝上真正道
  無邊智備顯  三十二相具
  成佛證菩提  以此莊嚴身
  普令諸眾生  修行清凈業
  超度生死流  滅除眾怖畏
  荷持德智行  拯濟廣饒益
  日身開月口  滅塵破生死
  持德當成佛  顯示三有中

  時毗毗產說此偈已。即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赍持無量如心所欲奇妙異物。種種顯現種種華鬘燒香涂香末香衣幢幡傘摩尼眾寶繒幕帷障。真珠寶頸諸莊嚴具。笙鼓眾音歌唱唄贊。美聲悅意遍滿虛空。而來供養嘆佛功德色相莊嚴。率其部屬從空中下。猶如鵝王前詣佛所。同于佛前右膝著地頂禮佛足數百拜已。起右繞佛復數千匝。毗毗產主便于佛前投身布地如大樹倒。作如是言。南無南摩無邊妙德莊嚴身尊最上丈夫丈夫師子三界最勝婆伽婆低釋迦牟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言已而起合掌一心頌佛功德。

  無量俱胝生  積修清凈行
  行于難行行  難得菩提因
  飲食衣騎乘  珠瓔金七寶
  施諸求乞者  無量百千億
  棄舍國城邑  親愛及部屬
  福勝富王都  豐樂財寶積
  志勇無狹劣  拯濟不思議
  百千萬億劫  常行難舍施
  往昔為王子  名曰須達拏
  止于苦行林  舍妻及男女
  昔見饑乳虎  慈悲舍身肉
  又為救鴿命  不吝自屠割
  見盲婆羅門  乞眼便挑與
  未曾生苦惱  亦無悔恨心
  見來求乞者  大喜恭敬施
  為修菩提因  舍頭奉乞者
  長夜護戒聚  不濁不虧缺
  純一凈圣行  不與眾惡雜
  不害眾生命  不盜他財物
  梵行常清凈  不染吝戀著
  口不出妄語  禁酒酒類飲
  等觀諸眾生  與己一無別
  終不行間說  讒構破于他
  不出兇暴言  語不綺無義
  常行善利行  禁除諸損害
  不于諸眾生  而暫起嫌怒
  常斷諸邪見  專持正善德
  佛法僧之所  徹誠修供養
  昔舍諸五欲  出家遠愛染
  奉佛清凈戒  波羅提木叉
  昔行于忍德  安受眾苦痛
  陵打嗔罵詈  嚴毒苦皆忍
  曾無恨悔心  心不暫生惡
  于諸眾生所  無害無嫌忿
  慈眼觀眾生  普視猶如子
  令脫大苦毒  無量百千億
  生生世世中  常修大忍行
  昔為忍辱仙  修道演白法
  王妃宮妓等  歡喜來聽受
  王嗔害大忍  大忍心安悅
  圣尊建大進  不思俱胝劫
  狹劣邪怠心  常禁不令起
  大志廣精進  開悟佛菩提
  以佛大菩提  覺照于一切
  昔行難行行  勤策不懈怠
  供養諸尊重  及無量如來
  乃至為眾生  而處于生死
  隨順作僮仆  種種方便導
  無量百千生  為大勤苦行
  積修佛真法  以祈無上果
  往昔修禪定  寂靜調伏心
  四禪與五通  無色等咸達
  正思三摩提  無漏定圓滿
  昔時修般若  滿足無漏智
  了諸法無性  幻偽假誑惑
  無我無眾生  壽者養育者
  生者因業轉  煩惱網連續
  欲界常不凈  四染煩惱俱
  眾生界清凈  乃至煩惱本
  逮得實清凈  斯見眾生始
  施戒忍進定  般若等超過
  以何義開顯  方便及智度
  無邊勝福聚  大進正覺尊
  勤身語意業  今獲佛真果
  我今稽首禮  世界大依父
  愿我于未來  當得佛正覺

  時毗毗產主偈頌佛已。以無量種種上妙華鬘燒香涂香末香衣服傘蓋幢幡笙鼓眾雜音樂歌唱頌贊。與其部屬最上尊重如法至誠。同供養佛及諸聲聞諸菩薩眾。時毗毗產白佛言。世尊。欲少請問如來應正等覺。愿垂聽許。佛告毗毗產。恣汝所問。當如汝心為汝解說。毗毗產主蒙佛聽許。即白佛言。世尊。眾生(梵音薩埵舊譯為眾生或為有情)眾生者是何義。佛告楞迦主言。眾生者是有性想眾和合故。所謂地水火風空識名色界入緣起及因業果。會對而生猶如蘆束。或執為我或曰眾生生者養育者丈夫者。或稱富伽羅。或稱摩那婆。或稱知者。或稱視者。或稱作者受者想者。楞迦主當知。此皆是眾生想。毗毗產復白佛言。世尊。彼諸眾生以何為根。何所止住。復何流運。佛言。一切眾生無明為根。止住于愛隨業流運。毗毗產言。世尊。業有幾種。佛言。楞迦主。業有三種三相。云何三種。謂身業語業意業。云何三相謂善相不善相善不善相毗毗產言。世尊。云何眾生死已而更受生云何舍身更取新身。佛言。楞迦主。眾生身死識遷隨業風運受已業果善及不善善不善等。如業所引以取身報。或受卵生。或受胎生濕生化生皆業風運不勞而至。毗毗產言。世尊。眾生死已受中陰身。新身未受云何而住。佛言。楞迦主。于意云何。如種生牙為先種滅而后牙生。為先牙生而后種滅。為種滅經久而牙乃生。毗毗產言。世尊。非種滅已而后牙生。非牙生已而后種滅。生滅同時無先無后。佛言。如是楞迦主。非舊身后識滅已而新身初識生。亦非新身初識生已而舊身后識滅。生滅同時無先無后。楞迦主。如吉彌蟲行。頭有所至身總隨之。一著不移步易乃去。如是先識托身識總隨之。一托不離死方遷舍。毗毗產言。若如是者有中陰不。佛言。楞迦主。如卵生眾生棄身托卵。以業風力在于卵中凝[泳-永+牙]無知。至卵熟時識方有覺。所以者何。業法如是。以業力故。卵生眾生熟時未至無所覺知。又轉輪王及轉輪王子。以福業故受身之時。不為胎穢所污。不與胎穢和雜。無胎穢染故多化生。如或胎生便有胎卵不染胎穢。熟時至已剖卵而出。楞迦主。應當以是而表中陰。毗毗產言。世尊。識量如何作何形色。佛言。楞迦主。識無限量無色無形不可顯現。無礙無似無住無表。毗毗產言。世尊。識體若無限量無色無形不可顯現。無礙無似無住無表豈非是斷相耶。佛言。不也。楞迦主。我今以譬開喻汝心當令汝悟。如汝在己宮中處堂殿上。婇妓部屬侍奉圍繞。床座臥具敷施適樂。種種妙好以莊嚴身。是時無憂大園卉木敷榮眾華舒發。或和風調吹或猛風暴激。無憂林香流入宮殿。楞迦主于意云何。其風之香可嗅知不。毗毗產言。世尊。香可嗅知。楞迦主。亦可別知某華香不。毗毗產言。可分別知。楞迦主。以嗅可知而便能見香體限量形色等不。毗毗產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香體無色可顯不可執持。無有同似無表無住。寧得見其量色等也。楞迦主。于意云何。豈以汝不能見香體量色。即是斷相毗毗產言。不也。世尊。若是斷相豈可嗅知。如是如是。楞迦主。識體若斷即無生死了別之相。楞迦主。當知識體至妙清凈。而為客染之所染污。所謂無明渴愛熏習業等。如虛空界至妙清凈。而為煙云塵霧四染所染。楞迦主。識體凈妙無色無量無所執礙。客染穢現亦復如是。何以故。實智觀察畢竟無有眾生可得。無命者無生者。無丈夫無富伽羅。無知者無視者。無想者受者作者聞者。乃至無色受想行等。楞迦主。實智諦觀皆不可得諸法自性皆和合生無有異性。楞迦主。應當如是修學眾生貞實微妙。勿趣空曠生死有野。云何眾生貞實。所謂逮得證契摩訶若那。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為業牽轉者  未具八支道
  脫業獲無漏  乃為世上利

  時毗毗產復白佛言。世尊。眾生界中無量無邊如恒河沙。得渡三有廣大深海。或以聲聞乘渡。或以獨覺乘渡。或有證契無上摩訶若那成等正覺無際無窮無量無數當來亦爾。以三乘渡逮得涅槃。無量無邊如恒河沙。而眾生界不增不減。世尊。我見是事不知所為如廢業者。佛言。楞迦主。勿為廢業。何以故。眾生界無始無終。虛空界法界亦復如是。是故楞迦主。當知眾生界不可說增不可說滅。此三有廣大生死深海眾生。已渡當渡無量無邊。而眾生界無增無減。如虛空界無增無減無初中后。而虛空界普遍一切無障無勞無作無分別。如是楞迦主。眾生界若初若中若后皆不可得。若得證契圣法。則眾生界終而無盡減。然有得渡。所以者何。眾生界法爾如是無始無終。毗毗產言。世尊。云何生死有海。佛言。楞迦主。生死有海猶如大海。毗毗產言。云何佛大師教。佛言。諸佛教法當知如船。又問。云何出家具法比丘。佛言。具法比丘如商人乘船。又問云何大師教戒奉持無缺。佛言。愛法奉法知足護戒。遵大師教慎守無缺。如修理船關綴牢固什物備足商者乘之欲渡大海。又問。云何善知識。佛言。善知識者。如彼船師將運于船。又問。云何八正支力。佛言。八圣正支如正信風持船速進。又問。云何禪通三昧三摩缽底。佛言。禪通三昧三摩缽底猶如寶洲。又問。云何七菩提分。佛言。七菩提分如七姓寶。又問。得七菩提分證契摩訶衍者。此復如何。佛言。譬如啇人取七姓寶恣意滿足成大豪富。楞迦主。得七菩提分證契摩訶衍。無上修行安隱成佛。當知亦爾。善哉出家在如來教。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諸有苦蒙密  纏縛于眾生
  拯己及他人  斷彼有苦縛
  出家在佛教  為真如來子
  眾生貞大我  積修成世依

  時毗毗產復白佛言。世尊。若有眾生于佛法中出家受戒。不善護持毀破制禁。或有出家不修梵行。戒多虧缺舍戒歸俗。此愚人輩其譬如何。佛言。譬如商者于大海中所乘船破溺水而死。楞迦主。愚癡人輩于我法中出家受戒不能善護。多有毀破淪諸惡趣。當知亦爾。世尊。其有破戒不修梵行。而作清凈梵行容儀。或破戒已舍戒歸俗。此輩舍身有生善趣。其譬如何。佛言。楞迦主。譬如商人在大海中船破漂溺。遇得破板。或遇死尸。或勇進浮渡。得破板者假于風力而至洲島。得死尸者海中法不停尸憑以漂出。其專心勇進力浮渡者。或為海神哀愍接置岸上如所希望。于我法中出家破戒或破戒歸俗。有于佛所凈信徹悔。或直心淳凈或雖犯戒然不舍慈心愿眾生樂。或更受戒自新護持。楞迦主。以是因緣于我法中出家破戒。或舍戒歸俗而亦得有生善趣者。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百千俱胝生  積造眾罪業
  徹悔自新受  罪凈不復增

  毗毗產復白佛言。世尊。有幾助菩提法。佛言。楞迦主。助菩提法有三十七。謂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分八圣道。是名三十七品助菩提法。毗毗產言。世尊。解脫門有幾。佛言。解脫門有三。謂空無相無愿。毗毗產言。云何修成。佛言。修成有三。謂離染修滅修涅槃度修。毗毗產言。療法有幾。佛言。療法略說有三。多欲者以不凈觀療。多嗔者以慈觀療。愚癡者以緣起觀療。毗毗產言。善修有幾。佛言。善修有四。謂善陰修善界修善入修善方便修。毗毗產言。云何觀察。佛言。楞迦主。當深觀緣起及四諦因果。時毗毗產三右繞佛。以七寶雜華而散佛上。右膝著地合掌向佛。得未曾有歡喜踴躍。以偈問曰。

  菩薩行何行  勇猛利世間
  施戒定忍進  發趣上菩提
  求無漏正智  化導諸眾生
  成佛最勝田  無垢寶莊嚴

  說此偈已。佛告毗毗產言。善哉善哉。楞迦主。汝問如來此義。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楞迦主。菩薩常與六波羅蜜相應修行。于一切眾生心無掛礙。楞迦主。菩薩如是之行勿令退減。勿染世法。當更進修佛法勝行。成熟無邊眾生凈佛國土。證契摩訶若那無佛法障。毗毗產復白佛言。世尊。我今云何修行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佛言。楞迦主。當去憍慢過惡不嫉不吝。行四梵行心念饒益一切眾生不殺生不妄語不飲酒不淫不盜不兩舌不惡口不非宜語。常專修行菩提之心六波羅蜜心利眾生心寂靜凈心。觀諸有趣眾多怖畏。度脫三有苦惱眾生。楞迦主。汝今欲求佛果。當如是知。所言佛者。但以名字假施設耳。何以故。楞迦主。佛體無體故。佛體無根故。佛體無住故。佛體至凈故。佛體無塵故。佛體無我故。佛體無取故。佛體無形故。佛體無相故。佛體無入故。佛體無出故。佛體無勞故。佛體無支分故。佛體無著故。佛體無染故。佛體無量故。佛體無所緣故。佛體無雜故。佛體超一切入故。佛體離一切分別妄想計度故。佛體超一切有趣故。佛體難入故。佛體難知故。佛體甚深故。佛體無字故。佛體無色故。佛體本寂故。佛體妙無垢故。佛體無上故。佛體無譬故。佛體不可得故。佛體不可斷故。佛體不可破故。佛體不可別故。佛體不可思故。佛體無自性故。佛體無處所故。佛體無示現故。佛體無礙故。佛體無似故。佛體非斷故。佛體非常故。佛體等虛空故。佛體無等等故。佛體不可說故。楞迦主。佛體如是欲求佛者。當以無求而求佛果。何以故。不可以性想而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可以我想眾生想命者想。生者養育者丈夫者富伽羅者作者受者知者視者想者等想。而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起有為想。不起法執。不起陰界等執。乃至不起佛執。此菩薩能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楞迦主。菩提者不可緣不可以性執。非常斷執而能證了。何以故。楞迦主。一切諸法必歸壞故。毗毗產言。世尊。當云何知諸有為法。佛言。楞迦主。如幻如夢如陽焰如水中月如乾闥婆城。諸有為法應如是知如是覺悟。說是法時毗毗產主。便獲無等等法炬智光幢菩薩三昧善一切語言陀羅尼等無量三昧陀羅尼。毗毗產主。得諸三昧陀羅尼已白佛言。世尊。我今了知諸有為法。佛言。楞迦主。汝今云何了知諸有為法。毗毗產言。如夢如幻如響如山瀑流。如水中月。如大力風而吹空華。如秋云電光荷上水滴。如泡如燈乾闥婆城虹霓陽焰。我今了知有為自性皆悉如是。

  爾時世尊。頂放青黃赤白頗梨銀紫俱胝那由他百千種種雜色無邊光明。散照無數諸佛土已。還攝光相入于頂中。時長老大目干連從坐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曲躬。以偈問曰。

  勝德世依非無因  開顯無邊凈光網
  誰悟勝慧獲佛記  牟尼百光網普照

  佛告大目揵連。汝見楞迦城主名毗毗產。在于我前合掌而住。以大供養。供養于我及諸聲聞諸菩薩眾。以此善根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不。大目揵連白佛言。我見世尊。我見善逝。佛告大目揵連。此毗毗產楞迦城主。供養我等俱胝那由他百千佛已。持此善根舍身化生蓮華生世界。佛號蓮華積德幟聲光自在王如來應正等覺。以立持安說法教化。世界清凈佛壽無量。毗毗產生彼佛土。即得菩薩歡喜地。乃至得菩薩十地。過數量劫當于此娑訶世界成等正覺。號妙雄猛雷音吼最上莊嚴金光威清凈無垢光明幢幟勝寶積傘功德莊嚴頂髻莊嚴開敷妙生無邊光毗盧遮那自在王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出現于世、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名電珠鬘。其地平正無有高下丘陵坑坎礫石穢惡。亦無女人及諸惡趣。國土嚴凈菩薩眾多。過無邊光如來世界。劫名照闇。彼佛壽命無量無邊。大目揵連。此因緣故。如來應正等覺。熙怡微笑現頂光相。時毗毗產。蒙佛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歡喜踴躍舉身震肅法樂充遍。上升虛空高七多羅樹。于虛空中。而說偈言。

  一切諸法  虛假如夢  自性無性
  凈若虛空  我者無我  亦無自性
  我知如幻  如流電鬘  有趣生死
  眾生命壽  初后中內  無少法體
  業果異熟  眾生有趣  若修菩提
  凈智方了  無自性法

  時毗毗產說此偈已。從空中下三右繞佛受教而坐。是時如海大會天龍阿修羅有得證契法者。夜叉羅剎有發菩提心者。緊那羅摩睺羅伽有于佛法得無疑信者。迦樓羅乾闥婆持明仙通有得三昧陀羅尼證契法不退轉者。于是地大震動妙光普照。乃至此佛世界中間暗處皆遇光明。一切惡道及諸苦惱咸得休息。空中諸天雨華擊鼓。歌叫交雜掉曳衣物喜遇奇特。

  爾時毗毗產羅剎主顧己部屬普告之曰。汝等。咸可同來佛所尊重供養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無量百千羅剎俱詣佛所。合掌曲躬白佛言。我等今者同于佛前。歸依佛歸依法歸依比丘僧。發菩提心發趣大乘受持大乘。愿于未來在此娑訶佛土。成佛世尊滅無上罪。與一切眾生作大利益。佛言。善哉善哉。汝等今為求成佛故發菩提心。應修四法。何等為四。一者所愿修行勿令虧缺。二者于諸眾生常起慈心。三者日日三時至誠供養供給三寶。四者心不樂求聲聞獨覺二乘之果。汝等專勤修此四法。即不迷惑失菩提心。

  爾時娑竭羅龍王從坐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曲躬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此毗毗產楞迦城主。往昔修何善根。今作如是廣大供養。供給如來及聲聞眾并諸菩薩。發菩提心便獲授記。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佛告娑竭羅龍王。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此娑訶世界有佛。名大悲生智幟幢如來應供正遍知。出現于世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世界亦名娑訶。國土五濁猶如今日。彼佛以三乘法教化眾生。有五百聲聞比丘其時佛在摩羅耶山頂。無量天龍乃至非人等眾圍繞說法。此毗毗產楞迦城主。時為羅剎少童亦名毗毗產。在楞迦大城。暴烈勇壯牙齒弊惡形容可畏。寬腹小面飲血食肉。龍王。時羅剎少童聞佛在摩羅耶山頂。作如是念。我不能忍。今當逐彼沙門及比丘眾令離此山去我境界。何以故。若此沙門在摩羅耶山頂。令我不得于大海中捕殺眾生恒受饑餓。便告諸羅剎眾。汝等有大力勇健者。宜悉嚴備甲棒弓箭狼伽羅都摩羅三鋒利戟長短矛槊金剛斗輪拋丸鉞斧種種戰具。速至我所。當共汝等逐彼沙門及其徒眾。令出我境禁絕不使重擾疆域。于是毗毗產羅剎少童。被甲持仗與羅剎眾將諸戰具。乘空而往大悲生智幟幢如來之所。于空中住與羅剎眾語彼佛言。去去沙門。離此山頂遠我境界。汝及徒眾勿夜被殺。時大悲生智幟幢如來現大神通。佛神力故令諸羅剎皆見己身被五系縛。十面鐵網齊來擁逼。逃竄無所復不得住。諸羅剎眾戰栗驚怖。作如是念。我等今者當于何去歸投于誰誰能救護。爾時彼佛會中有持明仙王。名妙深定德積威光。與毗毗產羅剎少童先為親友。時持明仙謂少童曰。天人大師無邊德法具足圓滿。三界最尊眾生之寶大悲普救。佛薄伽梵知友。可與部眾速歸依佛及歸依法并比丘僧。具足三歸發菩提心諸縛自解。時持明仙作是語已。佛神力故羅剎少童與其部眾。合掌同聲唱如是言。南無南摩無邊妙德莊嚴身尊無上大悲三藐三佛陀。我等今者先歸依佛歸依法歸依比丘僧。我等歸三歸已住于三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作是語時羅剎少童及羅剎眾身諸系縛咸得解散。從空中下至大悲生智幟幢王佛所。右繞三匝齊禮佛足。懺謝佛已俱還本處。龍王。汝勿懷疑。今此毗毗產主即是往昔羅剎少童名毗毗產者。毗毗產主所將部屬。即是往昔羅剎少童羅剎之眾。少童親友妙深定德積威光持明仙王。即是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也。說是語時三千大千世界咸大震動。搖蕩不定如舟在海。時諸眾生無有驚怖損害。一切安樂皆修十善。此三千大千世界無彌樓須彌及諸河海城邑聚落山川洲島堆阜巖險黑山風窟園林藪澤河池泉湖。所有高下崎嶇坑阱土石沙礫蟲刺泥糞諸穢惡物咸悉滌凈。此娑訶三千大千世界。閻浮檀金大光普照。乃至鐵圍山間及諸幽冥皆遇金光照除黑闇以金光故諸光隱蔽日月不現。一切畜生及諸鬼趣苦痛咸息。天人安樂無諸苦患。饑得妙膳渴得美飲。裸者得衣貧得寶聚。盲者能視聾者能聽。啞者能言病者能愈。不完具者皆得具足。拘系囚禁皆得解脫。時諸眾生安寧快樂。不為貪嗔愚癡之所逼惱。無嫉無吝慈心相向。互為利益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姊如妹。和順喜悅喧囂諍競聲不沾耳。憂愁疲勞一切休息。地平如掌瑩若琉璃。種種麗飾廣博莊嚴。諸七寶池八支水滿。金沙布底澄明皎潔。眾蓮美妙鮮潤開敷大如車輪。生于池內天七寶蓮。種種光色種種香馥。其觸細軟如迦遮鄰陀。上妙適樂億載百千處處布列。其寶蓮華或有大一由旬。或二由旬或三四五至十由旬二十三十四十五十乃至大百由旬大千由旬。天寶蓮華現此娑訶佛土。香澤輕灑軟潤安適和風吹拂。雨眾妙華。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月華大月華。光明華大光明華。廣嚴華等周遍而下。細末香雨空中散墜。沉水多伽黑沉牛頭龍貞栴檀眾煙流馥。遍此佛剎俱胝那由他百千萬億無量阿僧祇。過諸數量高廣圓覆七寶體成。勝妙劫樹垂懸種種珍寶衣物繒綺連貫雜色旄拂藍婆鈴網眾妙莊嚴。雨諸金銀摩尼真珠琉璃靺羯頗梨珊瑚馬瑙赤珠珠頸瓔珞璧玉種種七寶炫麗暉煥繽紛而下。復雨種種雜彩衣物空俱舍高奢伽尸伽嬌尸迦等諸天繒綺。復雨閻浮檀金種種寶鈿妙莊嚴具冠帽飾華髻珠咽飾半頸全頸半月耳珰臂印指環及手足釧曳繕襦等雨。諸劫樹上及四方面各百由旬。乃至百千由旬周遍而墜。諸劫樹下各有眾妙七寶俱胝那由他百千師子之座。其座各高七丈夫量。諸座之上現菩薩坐。三十二相圓滿具足勝好莊嚴光明照爛。諸菩薩前各有俱胝那由他七寶之輪。諸輪之上各有千天童坐。作諸天樂五音諧會歌唱雜舉巧說間和喜悅暢心。清音勝妙。演伽他曰。

  無等等等  無性我性  眾德德性
  世間奇特  修戒行等  逮極凈法
  勝妙莊嚴  顯一切世  去地獄等
  眾苦惡道  除滅染恚  愚癡嫉妒
  以至清凈  清凈人間  國土廣博
  平坦無垠  無山河海  彌樓須彌
  其地如掌  凈若帝青  眾色寶林
  行列齊直  諸菩薩眾  各坐寶座
  金光赫奕  掩蔽日月  無數寶池
  八支水滿  寶蓮如輪  數榮池內
  天宮寶殿  煥麗百億  天童眾坐
  作妙天樂  其音調美  悅耳暢心
  如來神力  樂聲演法

  眾樂音中演伽他等無量無數微妙法句。時諸天人在佛會中。發趣大乘求大乘者。皆見如是功德莊嚴清凈佛剎如來神通無邊光明。其諸天人行聲聞獨覺乘者。不見不知佛剎清凈功德莊嚴。諸菩薩眾睹見如來神通光明嚴凈佛剎。便得無量三昧陀羅尼無礙解脫。諸大聲聞不覺不知皆入滅定。爾時世尊現無比具足色身。于高廣正等百俱胝由旬師子座上。敷天寶衣結加趺坐。當于佛前有七寶蓮華。高廣正等八十四俱胝由旬。復有無量蓮華俱胝那由他百千莊嚴。開敷柔妙光明顯發。復樹無量無數超算數量種種殊妙眾寶莊嚴幢幡傘蓋。復有無量珠瓔繒貫眾寶鈴網空中垂下。如是等如來廣大神通功德莊嚴無量無數。不可言說不可指示。昔未曾見昔未曾聞眾希有法現此佛土。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作是念。何因緣故佛今現大神通未曾有事莊嚴佛剎。當問如來應正等覺決所不了。于是彌勒菩薩摩訶薩從坐而起偏袒右肩。即以右膝跪蓮華上。曲躬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我有所疑欲請開曉愿垂聽許。佛告彌勒。汝有所疑恣汝所問如來應正等覺當為除斷。彌勒菩薩摩訶薩蒙佛聽許白佛言。世尊。何因何緣是誰之故。此娑訶世界現大希奇未曾有法。如來神通一切佛土功德莊嚴。廣博殊麗清凈光明。除一切惡不可言說。昔未曾見昔未曾聞。世尊。當有何事。一切菩薩見大神通現此世界咸不能了。彌勒菩薩以偈問曰。

  何大牟尼尊  奇特現于此
  地動極海際  世界清凈住
  金光網遍照  普滅世間闇
  寶蓮無數億  寶樹眾華嚴
  俱胝蓋幢幡  珠纓寶鈴鐸
  眾福智慧光  盡除諸惡道
  持德誰因緣  娑訶佛土凈

  說此偈已。佛告彌勒。汝可復坐。未曾有法現此世界。我當為汝說其因緣。彌勒。東方過此阿僧祇恒河沙佛土有世界。名勝妙清凈功德聚寶莊嚴場作光明。佛號最上微妙開敷光明莊嚴神通法界場一蓋顯現吼音自在教智毗盧遮那藏建立神通王如來應正等覺。今現在以立持安說法教化。世界清凈無諸惡道。十地菩薩摩訶薩眾止住其中。彼有菩薩摩訶薩。名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一切菩薩禪定三昧三摩缽底神通陀羅尼通達無礙。今與眾寶莊嚴之宮及過數量菩薩摩訶薩眾。乘空來此娑訶佛土。彼正士故。現斯莊嚴神通以為先相。佛說此語時。大光寶宮無量俱胝光網。周匝莊嚴于空中現。百千音樂歌唱諧會散眾天華。百億那由他種種光明赫奕普照。至此娑訶世界。

  爾時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置寶莊嚴宮于欲界色界中間。徒眾圍繞從空而下來詣佛所。合掌向佛頂禮雙足。右繞三匝俱修敬已。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惟愿悲愍受我寶莊嚴宮。佛坐此宮與諸菩薩摩訶薩眾。說無等等甚深妙法。佛告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正士。汝以寶莊嚴宮奉獻如來應正等覺。毗婆尸佛等及賢劫千佛。汝皆以寶莊嚴宮次第供養。今供養我。善哉正士。以此寶莊嚴宮莊嚴娑訶佛剎。爾時娑竭羅龍王白佛言。世尊。寶莊嚴宮今何所在其量大小。佛告娑竭羅龍王。寶莊嚴宮今于欲色界間虛空中住。其量大小如三千大千世界。龍王。彼寶莊嚴宮。是一切佛菩薩神通三昧力生。一切菩薩法游戲樂供養如來。佛所行止。佛善根成。凈菩薩心照明十方世界。滿樂無量眾生之心。超勝一切諸天宮殿。十方菩薩咸悉集會。無邊勝色周妙莊嚴。龍王。寶莊嚴宮白琉璃為地。閻浮檀金為壁。以勝藏寶為都攔拏。諸門樓觀皆是馬瑙摩尼藏寶以為俠榻。無垢光寶為其欄楯。普光妙寶為臺殿等。覆以一切妙寶半月。無邊長剎暉赫妙麗。其數八十樹于寶宮。俱胝那由他百千莊嚴光明顯現。種種妙寶周匝間飾。咸是如來所應勝境。垂諸瓔珞樹眾幢剎。懸無量無邊阿僧祇妙麗幡傘繒貫鈴網。龍貞栴檀磨以涂地。焚沉水等貞妙之香。龍珠寶華種種天華布散供養。諸幢剎上有千俱胝諸天童子坐作眾樂。五聲間和雜音部次。勝妙清亮暢心悅耳。普流世界咸悉適樂。龍王。寶莊嚴宮處積風上。千俱胝數眾七寶池金沙布底清明皎潔八支水滿。無量俱胝那由他百千眾妙七寶雜色蓮華光明暉煥。開敷廣大猶如車輪。寶林周布劫樹間列。種種寶華種種鈴網。珠頸瓔珞繒貫衣物。迦羅波等微妙莊嚴。眾香馚馥寶臺錯峙。光明交映芬芳煥爛。諸法樹下各有高廣勝妙師子之座具足莊嚴。敷天妙衣周匝垂覆。是佛菩薩之所應坐。十方世界所有妙好麗飾殊勝莊嚴。及香華寶雨。皆悉現此寶宮之中。龍王。寶莊嚴宮處及形量。當知如是。爾時佛告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眾言。諸正士。咸宜與我同升寶宮。我坐寶宮當令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所愿滿足。于是世尊從座而起。過算數量菩薩摩訶薩眾。供養恭敬前后圍繞。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侍右。彌勒菩薩侍左。容與安詳乘空而往。佛與諸菩薩眾。升于寶宮正中東面坐高廣無量由旬師子之座。佛升師子座時。寶莊嚴宮六種震動。俱胝那由他百千青黃赤白。銀紫頗梨種種異色。大光明網從宮流出。諸天童子擊吹歌唱作眾音樂。雨大天華燒天妙香。馨馥繽紛散漫流墜。佛告諸菩薩。汝等宜各坐已蓮華如所施設。時諸菩薩承佛教坐。眾皆坐已。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首于佛前與菩薩眾俱作是念。我等今當供養如來應正等覺請問佛地。

  爾時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即從坐起。如心而作最上勝妙過人境量無量無邊。種種華鬘燒涂末香。衣幢幡傘擊吹歌唱。眾音和發梵頌唄贊。與菩薩眾恭敬尊重。奇特至誠供養于佛及菩薩已。復更重修無上供養以供養佛。寶頸珠瓔龍貞栴檀。七寶華蕊不空寶藏。清凈光明大摩尼寶。持散如來并用敷布。頂禮雙足右繞世尊數百千匝。合掌向佛。以偈頌曰。

  開敷殊勝眾妙相  無等圓滿莊嚴身
  頂髻凈發紺右旋  猶如孔雀黑蜂光
  額廣平正潤明顯  毫端皎白開俱茂
  雙眉曲半如初月  鼻相端嚴無與比
  目若新開青蓮葉  耳垂柔澤芭蕉莖
  勝齒光鮮白齊密  皎如俱茂華初發
  舌相廣薄赤銅暉  第一味中得勝味
  面如滿月光照朗  丹唇色類頻婆果
  頰頷豐滿洪盛顯  妙臂垂長如娑羅
  鵝王網鞔修妙指  勝甲光色如赤銅
  掌中安相妙輪文  俱胝積生廣施德
  牟尼前分若師子  妙好勝相莊嚴頸
  金剛相腰遮波腹  下密秘相隱不現
  髀脛順直如象鼻  鵝網妙指勝麗踝
  足下平正輪莊嚴  圣尊游行師子步
  具眾勝相逮正覺  我今頂禮德相尊

  爾時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偈頌佛已白佛言。世尊。欲有所問。惟愿如來應正等覺垂愍聽許。佛言。正士。恣汝所問。當如汝問為汝解說令汝開曉。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蒙佛聽許便白佛言。世尊。如來地有幾。一切菩薩所不能行。非諸聲聞獨覺境界。佛贊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言。善哉善哉。正士。今問如來此義。普與一切菩薩。發大光明開佛實智。作大利益作大安樂。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正士。如來地有十。一切菩薩摩訶薩尚不能行。況諸聲聞獨覺。如來十地者。第一名最勝甚深難識毗富羅光明智作地。第二名無垢身威莊嚴不思議光明作地。第三名作妙光明月幢寶幟海藏地。第四名凈妙金光功德神通智作地。第五名光明味場威藏照作地。第六名空中勝凈無垢持炬開敷作地。第七名勝廣法界藏光明起地。第八名最勝妙凈佛智藏光明遍照清凈諸障智通地。第九名無邊莊嚴俱胝愿毗盧遮那光作地。第十名智海陪盧遮那地。正士。是名不可言說如來智十地。

  如來初地微細習氣皆悉正斷。于一切法自在無礙。如來二地轉正法輪顯甚深法。如來三地施設聲聞教戒安立三乘。如來四地說八萬四千法聚降伏四魔。如來五地摧諸異論及其邪法。調伏一切行惡道者。如來六地安立無邊眾生于六神通及六大通。所謂示現無邊佛土。以佛功德莊嚴清凈。示現無邊菩薩侍奉圍繞。示現佛土廣博無邊。示現于無邊佛土顯現自身。示現滅度乃至現法隱沒。示現無邊神力神通變化。如來七地七菩提分以無自性無所著故。為諸菩薩如實開顯。如來八地以四記法授一切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如來九地以善方便示諸菩薩。如來十地以一切法無性。教諸菩薩開大般涅槃聲。說一切法究竟般涅槃。說此如來十地名時。從娑訶佛土。乃至十方不可說諸佛國土皆現十八大相。所謂動大動普動。搖大搖普搖。轉大轉普轉。聲大聲普聲。吼大吼普吼。擊聲大擊聲普擊聲。一切佛土東涌西沒西涌東沒。南涌北沒北涌南沒。中涌邊沒邊涌中沒。諸佛國土皆現十二相轉。而諸眾生無有怖害咸悉安隱。一切佛土放大光明。一切極闇幽冥乃至世界中間皆大明照。一切世界若成若壞有佛無佛。皆現此土。天諸妙華普雨十方。不可言說無邊佛土。所謂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光華大光華。月華大月華。乃至一切佛土眾音樂器不作自鳴。皆悉大現未曾有法。一切佛土佛之親侍。皆從坐起各問己佛。此大奇特未曾有法。諸佛各各如問廣說。爾時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等坐寶莊嚴宮。菩薩眾會咸悉嘆異。諸佛所行如來深境。最上難知微妙難見。一切菩薩所不能行。況諸聲聞獨覺。何以故。此不可思議如來十地。我輩昔未曾聞。今應同請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廣說斯義。時諸菩薩各從坐起。曲躬合掌。以偈請曰。

  無等世勝尊  說諸佛地號
  昔所未曾聞  無上無倫比
  踴躍一心請  希廣演地義
  如饑思妙膳  渴者思美飲
  愿佛普垂愍  具說如來地

  諸菩薩眾偈請佛已。右繞三匝頂禮雙足。各各退坐蓮華之座。爾時世尊師子嚬伸周顧十方。告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言。正士。如來地義最上深妙。難識難入難悟非言語境。出過一切音聲辯說。所以者何。聲聞獨覺之地尚不可說。況菩薩地如來地而得言說。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白佛言。世尊。聲聞地有幾。佛言。聲聞地有十。謂住三歸行地。隨信行地。隨法行地。善凡夫地。學戒地。第八人地。須陀洹地。斯陀含地。阿那含地。阿羅漢地。世尊。獨覺地有幾。佛言。獨覺地有十。謂眾善資地。自覺深緣起地。覺四圣諦地。勝深利智地。八圣支道地。知法界虛空界眾生界地。證滅地。六通性地。入微妙地。習氣薄地。世尊。菩薩地有幾。佛言。菩薩地有十。謂歡喜地。無垢地。明地。焰地。極難勝地。現前地。遠行地。不動地。善慧起。法云地。世尊。一切自地從何而生。佛言。正士。從如來地生諸自地。世尊。諸解脫云何差別。佛言。河水大海水云何差別。世尊。河水海水大小為差。佛言。如是如是。正士。聲聞獨覺解脫猶如河水。如來解脫如大海水。世尊。大河小河一切眾流。豈不皆入海耶。佛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若聲聞法。若獨覺法。若菩薩法。若佛法。一切同入智海陪盧遮那藏。世尊。請現住如來初地。如來自境非一切菩薩所知。況諸聲聞獨覺。爾時世尊現自佛土名無邊阿僧祇功德寶蓋不可思議莊嚴。其土廣博。俱胝那由他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佛土。一一皆入無邊阿僧祇功德寶蓋不可思議莊嚴佛土王中。其佛土王。彌樓須彌摩訶彌樓及諸黑山。眾流河海川阜堆險。土石凡礫糞污諸蟲泥穢不凈。地獄畜生閻魔鬼界。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及舊佛土莊嚴咸悉除去。地平如掌琉璃所成。佛土正中紺寶之地從金剛際起。最上勝妙寶華莊嚴。無憂菩提樹王。七寶體成挺特煥麗。高無量恒河沙佛土微塵等世界廣覆亦爾。寶葉寶華寶果種種莊嚴。枝干欑茂皆妙寶成。摩尼諸珍不空寶蕊光明顯發。珠頸瓔珞繒貫鈴網垂懸蒙覆。流電鬘光金光摩尼帝青頗梨日愛月愛等光。又出沉水多伽羅黑沈多摩羅葉迦羅努娑利龍貞栴檀牛頭栴檀種種勝妙悅意之香遍滿佛土。眾樂流聲一切世界普雨眾寶。菩提樹東有菩提池王名無垢最上清凈。其池廣大無量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世界之量。七寶體成八支水滿。閻浮檀金沙遍布其底。四隅四階眾寶鈿飾。種種寶榻欄楯備設周匝列布。菩提池中有菩提蓮華王名妙開敷面。廣大無量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世界之量。其蓮華葉無量俱胝那由他百千種種七寶莊嚴。柔潤光澤微妙香潔。蓮華臺上有菩提殿王名無邊莊嚴。高廣無數恒河沙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世界之量。七寶體成。勝上妙好神通顯盛。過前寶莊嚴宮億俱胝倍。譬如螢火而對日輪。寶莊嚴宮對菩提殿諸光不現。亦復如是。菩提殿王無邊勝妙莊嚴神通光明熾盛。日月息照無有威色。一切帝釋梵天凈居天等。光咸隱蔽嚴好不現。菩提殿中有大菩提師子座王。名妙光明不空蕊嚴。其座之量高廣正等。如無量那由他恒河沙世界微塵等世界。極妙光色種種七寶周匝莊嚴。迦尸迦毗陀訶憍奢耶等。微妙天繒覆垂敷布。釋迦牟尼佛。號無垢光明功德華離染月照陪盧遮那藏幢毗琉璃場莊嚴圓光妙相功德聚神通勝藏日月智光王如來。坐于菩提師子座上。身量大如俱胝百恒河沙佛土微塵等三千大千世界。體分圓滿。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圓光莊嚴妙發勝頂無能見者。微妙顯凈猶如日光入于明鏡。非血肉骨髓迦羅邏身。至妙清凈光色赫奕如閻浮檀金。皎潔明徹如毗琉璃帝青等寶。滅除一切微細習氣。大覺世尊具一切勝一切智師。于一切法自在無礙。無上度。一切解。最上大悲。最上丈夫。丈夫師子。極盡漏流。金剛之身百福莊嚴。具佛十力大功德聚四無所畏佛十八不共法。吼正師子吼。壽量無邊無有衰老。于清凈土證三菩提。得自真自光。化生無量菩薩摩訶薩眾供養圍繞。其諸菩薩各各如己色相資用。于寶池中蓮華之臺寶殿之內眾寶樹下師子座上。如佛所應莊嚴而現莊嚴。此佛世界功德莊嚴勝妙清凈。佛身徒眾勝妙清凈。劫勝清凈。劫名大劫王。其劫限量及莊嚴量皆不可說。佛土限量如來境界。出過言語無有處所。如是證三菩提。說名住如來地。

  爾時佛告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言。正士。汝見如來此盛事不。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言。唯然已見世尊已見。修伽多。佛言。正士。最勝甚深難識。毗富羅光智作如來初地。佛住此地神通如是。如我今現神通。其決定愿莊嚴功德幟場一蓋音自在威王寶積陪盧遮那藏勝相起頂髻清凈面阿閦無間光如來。亦于歡喜世界如是現大神通。天人敬奉。勝威德蓮華生眾德勝莊嚴摩尼光王如來。無邊光如來。蓮華開敷宿王神通那伽自在王如來。寶積如來。如是等佛。及余現在當來諸佛。處于勝妙清凈土者。當知皆悉住于佛地。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白佛言。世尊。現在當來諸佛。于五濁世成正等覺者。豈皆不得如來地耶。佛言。正士。諸佛菩薩方便大悲。見諸眾生深溺三有處無明闇愛網纏裹邪見顛倒信根虧缺墜于無邊眾苦之內往來六趣。諸眾生界漂淪無始莫知其本。不知佛不知佛法不知菩薩法。不能如實知出離道。諸佛菩薩愍此眾生。故以化身現生惡土。或示滅遷轉。或現處胎生長盛年戲樂游宮妓內。或現厭離出修苦行。詣于道場降伏魔軍證三菩提。勸請說法轉大法輪。摧外道論制破邪法。趣惡邪者調令歸正。乃至示現短壽大般涅槃。以三昧力碎身支分猶如芥子。建立俱胝那由他百千舍利之藏。無量天龍乃至人非人等。奇特至誠尊重供養。或于教中出家受法修行。或植成佛之種出生死海。正士。如是諸佛微妙法性。拔濟無邊阿僧祇流轉生死苦海眾生。以神通方便示生穢土。或菩薩神通方便化身。示現菩薩及菩薩眾。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言。世尊。如來身有幾佛言。正士。如來身略說有三。謂滿資用身化身。自性身。世尊。云何如來滿資用身。佛言。正士。汝今見我者。是如來滿資用身。及余諸佛于清凈土證三佛陀。現證當證。當知皆是如來滿資用身。世尊。云何如來化身。佛言。正士。如力超勇佛。破魔佛。大悲思佛。及余諸佛。現于穢土證三佛陀。已證當證。或示遷逝示眾法住正光像法。乃至示現一切佛法隱沒滅盡。正士。汝皆勿作實解。何以故。如是諸法。當知皆為大悲方便如應化現。世尊。云何如來法身(亦名自性身)。佛言。正士。法身者無色無現無礙無似無表無住無依無取不滅不生不可譬喻。如是正士。如來自性之身不可言說。如來之身是法身智身無等身。無等等身。陪盧遮那身。虛空身。不斷身。不壞身。無量身。最上身。真實身。無譬喻身。自性身。世尊。如來自性身。若無色無現乃至不可言說者。豈非是斷相耶。佛言。正士。于意云何。虛空界是斷耶是有耶。世尊。虛空界非斷非有。何以故。虛空界若是斷者。即無無礙作用。若是有者。即有積聚量色物體。世尊。是故虛空界非斷非有普遍一切。佛言。正士。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如來自性身非斷非有。所以者何。正士。如來自性身若是斷者。即無佛出世示現無量神通作大利益。若是有者。即有積聚處所可取與。一切婆羅凡夫等無有異。應無前后同時得佛。是故如來自性之身非斷非有。與一切眾生作諸佛事。世尊。供養如來自性身滿資用身化身。何者福大。佛言。正士。若供養一如來身。即為供養一切如來之身。何以故。一切光明皆能除闇作照。無有光明與闇俱者。如是正士。如來諸身隨供養者。彼皆善根廣大滅除一切無明積闇。開照涅槃解脫之路。一切障闇皆不與俱。世尊。請示如來第二之地。佛言。正士。汝能見耶。世尊。望得觀相。于是佛便于一毛孔出無性光。乃至普照不可言說諸佛國土。無一切色凡所有相皆悉不現。佛告諸菩薩。汝等今何所見。時諸菩薩俱白佛言。惟見光明更無所見。佛言。汝等所見光明其光如何。諸菩薩言。無量恒河沙俱胝那由他百千佛土微塵等佛土。我等惟見一普光場。如是語已。佛攝光網諸佛剎土還復如故。佛告諸菩薩。汝等于如來二地。尚不能識不能曉了。況能說能見如來三地乃至十地。諸正士。譬如日月。眾生資其光明以自生育。由日月流運而有晝夜博叉月歲羅婆謨忽氣序時節使眾生知。而諸眾生但見日月宮之光相。日月具足色身皆不能見。諸正士。如是如來應正等覺。養育一切眾生。由如來故眾生知法善及不善世與出世有漏無漏。眾生知已如實修行。得渡生死眾苦有野。而諸眾生皆不能見如來圓滿資用具足身色。惟見如來大悲神力方便應化。諸正士。當知如來之地出過一切音聲言語。我今但以名字說耳。

  爾時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白佛言。世尊。誰能超渡一切惡道。佛言。正士。此入一切佛境智陪盧遮那藏最勝甚深如來十地證契大乘法門。若聞聞已深信。信已受持讀誦書寫為他解說廣宣流布。若但持此法門之名。斯皆超渡一切惡道眾苦之地。世尊。誰發菩提心。佛言。正士。受持此法門。乃至但持名者發菩提心。世尊。誰行菩薩行。佛言。正士。持此法門者行菩薩行。世尊。誰能少勞滿足六波羅蜜。佛言。正士。持此法門者。世尊。誰與佛俱。佛言。聞此法門者。世尊。誰能易得授記。佛言。正士。持此如來深秘密者。世尊。誰與一切眾生作大導師。佛言。正士。持此如來藏者。世尊。誰是佛子。佛言。正士。深信此法門者。世尊。誰得一切菩薩地。佛言。正士。聽此法門者。世尊。誰得一切佛法。佛言。正士。供養尊重此法炬者。世尊。誰知聲聞獨覺乘法而不以其乘度。佛言。正士。修行此正法藏者。世尊。當何名斯經。云何奉持。佛言。正士。此法門名證契大乘。亦名入一切佛境智陪盧遮那藏。當如是持。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欲證悟佛菩提  無上廣勝真實道
  開不思議最上智  轉圣無漏妙法輪
  欲豎法幟擊法鼓  耀大法炬吹法螺
  欲以智光破無明  解脫眾生處覺智
  欲降魔軍供養佛  最上光明照一切
  世法不著無染智  為利眾生修凈土
  咸當聽持此寶經  書寫讀誦廣流布
  宣說思惟佛勝藏  一切如來深妙地

  佛說此經已。海勝持深游戲智神通菩薩摩訶薩。并諸菩薩摩訶薩眾。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佛說證契大乘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