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第0132部
薩曇分陀利經一卷
僧佑錄云安公失譯人名今附西晉錄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佛在羅閱只耆阇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四萬二千人俱。三慢陀颰陀文殊師利菩薩等。八萬四千人。彌勒菩薩等。拔陀劫中千人。釋王等。與忉利諸天不可復計。梵王。與諸梵不可復計。阿阇世王。與閻浮提人王眾多不可復計。佛在四輩弟子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中。說薩曇分陀利(漢言法華)佛說無央數偈。是時七寶浮圖。涌從地出上至梵天。浮圖中央。有七寶大講堂。懸幢幡華蓋。名香清潔。姝好講堂中有金床。床上有坐佛。字抱休羅蘭。(漢言大寶)嘆釋迦文佛言。善哉善哉。我般泥洹已來過恒邊沙劫。恒邊沙佛剎。止于空中。恒邊沙佛以過去。我歷爾所劫。初不還彼剎。我見釋迦文佛。精進求佛道。用人民故。布施無厭足。不惜手不惜眼不惜頭。不惜妻子象馬車乘。不惜珍寶。無有貪愛心。我故來出。欲供養釋迦文佛并度諸下劣。愿釋迦文佛坐我金床。更說薩曇分陀利經。于是釋迦文佛。上講堂就于金床而坐便說薩曇分陀利經。復說無央數偈言。

  聞樂寶佛  知名字者  不畏生死
  不復勤苦  聞藥王佛  知字名者
  不得愈病  自識宿命

  于是釋迦文佛。說無央數阿僧祇劫。復說無央數阿僧祇劫。我行菩薩道時。求索薩曇分陀利經。布施與人。在所求索。飯食衣被七寶妻子。初無愛戀心。我為有國王時。是世極長壽。我便立太子。為王棄國事。撾鼓搖鈴自炫身言。誰欲持我作奴者。我求索薩曇分陀利經。我欲行供養。時有一婆羅門語我言。與我作奴來。我有薩曇分陀利經。我便隨婆羅門去一心作奴。汲水掃地采花果。飲食婆羅門。千歲不懈息。佛于是說偈言。

  撾鼓搖鈴愿  自炫言誰欲
  持我作奴者  我欲行供養
  奴心善意行

  佛言。是時王者。我身是也。時婆羅門者。調達是。誰恩令我得滿六波羅蜜者。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皆是調達福恩。調達是我善師。善師恩令我得滿六波羅蜜。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威神尊貴度脫十方。一切皆是調達恩。調達卻后阿僧祇劫。當得作佛。號名提和羅耶(漢言天王佛)當得十種力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天王佛國。名提和越(漢言天地國)天王佛。當為人民說法。盡劫不懈止。第一說法。當度恒邊沙人得羅漢道。恒邊沙人辟支佛道。恒邊沙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天王佛壽二十劫。乃般泥洹后。法住二十劫。天王佛般泥洹后。不散舍利。起作一七寶塔。廣六十里。長八十里。一切閻浮人。悉往供養佛舍利。是時無央數人得羅漢道。無央數人發辟支佛心。無央數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善女人。聞是法華之經。信不誹謗。除滅過去當來罪。閉三惡道門。開三善道門。生天上常第一。生人中常第一。生十方佛前。自然七寶蓮華中化生。

  于是下方佛所從菩薩。名般若拘。自白其佛。早還本土。釋迦文佛謂般若拘。我有菩薩。字文殊師利。可與相見乃還本土。即時文殊師利。從沙曷龍王池中涌出。坐大蓮華。華如車輪。其華千葉。從諸菩薩其數甚多。文殊師利下大蓮華。為二佛作禮。還與般若拘菩薩相問訊。般若拘問文殊。所入池中度云何數多少。文殊答曰。其數甚多無能計者。若當口說非心所信。自當有證。其池即時涌華從下而出。盡是池中一切所散。本發菩薩心者。其華在空中。但說摩訶衍事。本發聲聞者。其華在空中。但說斷生死事。文殊師利見華如是。以偈答般若拘菩薩言。以仁者之意。自分別其數。般若拘菩薩復問文殊師利。說何等法所度乃爾。文殊答曰。于是池中。但說薩曇分陀利。般若拘復問。其法甚尊無能及者。為有便可得佛者不。文殊答曰。沙曷龍王有女年八歲。智慧甚大意愿不輕。便可得佛。般若拘菩薩謂文殊師利言。我見仁者之師。求佛勤苦積累功德。劫數甚多。不信此女便可得佛。池中有女即時涌出繞佛三匝叉手而白佛言。佛相好端正功德巍巍。為諸天所奉。為一切龍鬼神人民薩和薩所敬。所說法甚尊。今我立愿。便欲得佛。舍利弗即謂女。雖發是愿佛不可得。又汝女。行積功累。行未應菩薩。女自持一摩尼珠。其價當一大國。女疾過與佛。佛亦疾受。女謂舍利弗及般若拘菩薩。我與佛珠為遲疾。答曰。甚疾。女復言。佛受我珠為遲疾。答曰。甚疾。女言。我與佛珠為遲。佛受我珠復遲。我今取佛疾。于是即時女身變為菩薩眾會皆驚。即變為佛身。相種好皆具足。國土弟子如佛所為。一切眾會天龍鬼神無央數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三千大千國土六反震動。三萬須陀洹。得阿惟越致。

乾隆大藏經·大乘五大部外重譯經·薩曇分陀利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