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寶積部·第0041部
得無垢女經一卷
元魏婆羅門般若流支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住舍婆提城祇陀樹林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心得自在,善得心解脫,善得慧解脫,人中大龍,應作者作,所作已辦,離諸重擔,逮得己利,盡諸有結,善得正智,心解脫一切,心得自在,到第一彼岸。唯除一人尊者阿難,余者悉是大阿羅漢。諸大菩薩十千人俱皆不退轉,唯一生縛,其名曰:寶明菩薩、慧聚菩薩、勝藏菩薩、名稱意菩薩、辯聚菩薩、觀世自在菩薩、得大勢菩薩、彌勒菩薩、得無憂菩薩、文殊師利童子菩薩、不迷行菩薩、不迷見菩薩、除惡菩薩、壞一切悲闇菩薩、功德寶華莊嚴菩薩、金纓光德菩薩、障一切罪菩薩、不壞思惟菩薩,如是等上首十千菩薩俱。
  爾時,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連、尊者摩訶迦葉、尊者須菩提、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尊者離波多、尊者阿泥樓大、尊者阿難陀,此如是等八大聲聞。文殊師利童子菩薩、除惡菩薩、寶幢菩薩、不迷見菩薩、障一切罪菩薩、觀世自在菩薩、辯聚菩薩、不迷行菩薩,此八菩薩摩訶薩等,并大聲聞,于晨朝時,著衣持缽被服袈裟,相與欲入舍婆提城,為乞食故。未到彼城,于路中間,共相謂言:“我等心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得聞圣諦。”
  尊者舍利弗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于圣諦中,得無礙慧、不破壞慧,彼慧不闇。”
  尊者大目揵連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無有魔業。”
  尊者大迦葉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婦人、一切丈夫,若男若女,與我飲食,一切皆得無盡福報乃至涅槃。”
  尊者須菩提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得阿蘭若。”
  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皆得三昧。”
  尊者離波多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外道,遮羅迦婆離婆羅阇迦尼揵陀阿只毗迦,婆羅門、居士,得不惡見。”
  尊者阿泥樓大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得不嫉樂。”
  尊者阿難陀曰:“我心安住如色三昧,入舍婆提大城乞食。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聞法即解。”
  文殊師利童子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門戶窗壁、器莊嚴具、樹葉花果、袈裟等中,出空、無相、無愿等聲,出不生聲,亦出生聲,出無我聲。”
  除惡菩薩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若彼眾生有惡業行應受報者,彼見法故現世輕受。”
  寶幢菩薩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善寶滿藏悉開。”
  不迷見菩薩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眾生堪任菩提?婦女、丈夫、若男若女,眼見我者,皆見我身如佛身色,決定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障一切罪菩薩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五蓋不障。”
  觀世自在菩薩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眾生系縛執掌欲被殺者皆得解脫,無有怖畏。”
  辯聚菩薩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何等惡心眾生,慈心相向,遞共贊詠,音聲語說皆得辯才。”
  不迷行菩薩曰:“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隨何眾生眼見我者,一切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彼大聲聞、彼諸菩薩,依如是法,如是行說,相與進向舍婆提城。
  時憍薩羅,波斯匿王有女,名得無垢,已曾親近無量諸佛,久種善根,供養多佛,解甚深法,得五神通,天眼遠見,清凈過人。彼諸菩薩、彼大聲聞,在道語說皆悉遙聞。彼女端正姿媚少雙,甚可愛樂,妙色具足,父母意念,一切婇女、一切人民皆悉樂見,年始十二。二月八日,弗沙星日意樂出游,以求吉相,父母即聽,從婆羅門,有五百人赍持蘇酪,華草符[土+瓦]相隨而出,為欲解奏。彼婆羅門,見諸菩薩、大聲聞已,即住念曰:“我今見此吉相好人。”
  時,彼侍從婆羅門中,有一長老大婆羅門,厥名梵天,謂得無垢作如是言:“女今當知,我此所見是不吉相。前有如是諸比丘住,可回入城。見如是相,所作不吉。以此因緣,或解或奏,不吉不成。”
  即于爾時,得無垢女偈對梵天婆羅門曰:

  “見此無障勝, 能卻多人惡,
   此見凈四諦, 正念信解脫。
   二足上福田, 施彼愿生天,
   得甘露果報, 施者不得惡。
   第一持戒人, 離濁無惡念,
   行世間治病, 療救苦眾生。
   佛世間最勝, 第一之法主,
   此是彼佛子, 無有塵垢染。
   此諸大菩薩, 遠離何等法?
   惡法皆遠離, 常謹慎不越。
   持戒世間最, 好人見者勝,
   作塵許供養, 彼得如法財。
   此滿足勝相, 此善心凈田,
   婆羅門得信, 獲多福生人。”

  爾時,梵天婆羅門,為得無垢女,而說偈言:

  “莫隨癡心言, 齋時觀比丘,
   如著衣剃發, 求吉不用見。
   尊朝不喜汝, 我當必被笑,
   不得持齋戒, 愿勿觀比丘。
   若不觀比丘, 則是大善哉!”

  爾時,得無垢女,為梵天婆羅門,而說偈言:

  “非于今朝日, 能救我父母,
   非諸親非財, 亦復非嚴飾。
   此之功德人, 入于有為行,
   此人能救我, 亦救我父母。
   我于今朝日, 舍身復舍命,
   甚愛樂佛法, 不欲世富樂。
   更無異歸依, 能救護眾生,
   唯有佛法僧, 三寶能救護。”

  爾時,梵天婆羅門,語得無垢女言:“汝大不是!汝于昔來,未曾見佛,未曾聞法,未供養僧,汝何處聞?云何信佛?”
  得無垢女作如是言:“我生七日,時婆羅門安置我身,在栴檀殿金寶床上。五百天子,在于我上空中行過,我時得見。時彼五百諸天子中,有一天子曾見如來,種種贊嘆說佛功德,贊嘆法僧。我時得聞,五百天子皆共問之,作如是言:‘君見佛來,佛狀云何?云何得知?’時彼天子知我心信,為生五百天子信故,而說偈言:

  “‘無垢欲染發, 清凈軟靡旋,
    面猶百葉花, 如夜空滿月。
    毫色雪頗梨, 眉間甚可喜,
    諸眷屬中勝, 佛語甚微妙。
    人主師子頰, 眼目極殊妙,
    齊平四十齒, 眾生中心勝。
    彼復廣長舌, 善凈圓滿面,
    利益善語言, 離惡口兩舌。
    無有無義語, 佛不毀譽語,
    利益諸眾生, 無數眾生信。
    項相猶如貝, 人生臂指長,
    譬如象王鼻, 希凈齋卻入。
    陰如象王藏, 亦復如日光,
    身毛皆上靡, 鹿[跳-兆+尃]足下平。
    離垢惡實語, 一切牟尼王,
    已破壞惡見, 惡見悉已滅,
    眾生億問難, 正答令歡喜。
    遠離彼二邊, 說于中道法,
    隨何人聞者, 第一寂滅樂。
    直不曲勝語, 一切歡喜愛,
    法云普遍覆, 平等雨法雨。
    如來既自度, 亦度彼眾生,
    歸救中第一, 觀世間相應。
    余無量功德, 我不能具說,
    彼天子聞已, 心開凈信佛。’”

  爾時,得無垢女說此偈已,即語梵天婆羅門言:“大婆羅門,我生七日,便得聞此佛法功德,從是已來,不曾少時有癡覆心,不著諸欲,不著嫉妒,不著貪心,不起盜心,心不思量,亦不憶念,不知愛著,或父或母、或兄或弟、姊妹親屬不知愛著,嚴飾之事不知愛著,王都城邑、聚落身命不愛著生。大婆羅門,我憶異相,所謂佛相。大婆羅門,我心恒常憶念三種。何等為三?隨何方面,如來行處,我問如來,若佛說法,如是一切我悉攝取,不失一字、不失一義、不失一語,無有一夜或于一日隨在何處,我常見佛非是不見,我常聞法,常供養僧。大婆羅門,如是見佛,如是聞法,供養眾僧,我無厭足。”
  爾時,梵天大婆羅門,敕一同伴小婆羅門,作如是言:“汝摩那婆,今速還去。如得無垢向來所說,悉為大王及王夫人,說如是法。”時摩那婆受教而去,如所見聞,悉為大王及王夫人,說如是法。
  爾時,得無垢女,如佛功德為諸人說,如法功德為諸人說,如僧功德為諸人說。時,彼五百諸婆羅門,聞已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得無垢女從輿而下,與諸侍從婆羅門俱,前詣菩薩、大聲聞所,到已禮拜恭敬尊重,住在尊者舍利弗前,合掌而立,問于尊者舍利弗言:“大德舍利弗,一切女人,智慧甚少,染欲極多,專行放逸心意狹劣,不念善法多念惡法。善哉!大德,唯愿垂哀悲心念我,如應說法,令我長夜得大利益安隱快樂。”
  此語未訖,時憍薩羅波斯匿王,聞婆羅門摩那婆語,速疾急到,詣大聲聞、諸菩薩所。見女在坐,于自己女,如大聲聞、如大菩薩,作如是言:“在家甚樂,何故在坐說如是言:我從是來,不為癡覆,不著戲樂,不曾起心?”
  時憍薩羅,波斯匿王,即自為女,而說偈言:

  “汝端正如天, 姿媚如莊已,
   何故起惡見, 說言皆不著?
   王國土豐樂, 汝母隨汝心,
   女何所憶念, 言不著身樂?
   一切貴敬汝, 見汝者皆愛,
   百功德莊嚴, 何以不著樂?
   女何所見聞, 于樂生憂怖?
   好心向我說, 汝有何所愿?”

  爾時,得無垢女,即為父王而說偈言:

  “王不覺家惡, 危脆諸陰中,
   有為所止宿, 如妓兒戲場。
   毒蛇所居處, 命少時不停,
   無有安樂心, 云何得睡眠?
   四大如毒蛇, 三有何處樂?
   多怨惡斗諍, 到曠野險處。
   煩惱怨圍繞, 云何得安樂?
   何者是戲樂? 云何而著樂?
   飲毒云何睡? 敕殺云何喜?
   崄岸云何安? 人命亦如是。
   如來說譬喻, 有聚如須彌,
   爾許顛倒意, 誰信無常劫?
   父母兄弟等, 一切賊境界,
   善知識兒子, 親友皆圍繞,
   猶如鏡中像, 一切皆無常,
   有何等人輩, 能信此不實?
   初見自然智, 即發菩提心,
   從發心已來, 未失菩薩行。
   何處菩薩行, 貪著世間樂?
   我見彼如來, 不思議功德,
   聞善逝說法, 見此佛子人,
   是故不憶念, 著世五欲樂。”

  爾時,憍薩羅國波斯匿王,既聞女說默然不言。
  爾時,得無垢女,知父默然,即語尊者舍利弗言:“大德舍利弗,我欲問難,愿慈念我。佛說大德,智慧人中最為第一。大德,何者智慧?彼智慧者,為常、無常?若是常者,如佛所說‘一切諸法皆悉無常’,佛如是說,則是妄說、迷惑說法。若是無常,彼法不生,若法不生彼法則無,為何所說?則不憶念說智慧法。以何義故,佛說大德智慧人中最為第一?”尊者舍利弗,默然不答。
  爾時,尊者大目犍連,問于尊者舍利弗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舍利弗言:“女不問我無常之法,問不生法,故我不答。”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尊者大目連言:“大德目連,佛說大德神通人中最為第一。大德為住眾生想故,示現神通?為住法想示現神通?若住眾生想示現神通者,眾生既無,云何大德示現神通?若住法想示現神通,法無分別,大德亦爾無所分別;既無分別,云何大德示現神通?”尊者目連,默然不答。
  爾時,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問于尊者大目連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目連言:“女不問我分別,我無分別,不取不分別如來菩提道,是故我不答。”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言:“大德富樓那,佛說大德說法人中最為第一。大德為受持說法?為不受持說法?若受持說法,則與一切愚癡凡夫等無有異。何以故?一切愚癡凡夫受持。大德,如是不離一切愚癡凡夫法。若不受持說法,法既無物,云何大德說法人中最為第一?”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默然不答。
  爾時,尊者摩訶迦葉,問于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言:“女不問我世諦之義,問我真諦,故我不答。”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尊者大迦葉言:“大德摩訶迦葉,大德入八解脫,入已復出為人說法,于何人邊乃至微少受一瓢食,彼諸施者,皆得生天?彼于大德,云何而施?為身凈施?為心凈施?為身心凈施?若身凈施,身則無知無覺不動,如草如木如壁如土,彼身如是不能凈施。若心凈施,心則如幻不暫時住,不能凈施。若彼身心內外俱凈,如是身心不得凈施,身心無物云何凈施?”尊者大迦葉,默然不答。
  爾時,尊者須菩提,問于尊者大迦葉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大迦葉言:“女不問我取法,問我不取法,是故我不答。女問我實際,是故我不答。”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尊者須菩提言:“大德須菩提,佛說大德阿蘭若行最為第一。大德阿蘭若者,為有物修?為有法修?若有物修,則是無常。若有法修,法無生相,法無滅相;法若不生不滅相者,彼則平等;彼若平等則非平等;彼若真如則非真如不動不轉;若不動轉彼不得說;若不得說彼不思議;若不思議彼不可說;若不可說彼則無物;若無物者彼則無實;若無實者圣人不說。”尊者須菩提,默然不答。
  爾時,尊者離波多,問于尊者須菩提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須菩提言:“乃至無有少法可說,默然為樂。女問如是不戲論法,諸有言說皆是不善,不言說界是阿蘭若行。”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尊者離波多言:“大德離波多,佛說大德坐禪人中最為第一。大德為心依止禪?為心不依止禪?若心依止禪,心則如幻不實分別;若當如是不實,分別則不實,依止禪三昧則不實。若無心念禪,一切死人亦得歡喜,諸草木壁、波羅賒樹,皆應三昧。何以故?以彼諸物皆無心故。”尊者離波多,默然不答。
  爾時,尊者阿泥樓大,問于尊者離波多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離波多言:“得無垢女問佛境界,彼非聲聞之所能答。”
  得無垢曰:“于意云何?如來法界、聲聞法界,有別異耶?若異法界則壞法界,若法界壞法界則二;法界不二得言真如,如是真如得言不二。如是真如如是不二,不得言勝,大德何以作如是說?”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尊者阿泥樓大言:“大德阿泥樓大,佛說大德天眼人中最為第一。大德天眼,為有物見?為無物見?若有物見則墮常見,若無物見則墮斷見。”尊者阿泥樓大,默然不答。
  爾時,尊者阿難陀,問于尊者阿泥樓大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阿泥樓大言:“女懷智慧問,是故我不答。”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尊者阿難陀言:“大德阿難陀,佛說大德于多聞中最為第一。大德何物得言多聞?為有義知?為究竟知?若有義知,義無言語,不可言說,非耳識知,彼非可見。若究竟知,然世尊說當聽于義,莫聽文字;如是不聽,大德阿難云何多聞?”尊者阿難,默然不答。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問于尊者阿難陀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尊者阿難陀言:“一切文字性離如響,女問我字,故我不答。女問平等無心離心,此義乃非學人境界,云何得說?仁者,當問如來法王。”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童子文殊師利言:“文殊師利,佛說仁者善解如來甚深解脫,如是菩薩摩訶薩中最為第一。彼因緣法云何甚深?為深故甚深?為自體甚深?若彼因緣深故甚深,則彼因緣無人和合。何以故?如是因緣,不去不來非眼識見,乃至非是意識所知,不二和合因緣而生。若自體甚深,彼甚深體則非可示。”
  文殊師利言:“實際之義甚深甚深。”
  得無垢言:“文殊師利,以彼實際非實際故如是,彼智則非是智。”
  文殊師利言:“無有言語得實際者。”
  得無垢言:“文殊師利,若無所得則無言語,出過言語故無所得。”
  文殊師利言:“若爾,云何為他人語?”
  得無垢言:“文殊師利,如來菩提出過言語,彼不可說。”文殊師利,默然不言。
  爾時,得無垢女,問不迷見菩薩言:“善男子,如不迷見如是說言: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眾生堪任菩提?婦女丈夫、若男若女眼見我者,皆見我身如佛身色。此事云何?仁者為示如來色身?為示法身?若示色身,彼諸眾生不見佛身,若見佛身則違佛語。佛說偈言:

  “‘若以色見我, 若以聲求我,
    彼人行邪道, 則不能見我。’

  “若示法身,而佛法身非可示現。何以故?如來法身出過眼識,彼不能見。”不迷見菩薩,默然不答。
  爾時,寶幢菩薩,問不迷見菩薩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不迷見菩薩言:“女問我無物,是故我不答。”得無垢曰:“我非無物問,無物不得問。我說學法應如是知。”不迷見菩薩,默然不言。
  爾時,得無垢女,問寶幢菩薩言:“善男子,仁如是說: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善寶滿藏悉開。此事云何?仁者如是何所憶念?為當有心希望福德?為當無心希望福德?若當有心希望福德,仁者則與愚癡凡夫等無有異。何以故?愚癡凡夫皆有希望愛著心故。若當無心希望福德,是則無心希望積聚。”寶幢菩薩,默然不答。
  爾時,得無垢女,問除惡菩薩言:“善男子,仁如是說: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若彼眾生有惡業行應受報者,彼見法故,現世輕受。此事云何?如佛所說業不思議,仁說不能違佛所言。若仁不能思議業者,云何得知未來重業,現世輕受?一切諸法皆空無主,仁今云何言得?法王,若仁能令重業作輕,則違佛語。”
  除惡菩薩言:“我以愿力,能令如是重受之業作輕受業。”得無垢曰:“無有人能愿力回輪。若能轉者,一一如來本皆有愿:‘一切眾生,我皆悉令得大涅槃。’非愿力成此門,應知如是愿力不能回轉。”除惡菩薩,默然不言。
  爾時,得無垢女,問障一切罪菩薩言:“善男子,仁如是說: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一切人民五蓋不障。此事云何?若仁禪定,能令眾生諸蓋不障;一切諸法皆空無主,如是仁不是仁、我不是我,云何能與他人作恩?”
  障一切罪菩薩言:“先修慈心。”得無垢言:“一切諸佛大慈心行,有佛土中諸眾生等,蓋縛所惱。”障一切罪菩薩,默然不言。
  爾時,得無垢女,問于圣者觀世自在菩薩言:“善男子,仁如是說: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隨何眾生系縛執掌欲被殺者即得解脫,無有怖畏得無所畏。此事云何?仁為取修?為不取修?若取修者,愚癡人取是則不可。若不取修,則非無常,若非無常則不可取。”觀世自在菩薩,默然不答。
  爾時,辯聚菩薩,問觀世自在菩薩言:“何故默然不答女難?”觀世自在菩薩言:“女不問我生法,不問我滅法,問我不生不滅法,是故我不答。”
  得無垢曰:“觀世自在,仁何不問何處不生不滅?”觀世自在菩薩言:“得無垢女,何處不生不滅?無少字轉行。”得無垢曰:“若不轉行,則一切法無有少字,非黠慧人字轉行說。不著名字,法界無障礙,故彼心不著。”觀世自在菩薩,默然不言。
  爾時,得無垢女,問辯聚菩薩言:“善男子,仁如是說: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何等惡心眾生,慈心相向遞共贊詠,音聲語說皆得辯才。此事云何?仁此辯才起,為有因緣起?為無因緣起?若有因緣起,一切無常皆因緣起,若如是者不得寂靜。若無因緣起,如是無實,則不得言有辯才起。”
  辯聚菩薩言:“我從初發菩提心來,常作是愿:若諸眾生得見我者皆得辯才。”
  得無垢曰:“善男子,仁為有心辯才?為無心辯才?若有心辯才,則墮常過。若無心辯才,彼諸言語仁云何說?仁不實語。”辯聚菩薩,默然不言。
  爾時,得無垢女,問不迷行菩薩言:“善男子,仁如是說:我心安住觀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隨何眾生眼見我者,一切不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此事云何?何者菩提?彼菩提者,為有、為無?若言有者,仁則著常。”
  不迷行菩薩曰:“言菩提者,智者言語說言菩提。”
  得無垢曰:“彼智云何?為當生體?為寂靜體?若彼生體,生皆無常。若皆無常,則不正念。若皆無常是正念者,一切癡人皆應正念。若寂靜體彼無所得,若無所得彼不分別,此或佛說、或菩薩說、或阿羅漢說、或凡夫說。何以故?菩提道者則無分別,愚癡凡夫則有分別,有分別者非是黠慧。”不迷行菩薩,默然不言。
  爾時,尊者須菩提等諸大聲聞,彼諸菩薩,如是說言:“我今回還,不須入彼舍婆提城而行乞食。何以故?朝日已得妙好法食,即爾滿足。我既從彼得無垢女聞勝妙法,我于朝日得法食足。”
  爾時,得無垢女語尊者須菩提言:“大德須菩提,不取不舍是聲聞法,仁等今者為何所求?何所憶念?大德須菩提,無戲論者是聲聞法,若著戲論非聲聞法。大德須菩提,無依止者是聲聞法,圣人境界非是依止,非依止著不發動搖。”
  爾時,彼大聲聞、彼諸菩薩,及彼五百諸婆羅門,得無垢女,憍薩羅國波斯匿王,并諸侍從無量人眾,皆悉往詣祇陀樹林給孤獨園,到世尊所,頭面禮足,圍繞三匝于一面坐。
  得無垢女繞佛千匝,繞千匝已,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妙聲偈問如來曰:

  “我今問善逝, 無上無等智,
   無量無垢名, 三界之尊主,
   能以甘露法, 慈愛令人得:
   云何菩薩行, 能坐樹王下,
   破壞魔王軍, 成無上菩提?
   云何動大地, 乃至動龍宮?
   云何放光明, 普照無量處?
   說菩提法行, 云何得總持?
   云何菩薩行, 而能得佛財?
   云何修寂靜, 第一三摩提?
   云何神通力? 丈夫云何說?
   眾生中勝行, 得何等意行?
   云何得凈辯, 同合凈美語?
   云何諸菩薩, 而得善眷屬?
   云何大丈夫, 而得宿命智,
   得無垢天眼, 天耳他心智,
   大神通光明, 行無量世界?
   云何念檀舍, 戒凈常行忍?
   云何精進禪? 云何行般若?
   云何常遠離, 胎藏生宿處,
   更不受胎生, 過化生彼岸?
   云何佛前住, 口說無我空?
   云何愛不愛, 彼二心平等,
   滅一切染惡, 心堅不高下?
   世間法不動, 猶如須彌山,
   得失及毀譽, 稱譏苦樂等,
   此世間諸法, 云何過如月?
   無主不諂誑, 無染云何慢?
   舍離自高心, 無有如是意,
   寂靜勝寂靜, 不舍奢摩他,
   第一智慧人, 云何得有縛?
   不愛妻子財, 云何而得有?
   定愛猶如鳥, 常如月無異,
   其心既如是, 云何有法愛?
   云何有智人, 如地水火風?
   不動云何常, 愛平等如空?
   云何不舍法, 常不舍佛法,
   寧自舍身命, 不舍第一法?
   云何住菩提, 證無塵垢法,
   眾生中醫想, 佛國土莊嚴?
   云何住凈僧? 凈僧云何有?
   三世法云何, 聞有眾生樂?
   云何愛滅壞, 見四諦羅漢?
   云何戒具足? 云何百眾生,
   令安住菩提, 行有常愛著?
   誰能得端正? 何誰有化生?
   云何大富樂? 云何大智慧?
   一切智道行, 何誰能具足,
   得三十二相, 八十種妙好?
   一切善福德, 無斯辯才生,
   云何有凈僧, 比丘受具足?
   何處有此愿? 云何百有生?
   宿命云何有, 常與佛和合?
   于千億劫中, 不作惡行善,
   心不著端正, 云何有醫師?
   力精進忍辱, 云何而有勝?
   云何歸依佛, 歸依于法僧,
   自舍于身命, 不是舍佛法?
   云何諸眾生, 凈行菩提行,
   一切悔放舍, 為眾生說法?
   不是少許癡, 一切知大寂,
   若行法眾生, 次第得授記。”

  得無垢女,如是說已,世尊即告得無垢言:“善哉!善哉!得無垢女,汝甚善哉。汝今善能問于如來如是之義。汝今諦聽!善思念之,我為汝說。”
  得無垢言:“善哉!世尊,愿樂欲聞。”
  佛即告言:“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能壞魔王。何等為四?一者、供養他人心不嫉妒,二者、舍離惡語,三者、常生多人善根,四者、無盡修慈。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能壞魔王。”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心莫懷嫉妒, 口勿說惡言,
   教多人行善, 不盡修慈心。
   菩薩能修行, 如是四種法,
   十方破魔王, 證無上菩提。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能動無量諸佛世界。何等為四?一者、如說而行,二者、信甚深法,三者、堅固教化,四者、能教多人菩提。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能動無量諸佛世界。”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能如說而行, 知甚深法忍,
   欲得白凈法, 堅固教化人,
   常為多人說, 無上菩提道,
   智人如是法, 能動億世界。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能放光明普照無量諸佛世界。何等為四?一者、施佛燈明,二者、守護正法,三者、能入八難惡眾生中而為說法,四者、以寶羅網覆如來塔。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能放光明普照無量諸佛世界。”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以燈明施佛, 則得凈光明,
   能守護正法, 如正法受持,
   為放逸之人, 說不放逸法,
   以妙寶羅網, 覆于如來塔。
   如是諸菩薩, 放光照世界,
   遍不可思議, 億世界中行,
   此光觸眾生, 遇者皆得樂,
   發心求菩提, 無上大智慧。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陀羅尼。何等為四?一者、種種布施,二者、莊嚴女人與來求者,三者、贊嘆如來功德,四者、多行般若。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陀羅尼。”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修行種種施, 則得陀羅尼,
   種種莊嚴女, 以施來求者,
   常贊佛功德, 修行佛般若,
   行如是四法, 彼得陀羅尼。
   能于百千劫, 聞持而不失,
   十方佛說法, 憶念力能取。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則得三昧。何等為四?一者、常說有為多苦,二者、樂獨無侶,三者、發勤精進,四者、究竟善業。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則得三昧。”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說有為多苦, 樂獨行如犀,
   勤進常有智, 究竟行善業。
   行如是四法, 求于菩提行,
   得寂靜三昧, 速覺佛菩提。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神通力。何等為四?一者、身輕,二者、心輕,三者、受持一切佛法,四者、四界空界平等受持。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神通力。”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身輕如心輕, 法中無依止,
   空界我無量, 四界等受持。
   思量此四法, 得無量神通,
   以此三昧力, 行一切世界,
   一念普周遍, 見多千億佛。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端正殊特。何等為四?一者、不嗔;二者、掃如來塔,障惡風雨,作已歡喜;三者、戒凈具足護持;四者、常一切時先意問訊,見諸法器不欲破壞,心如金剛。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端正殊特。”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于他無嗔垢, 障佛塔風雨,
   凈掃治莊嚴, 常恭敬供養,
   凈戒常護持, 常先意問訊,
   盡心于法器, 如金剛須彌。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是故化生常在佛所。何等為四?一者、作蓮華坐如來之像;二者、滿掬憂缽羅華、拘物頭華、分陀利華,或散佛身,或散浮圖;三者、安樂有多信才,于持戒人,心不破壞一切善根;四者、愿與一切眾生安樂令得佛道。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是故化生常在佛所。”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作勝蓮華坐, 如來之形像,
   水華滿掬施, 為利益他人,
   于他不惡說, 不取他惡說,
   念十方眾生, 愿與安隱樂。
   修行如是等, 四種勝功德,
   是故得化生, 常在于佛所。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大富樂。何等為四?一者、平等心施,二者、施不望報,三者、心開多信,四者、能知眾生心行。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大富樂。”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平等心施與, 所有皆不吝,
   深信佛智慧, 數得大富樂。
   有信不諂誑, 不取惡他人,
   信法正直見, 彼得善富樂。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大智慧。何等為四?一者、于法不生嫉妒,二者、能除他人疑悔,三者、如聞而說,四者、多修空行。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大智慧。”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智人不懷嫉, 能除他疑悔,
   如所聞而說, 說如來行空。
   行如是四法, 如來所隨喜,
   如佛教而學, 得佛二足尊。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宿命智。何等為四?一者、能為久忘法者說應聞法,令得憶念不忘句義;二者、令他信欲所謂語說,令他歡喜為他說法;三者、欲令出離有為諸苦入于涅槃;四者、知幻三昧與愿相應。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宿命智。”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久讀誦忘者, 教示令憶念,
   常說樂聞語, 不倦為他說,
   令出有為苦, 舍相修三昧。
   行如是四法, 得宿命大人,
   億無量千劫, 速成第一醫。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常親近佛。何等為四?一者、乃至失命因緣,不舍佛法;二者、乃至失命因緣,終不稱說法師罪過;三者、乃至失命因緣,終不親近不善知識;四者、常修念佛三昧。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常親近佛。”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常不舍佛道, 不毀訾法師,
   不近惡知識, 常勤心念佛。
   行如是四法, 得親近如來,
   在在所生處, 彼處常有佛。
   乃至未證得, 無上菩提道,
   一切所生處, 常得親近佛。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三十二大丈夫相。何等為四?一者、把金散佛,或散浮圖;二者、常以香油涂如來塔;三者、種種華香伎樂布施;四者、眷屬相隨,供養和尚阿阇梨等。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三十二大丈夫相。”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把金散浮圖, 香油涂佛塔,
   施以香華樂, 敬心供養師。
   行如是四法, 得三十二相,
   端正甚奇妙, 一切功德具,
   此法有妙相, 佛第一智慧。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八十好。何等為四?一者、種種妙衣莊嚴法坐,二者、供養他人心不生倦,三者、于法師所不作斗亂,四者、教諸眾生佛菩提行。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八十好。”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妙衣嚴法坐, 供養他不倦,
   教眾生菩提, 易得八十好。
   菩薩修行此, 四種功德故,
   常于一切時, 有勝相莊嚴。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凈辯才。何等為四。一者、持菩薩藏;二者、晝夜讀誦三聚法門;三者、為他人說離因緣法,以佛菩提不生不滅離因緣故;四者、歡喜受持,不惜身命及以財寶。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凈辯才。”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晝夜常讀誦, 堅持菩薩藏,
   諸世間相違, 受持此佛法,
   不惜身命財, 惜彼菩提道。
   行如是四法, 得辯才增長,
   如著種種鬘, 他人見者喜。
   一切諸世間, 人天等眾生,
   見彼菩薩者, 歡喜亦如是。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凈佛土。何等為四?一者、于他不嫉,二者、等心自他,三者、見諸眾生心常歡喜,四者、不親諸惡眷屬。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凈佛土。”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心不懷嫉妒, 不取他人利,
   見眾生歡喜, 等心于一切,
   不伴惡眷屬, 如是等四法,
   具足修行者, 得清凈佛土。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得僧具足。何等為四?一者、不念他人眷屬,二者、和合破壞眷屬,三者、于說法處受持讀誦為他人說,四者、舍離惡語。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得僧具足。”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不念他眷屬, 和合破壞者,
   說法處教人, 不說破壞語,
   行如是四法, 得第一凈僧,
   欲得凈僧者, 黠慧修此法。

  “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成就四法隨心所愿生佛國土。何等為四?一者、于他親友心不生嫉;二者、常求六波羅蜜欲令滿足;三者、心信清凈堅固;四者、于諸菩薩常起師想,乃至初發菩提心者,皆生師想而供養之,而不偏著親友因緣。得無垢女,諸菩薩摩訶薩,若能成就如是四法,隨其所愿生佛國土。”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不嫉他利養, 求波羅蜜善,
   常凈堅固心, 于菩薩師想。
   不諂求樂緣, 欲令親得樂,
   常修此功德, 速得近如來。
   隨心之所愿, 得生佛世界,
   既生彼世界, 隨憶念皆得。”

  爾時,得無垢女白佛言:“世尊,如佛為我所說法門,若我不信、不取此法、不修不行,是則破壞一切十方于今現在、現命、現住諸佛世尊。”
  爾時,尊者大目揵連,語得無垢,作如是言:“汝甚希有!若如是說菩提難得,彼菩提行難得修行,女能修行甚為希有!”
  得無垢女即發誓言:“大德目連,我未來世當成如來應正遍知,如今世尊等無有異!若實不虛,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無一眾生有怖畏者。我今實語,若我堪能如佛所說具足修行,今當雨華,天諸妓樂自然出聲,我婦女身轉為丈夫。”得無垢女如是說已,即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天諸妓樂自然出聲,雨眾天華,得無垢女轉婦女身即成丈夫,如年十六端正童子,一切皆見。
  爾時,尊者大目揵連白如來曰:“希有世尊,如我意解,菩薩從初發心乃至道場,此得無垢,如是神通最為第一,如是大力,如是大體,如實住持,此如是等,所見因緣,異異具足。”
  如是說已,佛言:“如是,如是,目連,如汝所說。菩薩從初發心乃至道場,彼是世間天人福田,出過一切聲聞、緣覺。”
  時佛微笑。諸佛常法若微笑時,則有若干無量種色、種種異色,青黃赤白紅紫頗梨,金寶色光從口中出,普照無量無數世界乃至梵世,照已還攝入如來頂。
  爾時,尊者阿難從座而起,整服左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偈贊問曰:

  “天王緊那羅, 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聲, 命命之音聲,
   音樂諸天聲, 貪嗔癡寂靜,
   世界皆生愛, 無垢人王月,
   力功德如海, 何故放光明,
   復六種動地, 大地不傾覆,
   空中雨天華, 見者心愛樂?
   猶如師子王, 破壞小野干,
   如來能摧壞, 一切諸外道。
   唯愿牟尼尊, 今日為我說,
   佛念何因緣? 何人得大利?
   億那由他數, 日月珠光明,
   帝釋娑婆主, 乃至梵天光,
   從世尊面門, 出無垢凈光,
   彼十方光明, 一切皆不現。
   額中滿如月, 眉間凈無垢,
   明若秋日月, 分陀華無異。
   猶如電光發, 螢火星不現,
   釋迦牟尼尊, 映蔽諸外道。
   如來今放光, 何人得利益?”

  尊者阿難如是說已,佛言:“阿難,此得無垢如實住持,轉女人身得成男子,汝為見不?”
  阿難答言:“已見,世尊。”
  佛言:“阿難,此得無垢菩薩,于八十千阿僧祇劫行菩提行,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于六十千阿僧祇佛所行菩提行,文殊師利童子菩薩,爾乃于后發菩提心。如文殊師利等八十千菩薩,若佛世界功德莊嚴,如得無垢菩薩一佛世界功德莊嚴。”
  爾時,尊者大目揵連,語得無垢菩薩言:“善男子,若仁如是久遠已來行菩提行,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女身何以不轉?”
  得無垢言:“大德目連,菩提覺者,非女人身,非男子身。何以故?菩提不生,非身心覺。”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作如是言:“希有世尊!此得無垢菩薩摩訶薩,乃能解此甚深解脫。”
  佛言:“文殊師利,如得無垢菩薩,六十億佛所,行于梵行,修空三昧;滿八十千阿僧祇劫,修無生忍;于三十億佛所,難問彼佛已,說得無垢菩薩甚深解脫,諸菩薩中最為第一;衣食供養八十億佛,問此論義辯才法門。文殊師利,若善男子、若善女人,聞此法門,受持讀誦為他廣說,彼人如是得福甚多。何以故?此法門者,得入菩提具足因緣。”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當以何名名此法門?我當云何而奉持之?”
  佛言:“文殊師利,此法門者名論義辯才,如是受持;名得無垢法門,如是受持。”
  佛說是時,有八十億那由他眾生,諸天人等一切不退,決定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辯聚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世尊,得無垢菩薩摩訶薩,幾時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
  佛言:“善男子,是得無垢菩薩摩訶薩,過不可數百千阿僧祇劫,當得作佛,號無垢笑憶念幢王如來應正遍知,世界名曰無量凈妙功德莊嚴,彼國無有聲聞、緣覺,過天富樂。”
  爾時,得無垢菩薩摩訶薩,于世尊前聞授記已,歡喜踴躍,上升虛空高八十億多羅樹,住虛空中放大光明,其光遍照千佛世界世尊頂上,八十四千由旬寶華中住。為供養佛如鳥飛下,繞佛千匝,合掌向佛于一面坐。
  爾時,彼五百婆羅門并梵天婆羅門,見得無垢菩薩前勝神通,身毛肅然,得凈心信,深生愛敬,合掌向佛而說偈言:

  “若恭敬如來, 彼利是大利!
   令何人決定, 作佛法因緣。
   我婆羅門種, 前造作惡事,
   見大聲聞師, 口說不善語,
   今懺悔此罪, 愿后不受殃。
   見佛子惡說, 非是賢人語,
   非善得人身, 虛損他飲食。
   我若不見佛, 勝妙功德王,
   則與得無垢, 相隨解奏去。
   以見彼佛子, 恭敬須臾間,
   我問彼言曰, 何處時見佛?
   彼言生七日, 爾時聞佛名。
   彼說佛功德, 實體不異聞,
   我聞彼佛名, 深生凈信心,
   一切皆欲去, 向無上菩提。
   我前福因緣, 得聞佛名稱,
   來向釋師子, 頭面禮佛足,
   求見佛禮拜, 聞于無上法,
   見此二足尊, 得脫一切苦。
   若佛釋師子, 實語人說法,
   我學彼佛法, 得佛法因緣,
   女聞佛法故, 得無上菩提。
   我今入實法, 菩薩行道門,
   我信入佛法, 當得世間勝。
   彼堅固心知, 憶念牟尼尊,
   圣知阿難問, 授一切人記。”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此等五百人, 梵天婆羅門,
   彼一切同時, 當得成佛道。
   于八十億劫, 不作諸惡行,
   于一一劫中, 得見億如來。
   過去已供養, 滿足五百佛,
   此后復得見, 億佛坐菩提,
   供養僧福田, 八十億比丘,
   廣為諸眾生, 說如是法門,
   次第一切得, 寂靜涅槃樂。”

  佛說此經已,辯聚菩薩摩訶薩、得無垢菩薩摩訶薩等一切菩薩,彼諸聲聞,彼婆羅門,波斯匿王憍薩羅主及諸天人,并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世尊說,歡喜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寶積部·得無垢女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