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涅槃部·第0112部
佛說方等般泥洹經二卷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游鳩夷那竭國雙樹間力士所生處。時佛欲般泥洹,告賢者阿難言:“多陀竭出于山間,般泥洹時,本瑞云何?如今日寧見聞叢樹間感應不乎?答吾所問。”
   爾時,阿難以偈答佛言:

  “愿聽我所夢, 其色近可怪,
   憶夜之所見, 心竊為危懼。
   夢此閻浮提, 有樹生甚奇,
   七寶雜校成, 華實常豐茂;
   覆蓋佛世界, 其蔭清且涼,
   開發踴躍意, 滅除眾憂病;
   上行高無極, 姿好亦無數,
   見者眼清凈, 聞者耳徹聽。
   樹出無量音, 清凈之法音,
   具足空寂滅, 則令一切安。
   其樹奮大光, 遍照東方剎,
   其數如恒沙, 諸佛之國土;
   亦照于十方, 蠕動荷救護,
   一切蒙光者, 安隱難思議。
   樹出眾名香, 器有百種分,
   其有聞香者, 終不歸惡道,
   地獄以畜生, 及在餓鬼路,
   于彼聞是香, 疾得生善處。
   大樹德如是, 苞潤眾生類,
   忽然于樹間, 沒于力士地。
   于時無數千, 群萌不可計,
   悲泣悉哀慕, 如盲失其目,
   不復聽其聲, 亦不見樹形,
   猶不聞其香, 虛劣若饑人。
   恐懼衣毛豎, 畏怖情使然,
   于夜夢如是, 愿尊為解說。”

  爾時,凈居天子、釋、梵、四天王、魔子導師,各與八十那術之眾,俱到力士所生處叢樹間,前詣佛所稽首作禮卻住一面,同時舉聲為賢者阿難說偈言:

  “尊天今滅度, 阿難豈知耶?
   嗚呼感戀毒, 佛將般泥洹!
   大鎧翳無明, 佛今欲滅度,
   世尊般泥洹, 違遠于擁護。”

  于是佛為諸天子、釋、梵、四天王、魔子導師,說偈言:

  “汝等勿愁憂, 所夢無有異,
   我于雙樹間, 今當般泥洹。
   樹中之最樹, 奇妙難可量,
   光香甚殷盛, 沒于叢樹下。
   世尊譬大樹, 復在叢樹中,
   寢處無有識, 如火得水消。
   萬物皆無常, 法起當有滅,
   世雄之所了, 是故為人說。
   阿難知之乎, 佛尊猶泥曰,
   造迦利比丘, 智通度彼岸。
   阿難汝今往, 告敕釋須檀,
   尊者阿那律, 徹視度無極。
   阿難行告語, 拘絺迦旃延,
   分褥文陀弗, 菩提及摩夷,
   須菩提面王, 善來覺薄拘,
   難陀羅云停, 度知際馬師,
   一切諸比丘, 來度恐畏者,
   疾去悉告語, 令知我泥曰。”

  爾時,阿難以偈答世尊言:

  “我身已疲極, 譬如饑羸人,
   聞佛泥曰故, 愁慘不自勝。
   其身無有力, 口亦不能言,
   志意加怯劣, 世眼云何行?
   不任告尊者, 今世不可念,
   適見便不現, 永失于擁護。
   無護甚勤苦, 何忍任往告?
   尊老聞此問, 安能堪惶懅!
   世間大光明, 滅盡為甚疾,
   棄世亦何速, 厄難遂盲冥。
   不任詣長老, 陳此酸毒事,
   正覺愿更遣, 無有愁戚者。”

  于是佛為阿難說偈:

  “阿難巨億大, 啼泣感悲哀,
   宮殿難檀廬, 空虛無人天。
   宣告諸比丘, 侍者之常業,
   泥曰后來者, 得無益哀酷。”

  爾時,賢者阿那律于須彌山頂,為忉利諸天廣講法語,見諸大尊神妙天子,各從宮殿遑遑不安。阿那律心念言:“此諸天子,何故棄舍天妓之娛,擾擾上下或飛或走,眷屬離散,其處空虛忽不復現?”時阿那律從須彌頂,遙見寶積山下之地。于是阿那律立須彌頂,舉聲以偈贊嘆佛言:

  “導利于群黎, 施世之安隱,
   正覺為眾祐, 云何便泥曰?
   嗚呼世尊喻父母, 為世之眼除諸冥,
   為世良醫療眾病, 今世尊雄便泥曰。
   見淫怒人如放逸, 覺悟愚癡斷生死,
   為法尊上傷慳貪, 令離瞋諍立大道。
   天中天尊右金臂, 扙拭一切授正戒,
   佛動是國六震地, 周遍世界聞大音。
   如大石山一旦崩, 其音宣廣聞者悸,
   世雄如是今泥曰, 音暢遐方聞摧悴。
   魔兵興惡若干變, 金剛器械不可數,
   有戴大山或持火, 世雄威光毛不動,
   降伏怒害魔官屬, 得甘露跡無憂懼,
   便轉法輪解四諦, 今日尊雄便泥曰。
   世尊見化無數種, 三千世界如一毛,
   能令眾生無毀害, 今日尊雄便泥曰。
   今天中天為來入, 至于力士所生地,
   五百眷屬圍繞佛, 于雙樹間便泥曰。
   佛天中天百世來, 奉行四禪開度人,
   所修行道闡甘露, 我最后見佛泥曰。
   所游往來無生死, 其惠布施無悔恨,
   其奉正戒無諛諂, 我最后見佛泥曰。
   于億劫中那術數, 所為精進無過者,
   忍辱無量譬若地, 我今后見佛泥曰。
   佛天中尊所生處, 供養諸覺億那術,
   致甘露跡志惟壹, 我今后見佛泥曰。
   佛天中尊所生處, 智慧第一了三達,
   十方世雄無掛礙, 今我后見佛泥曰。
   大力有十等一切, 通無與等立金剛,
   求比難比無殊者, 我今后見佛泥曰。
   十力世雄相嚴身, 所周旋處光巍巍,
   進止所歷如金模, 我今后見佛泥曰。
   化億那術立道證, 消盡諸欲無塵垢,
   濟人生死燒勤苦, 我今后見佛泥曰。
   天億那術立虛空, 雨種種色拘文華,
   雨雜名香天芬薰, 我今后見佛泥曰。
   佛人中尊行住立, 若入都邑蹈門閫,
   盲者得眼睹諸色, 我今后見佛泥曰。
   佛人中尊蹈門時, 病者得愈懷喜踴,
   一切安隱脫勤苦, 我今后見佛泥曰。
   佛入城時拘閉解, 長得安隱自歡娛,
   愁苦休除慧最上, 我今后見佛泥曰。
   身不知老無死憂, 已脫眾礙智無雙,
   為人泰祖無過佛, 我今后見佛泥曰。
   十力世尊上忉利, 度母摩耶立妙道,
   化那術天不可計, 我今后見佛泥曰。
   第七梵天住眾疑, 佛剎其罔授道真,
   彼王自投來稽首, 我今后見佛泥曰。
   有兇暴賊罪力強, 降立害者甘露道,
   納邪術人無央數, 我今后見佛泥曰。
   調達懷毒兇恚盛, 驅作醉象力難當,
   佛于大城令調伏, 我今后見佛泥曰。
   佛于眾會法導人, 能動天地震山陵,
   大海波蕩水居擾, 我今后見佛泥曰。”

  是時,阿那律說此偈已,應時佛放威神,令閻浮提所在比丘,除大迦葉眷屬,余盡來會。三千大千世界諸天、龍、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眾等,共到力士生地,詣佛所稽首作禮,皆大啼哭舉聲呼佛,思慕崩絕如喪父母,各各相牽共悲泣者,還顧相視共淚出者,或手相搏拍臏拍頭,或開目閉目諸根變異,面頰憔悴肥色困皺,或有卻行右膝著地,呼嗟抆眼涕泣交橫,悲哀嘆佛皆言毒痛:“嗚呼世雄!嗚呼大醫!嗚呼師子!嗚呼法王!嗚呼日月王!嗚呼覺正覺!嗚呼大光明施甘露!”無量跡如是號啕,或有自撲而擗地者,或有覆面拍地者。
  爾時,阿難從座起下,胡跪累膝,兩手據地,仰向視佛,而說偈言:

  “見人眾號慕, 皆與悲毒俱,
   各各號哭哀, 益令我酸毒。
   譬如賈客行, 中道逢劇賊,
   逢見大火光, 若草懼焦然。
   因見熾火故, 其心為恐惶,
   意以懷悚栗, 拜天從求哀。
   我情勤無極, 憂郁焉可勝,
   又見承庶人, 悲叫舉兩臂。
   惟慮去來事, 愿佛住一劫,
   今日何忍見, 尊人般泥曰!
   我常行求佛, 不見天中天,
   祇洹用丘空, 但睹于余人,
   若入維耶離, 豪右問訊佛,
   無上尊所生, 我當云何答?
   無央數千人, 泣涕淚流面,
   無上釋師子, 仁今使安在?
   諸人哀哭摧, 無不思見佛,
   云何入大城, 違遠人中尊?
   當立于誰后? 當為誰持缽?
   為誰掌衣被? 誰當親勸我?
   誰當為我說? 聞持是何謂?
   誰解我疑言? 阿難知如海,
   從誰聞正法? 深奧難解句,
   我當從何受, 無量興妙法?”

  爾時,佛告阿難:“汝為如來于雙樹間敷師子床。所以者何?多羅竭于夜半時乃般泥洹,與本愿合故也。”于是阿難啼從座起,于力士地雙樹下敷師子床,令北首敷已,說此偈言:

  “今為大神通, 最后敷此床,
   終始不能得, 復安清凈座。
   我當何忍人, 于是雙樹間,
   光明今滅度, 遠離于至尊?”

  于是阿那律為阿難說偈言:

  “佛從本已說, 萬物盡無常,
   獨不得自在, 于是何為啼?”

  爾時,阿難以偈答阿那律言:

  “云何說是談, 仁便答我意?
   見尊般泥洹, 仁豈無憂耶?”

  于是阿那律以偈答阿難言:

  “我見人哀危, 動與憂惱俱,
   我淚流滿目, 悲涕潺橫流,
   我亦察天人, 以天眼涕泣,
   我亦用是故, 悲叫憎悒毒。
   不用啼哭故, 便可有所得,
   是故勉喻人, 莫啼亦勿愁。”

  爾時,世尊從座起入雙樹間,于師子床上右脅倚臥臥已。應時東方去此百億萬佛國有佛,號師子向作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解脫華。佛告阿難:“彼之世界何故名曰解脫華乎?常以七寶華遍布滿地無有空缺,其華柔軟,色甚鮮好,出一切香。有七寶樹以寶合成,有栴檀樹以諸栴檀共相裝校,其色妙絕種種無數,有樹常出伎樂之音,音節和雅無量調合,有樹常出七寶之器種種具足,有樹常出眾寶瓔珞無量之飾。其國土有無數寶園,以眾七寶轉雜相成。如天所有所止宮殿,以諸如意摩尼天珠,紫磨黃金校鏤相成,譬如第六天上所居宮殿。其菩薩大士生彼佛國者,皆離世會,專尚法講,神通大圣度于無極,得諸佛法高明之慧,所問能答及離世間,所語所念常志法事,以善方便現于內明,遠諸諛諂得法會離,諸想得智慧度無極,度彼岸已具足學善權方便,常供事諸佛離于世語,但說不退轉菩薩法事。是諸菩薩不樂余話,但議菩薩陀鄰尼金剛行法三品清凈、佛功德力無所畏。是故彼界名解脫華。”
  彼有菩薩名善思義,忽遷神命生閻浮提羅閱祇國,為王阿阇世作子。適生即便結跏趺坐,而說偈言:

  “吾今所以從, 師子向剎來,
   欲見釋師子, 正覺為在不?”

  于是有他天為童子說此偈言:

  “今日人中尊, 釋師子垂衣,
   當于雙樹間, 寂然定泥曰。”

  爾時,童子以偈答天言:

  “吾從東方來, 經百億萬剎,
   至于釋師子, 欲聽聞上法。
   今日人中尊, 當寂取泥曰,
   至此吾有緣, 不以無緣到。
   今日吾來至, 佛當般泥曰,
   天上及世間, 當憂何況我!
   發意頃不住, 即欲往見佛,
   吾來至于此, 有益不唐舉。
   佛興難可值, 故啟大王言,
   無得為放逸, 當詣多陀竭。
   億百千劫中, 時有一佛起,
   于德化當知, 無枉眾庶民。
   今日于大王, 諫寤國之尊,
   放意從欲故, 云何絕父命?
   習近惡知識, 調達則大賊,
   王從受彼教, 斷絕父之命,
   起于吾我想, 癡欲造逆害。
   王父為法行, 則佛之子孫。
   王已得其罪, 為犯于逆事,
   以故墮沉冥, 阿鼻摩地獄。
   喜意凈信佛, 便當得解脫,
   然后為人尊, 即可得正覺。
   佛般泥曰已, 正覺雖復見,
   但能得供養, 于無我舍利。
   吾不以欲故, 來到于此國,
   大王見忍從, 我欲往見佛。
   今日夜半時, 世尊當泥曰,
   吾從師子向, 聞佛說如是。
   我欲見佛故, 故至此忍界,
   敬謝中外親, 諸家且自安。
   我當往覲佛, 神通生死盡,
   欲見佛者俱, 前侍尊泥曰。”

  于是王阿阇世以偈告子言:

  “子汝且忍于是夜, 我當求勇并力往,
   力士之土去此遠, 不可便以車乘至。”

  爾時,童子以偈答父王阿阇世言:

  “我精進力甚眾多, 發意之頃便能來,
   是夜能越無數劫, 我不懈怠如大王。
   我今日夜所從來, 亦不可計甚長遠,
   超越中間無數國, 力士之處何足言!”

  爾時,童子從座下步,行出羅閱祇大城,便說偈言:

  “其欲生天離地獄, 欲得名聞為尊雄,
   可疾隨我后從來, 當前詣佛最泥曰。”

  童子適出羅閱祇大城說此偈已,應時城中二萬人,無數億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來會于是,與若干之眾圍繞,共到力士生地雙樹間至佛所。

  爾時,佛于師子床上右脅倚臥。時南方去此五十萬佛國有佛,號寶積示現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寶種。彼有菩薩名曰喜信凈,忽遷神命生閻浮提舍衛大城,為師子長者作子。適生即便結跏趺坐,說此偈言:

  “所以手足施, 及用耳與鼻,
   至于億世中, 忍以頭為惠。
   勇惠施無懼, 妻婦及男女,
   欲度一切故, 釋尊豈在不?
   所以億劫中, 肌肉施于人,
   欲度眾生故, 世眼為在不?”

  于是師子長者即恐懼,衣毛為豎,以偈問子言:

  “為天揵沓和, 鬼神真陀羅?
   嬰孩能贊嘆, 辯才說妙言。
   中外皆怪怖, 小大馳四散,
   吾用聞佛聲, 是故獨不去。”

  爾時,童子以偈答父言:

  “我為天亦龍, 亦鬼真陀羅,
   我為天中天, 亦為人長者。”

  于是師子長者以偈問子言:

  “用聞是語故, 子益令我疑,
   所嘆乃如是, 使我增恐懼。
   云何為天龍? 何鬼揵沓和?
   何謂天中天? 何謂子為人?”

  爾時,童子以偈答父言:

  “南方有佛名, 寶積如來尊,
   我從彼剎來, 今至此佛國。
   怒害我為釋, 為六天亦然,
   若苦則為梵, 亦作轉輪王,
   于彼咸龍像, 為神至于此,
   鬼色揵沓和, 長者當了是。
   我當為一切, 哀傷設擁護,
   致得天人尊, 覺則為上度。
   我所化亦久, 從劫至億劫,
   終無有盡時, 長者我欲去。”

  童子白父言:“寶積示現如來所說當學,不當習諸入之事,所修當念行廣大之業。菩薩有三法行,疾得阿惟越致無上正真道。何等為三?一者、種種深覺,二者、入無數意,三者、念要句三昧。是為三法行,菩薩疾得阿惟越致無上正真道。”
  于時師子長者告子言:“我未知是處。”
  童子以偈現說其處:

  “深慧難曉亦難了, 世間皆疑于是句,
   一切了知是義者, 唯獨有佛多陀竭。
   佛所解句無瑕穢, 已有無想為上智,
   其無思念清凈道, 不行想行是謂智。
   無央數意無有意, 心之所入志寂定,
   無所入者是謂意, 此意則為見一切。
   金剛三昧得上覺, 于是之句無入句,
   我立于信妙金剛, 此之句跡謂上要。
   彼斷要者不為信, 佛贊信法為持最,
   是一切法為如空, 習行三昧得為佛。
   一切所知無有智, 一切所行無有行,
   一切所學無有學, 一切所說無有說,
   深入慧者無法想, 入于寂定無寂想,
   雖成覺道無覺想, 度脫人民無人想。
   是之勇猛離見罔, 皆覺了究深道事,
   入于一切生死海, 度脫群萌諸起滅。”

  于是童子說此偈已,師子長者及二百人,具足發無上正真道意,應時得不起法忍。八億天發無上正真道意,即立不退轉地,成無上正真道。四那術人遠塵離垢,得諸法眼凈。
  爾時,童子便說偈言:

  “吾不徒爾來, 有勸釋尊教,
   度脫無億數, 令發佛道意。
   于釋師子法, 懷來宣善義,
   立人于忍地, 無得不退轉。
   我立父兄弟, 諸家于佛道,
   八億諸天人, 皆命悉大乘。
   我為一切人, 除其貧窶行,
   我為得法利, 難計難思議。”

  爾時,童子說此偈已,與父母及百千億人,無數億天、龍、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眷屬,圍繞往到力士生地詣佛所。

  是時,佛于師子床上右脅倚臥。時西方去此八十億萬佛國有佛,號妙樂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樂園。彼有菩薩名曰空無,忽遷神命生閻浮提,于波羅奈城為須福長者作子。適生便結跏趺坐,說此偈言:

  “法本為空無, 欲有則為著,
   不得脫勤苦, 常立于憒惱。
   法為不可得, 是謂為定止,
   亦盡亦無盡, 彼為悉無有。
   空者不智習, 亦不無有習,
   彼若無因緣, 何從有所緣?
   彼所可說法, 深寂亦難解,
   釋師子人尊, 正覺為在不?
   大師子震吼, 梵音無起滅,
   今日于樹間, 光日沒不現。
   佛于眾僧中, 譬如月盛滿,
   諸人不復見, 世雄說法時。
   佛于眾僧中, 如踞須彌頂,
   世尊不復樂, 出入于城中。
   為天世吼道, 說空無我法,
   一切不復得, 聞服大音聲。
   離吾無有我, 贊唱于空法,
   今世尊泥曰, 寢疾于樹間。”

  爾時,童子說此偈已,應時波羅奈大城中十萬人,同時舉聲俱贊嘆言:“未曾有也!此幼童子乃能有是深智慧意、智慧入、智慧光明、智慧清凈、智慧高明,說上妙偈生而逮忍向慧、權慧,其處難及所未嘗有。其身未長乃有大力,譬如目見如來正覺。愿令我等智慧如是。”
  童子曰:“仁等,真愿是智慧,當愿如佛之智慧,微妙無合會寂無與等者,離諸所有高明無損,致諸行法一切善本。一切諸佛力無所畏,立于大慈大哀。仁等,當愿得此智慧。我今與仁當共發無上正真道意!”應時大眾俱發無上正真道意,尋為說法皆立不退轉,成無上正真道。“仁等,已發大道意,便可共往見如來無所著等正覺。”
  于是童子與父母及十萬人,無數億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眷屬圍繞,到力士生地詣佛所。

  是時,佛于師子床上右脅倚臥。時北方去此六十四萬億佛國有佛,號覺跡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華跡。彼界及樹華實,晝夜常出覺華行之音。諸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其聞音者,皆立覺跡之道行。彼如來有是德,其有人見覺跡行光明者,皆得不退轉無上正真道,彼如來本愿之所致。
  佛語阿難:“覺跡如來華跡世界無求二道者,亦不教人求,亦不為弟子、緣覺之乘也;但學大乘,亦教勸人。”
  佛言:“覺跡如來作佛已來六十萬四千劫,無弟子、緣覺眾,唯有菩薩眾。譬如轉輪圣王,其子眾多,以子為臣,子為門監,子為侍者;覺跡如來國亦如是,唯以諸菩薩為輔弼,以諸菩薩為元首,以諸菩薩為珍寶。以是故,其佛國諸菩薩充滿具足為佛境界。阿難,覺跡如來世界所有,豐植熾盛,安隱快樂。菩薩輻湊周遍清凈,無不神通者也。以諸金剛為財物,合會所聞聞無疑結,其會所聞皆精進行,以法意會皆勤力行,勉修定意一切尊習,諸總持門積于智慧平等之要。”
  彼有菩薩名神通華,忽遷神命生閻浮提維耶離大城中,為師子主兵臣作子。適生便結跏趺坐,說此偈言:

  “于釋釋中尊, 善說上妙法,
   度脫億億人, 正覺為在不?
   法意所隨起, 其意不可得,
   三界無與等, 正覺為在不?
   無世尊無色, 于人無所比,
   無有與等者, 明眼為在不?
   精進度無極, 一心禪三昧,
   智慧譬如海, 正覺為在不?”

  于是覺跡如來化作天象童子說偈言:

  “正覺住一劫, 當復過是數,
   正覺后故在, 可住自娛樂。
   童子且習欲, 是為大王家,
   鼓樂弦清曲, 簫成以自娛。”

  爾時,童子以天意想說偈報覺跡如來言:

  “其有隨欲者, 此人則為癡,
   不了解正覺, 及佛之教誡。
   豬馬及駱駝, 狐狼之與驢,
   是輩為習欲, 非佛子所行。
   盲聾無所知, 喑啞不能言,
   是輩為習欲, 非佛子所行。
   飛蛾蜜蜂蠅, 馬畜不自知,
   是輩為習欲, 非佛子所行。
   假使閻浮利, 合滿其中火,
   寧墮于其中, 不習于欲事。
   樂欲以為上, 于欲何足習,
   其有稱譽欲, 是為不知法。
   不以貪欲故, 彼蒙見識別,
   佛化來問我, 我謂為是天。
   我從佛所聞, 法王說如見,
   今日夜半時, 世尊當泥洹。
   我當往見佛, 神通無起滅,
   欲往可共俱, 詣于尊泥洹。
   覺跡天中天, 人中尊說爾,
   得善度無極, 以光導御人。
   于百千劫中, 所建功德事,
   不如泥洹曰, 世尊之所度。
   矜覆一切者, 是世為擁護,
   今佛當泥洹, 眾生復勤苦。
   佛為一切眼, 今日當泥洹,
   是世當更遇, 值于大闇冥。
   醫王滅眾病, 今日當泥洹,
   已無人中尊, 世間甚勤苦。
   能斷一切疑, 今日當泥洹,
   是世狐疑者, 當復轉盛火。
   佛除淫怒癡, 今日當泥洹,
   是世當復值, 三火之興熾。
   為一切所敬, 天人所欽奉,
   今沒是樹間, 眾庶永無見。”

  是時,佛于師子床上右脅倚臥。應時四方有四童子,以大功德而自莊嚴,動為感應往詣佛所。此四童子所至郡國、城郭、縣邑,一切人民無遠無近,皆傾側瞻仰,無不欣戴。此四童子經行之時,上諸天眾從四方來,雨于天華遍滿其地,于虛空中鼓億那術百千伎樂。
  佛爾時于四面現四師子座。于時,阿難見大變化在所色像,以偈問佛言:

  “世間之光明, 誰于是四方,
   右敷師子座? 愿尊為我說。
   世間之光明, 誰于是四面,
   震動一切地, 名山及大海?
   世間之光明, 誰于是四方,
   四童子之來, 為僧那大鎧?
   世間之光明, 誰于是四面,
   譬如夜半時, 月出奮其耀?
   世間之光明, 誰于是四方,
   人物一切動, 江河水波蕩?
   世間之光明, 誰于是四面,
   一切之音聲, 皆隨四童后?
   世間之光明, 誰與天神俱,
   譬如日月住, 在于虛空中?”

  佛告阿難:“汝寧見四方四童來不?其威德光類面貌殊妙,神明照耀端正無量。其行具足有四種梵音,入深施義有愧吉祥,常自羞慚以自勉成。其所至到輒度人民,有智黠眼,有威神德,有布施、戒、忍、精進、一心、智慧,神通諸度無極,皆起一切戒善法義,譬如優曇缽華,億那術百千劫難值難見。奉行無數諸佛之行,于無量億那術百千佛所植諸德本,各從四方諸異佛剎天中所來生。此閻浮提聞我身當般泥洹,欲見我般泥洹,今日夜半如來當于力士所生地般泥洹,定般泥洹。”

  佛告阿難:“見此童子從東方來者不乎?姿顏溫雅光色閑妙,與無數億那術百千之眾眷屬圍繞,為億天所供養天華伎樂來詣如來者。阿難,此童子于師子向作如來國來,常于彼國作轉輪王與主千世界,為一切天人講說法事,以神通慧圣賢之智,往來周旋曾無斷絕,治國積十八億歲;于十八億歲中教授十八億那術菩薩,令始發意立無所從生法忍,應時舍家行學;八十一億歲常修梵清凈之行;八十一億歲未曾知坐;八十一億歲未曾睡臥,未曾念欲,未曾念諍說,未曾念毀害,亦無欲想,亦無事想,無毀害想,亦無地水火風想,亦無說想,亦無虛空想,亦無男子想,亦無女人想,亦無饑想,亦無渴想,亦無樹想,亦無我想,亦無我人想,亦無城郭想,亦無起滅想。所以者何?是菩薩大士得滅諸想三昧空無相無愿,得無起行三昧、無滅三昧,得一切菩薩三昧,得越一切陀鄰尼門三昧,皆得一切善權方便,得神通智慧度無極,得一切菩薩大慈哀行,于一切世界轉法輪,立一切人于無上正真道所,愿轉于不退轉法輪。如是于一切有大哀令一切安隱,童子之德無數具足如是。為復精進更行上二法。何等為二?離于肉眼行彼亦無離行,說于法會行亦無說之想。如是之比曾無雜言,但詠菩薩法品,于八十億歲教授八十億那術菩薩,立于無上正真道,皆始發意悉立于不起法忍。應時八十一億那術菩薩,各各去至他方佛國天中天所。是諸佛一等以今日夜半同時于師子床上右脅倚臥,是諸世尊皆名釋迦文,皆于五濁惡世作佛,是諸佛天中天今日中夜皆于力士生地雙樹間當般泥洹。
  “阿難,如來皆知皆見,不以肉眼見也。復過見無央數,不啻一切弟子、緣覺所不及也。阿難,若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人非人,其有聞是經法歡喜信一發意頃,勝于供養那術佛終竟那術劫也。阿難,此童子其智慧意如是。今日于我法中,一夜所開度蠕動之類,勝舍利弗及一切弟子從本已來所教授,若一劫壽說法所不能及也。此童子所度人民功德無量乃如是。”

  佛告阿難:“寧見此童子從南方來者不乎?譬如夏日之光照于水中;如月盛滿有盛明也;如持寶杖捶地已出大音;譬如良工作金銀缽,其形圓好,無有瑕穢,已離于垢,出五品具足音、十品因緣音、離六十二塵音、百一品具足音、五十種具足音、十品手具足音、十品眼清凈音、奉行十六善音、八部具足音、十二事具足音、千品金銀清凈音、所信所生輒勝音、寂生金色音、離一切諸瑕音、以香作成音、所作廣生音、六品男子清凈微妙音、其種具足音、五億柔軟音、有安隱想除勤苦音、念如來如歡喜想音、降伏魔力音、壞見罔音、滅諸塵勞音、有踴躍于佛想音、安隱無生想音、不退轉法輪音、安隱寂音覺音、一心法門三昧三摩越音、十力無畏音、大慈大哀音、出十向音,寶杖捶地出是輩聲。
  “阿難,南方去是五十萬佛國有佛,名寶積示現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寶種。彼世界所以名寶種,其國無眾邪異道,皆審發無上正真道真人國也。其國不聞穢濁塵勞之名也,亦不聞三念名謂淫、怒、癡念也,亦無男女想。所以者何?皆修清凈梵行。彼國不以揣食養身,其人唯有二食。何等為二?樂歡喜說一切智以為食;彼亦無說二事弟子、緣覺乘也,但說一切智事。如是專行一行菩薩法品,天人亦諷誦此事。阿難,彼世界以是名寶種。若他方世界菩薩生彼佛國者,適生即立不退轉地及無上正真道,見無央數那術菩薩,說如來一切事,廣議菩薩法句;適生一切佛國,皆聞今日某菩薩生此佛國。
  “阿難,我若一劫、億那術劫,說寶種世界一一人所行功德尚未竟,亦不可以喻說盡也。我但粗略為汝說寶種世界之德耳!喜信凈菩薩于彼神變生閻浮提土,欲見我般泥洹時,亦欲嘆其本國功德,宣彼佛之名字,為諸求菩薩道者,故來自觀意無想也。阿難,是喜信凈菩薩,本行菩薩道時,于提桓竭如來世時,轉輪圣王名秖世多,從日出至早食時,授教開度三十六億菩薩,皆令發意立不起法忍。提桓竭般泥曰已后,出下須發,具足千歲中轉法輪度無數人,然后日欲入時開導具足,六十億菩薩令初發意立不起法忍,應時令七十那術人漏盡意解。
  “阿難,般泥洹經所益義如是。我若為汝說喜信凈菩薩之功德,那術劫尚未竟也。汝為喜信凈菩薩于我前敷座。所以者何?此童子行道已久,心不疲厭。其有聞喜凈信菩薩名,歡喜者如值佛世,何況面自見踴躍者!阿難,其有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人非人,聞是經能一發意頂戴歡喜,如來皆見是輩。吾預記是等,皆當見寶種示現如來,及寶種世界諸菩薩。阿難,默持是經,勿妄輕傳。所以者何?閻浮提人未曾聞是經,未暢菩薩無限之法故也。”

  佛告阿難:“寧見此童子從西方來者不乎?舞其兩足駊騀其身,地為二反大震動,見者肅然,衣毛為豎,降伏一切眾邪外道,盡卻一切諸魔官屬壞諸往見,令一切安除諸勤苦,令一切歡喜消諸地獄、餓鬼、畜生,度脫一切令歸善道,以大音救濟眾生。又見西方大香交露帳來不?”
  “唯然,天中天,已見。”
  “阿難,從西方來香交露者,是謂導御一切菩薩之香也。汝豈復聞西方有大音聲出不?空聲、光明聲、寂定聲、佛聲?”
  “唯,天中天,已聞。”
  “阿難,此之所出四大音者,是空無菩薩緣身毛孔之所出也。四大音聲,柔軟可意,微妙無瑕。出是聲時,令六十八億那術百千人漏盡意解,六十八億那術百千人立不起法忍,九億人立不退轉地為無上正真道,使諸佛國各二那術天遠塵離垢諸法法眼凈。阿難,西方去此八十億萬佛剎,有佛名妙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樂園。阿難,彼世界所以名樂園?一切皆以佛法為樂。珍寶為人光明清凈,不退轉菩薩大士所居,清凈諸菩薩無數,無有弟子、緣覺二乘也,唯學一切智乘,但行佛道。諸天皆立一切智,其得音安諦,解知一切法界往來,供養諸佛天中天以萬種物,降伏眾魔力化墮見人,滅盡一切塵勞,裂壞一切魔羅網,志于法品令一切立不退轉地,不說余說但講一切智事。轉菩薩法品,超諸塵勞之界,無復魔行,意無恚怒,行慈悲喜護一切,一一諸毛孔出此六百不退轉法聲。菩薩法品之義得三脫門,過于弟子、緣覺之事,度于三界行一切法界。于彼世界住皆見諸佛,越一切總持法門,得諸佛之覺智,得諸菩薩之三昧,離諸惡智,斷諸疑結,得諸佛身智之智,得神通度無極,離于諛諂,所愿轉得供養諸佛,立一切人于無上正真道,令多愿人得無起度無極智。當來劫菩薩之行所立無瑕穢,發意頃現生一切諸佛前,無復生老病死啼哭愁憂,已得寂善權現三十二相裝校其色,已得法身現于凡身,供養奉事一切諸佛,心意踴躍娛樂,智慧度于無極,樂此之樂令余人亦然。其世界諸菩薩所行所樂如是,以故名曰樂園。復次,其樂園世界,有八種交道、七寶浴池,中有八味水滿其池。其水底有七寶沙,中有四種蓮華,青曰優缽,紅曰波曇,黃曰拘文,白曰分陀利,其光色具好有無數耀。其國有八重寶樹,金樹、銀樹、琉璃樹、水精樹、硨磲樹、碼瑙樹、象瑙寶樹、吉祥寶樹、覺轉寶樹、舍羅塞寶樹、碧英寶樹、月光寶樹、踰日月寶樹、雜玉寶樹、阿牟勒寶樹、鳩彌勒味寶樹、赤青白色真珠樹,赤栴檀、青栴檀、黃栴檀、蒲萄酒栴檀、樂會天栴檀、作味栴檀、污勒栴檀樹,蜜香黑妙,香樹根香莖節,技葉華實各各熾盛。有果樹、器樹、衣樹、瓔珞裝飾樹、伎樂樹。其枝葉華實各亦熾盛,樹香之氣芬馥甚美,如天上所有。阿難,其世界如是,以金為交露,出柔軟音聲,其余不可計功德亦出柔軟音。世界是故名樂園。空無菩薩于彼神變,來生于此閻浮提,欲見我般泥洹,適生度無央數人,以為佛事轉于法輪。空無菩薩從無數劫來,身體諸毛出是四大音,柔軟可意,微妙無瑕。”
  佛言:“阿難,乃往去世有佛名無垢眼,爾時有比丘名慧樂,其比丘從佛聞四大音義,無數慧句、勤力句、處處句、眼句、天句、音句、信句、佛句、法句、僧句、師子句、金剛句、樂慧句、因緣句、導御句、遠現句、苦諦句、苦習句、苦盡句、向道句。彼于七夜常念不離是句,遠于異講,心念四義,無所舍,無所起,清凈志觀壞諸見,從億數佛受是四大無數義句,住于法說至諸郡國縣邑,在人家六年于眾中講法度無數人。阿難,爾時有魔名曰耆陀,化作龍象其眾無數,雨澆金剛墮此比丘身上令其命過。阿難,其慧樂比丘者,空無菩薩是也。用彼精進多智,六年于眾會中說法,故從無數劫已來,毛孔出此柔軟可意微妙無瑕四大音聲,其一一毛度無數人。閻浮提人其聞空無菩薩名者,為得大利善慶,何況面見歡喜者!空無菩薩得無數諸度無極,故來欲見如來般泥洹。阿難,汝為空無菩薩于我前敷座,從是當得大智慧尊。”
  于是阿難即受教,于佛前為空無菩薩敷座。佛言:“汝用敷是座故,我般泥洹后汝于座上,當一心得六通。福若不志為現清凈行者,數座之福可得恒沙之數轉輪圣王,一作圣王當一見佛,得為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其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及余含氣蠕動之類,聞是大清凈法,若今日見現在如來,若如來般泥洹后,為法師比丘敷座,適敷當得十座功德。何等十?一者、尊者座;二者、轉輪圣王座;三者、釋座;四者、梵座;五者、第六天座;六者、法師比丘座;七者、在所座處當得法座;八者、菩薩大士詣佛樹下時當得佛座;九者、得轉法輪度脫無數億天人,一切世界普聞音座;十者、作如是般泥洹時,天龍鬼神、揵沓和等眷屬圍繞,然后得如來師子座。是為十。阿難,汝為空無菩薩叉十指,說是偈言:

  “其離根為寂定, 空無出大光明,
   我為勇猛叉手, 為師子大吼禮。
   志一心及精進, 積智慧以具足,
   我為真善叉手, 禮無有與等者。”

  于是佛為賢者阿難說偈言:

  “為空無菩薩, 汝一心叉手,
   所當得福者, 且聽我所說。”

  佛告阿難:“汝用是叉手福德,我般泥洹已后六月中,當獨作佛。天上天下人,皆當稽首向汝作禮。若行道入郡國若住精舍,男子、女人、小男、小女,諸邪異道、沙門、梵志,諸王大臣,講堂交露及鼓山谷,師子、虎、野牛、象、駱駝、牛、馬、驢、獼猴,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天、龍、鬼、神、女鬼,樹木枝葉華實諸藥草,有想者無想者,皆當揖讓恭敬禮汝。”
  佛告阿難:“譬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得佛道之門時,諸樹樂樹有想無想者,皆揖讓低仰向佛樹。阿難,其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鬼神、揵沓和等,及余含氣有命之類,有說是大清凈法語者,如來今現在若泥洹后,以宣心無諛諂之意,一心叉手向說法者,諸佛天中天,皆當授其決。及少功德者,皆當具足得是法,何況樂喜無瑕穢者!佛所語無異,聞是大清凈法語,少有歡喜信者,多不樂聞。其有聞說信歡喜,如來已豫見知其人,不于一佛所植諸德本,為悉于億那術佛所積累功德皆見。我說是大般泥洹會,當復供養彌勒如來,見彌勒佛來下作佛時,當復聞說大般泥洹經,當復見空無菩薩身毛孔出音大音聲,當復得方等經,當復聞見四童子。爾時說是經,天、人、阿須倫,諸世間人,當復恭敬揖讓叉手作禮,亦當得師子座。”
  于是佛告賢者阿那律:“汝寧見四十億天于虛空中聞是經法叉手向我者不?”
  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
  佛告阿那律:“是四十億天用是叉手福,億阿僧祇劫不歸三惡道,各各當一恒沙數更作轉輪圣王。一一作圣王常值見佛,更是數已然后得作佛,號愿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皆同一字。”
  爾時,于眾會中有力士,一名那尼,二名羅提,三名首羅颰,四名叉摩迦樓,五名覆呿速,六名波囚遮,七名阿比他,八名維那提,九名優多羅,十名浮浮樓遮,十一名和利前,十二名醘犁阇,十三名醘梨陀樓,十四名叉摩遮。一一力士與五百之眾俱悲啼哭,往詣佛所,稽首作禮,泣下交橫,白佛言:“唯世尊,我等為空無菩薩、善思議菩薩、喜信凈菩薩、神通華菩薩,及大會諸菩薩,及此大經諸大弟子眾,叉手揖讓恭敬作禮,持是功德求無上正真道。”時佛便笑。
  賢者阿難以偈問佛言:

  “佛為世光明, 今何因緣笑?
   善為我等解, 無數億人疑。”

  于是佛為阿難說偈言:

  “阿難汝為見, 諸力士之眾,
   各五百眷屬, 發大道意不?
   為我叉手恭, 及空無童子,
   一切諸菩薩, 于是經尊法,
   勸助大道意, 哀念于一切,
   各與五百眾, 皆當得佛道。
   無央數億劫, 終不歸惡道,
   觀于叉手者, 其福乃如是。
   我忍住一劫, 及數億百劫,
   諸佛得道時, 其國甚快樂。
   所行至輒尊, 其國則豐盛,
   我忍住一劫, 說得未能竟。
   阿難我今日, 于夜中半時,
   汝為最后說, 見佛人中尊。”

  佛告阿難:“汝寧見此童子從北方來,有大金光耀來者不?其威神照于北方,草木、藥樹、樹木、莖節、枝葉、華實、宮殿、交露、山陵、溪谷,及人非人皆同現為金色。”
  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
  “阿難,汝見北方七寶交露精舍來不?”
  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
  “阿難,汝見金交露中結跏趺坐者不?”
  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
  佛告阿難:“北方去此六十四億萬佛國,有佛名覺跡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說法。神通華菩薩于彼神變,來生此閻浮提,欲見我般泥洹,時光明所照謂是如來光明威神。其七寶交露謂華跡世界,其七寶金交露帳中坐童子謂如來也。自然作是世界坐,此七寶金交露帳中,令無央數人具足于德本。阿難,此佛國有無央數億百千人,與此童子植眾德本。是童子適生于是佛國,悉當令其同輩之眾漏盡意解得住學地,于無上正真道得不退轉。”
  于是四菩薩往詣佛所,同一時前稽首佛足。佛告阿難:“如來所當作者,及如來弟子以令一切具足得其所。是神通華菩薩,以此金交露之變化,令七十億人得阿羅漢,七十億那術人住學地,七十億百人立無上正真道,七十億那術人得不起法忍立,無數人當值彌勒時。”

  爾時,賢者阿難白佛言:“唯世尊住一劫復過一劫。所以者何?唯天中天,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在于世者,是諸正士來至此,我等得見跪拜承事。如來般泥洹已后,我曹永絕于三處。何等為三?佛、法、僧。是等正士為離三處。”于是阿難說此語已啼泣躄地。
  于時善思義菩薩為阿難說此偈言:

  “阿難仁莫啼, 萬物皆無常,
   合會有別離, 況人焉可常!
   于是空無法, 阿難何為啼?
   咸有聚會者, 諸會難得久。
   佛道亦無得, 阿難何為悲?
   所合會為空, 慧慧亦復空。
   若念若不念, 一切法無念,
   無獲空無有, 譬若如野馬。
   又如化象馬, 園果樹木華,
   巧幻師所現, 佛弟子如是。”

  于是阿難以偈答善思義菩薩言:

  “實然如仁言, 諸法無所念,
   我今日當離, 違遠于世尊。
   云何入舍衛, 彼問以何答?
   正覺為在不? 法眼當來不?
   若入香積山, 不見人中尊,
   但見其空座, 何忍住于彼。
   若出香積山, 入迦利精舍,
   人中尊在中, 廣說于四諦。
   見迦利羅空, 無世雄光神,
   若入音聲園, 于中獨啼哭。
   用不見正覺, 馳走趣四方,
   其淚充滿目, 何忍住于彼?”

  爾時,喜信凈菩薩為賢者阿難說偈言:

  “若億歲愁憂, 安可有所得,
   阿難且觀是, 法界甚難得。
   譬如芭蕉樹, 葉葉分解之,
   獲之無所得, 萬物皆如是。
   譬如天雨時, 水中之有泡,
   適起便復漂, 萬物亦如是。
   譬如水之沫, 但可以眼觀,
   獲之不可得, 四種亦如是。
   譬如明鏡凈, 影現不可得,
   三界亦如是, 阿難何為啼?”

  于是阿難以偈答喜信凈菩薩言:

  “非為不知是, 不為不見是,
   三界無所有, 經常載說此。
   見是億人眾, 淚下皆交流,
   至我所愁泣, 用是益感戚。
   今世尊當去, 人上忽不現,
   當于何求索, 誰復為我護?
   當從誰聞法, 深奧難解句?
   當入何所難, 嗚呼佛難值!”

  爾時,空無菩薩為阿難說偈言:

  “阿難起莫憂, 觀于法非法,
   法為不可得, 何緣當有滅?
   如諸佛生時, 得道亦如是,
   如佛轉法輪, 泥洹亦如是。
   生不生于生, 佛道亦無滅,
   于無生之法, 阿難何為啼?
   觀我身毛孔, 諸所講說業,
   佛說空無有, 法界亦如是。”

  于是阿難以偈答空無菩薩言:

  “仁等各當去, 于諸界無憂,
   當見億諸佛, 講說上妙法。
   我等及億天, 周匝相圍繞,
   比丘比丘尼, 共舉舉吁嗟,
   或從數千里, 皆來至我所,
   號呼聲遠聞, 釋師子所在,
   忉利及焰天, 兜術泥摩羅,
   世尊為至梵, 何時當來下?
   在閑居三月, 人中尊一心,
   世雄何時起, 當復擊法鼓?”

  爾時,神通華菩薩為阿難說偈言:

  “我為以知是, 自期于三月,
   示現于仁前, 阿難可勿啼。
   我當故為汝, 啟白于如來,
   令轉第一法, 用離釋尊故。
   諸佛有大哀, 當來至人所,
   阿難勿得悲, 人中尊以起。
   諸天龍尚憂, 何況于汝身?
   如是之光明, 乃于世滅盡。
   佛為以說是, 面從世尊聞,
   雖住于億劫, 諸會猶別離。”

  于是阿難起住佛前三舉聲,說此偈言:

  “佛為一切護, 今日當泥洹,
   世間當復冥, 為以失眼明。
   國王及尊者, 畀褫國勤苦,
   何忍聞是言, 佛當般泥洹。
   力士力士妻, 力士子俱來,
   悲哀皆啼泣, 最后見世尊。
   諸天龍之類, 周匝五由旬,
   涕流至于膝, 除余諸人民,
   難頭和難龍, 六十億龍俱,
   皆來共啼哭, 最后見世尊。
   和陵摩奈龍, 娑竭有大力,
   淚啼一由旬, 往詣于佛所。
   阿耨達龍王, 百億眾圍繞,
   淚涕如車輪, 往至于佛所。
   伊隸缽龍王, 化作大身來,
   啼泣發洪音, 往到于佛所。
   千億諸鬼神, 及百那術眾,
   前稽首佛足, 最后見世尊。
   諸釋有億千, 其眾百那術,
   前行禮佛足, 明眼莫泥洹。
   于是億梵天, 明照是天地,
   前禮于佛足, 愿尊住一劫。
   魔子于彼來, 導師自言在,
   哀念一切故, 愿尊住一劫。”

  爾時,空無菩薩為釋、梵、天、龍、鬼、神、揵沓和、魔子導師,說偈言:

  “汝等皆無知, 但作強法語,
   已為放逸行, 于今甫啼泣。
   譬如諸嵩貔, 所住于無黠,
   若人以刀擊, 即便懅悲喚。
   卿等亦如是, 一切皆啼泣,
   若正覺在者, 故行放逸行。
   今日光當去, 其智譬如海,
   卿等當何作, 釋尊已泥洹。”

  是時,佛告賢者阿那律、大迦旃延、分耨文陀尼弗、鳩摩迦葉、須菩提、目呵羅耶、大拘絺:“汝等,皆伸臂授如來掌。”應時十萬比丘伸臂授世尊掌。佛以左手授諸比丘掌,右手持阿難、羅云掌,著諸比丘手中:“我所以親敬阿難、羅云囑累汝等。”爾時即如其像有大自然音,其音遍告一佛國。其千比丘聞所囑累,欲放身命言:“我等當先沒泥洹,不忍見世雄般泥洹時也。”于是佛伸臂向北方,應時他方世界五百佛,伸手授佛掌。佛便持阿難、羅云手,著諸佛掌中:“我持所親阿難及子羅云累諸世雄。”
  爾時,佛便說偈言:

  “我持子羅云, 及侍者阿難,
   面以此囑累, 諸佛之世尊。
   誰為無護者, 能為作擁護?
   獨諸佛世尊, 其智無掛礙。
   今日之夜半, 天龍世人民,
   在閻浮提者, 不復得見我。
   遍觀諸世界, 無量難思議,
   都不見一人, 當為住度者。
   無央數億劫, 譬如恒邊沙,
   能以一人故, 忍住爾所劫。
   其奉敬佛法, 我義度此人,
   以無恭恪者, 億佛不能療。”

  爾時,五百佛各欲還其國土,授阿難、羅云掌已,便說偈言:

  “其奉敬諸佛, 佛義度此人,
   所示現濟脫, 輒廣弘法鼓。
   釋師子世尊, 滌除諸憂患,
   飽滿億數人, 如天雨潤地。”

  于是阿難、羅云為諸佛跪啼泣悲訴,說偈言:

  “愿諸大勇猛, 勸尊住一劫,
   諸佛之威神, 令明住一劫,
   令無數億人, 得義住正諦,
   天龍諸鬼神, 皆發大道意。”

  爾時,五百佛各各還其世界已,告賢者阿難、羅云言:“止,阿難、羅云,無憂無悲!諸佛天中天法伸臂者,為已竟。若放光明及來若住,是為諸佛之示現也。”

  于是佛便三昧,右足大指放億那術百千光明,一一光明端化作億百千蓮華,一一蓮華上化作億百千座,一一座上有一化如來坐說法,一一如來令億那術百千人立不起滅地。時佛復以左足大指放億那術百千光明,十足指放十億那術百千光明,十手指放十億那術百千光明,兩膝放二億那術百千光明,兩臏放二億那術百千光明,陰馬藏放億那術百千光明,臍中放億那術百千光明,兩肩肘放二億那術百千光明,腦戶放億那術百千光明,左右脅放二億那術百千光明,四十齒放四十億那術百千光明,面放億那術百千光明,頂相放億那術百千光明,三十二大人相放三十二億那術百千光明,兩眉間相放億那術百千光明,八十種好一一好各放億那術百千光明。一一光明端有化億那術百千蓮華,一一蓮華上有化億那術百千座,一一座上各有坐如來說法。是諸佛世尊不講異義,但詠菩薩法品總持金剛行三品清凈力無所畏。一一化如來令億那術百千人立不退轉法。
  佛爾時便于雙樹間更化作佛,往至先儒大泥犁放光明,其光遍照思想大獄中。佛爾時便說偈言:

  “是諸人已解脫, 復數數有思想,
   用習起思想故, 令其生于苦惱。
   于世間有得道, 佛世尊放光明,
   其所說于正法, 令滅盡諸苦惱。
   無所盡無所得, 無有起亦無滅,
   其有知是法者, 終不歸于惡道。”

  佛適說是偈竟已,應時具足億那術百千人于思想地獄得脫,即生忉利天上。時佛便復往忉利天上,便重說此偈言:

  “是諸人已解脫, 復數數有思想,
   用習思想之故, 令其生苦痛中。
   于世間有得道, 佛世尊放光明,
   其所說于正法, 令滅盡諸苦惱。
   無所盡無所得, 無有滅亦無起,
   其有知是法者, 終不歸于惡道。”

  世尊說是偈適竟,應時具足億那術百千人,聞是法得須陀洹道。得神通已,便說此偈言:

  “無有起亦無盡, 無有生亦無滅,
   吾之等解于法, 得忍道之滅度。
   其智慧如光明, 照知人諸根本,
   現因緣為解脫, 輒于彼脫人民。
   滅愁苦得大智, 療治于一切人,
   諸一切佛所療, 終不歸于惡道。
   大光明為甚疾, 于世間而滅盡,
   億人民被燒炙, 令度脫想地獄。”

  于是佛復至燒炙、缹煮、叫喚、雨黑沙、燒人四大地獄中,施金色光明遍于一切光明。于佛之光明柔軟可意,以哀眼視一切,施眼令安隱,慧戒使清涼,作寂定光明皆遍其中。其威神尊清凈第一,于垢無所染遠離于垢,施與于智行大慈念大哀,施無限安樂,施慧無礙之眼,施戒之香照于一切,施于法味達于一切已示現于法身,施法心之眼,斷一切不善之本,授與一切清白之法,悉壞魔力悉令怖懼,使邪異道皆斷諸見,令眾一切得安隱想,開于天門閉塞于惡戶,以無盡之德代諸勤苦,一心精進行慈悲喜護,常導眾人于大無為,施眼耳鼻口身意身,一切諸毛孔放大光明。說經法柔軟可意,悲哀口說尊語:

  “我為施安于世, 我為脫諸苦痛,
   我為眾勤勞者, 除若干之苦塵。
   我之所可說法, 照尊光清凈安,
   一切人聞是法, 皆棄捐諸惡道。
   其有人歸命佛, 彼則為得大利,
   于億劫生死數, 終不墮諸惡道。”

  佛說是偈已,應時大地獄一一地獄具足各各億那術百千人得脫,生兜率天上。用聞是法故,悉得阿那含道。得神通已,便說此偈言:

  “譬如在厄道, 有智慧導師,
   令大眾賈人, 度怨賊鬼神。
   佛所度如是, 以光明為道,
   免脫億人民, 離厄淫怒癡。
   我等歸命佛, 導師放光明,
   已發慈悲意, 得濟諸勤苦。
   當歸命于法, 撫養于我身,
   僧為尊重寶, 其德難思議。”

  爾時,佛往詣合會、大合會、不可意三地獄中,放金色五百萬億那術種光明遍照其中。以寂定無人、無有萬物、無起無滅,以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諸度無極,用大慈、大悲、大喜、大護,以四恩行,用如來十力、四無所畏、諸佛十八法不共、如來尊行世慧、神足變化、說法變化、教授變化,以用大慧,以根、力、覺、意、三昧、三摩越,用一切菩薩之行,以無礙佛慧,以無礙佛眼,以無礙法眼,以無礙慧眼,以無礙天眼,以無礙肉眼,以大慈大哀,于一切用一切佛法無上之德,用一切如來覺法,于彼八億那術百千有命之類,悉蒙五百萬億那術種光音,除諸勤苦皆得安隱,出彼合會、大合會、不可意地獄,得生波羅尼蜜和耶越天。聞是法已,著志得阿那含道。于是佛便住于梵天,說偈言:

  “諸人無勤苦, 則為第一安,
   為說勤苦應, 諸想無有念。
   一切無所想, 如于此所說,
   在三界豈安? 數數有生死。
   其有解空空, 彼空乃為空,
   其說深縛者, 彼能解于空。
   空者無有起, 思想無有界,
   已見非我法, 則為佛之子。
   是法為非吾, 亦不可得我,
   已無吾我者, 于何復有喜?”

  佛說是偈已,應時彼億那術百千人聞法者心,悉斷一切塵勞,生死已盡得阿羅漢證,便放身命般泥洹:“我等不忍見世尊般泥洹時。”

  爾時,佛于梵天忽然不現,即住雙樹間。佛心念言:“今日夜半,如來于是當般泥洹。人民最后見佛終竟,我聊復令眾庶歡悅,得安隱想,斷諸穢毒,令念如來作大善本想,離大眾惱得無極慶,發大慈大悲棄諸魔事,懷來諸佛法,皆除裂諸見網,悉滅諸塵勞,悉舍諸諛諂,悉損諸大見,來諸度無極,嘆詠菩薩之行。現諸如來令一切目見,作大變化說于佛法。”
  于是,世尊于師子床上右脅倚臥,如師子無恐懼。大尊雄周觀十方,以足指按地六返震動十方境界。佛即如其像三昧正受,一一毛孔出恒邊沙等數之光明,一一光明照恒沙等佛國,一一光明終不相錯。以是之數,一切諸毛孔各各放恒邊沙數之光明。放已即如其像三昧正受,令一切人眼還得佛眼,皆見諸佛國土所有。
  爾時,佛告諸比丘言:“汝等寧見東方縱廣上下各十萬由旬滿其中塵,東方諸佛其數如此塵,一塵為一佛,皆右脅倚臥,所見變化亦如是;一切諸佛其所教度皆已周畢,悉入力士生地雙樹間;皆名為釋迦文,一切皆于師子床上臥,皆當于今日夜半般泥洹?汝等寧見東方不可計、不可數、不可思議、無有量諸菩薩行具足往詣佛樹下?寧復見無央數得佛道者不?寧復見余無央數轉法輪者不?復見余無央數說法者不?復見無有量放壽命者不?復見無有限右脅倚臥于師子床上如我臥者不?”
  眾會對曰:“已見,不知其數。”
  佛言:“譬如三千大千世界,上至三十三天,下盡地際,滿其中塵。于汝等意云何?寧能有知是塵數者不?”
  “唯天中天,不可計、不可量、不可稱、不可數。”
  佛言:“譬如是三千大千世界,更有如是比億百千三千大千世界滿其中塵,有如此塵數東方佛國菩薩名釋迦文,來詣佛樹下得佛道者數亦如是,轉法輪者數亦如是,教授說法者數亦如是,放身命者數亦如是,如我右脅倚臥者數亦如是,無起余于泥洹界般泥洹者其數如是,皆名為釋迦文,母名摩邪,父名悅頭檀,其國名迦維羅衛,其世名忍界,舍利弗、摩訶目揵連尊弟子,阿難為侍者,如東方之所有,九方亦如是,皆為釋迦文,如釋迦之數,名提桓竭者亦如是,名曰提名多羅者亦如是,名維衛者亦如是,名式者亦如是,名隨葉者亦如是,名拘樓秦者亦如是,名拘那含者亦如是,名迦葉者亦如是。是諸佛天中天,如是柔軟微妙為名號,出柔軟音聲,皆同一號為釋迦文。如來皆以具足肉眼見是尚不足言,其所見廣大過此無央數。其有居家修道,若出家學道,令一佛國諸菩薩皆得作佛,具足一劫供養此諸佛名;復有聞是說現諸佛經品,聞已須臾樂歡信,勝于三千大千世界人民皆得佛共供養具足。一切諸菩薩已慧解如是,疾近無上正真道。”
  說是經時,六十二億菩薩得難具足法,如是得護不可思議,意不退轉立于無上正真道。十那術菩薩初發大道意,立不退轉地無上正真道。三十二億菩薩得不起法忍。恒沙數等人斷一切塵勞,滅生死證說。無央數人當與彌勒會。

  于時,弊魔懷毒恨心垂淚白佛:“唯世尊,我本愿欲使如來早般泥洹,欲令人民不出我界。如來無著等正覺,所度遂益多。若住其壽命令至一劫,所度之數不能復過今日之所度也。今天中天已空我界。”
  于是佛以手兩指,取地土用著爪上,告弊魔言:“于汝意云何?如來爪上土多?大地土多?”
  魔白佛言:“如來爪上土少,大地土多不可計也。”
  佛言:“波旬,我之所度立于無為,其數如爪上之土。其從汝之教者,復多于大地土。汝當歡喜怡懌,人之種如是不可盡無有數。”
  佛告波旬:“汝欲求人種如求空,于是波旬卿所當作者便為之,今日夜半如來當般泥洹。”

  爾時,佛告諸比丘:“置是諸佛世尊之數,置是諸佛世尊國土所有快樂,置是諸菩薩之興盛。”
  對曰:“唯然,天中天,悉在耳。”
  佛告阿難:“若我從一劫至那術劫,作譬合會校計說譬喻法,講義說諸佛,無有竟時,不可竟也。無央數諸佛天中天,現在者如是,如來皆以具足肉眼見復過是,所見不可限。”
  于是佛告諸比丘:“如來為一切所當為者以度一切矣,無有不度之想名如毛發。所以者何?故告汝等。”
  爾時,佛即如其像三昧現神足,令是諸佛世尊所說經,悉使此剎人聞。聞是法者,恒沙等人立于三乘,十億百千人得無上正真道,十億千人立緣覺道,其余者皆放身命。

  爾時,佛以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好,及八千種好、十億聲、六十億那術百千種語,無限億那術百千種具足音,受持諸佛法之相,如來寂定、如來十力、如來四無所畏、如來四神足、如來四解智、諸佛十八法不共、如來世上行,悉令面見諸法。于是佛所說法即現是三千大千之世界,平等如掌無沙礫石,但有摩尼、真珠、琉璃、琥珀、硨磲、金銀。三千大千世界周匝有諸寶殿,無央數宮珍寶交露,摩尼宮殿交露。遍有明月珠樹、明月珠蓋、明月珠幢幡、明月珠舍、明月珠座,具足三千大千世界。周遍八方有八交道,以金銀、琉璃、水精、硨磲、瑪瑙、象瑙、琥珀寶、赤車釭寶、吉祥福寶、月光明寶、踰日寶、阿牟勒寶、鳩彌勒寶、味寶、碧英寶,以此眾寶轉相莊校,為樹為蓋幢幡。其樹根莖節枝葉華實熾盛,幡蓋麗妙有器樹、衣樹、瓔珞莊飾被服果樹,滿無空缺。有赤栴檀、紅栴檀、汁勒栴檀、蜜香黑妙音,有曼陀勒華、大曼陀勒華、巾迦勒華、大巾迦勒華、粗華、大粗華、柔軟華、大柔軟華、度晝華、大度晝華、波羅犁華、大波羅犁華、善優波羅犁華、月華、大月華、周遍月華、摸華、大摸華、周遍摸華、善敬摸華、蓋華大蓋華、周遍蓋華、懼生華、大懼生華、周遍懼生華,周匝遍滿是三千大千世界無空缺,皆有珍寶蓮華。有九十九億那術百千殿舍,青琉璃、黃金、琥珀、瑪瑙以為殿舍,吉祥福寶、摩尼寶以為車,有軟妙衣垂桂車上,周匝遍是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有敷自然師子之座,一切樹下皆有自然師子座,以好綩綖錦繡綾綺上妙衣服以為座具。有雜色網幔,其文交錯狀如綬紛,或以黃金焰光摩尼以為莊校。一切諸師子座,有坐菩薩三十二相嚴飾其身。是三千大千世界周匝遍布赤珠、青珠、白珠,有赤栴檀之瓣香、蜜香、黑妙香,散以粟金。
  于是三千大千世界上虛空中,遍有摩尼珠網幔,出天之伎樂音聲。以珠桂諸幔上,以妙貫珠寶貫珠、師子賴珠、颰蹉賴買珠,以金縷交錯為系,以金種種莊嚴為寶帳幔,以純金為帳幔。是三千大千世界,周匝下盡地際上至三十三天,以摩尼寶遍以紫磨金周匝為莊嚴。從黃金帳出無央數億那術百千之好音聲,空無相無愿聲、非常苦空非身之聲、寂定戒三昧智慧解脫度知見聲、調損忍辱慚愧聲、慈悲喜護安詳奉行聲、布施聲布施度無極聲、持戒聲持戒度無極聲、忍辱聲忍辱度無極聲、精進聲精進度無極聲、一心聲一心度無極聲、智慧聲智慧度無極聲、神通聲神通度無極聲、菩薩行聲、懷來菩薩使至不退轉地聲、菩薩得不起法忍聲、一切諸佛法聲。如須摩提國阿彌陀佛光明,如阿插佛世尊及與香王國所有為上妙,如寶香天中天,如法焰光佛國土之世雄,如摩尼王世尊,如日寶藏又若日寶藏,如音響王佛,如善覺佛,如須彌劫正覺佛國興盛安樂,釋師子國土興樂亦如是,用哀一切故示現般泥洹。人得知無疑世尊剎貧窮,用哀是等故示現國快樂。如一切諸佛尊行佛道事,釋師子剎如是,毛發無異無增無減。又若一切佛國土之快樂嚴凈好,釋師子剎如是,毛發而不差異。

  爾時,賢者阿那律啼泣悲哀,便說是偈言:

  “好如月盛住虛空, 若日柔軟千光明,
   譬火摩尼照一切, 世尊不復入教授。
   誰當復護諸世間? 無央數人流生死,
   一切世間復盲冥, 用世尊入樹間故。
   一切三界群生類, 諸所得安及快樂,
   悉蒙佛法及尊僧, 用荷哀傷得撫養。
   善釋師子巧醫王, 療治憂苦度彼岸,
   勉濟一切諸勤苦, 法王入于雙樹間。
   一切世間當狂亂, 用不見佛釋師子,
   除無央數淫怒癡, 人民眄眩頓躄地。
   天中之天滅生死, 金翅龍鳥皆歸命,
   鬼阿須倫摩睺勒, 世尊去后皆墮冥。
   無有淫欲離慢塵, 照四方明為已滅,
   一切世間當大冥, 佛般泥洹當奈何!”

  阿那律說此偈已,應時有諸異天,乘車來者、獨乘者、乘象者、乘馬車者、在交露車者、在座上者、在殿上者、在窗牖者、在父露帳者、在戶上者、在半月上者、在梯陛上者,各從所乘,各從在所下,下已啼泣呼嗟,往諸力士所生地。到佛所稽首佛足,或有天散優缽青蓮黃白諸華,或有散雜栴檀,或有天自取寶冠、寶珥、手著之寶及以天衣,持散佛上供養于佛。
  于是賢者羅云啼泣悲哀,說偈言:

  “功德特異慧無量, 為眾所奉開迷亂,
   除一切惡勤勞憂, 入于力士所生地。
   佛為福地眾所仰, 尊為醫王滅諸病,
   尊相好好如蓮華, 尊今寢臥于樹間。
   佛踰日月諸世間, 無量之曜消天光,
   佛為法主過須彌, 度脫億人勤苦惱,
   佛入空法寂無有, 第一無想度彼岸,
   尊棄一切世間愿, 法王已入諸樹間。
   世尊之眼滅世冥, 三達無礙去來今,
   佛為導師度生死, 佛用哀故寢樹間。
   尊師子吼出妙聲, 佛所語明如月照,
   佛軟音響眾喜樂, 佛用哀故寢樹間。
   賢者羅云贊十力, 即便眄眩尋躄地,
   于地婉轉自擗撲, 法王加哀莫泥洹。”

  尊者羅云說此偈已,應時東方不可議無央數不可稱無崖際世界諸佛天中天國,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有限諸菩薩,啟辭諸佛來至此剎,欲見如來般泥洹及諸大會菩薩,欲見如來稽首跪拜承事供養。諸菩薩來所經世界無數無量,一切天宮天伎樂不鼓自鳴,雨于天香天華。彼諸世界諸天子,有大德學大乘者,及諸天王、龍王、鬼神阿須倫王、迦留羅王、甄陀羅王、摩睺勒王,皆侍從諸菩薩來供養者。菩薩以諸寶自莊校來者,或以天子被服來者,或以第六天子被服來者,或以梵天被服來者,或以自在天子被服來者,或以善化天子被服來者,或以兜術天子被服來者,或以天帝釋被服來者,或以日天子被服來者,或以月王被服來者。有菩薩入摩尼寶殿舍中結跏趺坐來者,或入摩尼寶宮中坐來者,或入摩尼寶交露帳中坐來者。復有菩薩入香殿香宮香交露帳中,結跏趺坐來者,或入紫磨金殿,或入一切寶殿,或入一切寶交露帳中,結跏趺坐來者。復有菩薩入赤栴檀殿,入一切栴檀殿舍中,結跏趺坐來者。復有菩薩入七寶華殿,或入月光焰明踰日月摩尼寶殿,或入如意寶珠殿,或入如意寶珠宮,或入如意摩尼寶交露帳中,結跏趺坐來者。
  諸菩薩以三十二相莊嚴其身,有無數光明不可思議之光曜,無數廣大光明。其光明除一切人勤苦,令一切得善想光明,除一切地獄、餓鬼、畜生光明,將一切詣善道光明,令身有福功德相,端正姝好見者歡喜,愛其色則無與等者,其色為一切所觀視,有梵聲柔軟音響、令諸道歡喜音、恐諸魔音、益一切人音、出諸法諸福德音、滅除一切惡出無量法明音。彼有菩薩大士,雨諸寶天華遍三千大千世界,往詣如來或雨衣者、或雨瓔珞莊飾者、或雨蓋者、或雨幡彩者、或雨雜栴檀者、或雨紫磨金者、或雨蓮華者、或雨如意珠者、或雨踰天所有諸寶者,遍三千大千世界下詣如來。或有菩薩化作諸寶莊飾蓋如三千大千世界,踰諸天寶用供養如來。或有菩薩以諸瓔珞莊嚴如三千大千世界,化作蓮華、細根、青琉璃、硨磲、琥珀、吉祥藏寶,以為車如意珠車皆悉周遍,焰光珠摩尼黃金以一切為莊飾。或有化作一宮殿如三千大千世界,或有化作踰天諸寶交露帳如三千大千世界,以焰光珠黃金一切為莊校。或有化作清凈處,如三千大千世界甚大,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有量、無崖底,所化乃如是,以供養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八方上下來如是,不可計、不可數、不可思議、無有量諸菩薩來供養佛。
  是諸菩薩皆同時前,稽首佛足繞世尊三匝。各從其所方來,化作大蓮華師子座,諸寶焰光珠黃金為莊校座。一一菩薩各為佛于雙樹間化作師子座,以無量清凈踰天衣敷其上,以無央數種種色、無量色、不可計色、不可計億那術百千色,踰天上諸所有以為莊校,焰光珠、黃金諸寶、紫磨金以為帳而莊嚴,踰天上香而為芬熏,令諸惡道為善本想,令一切歡喜怡懌。如一菩薩所作莊飾,諸菩薩皆亦如是。一一菩薩各各所化不相雜錯。所以者何?寂定無諛諂,于諸法無所著。譬如如意珠于諸塵垢無所染污,學善權方便于諸法所念清凈,得諸尊慧法,如身所行口亦如是,為大布施主住于法無所著。是諸菩薩皆嘆如來本求道,不可計、無央數、不可量、不可稱勤苦行,以義示現。

  爾時,賢者阿難以偈贊佛言:

  “眼明凈好如月滿, 十力神足慧無塵,
   為天龍王所供事, 今日世尊入樹間。
   若佛眾匆入大城, 世雄以足蹈門閫,
   則動天地至六返, 放其光明遍佛國,
   琴瑟簫鼓諸樂器, 不鼓自出柔軟音。
   師子虎鹿及野牛, 諸龍大象止雪山,
   哮吼咆陸心歡喜, 皆有慈意向如來。
   其聲可樂勝眾寶, 諸牛那術及百千,
   見佛光明皆踴躍, 得安無量樂無數。
   鴹鴨鸕鶿雁拘逸, 又羅瞻無無數眾,
   于鐵圍山鳥鸚鵡, 鳴喜欣欣至佛所。
   人本所失諸寶藏, 皆還得之至世尊,
   諸瞋恚者悉慈心, 以清凈意奉事佛。
   天住虛空雨天華, 又羅蓮華有千葉,
   諸宮采女及天子, 各為供養于世尊。
   色凈如是當不現, 佛今泥洹當奈何!
   譬如犢子斷母乳, 斷絕擁護為甚劇。
   十方從本無塵垢, 已離生死為眾祐,
   諸世雄界為自在, 其受得住不減劫。
   誰為光王踰日月? 誰當有力踰鐵圍?
   誰當忍辱等如地? 世尊導人使離塵,
   當以精進及一心, 智慧示現度一切。
   若子億世與母離, 暫得一會便復別,
   子愁思親四方求, 世尊泥洹我亦爾。
   愁憂勤苦無復樂, 見佛經行及坐處,
   及見講堂以精舍, 奈何斷無吉祥得!
   贊嘆十方法施人, 無量勤苦賢釋子,
   即便躄地蓬婉轉, 我最意見月善月。”

  爾時,世尊以一切持句三昧、正受作安隱行現三昧、善說三昧、雷雨三昧、師子響三昧、光耀響三昧、威神光明三昧、放光明三昧、微妙句三昧、力三昧、力句三昧、無量力三昧、意持照明三昧、起世有三昧、鼓響三昧、月三昧、大月三昧、周匝月三昧、月響三昧、上月三昧、藏三昧、諦藏三昧、琉璃藏三昧、觀視三昧、無量觀視三昧、遍照一切十方三昧、除一切疑光明三昧、至誠三昧、諦至誠三昧、至語三昧、說一切行三昧、所說諦至誠三昧、無量三昧、寂定三昧、寂定句三昧、諦寂定語三昧、布施三昧、諦布施三昧、大布施士三昧、光明三昧、善光明三昧、大光明三昧、無量光明三昧、照明句三昧、斷一切疑光明三昧、說諸善本三昧、除說諸疑結三昧、諦說見三昧、于是斷疑三昧、善施廢解三昧、作諸佛三昧、現說一切行三昧、善說一切行三昧、善說轉法輪三昧、善開度其處三昧,以是善說現在諸佛慧三昧,正受所住處,一一毛出不可計、不可議、不可稱、不可量、無崖底億那術百千光明,一一光端化無央數不可計議無量浴池,一一浴池化作不可計議無數無限億那術百千蓮華,一一蓮華上化作不可計議無數無限億那術百千座,一切諸座上皆有如來坐說法。一一化如來所開導人,使立不退轉地住于佛法,其數如蓮華上所坐化佛。得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一一各如是緣覺之數,及不退轉立善本者,其數亦爾。生天上者數亦如是,不復隨苦。諸浴池際各有四寶樹,無數莖節枝葉華實,一一莖節枝葉華實上,化作無數不可計議不可稱量如來,化出坐師子座上說法度脫一切。其數如化樹上如來之數開度一切已,便說此偈言:

  “眾祐人中尊, 諦覺于一切,
   人見歡喜者, 皆棄捐惡道。
   其久有神通, 世雄難得值,
   如優曇缽華, 其色可意好。
   其欲供養佛, 及奉事我身,
   彼聞是經法, 其心當歡喜。
   其欲見現在, 世尊人中上,
   世光明威神, 當信樂吉祥。
   其當來諸佛, 以光導御人,
   欲見是世尊, 當信是吉祥。
   其有求大乘, 彼則有大利,
   聞是經法已, 則奉侍于佛。
   其目得清凈, 及耳鼻之根,
   身口意諸根, 為斷無所受。
   三昧戒清凈, 智慧解脫凈,
   解脫示現智, 脫現為至誠。
   解于一切法, 于我無所起,
   所知無所滅, 即不憂諸響。”

  諸化如來說此偈已,應時不可計人立于三乘,無數世界人民皆得一心,無數佛國諸地獄皆滅盡,諸畜生皆脫勤苦,餓鬼皆得安隱。

  爾時,佛入量寶三昧正受。如來住是三昧者,隨一切人所欲得寶則如其意。見佛國寶皆悉在前,見諸佛樹以寶莊飾,隨意所好所欲。見色則見諸郡國縣邑及國人民即如意見滿諸佛國盡形壽,見所欲莊飾則如意見男子、女人、小男、小女瓔珞莊飾,亦復見諸天、龍、鬼、神、揵陀羅、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所欲服飾,所欲食飲,所欲舍宅,如意所好皆見皆得。
  佛告阿難:“有三昧名慧行,諸佛世尊住是三昧,隨人所欲得三昧,如意即見一切人愿。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無量過度三昧,吉祥威神隨人所欲,得萬物即如意在前,得萬物已供養如來。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眼,住是三昧時,令一切人不復習欲,樂道德欲,于淫欲不凈想不復習也,于夢中亦不樂。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意慚愧,住是三昧時,令諸佛國中人民皆有愧心,無恚亂意。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目主,住是三昧盲者得目。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無憂主,住是三昧時,若入城,令一切人無復憂患。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神通主,住是三昧,令無神通者飛行虛空,神足能高七樹。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世光耀,住是三昧時,盲者得見世尊。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受清凈,住是三昧時足蹈門閫,令諸天、龍、鬼、神、揵陀羅王、阿須倫王、迦留羅王、真陀羅王、摩睺勒王、釋梵于彼稽首禮佛。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過師子英,住是三昧時,諸外異道適見如來威神,皆降伏自歸。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金剛光明,住是三昧足蹈地時,三千大千諸鐵圍大鐵圍山、須彌山王及黑山、諸溝坑溪谷山林及地皆正,高者為卑,丘墟為平,其地柔軟譬如好衣。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伏諸魔力,住是三昧時,令諸魔恐懼怖懅不安,各各不樂其宮舍怖懅不止,至于見佛歸命如是稽首佛足。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無恐懼,住是三昧時,令一切人無傷害意,相向無諸恐懼亦無憍慢。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妙句,住是三昧時,令諸世界人無有食者得諸無數種種之味。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顏色,住是三昧時,令一切人得好妙色不復多病。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為他故令無衣者得自然衣,住是三昧時,拘閉獄者皆得解脫,諸在厄難者令免難苦得諸安樂,慳貪者喜布施,惡戒者住凈戒,恚怒者立忍辱,懈怠者使精進,斷諸不善法習增善法,亂意者令得一心,惡智者得凈智慧。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說無意行善說句,住是三昧時,諸憂愁者悉令喜踴。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二光,住是三昧時,于去來今諸法無所掛礙,無有不等示現智慧。
  “阿難,諸佛世尊有三昧,名于諸法無諛諂便去,住是三昧時,令諸菩薩大士得不起法忍。”
  佛說如是,賢者阿難,諸尊弟子,十方諸會菩薩,諸天龍神世間人民,為佛作禮而去。

乾隆大藏經·大乘涅槃部·佛說方等般泥洹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