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136部
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二卷
唐三藏法師玄奘奉詔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室羅筏住誓多林給孤獨園。時有眾多大苾芻眾。在安適堂同集會坐。作如是類往復談論。言諸大德。世尊曾以無量異門。說十二分甚深緣起。于彼最初宣說無明。以為緣性。何因緣故。一切煩惱諸行緣中。唯說無明以為緣性。于此無明見何殊勝。由是因緣便興諍論。于時世尊。游于天住。以超過人清凈天耳。聞如是事。于日晚時從宴坐起。詣安適堂在大眾前。敷如常座結加趺坐。以清美音告諸大眾。汝等何故集此堂中。而興諍論。汝等今者。為何所論于此集會。時諸大眾白言。世尊。我等集此。作如是類往復談論。言諸大德。世尊曾以無量異門。說十二分甚深緣起。于彼最初。宣說無明以為緣性。何因緣故。一切煩惱諸行緣中。唯說無明以為緣性。于此無明見何殊勝。世尊。我等由是因緣便興諍論。我等今者為論是事于此集會。作是語已。

  爾時世尊告彼大眾。我有如是分別緣起初勝法門。汝應諦聽極善作意。當為汝說。云何名為分別緣起初勝法門謂十一種殊勝事故。于緣起初。宣說無明以為緣性。何等十一。謂所緣殊勝。行相殊勝。因緣殊勝。等起殊勝。轉異殊勝。邪行殊勝。相狀殊勝。作業殊勝。障礙殊勝。隨縛殊勝。對治殊勝。

  爾時眾中有一苾芻。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合掌禮佛。白言世尊。云何無明所緣殊勝。世尊告曰。無明所緣。即是一切若因若果。有眾過患諸雜染品。及以一切若因若果。有眾功德諸清凈品。是名無明所緣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行相殊勝。世尊告曰。如是無明隱覆真實顯現虛妄。以為行相。是名無明行相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因緣殊勝。世尊告曰。如是無明。普于一切煩惱雜染諸業雜染諸生雜染。能作因緣根本依處。云何一切煩惱雜染。謂略有三煩惱品類。普攝一切煩惱雜染。謂無知煩惱。猶預煩惱。顛倒煩惱。云何一切諸業雜染。謂略有三自相差別身語意業及三障礙對治差別。謂福非福及不動業。普攝一切諸業雜染。云何一切諸生雜染。謂略有三依止三受。謂樂及苦不苦不樂。所起三苦。壞苦苦苦及以行苦。普攝一切諸生雜染。云何無明普于一切煩惱雜染諸業雜染諸生雜染。能作因緣根本依處。謂于諸諦有二種愚。能令一切煩惱雜染。未生而生生已增廣。及令一切諸業雜染。未生而生生已積集。亦令一切諸生雜染。未生而生生已不轉。是故我說如是無明。普于一切煩惱雜染諸業雜染諸生雜染。能作因緣根本依處。是名無明因緣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等起殊勝。世尊告曰。謂此無明。或愚當來苦諦所攝后有自體。或愚現法苦諦所攝已得自體。如是愚者。或有能引所引緣起。或有能生所生緣起。此二緣起。即以愚于當來現法。自體無明作等起緣。復言世尊。云何能引所引緣起。世尊告曰。第一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是名能引所引緣起。

  復言世尊。云何能生所生緣起。世尊告曰。第二無明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是明能生所生緣起。

  復言世尊。云何名為第一無明與其能引所引緣起作等起緣。世尊告曰。謂有一類。愚于當來后有自體。即便發起后有希求。由愚所生后有希求。便于后有見勝功德。若于現法。執著可愛不可愛境。邪分別故。造非福行。彼于資具生貪著故。或于怨憎生嗔恚故。及彼相應不能決了。功德過患放逸愚故。造斯惡行。即于后世所有過失。不能思惟。不能解了。行相無明。能作如是非福行緣。若于后有見勝功德。或見出離便造福行或不動行。彼依教法或依誨法。發起思擇及修習故。能造斯行。應知如是思擇修習。雖在善心。然不如理作意思惟。故是后有愚癡所引。謂于后有見勝功德。癡覆藏故。及見出離。癡覆藏故。如是非福福不動行。障礙對治。與六識身俱生俱滅。能于現在已得生滅。異熟識中安置諸行。三種習氣由此方便。攝受后有新生種子。攝受后有新種子故。于當生中所起后有。所攝名色。六處觸受次第而生。此名色等。于現已得異熟識中。但起因性未有果性。是故但名所引緣起。如是名為第一無明與其能引所引緣起作等起緣。

  復言世尊。云何名為第二無明與其能生所生緣起作等起緣。世尊告曰。謂有一類。愚于現在已得自體。于六觸處。為緣生受。便起味著。由味著故。希求當來。如是類受由希求故。于追求時便起于取。樂受所起愛為緣故。發生欲取。言欲取者。謂于諸欲妄分別貪。此為上首。此為前行。便有欲界一切煩惱。若復以其苦受為緣。生無有愛。厭離俱行非理所引。厭離相應。依止此愛。不正方便。求無有時即便發起出離惡見定期惡見。及此二種所依惡見由此義故。名愛緣取。若即以此取為所依。不離欲貪而命終者。由此諸見及與欲界一切煩惱。名有欲界愛為緣取。若離欲貪。或離色貪。彼色界愛或無色愛。便得生處。彼于色界或無色界。煩惱轉時。發起色界無色界取。由此諸色無色煩惱及彼諸見。名有色界愛為緣取。及無色界愛為緣取。彼由如是愛為緣取。先得種種行所熏習異熟果識。名為有取。彼由如是取所攝受。先所積集行等種子。若彼彼處諸愛未斷。即彼彼處功能現前。能生后有。由彼行等能有當生。能令生有將入現在。故說名有。由彼取力行等成有以是為緣。從此命終。先所引發漸次生起。由此義故。名有緣生。生既生已。先起時分變異名老。于最后邊命盡名死。由是故名生緣老死。如是名為第二無明與其能生所生緣起為等起緣。復言世尊。何緣不說愛取二種能生緣起與行為緣。

  世尊告曰。愛取二種自界所行有分齊故。所以者何。欲界愛取。與彼色界或無色界諸不動行。為等起緣不應道理。非境界故。如說欲界愛取二種。于不動行如是色界愛取二種。于無色界諸不動行。若無色界愛取二種于欲界行或色界行。及以色界愛取二種于欲界行當知亦爾。

  復言世尊。何緣欲界愛取二種。不與非福福行為緣。世尊告曰。諸有現前愛非愛境增上力故。發生欲愛起不善根造非福行。一切皆由于因于果。非福行中不知過患。彼由意樂有過失故。或由加行有過失故。起非福行。如是意樂加行過失。唯用無明以為勝緣。非境界愛及不善根。若由欲愛造諸福行。彼信為依乃造斯行。于死于生起定信故。此愛及取。由信攝伏我施設為有覆無記。若法欲界有覆無記。于發諸行無勝功能。以于因果及福行中不知出離。求可愛生造斯福行故。此福行亦唯無明以為勝緣。復言世尊。何緣色界愛取二種不作色界不動行緣。世尊告曰。諸有未離欲界貪者。色界愛等未得生處若無生處則無堪能故非色界不動行緣。如說色界愛取二種。于其色界諸不動行。如是無色愛取二種。于無色界諸不動行。應知亦爾。彼于色界或無色界。有過患身。起有功德作意想見。或依教法或依誨法。發起如是非理作意能為彼界不動行緣。如是所起非理作意無明所引。如是無明由此所起非理作意及果為伴。能為彼界不動行緣。是故應知彼不動行亦唯無明以為勝緣。復有一類依無有愛。造諸福行或不動行。彼由如是無有愛故。既于諸有見多過患。豈更悕求當來諸有。然于無有不如實知。由無知故。不得諸有真對治道。又無知故。于非對治起對治想。造諸福行或不動行。由是道理。如是諸行應知唯用無明為緣。非愛及取為諸行緣。

  復言世尊諸所有行。與六識身相應俱有。同生同滅。何緣故說行是識緣。世尊告曰。以六識身與福非福及不動行相應俱有。同生同滅。異熟識中安置諸行。熏習種子引發余生新異熟識。由此道理。是故宣說行是識緣。復言世尊。何緣名色六處觸受諸分種子。異熟識中同時引發。而復說有先后次第。世尊告曰。彼于當來。先后次第而生起故。如是而說。復言世尊。何緣名色六處觸受。說為當來生身之相。世尊告曰。由彼是因受用依止。及是其因受用體故。

  復言世尊。若唯名生都無其色。斯有何過。世尊告曰。若一生中唯有其名不依色住。相續生起不應道理。

  復言世尊。若唯色生都無其名。斯有何過。世尊告曰。若唯有色無名執受即應散壞不得增長。

  復言世尊。若但說言識緣六處。斯有何過。世尊告曰。初受生時六處未滿。唯有身根及意根轉。應不可得由此兩根為體。名色最初有故。次第增長。與后圓滿六處為緣故。說名色是六處緣。

  復言世尊。若六處滿生身究竟。何緣復說觸受二種。世尊告曰。若于生身六處已滿。雖是受用所依究竟。而未得名受用究竟。由因及受。方得說名受用究竟。是故應知。要須受用所依究竟。及與受用因體究竟。方得說名生身究竟。

  復言世尊。如說無明為緣生愛。又復說言受是愛緣。若唯無明是其愛緣不緣于受。斯有何過。世尊告曰。愛有三種。應于一時三種俱起。由愛觀待受為緣故。非一時起。由此道理。非唯無明與愛為緣。

  復言世尊。若爾此愛唯受為緣。斯有何過。世尊告曰。應一切受皆是愛緣。然復有受非是愛緣。彼能為緣斷滅諸愛。是故非唯受為愛緣。

  復言世尊。若唯說愛與有作緣。不緣于取。斯有何過。世尊告曰。悕求名愛。于崄惡趣無有悕求。然由所作非福行故。雖求善趣相違果生。彼果生時豈緣于愛。唯應用彼取為其緣。又如所說無有愛者。悕求無有。求無有時。由造福行不動行故。相違果生。此果生時豈緣于愛。唯應說彼取為其緣。由此道理。非唯用愛與有為緣。

  復言世尊。若取緣有。有緣生者。何緣不說取之與有以為集諦。世尊告曰。愛能造作四種業故。一者此愛于其自體境界受中。能作貪味系縛業故。二者此愛能作發起諸取業故。三者此愛能作令先所引行等成有業故。四者此愛能作死后續生業故。由是因緣。唯說此愛以為集諦。

  復言世尊。若生老死。名色六處觸受為相。于此生身何緣顯示生老死名。世尊告曰。為顯如是生身之相。有三種苦成苦性故。

  復言世尊。生顯何苦。世尊告曰。生顯行苦。復言世尊。老顯何苦。世尊告曰。老顯壞苦。復言世尊。死顯何苦。世尊告曰。死顯苦苦。復言世尊。如是四種生身之相。由生老死有何差別。世尊告曰。即此四種生身之相。若次第生。若屬彼生。若如是生。應知是名生身生相。復言世尊。云何次第生身生相。世尊告曰。于其最初有下種生。從此無間有漸增生。從此無間有出胎生。從此無間有漸長生。既成長已。受用言說能得等生。如是品類名次第生。復言世尊。此屬誰生。世尊告曰。蘊界處生都無有我。所以者何。以諸蘊等漸增長故。其性無常。即無常法有此生相。復言世尊。云何而生。世尊告曰。由命根力有暫時住。分限法故。其性無常。即無常法如是而生。即此四種生身之相。時分變異。應知能作五種衰損。說名為老。復言世尊。云何名為五種衰損。世尊告曰。一者須發衰損。以彼須發色衰壞故。二者身相衰損。形色膚力皆衰損故。三者作業衰損。發言氣上喘息逾急。身戰掉故。住便僂曲。以其腰脊皆無力故。坐即低屈身羸弱故。行必按杖。身虛劣故。凡所思惟智識愚鈍。念惛亂故。四者受用衰損。于現資具。受用劣故。於戲樂具。一切不能現受用故。于諸色根所行境界。不能速疾明利而行。或不行故。五者命根衰損。壽量將盡。鄰近死故。遇少死緣。不堪忍故。即于此四生身相中。復有六種死差別相。一者究竟死。二者不究竟死。三者自相死。四者不究竟死分差別相。五者究竟死分差別相。六者時非時死。應知此中自相死者。謂識離身。色相滅沒差別之相。如是名為生身相中名色等相由生老死而有差別。復言世尊。于緣起中說三種愛。一切皆是生身之緣。何緣處處多分唯說欲界生身。世尊告曰。欲界生身相最粗故。易顯了故。非永解脫退還道故。復言世尊。如先所說諸引緣起。諸生緣起有十二分。于諸分中。幾是能引。幾是所引。幾是能生。幾是所生。世尊告曰。應知于此十二分中。無明與行及識一分。名為能引。復有一分識及名色六處觸受。名為所引。復有一分受愛取有。名為能生。生及老死名為所生。應知一分名色六處及與觸受。亦名所生。復言世尊。如是諸分。若引若生。為一時起。為次第起。世尊告曰。一時而起。次第宣說。復言世尊。如是諸分。若一時起。何因緣故。先說其引后說其生。世尊告曰。要由有引后有方生。非無引故。

  復言世尊。無明亦緣非理作意。何故唯說無明為緣。世尊告曰。無明亦引非理作意。與行為緣。又從無明所生觸受為緣生愛。是故偏說。

  復言世尊。略由幾相應知緣起世尊告曰。略由三相應知緣起。一者由無動作知緣起相。二者由性無常知緣起相。三者由有堪能知緣起相。

  復次世尊。如余處說。緣有四種。所謂因緣。等無間緣。及所緣緣。并增上緣。世尊。今者依何緣說無明緣行。依何緣說次第乃至生緣老死。世尊告曰。我依諸行總相宣說。有四種緣。今此義中。我惟依一增上緣說無明緣行。次第乃至生緣老死。此增上緣復有二種。一遠二近。復言世尊。此增上緣云何為遠。云何為近。世尊告曰。非理作意若未生時。無明隨眠能為諸行遠增上緣。生已便作近增上緣非理作意所引諸行。與六識身相應俱有同生同滅。若未生時。彼能為識遠增上緣。彼若生已。便能為識近增上緣。未死沒時。識為名色遠增上緣。既死沒已。識為名色近增上緣。如以其識望彼名色。如是以其所引名色。望彼所生名色亦爾。如以名色望彼名色。如是六處望彼六處。觸望于觸。受望于受亦復如是。如以無明望彼諸行。無明望愛。愛望于取。取望于有。亦復如是。如以其識望彼名色。以名色等望名色等。如是以有望生亦爾。若在胎藏。嬰孩童子少年時。生能為老死遠增上緣。諸根成熟命將盡時。應知能作近增上緣。復言世尊。如彼有因有緣有由。法門經說愛是業因。有何密意。世尊告曰。有所攝業用愛為因。是為此中所說密意。

  復言世尊。此因緣由三種別義。云何應知。世尊告曰。諸能引發后生種子。是其因義。若興此生作依作持令得生起。是其緣義。既命終已。導引近生令得生起。是其由義。如是應知三義差別。

  復言世尊。言緣起者。是何句義。世尊告曰。如是諸分。各由自緣和合無闕。相續而起。如是名為緣起句義。

  復言世尊。惟有此生相續緣起。為更別有所余緣起。世尊告曰。我說緣起。略有八門。一者說有受用世俗境界緣起。謂緣眼色生于眼識。三事和合便有其觸。觸為緣受。如是廣說。二者說有任持緣起。謂緣四食諸根大種安住增長。三者說有食因緣起謂求諸谷田種水緣發生牙等。四者說有一切生身相續緣起。謂由能引能生。諸分別生一切所引所生。五者說有一切生身依持緣起。謂諸世界由諸因緣施設成壞。六者說有一切生身差別緣起。謂由不善善有漏業。施設三惡人天趣別。七者說有清凈緣起。謂依他音。及依自內如理作意。發生正見能滅無明。無明滅故諸行隨滅。廣說乃至。由生滅故老死隨滅。

  復言世尊。如無明等次第為緣。能生行等。為即如是次第滅耶。佛言不爾。復言世尊。何緣次第而說彼滅。世尊告曰。為欲顯示由先諸分不生功能。令后諸分得不生法。故次第說。然非不為生相滅法有次第轉。八者說有自在緣起。謂善修治靜慮為緣。諸修定者隨所愿樂。如是皆成終無別異。如是名為我所略說八門緣起。

  復言世尊。如佛所說。因業故生。因愛故轉。依何密意作如是說。世尊告曰。無明為緣。先于諸有。造作增長種種福行。或非福行。或不動行。引發攝受種種生身種子差別。于此有中若愛未斷。由此愛故能令行等轉成其有。有起后有自體功能。如是功能不離于愛。依此密意故說是言。因業故生。因愛故轉。

  復言世尊。若世尊說愛是轉因。何緣但說取為有緣。非愛緣有。世尊告曰。若離于取。有愛不能為緣轉變非福行等。令成有支生諸惡趣。又若離取。諸無有愛。不能為緣轉變福行不動行等。令成有支于不定地及于定地生諸善趣。是故非唯愛為有緣。然彼有支定緣于取。

  復言世尊。如大因緣法門經說。汝阿難陀。若于彼彼有情類中。無有生者應無如是如是類生。若一切生都無有者。應不施設生緣老死。依何密意作如是說。世尊告曰。依所引生及所生生。二種密意。作如是說。又依老死遠增上緣。及依老死近增上緣。二種密意。作如是說。

  復言世尊。先為略說緣起句義。其緣起義猶未為說。云何應知。世尊告曰。諸緣起義。略有十一。如是應知。謂無作者義是緣起義。有因生義是緣起義。離有情義是緣起義。依他起義是緣起義。無動作義是緣起義。性無常義是緣起義。剎那滅義是緣起義。因果相續無間絕義是緣起義。種種因果品類別義是緣起義。因果更互相符順義是緣起義。因果決定無雜亂義是緣起義。如是應知緣起略義。

  復言世尊。如余經說。緣起甚深。云何應知如是緣起甚深之相。世尊告曰。即依十一緣起略義。應知緣起五甚深相。何等為五。一因甚深。二相甚深。三生甚深。四差別甚深。五流轉甚深。應知緣起甚深之相。復有五種。何等為五。謂相甚深。引發因果諸分甚深。生起因果諸分甚深。差別甚深。對治甚深。應知緣起復有五種甚深之相。何等為五。謂攝甚深。順次甚深。逆次甚深。執取甚深。所行甚深。是名無明等起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轉異殊勝。世尊告曰。略有四種轉異無明。何等為四。一者隨眠轉異無明。二者纏縛轉異無明。三者相應轉異無明。四者不共轉異無明。復言世尊。誰有何等轉異無明。而說無明為緣生行。世尊告曰。外法異生非理作意所引四種轉異無明。由此為緣。生福非福及不動行。如是所說外法異生所有福行及不動行相應善心。一切皆是非理作意所引等流。內法異生若放逸者。彼除一種不共無明。所余無明引發放逸。為緣生行內法異生。若不放逸勤修學者。及圣有學三種無明。引發妄念為非福緣。然此非福。不能為緣招三惡趣。故此非福。我不說為無明緣行。如是所說不共無明。內法異生雖不放逸。而修學者亦未能斷。諸圣有學應知永斷。又不放逸內法異生。若造福行及不動行。彼是正法如理作意。相應善心之所引發。解脫為依回向解脫。而引發故。雖于善趣感殊勝生。而非無明起增上緣。然能作彼四種無明。斷增上緣諸圣有學。不共無明已永斷故。不造新業。所有故業由隨眠力未永斷滅。暫觸還吐。如是所有無明緣行。生生漸滅不復增長。由此道理。應知內法諸有學者。不緣無明更造諸行。是故惟依外法異生。我說順次雜染緣起。最極圓滿。非住內法。是名無明轉異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邪行殊勝。世尊告曰。彼四無明。于諸諦中。皆能發起增益損減二種邪行。復言世尊。如何名為增益損減二種邪行。世尊告曰。由四顛倒。謂于非法見為是法。或于是法見為非法。或于生天解脫道中。非方便者見是方便。是方便者見非方便。如是名為增益邪行。諸有誹謗一切邪見。如是名為損減邪行。是名無明邪行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相狀殊勝。世尊告曰。應知無明有二種相。一者微細自相殊勝。二者遍于可愛非愛俱非境界共相殊勝。所以者何。纏縛無明。尚為微細難知難了。況彼所有隨眠無明。相應無明。尚為微細難知難了。況彼所有不共無明。遍于一切可愛非愛。俱非境界。覆真實相顯虛妄相。共相而轉非余煩惱有如是相。是故殊勝。余身見等共相煩惱。亦用無明為依而轉。是名無明相狀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作業殊勝。世尊告曰。應知無明略有二種所作事業。一者無明普能造作一切流轉所依事業。二者無明普能造作一切寂止能障事業。復言世尊。何等名為一切流轉。世尊告曰。若是處轉。若是事轉。若如是轉。我總說為一切流轉。復言世尊。是何處轉。世尊告曰。于三世處由我分別。復言世尊。是何事轉。世尊告曰。內外六處由我取執。復言世尊。云何而轉。世尊告曰。諸業異熟相續流轉。由我分別由邪分別。復言世尊。云何名為一切寂止。世尊告曰。一切寂止略有四種。一者寂止所依。二者寂止所緣。三者寂止作意。四者寂止果成。是名無明作業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障礙殊勝。世尊告曰。應知無明障礙勝法。障礙廣法。復言世尊。如何無明障礙勝法。世尊告曰。言勝法者。能攝五根令其和合。所謂慧根障礙。此者即是無明。是故說名障礙勝法。復言世尊。如何無明障礙廣法。世尊告曰。言廣法者。聞所成智。思所成智。修所成智。障礙此者即是無明。是故說名障礙廣法。復言世尊。如說無智名為無明。此唯智無名無明耶。世尊告曰。非唯智無名為無明。復言世尊。若唯智無名為無明。斯有何過。世尊告曰。若爾無明應不可立決定體相。所以者何。聞所成智體上。無有思所成智。思所成智體上。無有修所成智。一切世間修所成智體上。無有一切出世修所成智。出世有學智上。無有諸無學智。無學聲聞智上。無有如來等智。若如是者。應即是智即是無智。如是無明應不可立決定體相。又我于彼三善根中。說有無癡。應但癡無說名無癡。然非癡無說名無癡。故非明無說名無明。而別有一心所有法。不知真實說名無明。如別有一心所有法。了知真實說名為智。又唯明無名無明者。應無如是一切無明十一殊勝。是故應知。非唯明無說名無明。是名無明障礙殊勝。

  復言世尊。云何無明隨縛殊勝。世尊告曰。乃至有頂三界有情。于諸諦中所有無智隨眠隨縛未缺未減。由彼有情說名具縛。又此無智。善趣惡趣因果差別。無色有情有其下品。色界有情有其中品。欲界有情有其上品。如是成就三品無明。諸有情類當來可生。一一法爾三品隨縛。此說異生。若諸圣者漸次永斷。若具上中定有中下。或有中下而無上中。又阿羅漢。雖盡諸漏脫煩惱障。應知尚有所知障。攝無明隨縛。如是無明。應知極遠隨逐有情。唯除諸佛余皆隨縛。是名無明隨縛殊勝。復言世尊。云何無明對治殊勝。世尊告曰。有二妙智對治無明。何等為二。一依他音。或不依止少分有量法界妙智。二依他音全分無量法界妙智。

  復言世尊。少分有量法界妙智。為何所緣。有何行相。作何事業。世尊告曰。少分有量法界妙智。緣四圣諦十六行相。作無明等煩惱業。生一切雜染離系事業。

  復言世尊。云何應知生苦之相。世尊告曰。是內緣苦所依性故。是外緣苦所依性故。是俱緣苦所依性故。復言世尊。內緣苦者其相云何。世尊告曰。所謂病苦老苦死苦。復言世尊。外緣苦者其相云何。世尊告曰。非愛和合。所愛別離。求不得苦。復言世尊。俱緣苦者其相云何。世尊告曰。所謂略說五取蘊苦。

  復言世尊。云何名愛。世尊告曰。謂于現在自體貪著。復言世尊。后有愛者其相云何。世尊告曰。謂于未來自體希求。復言世尊。云何喜貪俱行愛耶。世尊告曰。謂于已得攝受資財現前境界。深生味著。復言世尊。云何名為彼彼喜愛。世尊告曰。謂于未得攝受資財非現境界。種種追求。

  復言世尊。云何此愛永斷無余。世尊告曰。見修所斷煩惱斷故。下分上分諸結斷故。畢竟斷故。未來苦果諸愛斷故。現在苦果諸愛斷故。是名此愛無余永斷。復言世尊。云何棄舍。世尊告曰。諸見所斷煩惱斷故。復言世尊。云何變吐。世尊告曰。諸修所斷煩惱斷故。復言世尊。云何永盡。世尊告曰。諸下分結已永斷故。復言世尊。云何遠離。世尊告曰。諸上分結已永斷故。復言世尊。云何永滅。世尊告曰。畢竟斷故。復言世尊。云何寂靜。世尊告曰。未來苦果愛永斷故。復言世尊。云何隱沒。世尊告曰。現在苦果愛永斷故。

  復言世尊。云何正見。世尊告曰。所謂現觀前方便慧。正現觀慧。及與現觀后所得慧。超越所知方便圣教諸邪解行。復言世尊。云何正思。世尊告曰。謂于三寶已得證凈。為所依止。于彼功德隨念思惟。超越歸依外道師等。復言世尊。云何正語。世尊告曰。謂圣所愛無漏戒攝。無漏作意同時而轉。于四語業能正遠離。超越一切諸險惡趣。復言世尊。云何正業。世尊告曰。謂圣所愛無漏戒攝。無漏作意同時而轉。于三身業能正遠離。超越一切諸險惡趣。復言世尊。云何正命。世尊告曰。謂圣所愛無漏戒攝。無漏作意同時而轉。于邪命趣身語二業能正遠離。超越一切諸險惡趣。復言世尊。云何正勤。世尊告曰。于上解脫欲樂為依。發勤精進遠離障礙。圓滿對治。復言世尊。云何正念。世尊告曰。勤修止觀。諸瑜伽師依止三相。時時于彼三種相中及不放逸。俱行境界心現明記。超越遠離修道加行。復言世尊。云何正定。世尊告曰。謂由如是七種定具。資助瑩飾心一境性。乃至能作如是七支勝進依止。及與引發殊勝功德。作所依止。復言世尊。所有一切四念住等菩提分法。皆圣道攝。何緣唯說八圣道支以為道諦。世尊告曰。如是所言八圣道支。普攝一切菩提分法。復言世尊。于苦諦中有四行相。云何初名無常行相。謂于苦諦生滅法性。正觀行相。云何第二名苦行相。謂于苦諦即以生滅法性為依。于三種苦隨逐法性正觀行相。云何第三名空行相。謂于苦諦離實我性。正觀行相。云何第四無我行相。謂于苦諦非我相性。正觀行相。

  復言世尊。于集諦中有四行相。云何第一名因行相。謂于能植眾苦種子因緣愛中。正觀行相。云何第二名集行相。謂于續起因緣愛中。正觀行相。云何第三名生行相。謂于五趣差別生起因緣愛中。正觀行相。云何第四名緣行相。謂于能作余緣引發因緣愛中。正觀行相。

  復言世尊。于滅諦中有四行相。云何第一名滅行相。謂于永斷煩惱滅中。正觀行相。云何第二名靜行相。謂于永斷眾苦靜中。正觀行相。云何第三名妙行相。謂于永斷無罪清凈安樂性中。正觀行相。云何第四名離行相。謂于永斷常住性中。正觀行相。

  復言世尊。于道諦中有四行相。云何第一名道行相。謂于圣道與境相應無顛倒性。正觀行相。云何第二名如行相。謂于圣道永出世間離諸漏性。正觀行相。云何第三名行行相。謂于圣道先圣后圣同所游履。正觀行相。云何第四名出行相。謂于圣道無上性中。正觀行相。

  復言世尊。何緣圣諦唯有四種。世尊告曰。如是四諦。普攝一切染凈因果差別性故。

  復言世尊。何緣四諦如是先后次第說耶。世尊告曰。由是世間諸病病因病滅良藥相似法故。

  復言世尊。入見道時。于此四諦為頓現觀為漸現觀。世尊告曰。有別道理名頓現觀。有別道理名漸現觀。何別道理名頓現觀。謂自內證真諦圣智。于真智境非安立義。總相緣故名頓現觀。何別道理名漸現觀。謂初業智及后得智。觀察自相及因果相。由作行相別相緣故。名漸現觀。

  復言世尊。若有如是四圣諦者。何緣世尊復說二諦。謂世俗諦及勝義諦。世尊告曰。即于如是四圣諦中。若法住智所行境界。是世俗諦。若自內證最勝義智所行境界。非安立智所行境界。名勝義諦。

  復言世尊。如是四諦。于圣非圣皆悉是諦。何緣如來唯說圣諦。世尊告曰。如是四諦。于非圣者。唯由法爾說名為諦。不由正智決定信故說名為諦。于諸圣者。亦由法爾說名為諦。亦由正智決定信故。說名為諦。是故如來唯說四種名為圣諦。

  復言世尊。全分無量法界妙智。為何所緣。有何行相。作何事業。世尊告曰。此智亦以如是四諦。為其所緣。除諦相想清凈行相。入一切種諸諦行相。于作有情一切義利。趣向行相。少分有量法界妙智。若諸聲聞。于作有情一切義利。無有棄背趣向行相。若諸獨覺。于作有情一切義利。棄背行相全分無量法界妙智。能作一切煩惱所知二障離系所依事業。又作證得一切種智極凈法界所依事業。又作救濟一切有情一切災患所依事業。是名無明對治殊勝。時薄伽梵說是經已。諸苾芻眾默然領悟。深心隨喜嘆未曾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分別緣起初勝法門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