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寶積部·第0038部
佛說離垢施女經一卷
西晉三藏法師竺法護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俱。比丘千人皆阿羅漢,諸漏已盡逮得已辦,無復塵垢而得自在,棄捐重擔逮得己利,盡除終始諸所結縛,度以聰慧通達明智悉為仁賢,猶如大龍心得自在。其大人賢者阿難,菩薩萬人。皆成大阿羅漢,皆一切圣達神通己暢,悉不退轉法輪。菩薩其名:寶光菩薩、智積菩薩、名首菩薩、辯積菩薩、首咸菩薩、光世音菩薩、賢首菩薩、喜王菩薩、行無思議脫門菩薩、念諸法無蓋菩薩、慈氏菩薩、入志性菩薩、棄諸惡趣菩薩、除眾憂冥菩薩、超欲無虛跡菩薩、無虛見菩薩、德寶校飾菩薩、金寶曜首菩薩、舍諸蓋菩薩、無害心菩薩,如是等菩薩具足萬人。
  爾時,賢者舍利弗、大目揵連、大迦葉、須菩提、邠耨文陀弗、離越、阿那律、阿難等,溥首童真、不虛見、寶英、棄諸惡趣、棄諸陰蓋、光世音、辯積、超度無虛跡。時此八菩薩及八弟子,明旦著衣,持缽入城分衛,斯等俱行相與共議各各發愿。
  舍利弗曰:“當如是像三昧正受入城分衛,令其中人普使一切聞四圣諦。”
  大目連曰:“愿城中人皆使一切無有須臾興施魔事。”
  大迦葉曰:“愿城中人施我食者,一切皆使得無盡福至無為度。”
  須菩提曰:“愿城中人敢睹光明,以是緣報皆得生天及在人間,然后逮得無為之法。”
  邠耨曰:“愿其城中諸外異學梵志長者,悉得正見。”
  離越曰:“愿其城中一切眾人無有罪殃,悉獲安隱。”
  阿那律曰:“愿其城中一切眾人悉得天眼。”
  阿難曰:“愿其城中一切眾人,悉使識念往古所可曾聞經法。”
  文殊師利曰:“化其城中門戶窗牖、重閣精舍、器物瓔珞、樹木枝葉、華實衣服之飾,皆使宣出空、無相、無愿、無所逮得、不起不滅、無有放逸、無所著聲、無有形類、無吾我聲。”
  無虛見曰:“化其城中一切人民男女大小目所睹者,悉見佛形,至后究竟逮得無上正真之道。”
  寶英曰:“化其城中一切居家所有諸藏,皆滿眾寶。”
  棄諸惡趣曰:“化其城中所居眾民,敢有犯作地獄之罪,現在之法,使罪微輕忽然虛盡。”
  棄諸陰蓋曰:“化其城中人棄捐五蓋不使增長。”
  光世音曰:“化其中人閉牢獄者使得解脫,諸有系囚令得解散,諸恐懼者得無所畏。”
  辯積曰:“化其中人敢見我等皆得辯才,使諸伎樂轉共談語。”
  超度無虛跡曰:“令其中人吾等目見,皆使究竟至于無上正真之道。”
  時八菩薩八大弟子,各各如是悉共議已,到其城門。
  于時,城中王波斯匿,有女名曰維摩羅達,厥年十二,端正殊妙,見者咸悅,第一潔白色如妙華,于月八日明星之時,與五百侍女平旦乘駕,五百梵志皆從其后,出行游觀而詣祠壇,欲大祠祀。時諸梵志遙見比丘,心中念言以為不吉。諸梵志中有一梵志,年尊老耄,名曰梵天,謂離垢施女:“當知今日不祥,見諸比丘住于城門,止不須出,當還入城。見此等輩,求諸利義必不如意。”
  時離垢施女,則為梵志而說頌曰:

  “斯等志行, 教化功德, 于諸祠祀, 為最吉安。
   梵志若能, 供養此等, 一切吉利, 終無有異。
   則以梵戒, 調定憺怕, 越度諸惡, 無穢眾塵。
   此等所行, 為上良醫, 慰勞療治, 眾生久疾。
   是無瑕穢, 第一師則, 為無數人, 去眾惡事。
   于諸四見, 為已鮮明, 梵志卿來, 值上清凈。
   佛在世間, 最勝法王, 斯等是子, 羅漢成就。
   今諸菩薩, 為最尊師, 孰有知者, 而舍之去?
   兩足之尊, 上福之田, 欲得生天, 施此眾祐。
   若惠與者, 果報無量, 所可游處, 終不損耗。
   順斯等教, 具足相好, 是善福田, 志性清凈。
   假使梵志, 發歡悅心, 則當逮得, 安隱離俗。
   遵修道教, 志未曾亂, 而行分衛, 常觀精進。
   所可游居, 善護諸根, 諸根寂定, 斯眾如海。
   江海之水, 尚可升量, 十方土地, 亦可步度;
   若有布施, 人中之王, 一切所行, 不可稱量。
   劫燒之時, 須彌山壞, 江海枯竭, 及所有地;
   其有奉施, 眾人尊王, 劫雖被災, 福不可燒。”

  于是梵志,為離垢施,而報頌曰:

  “無得自恣, 從愚憨心, 莫祠祀時, 愿樂比丘。
   斯等髡頭, 而被袈裟, 若志安解, 不習此黨。
   恐女父母, 不以歡悅, 吾等當啟, 于大明王。
   女所祠祀, 則亦不祥。 善哉尊女, 莫受比丘!”

  于是離垢施,以偈報梵志曰:

  “若墮惡趣, 生死之難, 雖有父母, 不能救濟。
   亦無余人, 及財神咒, 獨斯等類, 乃能救脫。
   吾棄捐身, 散在四方, 欽樂愛敬, 自歸于佛。
   終不希望, 余人之救, 唯當依附, 三尊寶耳!
   譬如失目, 面瞻明鏡, 外道異學, 若斯無益。
   梵志猶如, 須彌山燒, 博聞如是, 力脫為要。
   未曾乏少, 于博聞慧, 所可聞者, 悉為備具。
   若能聽聞, 即奉行者, 此乃為持, 一切難及。”

  于是梵志謂離垢施女:“初未曾見于尊佛及比丘眾,從何因緣而生歡悅?”
  女即答曰:“梵志欲知,我初生時,母以我著金寶床上,上虛空中五百天子而共飛行,我適見之,以無數事嘆佛功德及法圣眾。適聞音聲,時于眾中有一天子,初未曾見如來至真,問諸天子所嘆如來德何所類。時諸天子察我心念,志懷篤信,即說此偈而贊嘆佛:

  “頭發紺青色, 凈好而右旋,
   如水百葉蓮, 猶月滿盛明。
   白毛眉中回, 猶如雪之光,
   勝眼如青蓮, 若蜂中之王。
   人中尊師子, 唇像若赤朱,
   眉睫甚細妙, 平正而善姝。
   廣長舌覆面, 乃至于發際,
   其教清和悅, 充可智者意。
   其聲如鐘鼓, 箜篌笳笛笙,
   其音和且雅, 猶如琴瑟箏。
   哀鸞真陀樂, 鶯鳥及鹍雞,
   赤觜鳴于林, 最勝音超彼。
   辭若師子吼, 妙聲壞眾病,
   已離諸垢穢, 言誠斷諸見。
   行游若坐眾, 聞者悉解釋,
   所言無缺漏, 可悅一切人。
   勝己舍中邊, 猶如寂滅度,
   言辭無慢恣, 形體甚奇妙。
   辭質無諂飾, 皆為眾說行,
   如集華為鬘, 佛慧音如是。
   諸念悉豐滿, 勝臂過于膝,
   其掌正且均, 手指纖長好。
   巍巍身堅固, 寶容若紫金,
   佛體顯如日, 遠現悉聞音。
   毛軟亦紺色, 一一生上旋,
   傭髀猶龍象, 而膝平博好。
   安平足如畫, 于下生相輪,
   稱佛德如是, 我時粗聽聞。
   在世無所慕, 度于諸有處,
   大哀上良醫, 救濟眾生務。
   斷除諸系縛, 無著如蓮華,
   梵志我從天, 聞嘆佛若此。”

  離垢施女謂梵志:“我從諸天聞如是比嘆佛功德,從是以來不自識念而復睡眠,亦復無有淫怒、愚癡、危害之想,從是以來不自識念貪著父母、兄弟、姊妹、親屬知識,亦不愛念瓔珞衣服及身壽命、國城游觀,唯獨恭恪念佛大圣。梵志當知,以是之故,如來所在廣說經法,吾悉聽之,不失一句義理嚴妙。我常晝夜恒觀睹佛,無不見時。吾以晝夜見佛正覺,欲聽聞法,奉敬圣眾而無厭極。”
  時離垢施,嗟嘆于佛聽眾之德,梵天梵志、五百群眾聞之欣然,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女即下車,趣諸菩薩及大弟子,普為稽首一一禮足,一心恭恪而叉手住。時,舍利弗觀離垢施女。離垢施女問舍利弗:“唯賢者,為女人身處于二識,塵欲如火多有放逸,所可好喜心不順念,不志解脫而自放逸。善哉!賢者,唯為我等如應說法,哀矜長夜安隱無難。”
  說于此語適欲竟時,王波斯匿與諸群臣,尋到彼間。王聞斯言,謂離垢施女:“惟習樂何故勤勞顏色憔悴而游此間?從生以來未曾步行,初不眠寐,卒發心行而不戲樂,無以自娛。”于是王波斯匿,為離垢施,而說頌曰:

  “顏貌凈妙, 猶天玉女, 瓔珞儀式, 香熏衣服。
   如今女身, 何所患厭? 汝既無有, 睡眠之解。
   處在國土, 倉庫盈富, 女之父母, 常得自由。
   何所不樂, 今得自在? 其心何故, 不好在家?
   又女父母, 而相可悅, 一切眾人, 之所恭敬。
   何故不樂, 游坐此間? 若干瓔珞, 自嚴其身。
   汝豈聞耶? 若見之乎, 所以恐怖, 心懷懈倦。
   女當為吾, 宣暢此意。 今女所誓, 欲求何愿?”

  時離垢施,則為父王,而說頌曰:

  “大王不覺, 生死之難, 諸陰之患, 危脆之身。
   貪欲之想, 所行如化, 人命在世, 不住須臾。
   大父當了, 我處毒蛇, 安得睡眠, 及諸所欲?
   于今計此, 四毒之蛇, 心自念言: 何所悅樂?
   為諸仇敵, 所見逼迫, 處在眾苦, 云何得安?
   塵勞之怨, 所見唐突, 吾當云何, 游于娛樂?
   墮毒中者, 誰得睡眠? 未舍怨家, 云何歡喜?
   墮大坑塹, 何所恃怙? 尊王當知, 處世如是。
   如今睹察, 最勝自在, 尋時發心, 令我得佛。
   王聽我言, 未曾見聞, 為菩薩者, 而懷放逸。
   畏于弊獸, 而馳迸走, 仇敵執杖, 舉刀逐人,
   而復饑渴, 入于空聚, 畏生死賊, 誰當樂者?

  今此畫篋身, 計之亦如是,
   而常懷受斯, 依獸四害蛇,
   無量之陰蓋, 怨賊之患難,
   孰樂于曠野, 畏懼之境界?”

  于是離垢施,謂舍利弗:“唯問賢者智慧之事,當以答我。所言智慧,嘆于耆年智慧最尊。其智慧者,為有為乎?若無為耶?假使有為,則為起生、滅、壞之事虛偽之法。設無為者,離于三相,以是之故,為無所起;設無所起,則無合會;其智慧者,悉無所有。”時,舍利弗默無以報。
  大目連曰:“仁舍利弗,當時發遣離垢施問。”舍利弗答曰:“女所寤者,不問有為及與無為,講無所起,不可言聲以答發遣。”
  離垢施女問大目連:“世尊嘆賢者,神足為最耆年,云何立眾人想現神足乎?為法想耶?若立人想現神足者,人虛無實,神足亦空。欲以法想,法無所造,其無所造彼無所獲,以無所獲則無所想。”大目揵連默無言報。
  大迦葉曰:“仁大目連,以時發遣女人所問。”目連答曰:“女之所問,不以想念無有想說,無作無念,唯諸如來、眾菩薩等乃能發遣。”
  離垢施女問大迦葉:“佛嘆耆年知足第一,云何迦葉假使住于八思議門,而禪三昧愍哀眾人,起行分衛所受食者,若一杓供此人之等,悉當生天,為以身事畢眾祐乎?若以心了?設以身者,身則屬外,不可以身而了事矣。有計身者,譬如草木墻壁瓦石,以是之故,不可了別。設用心者,心無所住以故不了。設以身心,在于外者,則無所有不可用了。”迦葉默然。
  須菩提曰:“唯大迦葉,當時發遣女人所問。”迦葉答曰:“今女所問,悉無所受則應本際。以是之故,不可發遣。”
  離垢施女問須菩提:“佛嘆耆年在于閑居行空第一,其空法者,為有所說嘆有形乎?設欲說法,法無起相亦無滅相。其有不起不滅相者,彼則平等;其平等者則為調定;其調定者則為無本;其無本者亦無所作;無所作者則無言說;已無言說則無心念;其無心念則無真實;設無所有則無有實;其不有實則是圣賢之所嘆詠。”須菩提默,無以加報。
  邠耨曰:“須菩提,以時發遣女之所問。”須菩提曰:“不當于此有所說也!默然為安。所以者何?女之所問無放逸事,有所說者則墮短乏有計法界,無有言說斯歸于空。”
  離垢施女問邠耨曰:“佛嘆賢者講法最尊耆年,以何因緣說法?設無因緣,則無所益。若以因緣講說法者,則與愚癡凡夫同等。所以者何?愚癡凡夫與因緣俱,是故賢者不離愚癡凡夫之法。設無因緣無有形類,云何說法?無緣對故。”邠耨默然。
  離越曰:“賢者,以時發遣女之所問。”邠耨答曰:“今女所問,不用習俗,問究竟度。究竟度者,則無言趣亦不可說。”
  離垢施女問離越曰:“佛嘆耆年行禪最尊,為以何心依猗于禪?為不用心?設用心者,心則如幻虛無所有,其三昧定亦無所有。設以無心,一切外處,諸屋宮殿、草木枝葉悉得三昧。所以者何?斯物無心。”離越默然。
  阿那律曰:“賢者,以時發遣女問。”離越答曰:“女之所講,問佛境界,則非弟子之所發遣。”
  女問離越:“云何賢者,聲聞法異?如來異乎?設以差別,其無為者則當殊別。一切賢圣悉無為矣!其無為者則無所生,其無所生則無有二,其無二者不可名二,何故說此寂無以報?”
  離垢施女問阿那律:“佛嘆耆年天眼最尊,云何賢者因以天眼有所見乎?為無見耶?設有所見則為有常,設無所見則墮斷滅。所見無形為有別耶?”阿那律默。
  阿難言曰:“賢者,以時發遣女問。”阿那律曰:“女之所問,除猛智慧,則不可以言說答之,默然為安。”
  離垢施女問阿難曰:“佛嘆賢者博聞最尊,今仁博聞,斯為何謂義?何所趣為用嚴飾?設以義者,義無言說,其無言說不以耳識而分別之,耳無所識不能分別,不能別者則無有言。假以嚴飾如世尊言,當歸正義莫取嚴飾,是故賢者不以博聞而為要也。”阿難默然。
  文殊師利曰:“仁者阿難,以時發遣女之所問。”阿難答曰:“今女所問,呵文字說而為博聞不可發遣,問于要義。要義無心,無心無處,非是學者所可言議,唯如法王及度無極。”
  離垢施女問文殊師利:“佛嘆仁者,于諸菩薩信解深妙最第一尊,以十二緣深故深乎?為以自然深故深耶?設以緣起為深妙者,又其緣起則無所行。所以者何?其緣起者無來無去,不可別知眼之所識,不可別知耳鼻口身意識所趣,唯緣起者無所習行。假使自然深故,深者則其自然無有自然,達自然者亦無有所。”
  文殊答曰:“本際深妙故曰為深。”
  其女報曰:“本際無際,以是之故,其二慧者為無有慧。”
  文殊師利曰:“若無智者,則為顛倒。其本際者,假有言耳!”
  其女報曰:“其無智者,亦無顛倒此之謂也。度于言說,亦不可得而無顛倒。”
  文殊師利曰:“吾以假言而說此耳!”
  其女報曰:“如來菩薩超出言說,不可以言而有所暢。”
  離垢施女問不虛見:“向族姓子而自說言,令城中人悉得無上正真之道,男女大小其有以眼見光明者,睹如來究竟正覺。云何如來有色身乎?為法身耶?說法身者則無形像,若使有見如色身者則不見佛。如世尊云:

  “其有見我色, 若以音聲聽,
   斯為愚邪見, 此人不見佛。

  “設以法身,法身不可見。所以者何?其法身者,以舍眼識無所造作,習俗之事不可得見。”不虛見默然。
  寶英曰:“以時發遣女之所問。”不虛見曰:“女問無類不可發遣。”女報不虛見:“我不問類,亦不問無類。”時不虛見,以此言辭寂無所對。
  離垢施女問寶英曰:“如今向者族姓子云,令其城中往古諸藏,悉自然現滿中眾寶。仁如是者,持寶來乎?此為何致而至是?見法無衣食,設猗衣食則與愚癡凡夫俱同,所以愚癡凡夫常猗衣食。設無衣食者,不猗世間所有眾珍寶。”寶英默然。
  離垢施女問棄諸惡趣曰:“向族姓子作是言曰,令其城中一切眾人犯地獄罪,悉使其人令現在世殃釁輕微棄捐諸惡不可思議。如佛所言人所犯罪,會當受之不可得脫。若不可脫,云何欲令無智使罪輕微?諸法無主欲令有主,自有所作欲令無作。”
  棄諸惡趣曰:“當以誓愿令罪微輕。”
  其女報曰:“又族姓子,諸法平等,不可以愿而使動轉。假使能者,一一諸人所興誓愿心自念言:‘我皆當度一切眾生至般泥洹。’設使所愿必能成者,則當能制令其所愿而不退轉。”棄諸惡趣默無言報。
  離垢施女問棄諸陰蓋曰:“向族姓子與此念言,令城中人悉無塵勞眾結之縛,除五陰蓋。仁所三昧可定意者,欲使眾人不增五蓋。于意云何?三昧屬己,屬他人耶?設使屬己,一切諸法皆悉無為,亦無合會。云何仁者,以三昧定,令一切人不著五蓋?設屬他人,不能于他而造恩德。”
  棄諸陰蓋曰:“當以慈心而療治此。”
  其女報曰:“一切諸佛皆行慈心,亦有佛土一切眾生故長不盡。”棄諸陰蓋默無言也。
  離垢施女問光世音曰:“向族姓子而發此言,令其城中所居人民,閉在牢獄使得解脫,諸有系囚自然得出,諸有恐懼得無所畏,所療治者有陰受乎?為無所受?設有所受,則屬愚夫,以故不應無有受陰也。若無所受,則無所作,其無所作不能成就。”光世音默。
  辯積曰:“以時發遣女之所問。”光世音曰:“女之所問不起不滅,以是之故不可發遣。”
  女又報曰:“于光世音所之云何不起不滅?寧有問乎?”
  答曰:“不起不滅,彼無文說。”
  女又報曰:“無文字說則為智者,因示文字而有所講,不著文字無所掛礙,無所掛礙則為法界,以是之故,曉了法者便無所著。”
  離垢施女問辯積曰:“向族姓子而發此言,令其城中一切人民,目睹我者又我所見,悉得辯才,使諸伎樂轉共談語。仁之辯才巍巍若斯,以何等念而興立乎?為于是立而起生乎?設以生念而興立者,一切眾生皆興立念,以是之故,不至寂然。若以所生得成就者,則虛妄矣!若不興念則無所作,無所作者無寂不定。”
  辯積答曰:“我屬所愿為初發心眾人之故,示愿之矣!假使有人來見我者,悉得辯才。”
  女又報曰:“族姓子,其初發心有行處耶?設使有者則為常見,若無所有不當謂之為導御矣!悉離諸行。”辯積默然。
  離垢施女問超度無虛跡曰:“向族姓子而自謂言,令其城中所有人民,我自所睹敢察我者,見不虛妄至于無上正真之道。云何佛道,為有、為無?假使有者,則是有為便可愛取。設無為者,無實不諦不可受持。”
  超度無虛跡曰:“所謂道者,慧圣之辭。”
  女又報曰:“其圣慧者有所起耶?而復為行寂然事乎?假有所起,是為思惟不順之事,則當成于有為慧矣!行有為慧,便成愚癡冥冥之識所可分別。若以寂然則無顛倒,則無反覆;以無反覆,是則菩薩、弟子、緣覺、如來至真,無有思想。愚騃之夫乃想道耳,不謂智者。”超度無虛跡默然無言。
  于是賢者須菩提,謂大弟子及諸菩薩:“便從是還,不須入城復行分衛。所以者何?是應分衛飲食供饌,離垢施女向者說法,我等聽受,今日則當以法為食。”
  時女答曰:“唯須菩提,向者所說無舉無下,仁者云何有所志愿而懷想念欲詣精舍而處游居?唯須菩提,沙門之行出所止處,無有放逸不樂自恣。沙門之法而無所著,其無所著則無恚恨,不懷恨者則無所行,無所行者賢圣之謂。”
  八大弟子及八菩薩、五百梵志,離垢施女、王波斯匿及余大眾,往詣佛所稽首足下,繞佛三匝卻在前坐。離垢施女繞佛七匝,住世尊前,以偈歌頌,而問事矣:

  “我問于世尊, 無著難得倫,
   清凈無所倚, 名稱不可量,
   救濟于眾生, 施以甘露悅,
   云何為菩薩, 而成就其行?”

  于是離垢施,長跪叉手問世尊曰:“何謂菩薩在于樹下降魔官屬?何謂菩薩震動一切諸佛之土?何謂菩薩演光普照無量佛國?何謂菩薩而從諸佛逮總持法?何謂菩薩寂然定意而成三昧?何謂菩薩究竟眾行而獲神足?何謂菩薩而常端正?何謂菩薩而得化生?何謂菩薩大富饒財?何謂菩薩得大智慧?何謂菩薩常識宿命?何謂菩薩與諸佛會?何謂菩薩而致逮得三十二相?何謂菩薩而能成就八十種好?何謂菩薩而得辯才?何謂菩薩得致福田?何謂菩薩眷屬常和?何謂菩薩所愿佛土尋如意生?”
  佛告離垢施女:“善哉!善哉!乃能發問如此之義,為諸菩薩摩訶薩施多所安隱,多所哀念愍傷。諸天及十方人,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解說。”
  “唯然,世尊,愿樂欲聞。”離垢施及與眾會受教而聽。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在于樹下降魔官屬。何謂為四?未曾貪著他人利養,志常不樂綺飾之言,勸無數人令順本德,以無蓋慈向于眾生,是為四。”佛時頌曰:

  “未曾懷嫉妒, 離于綺飾麗,
   勸化無數人, 使行眾德本,
   常遵修慈心, 向于十方人,
   而降魔怨敵, 自在所游居。”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震動一切諸佛之土。何謂為四?言行相覆入深法忍,志愿堅固于善正法,勸化無量一切人民令志無上正真之道,使善愛樂微妙之慧,是為四。”佛時頌曰:

  “言行常相應, 曉了深妙義,
   所愿常堅固, 逮得清白法,
   勸化無數人, 使志無上道,
   以是四法故, 能動億佛土。”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演光普照無量佛國。何謂為四?常于冥處而燃燈火,于末亂世亦護經典而為諸亂處處不閑,因說經道顯法光明,以寶香華供散佛寺,是為四。”佛時頌曰:

  “常施以燈火, 清凈之光明;
   最后窮冥世, 而護于經典;
   為放逸眾人, 而講說經法;
   以奇珍之寶, 而供養塔寺。
   菩薩由是故, 演放其光明,
   照曜無央數, 億千諸佛土,
   眾人得蒙暉, 悉致于大安,
   則便發志求, 無上之佛道。”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法事,而從諸佛逮得此法。何謂為四?以若干種而與各各奇異布施,一切瓔珞莊嚴玉女惠諸求者,晝夜殷勤咨嗟宣暢如來之德,既有所行志多在于般若波羅蜜,是為四。”佛時頌曰:

  “用若干之慧, 逮得于總持;
   莊嚴以瓔珞, 殊妙玉女施;
   常咨嗟佛德, 殷勤精修務;
   求智度無極, 諸佛之圣慧。
   由是之福報, 逮得于總持,
   而行加精進, 百千劫不坐,
   其十方諸佛, 所可講說法,
   強識之達士, 一切悉得受。”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寂然定意而成三昧。何謂為四?患厭生死諸所可作,不樂居家志常欲舍,奉行精進棄捐多事,所可興造尊崇洪業,是為四。”佛時頌曰:

  “棄捐一切周旋處, 彼修一心如虛空,
   志無放逸行精進, 所可修業能究竟,
   意達行此四德事, 遵修佛道斯寂妙,
   便得三昧心憺怕, 則成正覺佛道行。”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究竟眾行而獲神足。何謂為四?常輕便身,心不懈廢,于一切法而無所著,察于四大如虛空界,是為四。”佛時頌曰:

  “常輕便其身, 心柔和無懈,
   而于一切法, 未曾有所著,
   一心立其志, 觀察于四大,
   而常以平等, 瞻之如虛空。
   于此諸四法, 何因得興行,
   聰達以是故, 逮無量神足,
   則以須臾間, 至百千佛土,
   見無數諸佛, 稽首為作禮。”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而常端正。何謂為四?未曾嗔恚,離于諍訟瑕穢之結;禮佛塔寺,信悅伏身;篤于莊嚴建立禁戒,善言應人不以蔽礙;觀于法師如奉世尊。是為四。”佛時頌曰:

  “不造嗔恚向他人, 舍于厭穢蠲除垢,
   常殊勝心念于道, 當以恭敬掃佛寺,
   奉修法禁護諸戒, 而以善言應對人,
   為菩薩者不懷結, 觀于法師如世尊。
   以能習此妙法者, 菩薩歡悅意勇猛,
   因此端正睹者欣, 無數百人共瞻察。”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而得化生。何謂為四?作佛形像坐蓮華上;又以青紅黃白蓮華搗末如塵,具足擎行供養如來,若散塔寺;多所愍傷于一切人;堅執禁戒,未曾求取他人瑕闕。是為四。”佛時頌曰:

  “作佛形像坐蓮華, 細搗眾華具施寺,
   不求他闕懷愍傷, 則得化生蓮華中。
   識念十方諸群黎, 勸助眾德令解脫,
   若能習是德稱行, 則得化生尊導前。”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大富饒財。何謂為四?常行恭敬施不慢恣,以好被服而惠與人,常懷篤信喜樂淳淑,釋置邪見,是為四。”佛時頌曰:

  “其人若布施, 恭敬無慢恣,
   于一切眾物, 未曾有猗著。
   以能篤信樂, 諸佛之教誡,
   便能常自在, 致大富饒財。
   心專懷恭吝, 無諂無嫉妒,
   未曾求人短, 無有剛強行,
   志性常質樸, 所見修正直,
   以是行之故, 每富多財寶。”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得大智慧。何謂為四?未曾愛惜嫉于經典;若有猶豫輒為決疑;若修行者如應分別;設有所說曉了空事,身遵眾行。是為四。”佛時頌曰:

  “不為他人愛惜法, 則能為眾決狐疑,
   常以教化勸誨人, 思惟空事諸佛行。
   若有士尊習是法, 得大智慧名稱普,
   皆能順從諸佛教, 還成是寂通達句。”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常識宿命。何謂為四?諷誦經典常行精進,久可忘者而習得之,念故達新可所諷誦,識念句義分別了說;心口相應,以柔軟辭為他人講;立無量行而以殷勤修設法施,常護生死眾苦惱者;嗟嘆泥洹宣示安隱,方便曉了遵三昧行喜勸助人。是為四。”佛時頌曰:

  “諷誦經典念所忘, 以可意悅為說空,
   修行經典未曾倦, 專念三昧無眾想。
   以能奉行此四法, 得知宿命大巍巍,
   識念千劫不可議, 疾得成佛眾導師。”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與諸佛會。何謂為四?寧失身命不誹經道,盡其形壽不謗菩薩,假使被害初未曾與惡友相隨,常念諸佛奉行三昧,是為四。”佛時頌曰:

  “未曾謗毀佛經道, 亦不敢訕菩薩短,
   棄捐遠于惡親友, 而常心念諸佛行。
   玩習于此圣道德, 以故得與如來會,
   為諸最勝所見受, 乃至成佛無上道。”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而致逮得三十二相。何謂為四?割己珍寶則以供散如來塔寺,以種種香合作香油而涂熏之,若復燃燈散種種華,順敬賢圣而行道教,是為四。”佛時頌曰:

  “珍奇異寶供佛寺, 須曼油香燃燈熏,
   若干種華而散施, 尊悅意行不失義。
   致身奇相三十二, 端正巍巍眾德備,
   以是法故成就相, 因致最勝人中尊。”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而能成就八十種好。何謂為四?常以敷設若干法座,供事他人謙愻無厭,數數往詣奉見法師,勸化眾生使入佛道,是為四。”佛時頌曰:

  “若干種衣敷設座, 奉事于人未曾懈,
   為眾人故常慕法, 緣是得致八十好。
   勸化群萌入佛慧, 若行此法道無難,
   菩薩習是功德已, 緣此得致八十好。”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而得辯才。何謂為四?導利菩薩之妙篋藏,誦習三品諸佛經典,晝夜各三思惟覺悟;一切世間悉保信之,諸佛之道不起不滅;執持止足分別觀察;能奉行說不惜身命。是為四。”佛時頌曰:

  “謹慎將護菩薩藏, 晝夜奉行三品法,
   得無從生不貪世, 開化解說諸佛教,
   歡喜悅故順道化, 執持所誨十力義,
   未曾愛惜身壽命, 以佛法故察諸行。
   則能奉修此四德, 輒因順俗妙辯才,
   為天世人所奉事, 而持奇異飾華鬘。”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得致佛土。何謂為四?不懷異心,意常平等,將順佛道,不違四輩,是為四。”佛時頌曰:

  “見聞他人得供養, 未曾懷嫉妒于彼,
   常行等慈志無我, 離于供事樂如空。
   以此四法不可量, 而常將護懷慈心,
   得清凈土妙莊嚴, 速疾逮成致正覺。”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眷屬常和。何謂為四?未曾破壞他人眷屬;若有諍訟勸令和合;諷誦經法開導于人;而舍兩舌讒言之辭,常贊敘人。是為四。”佛時頌曰:

  “未曾破壞他眷屬, 若有斗諍勸使和,
   諷誦經法為人說, 初不兩舌別亂人。
   設能奉行斯四法, 致得眷屬不離散,
   由是群從順清凈, 緣此四法得備悉。”

  佛告離垢施:“菩薩有四事法,所愿佛土尋如意生。何謂為四?若見他人逮成智慧不懷嫉妒心,常能修習六波羅蜜;見諸菩薩視之如佛;發意菩薩及坐道場,等心供順無諛諂也;未曾求于虛偽之德,便能致得供養之利。是為四。”佛時頌曰:

  “見德供養不嫉妒, 志慕清凈波羅蜜,
   見諸菩薩念如佛, 不以利養懷諛諂。
   菩薩若能習是德, 則能到見十方佛,
   從意所愿見佛土, 輒如心念得往生。”

  于是離垢施重白佛言:“向者世尊所設教誨,假使我身不奉此法而有毀漏,則為違欺于今現在十方諸佛無極大圣。”
  時,大目連謂離垢施:“此事甚妙,勿得輕易!道法玄微汝未曉了,諸菩薩行甚亦難辦,不可趣爾女人之身,逮得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
  離垢施女報目連曰:“如我所言至誠不虛,吾將來世得成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此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動,勿令眾生有退還者,天雨眾華,箜篌樂器不鼓自鳴,我轉女像得為男子而年八歲。”適立斯誓愿,應時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動,箜篌樂器不鼓自鳴,離垢施女身變為男,形八歲童子。
  時,大目連即從坐起,更整衣服,右膝著地,叉手白佛:“唯天中天,從今已往歸諸菩薩及初發意,為之作禮謙遜順教至誠佛道。所以者何?今小女子,乃能興發茲道變化,威神無極巍巍尊妙,所可建立至誠之愿,一切悉現真諦瑞應,當具足成果如所言。”
  佛言:“如是,目連,如汝所云,從初發意修菩薩行,至坐佛樹則為天上世間眾祐,過諸聲聞及與緣覺。”
  時佛欣笑。諸佛之法,若欣笑時,有五色光而從口出,照十方界,極于上界三十三天,還繞三匝從頂上入。
  賢者阿難便從坐起,更整衣服,叉手白佛,以偈嘆曰:

  “其聲如大梵, 諸天龍鬼音,
   如哀鸞悲鳴, 微妙甚弘雅。
   響若雷震雨, 咸悅眾人心,
   假使欣笑時, 多所而踴躍。
   愿大德之海, 十力笑何因?
   唯為分別說, 令疑者得解。
   他六反震動, 普土莫不曜,
   雨柔軟眾花, 墮諸天人上。
   化制外異學, 如獅子御獸,
   愿為我分別, 何故而欣笑?
   日月億千垓, 明珠電火焰,
   諸天龍神明, 梵天王威德。
   能仁若出光, 清凈無垢塵,
   十方明悉蔽, 佛光獨顯現。
   白毛眉間生, 潔白如妙珂,
   細滑若好衣, 美澤猶真珠。
   圣光如云氣, 照百千佛土,
   眾所之戴仰, 愿說何故笑?
   調定其心意, 眉相哀世俗,
   細微超乳色, 如山雪遠現。
   青黃赤白黑, 復如紫紅相,
   若干千光明, 從能仁口出。
   照遍三千國, 悉蔽日月明,
   乃至通虛空, 照一切眾生。
   令火滅水竭, 大海尚枯涸,
   佛所說至誠, 未曾有差異。
   假使十方人, 悉成為緣覺,
   一一致智慧, 壽百億垓劫,
   皆來住佛前, 一時啟問義,
   能仁等同時, 一音悉決疑。
   普慧度無極, 靡所不曉了,
   大福威唯說, 奇相三十二,
   何因而欣笑? 云何說道慧?
   諸天世間人, 聞美軟密教。”

  佛告賢者阿難:“見離垢施,志求佛道立至誠愿,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動,變成男子?”
  阿難言:“見。”
  佛言:“是離垢施菩薩,發無上正真道造行已來,八十百千阿僧祇劫,然后文殊師利乃發道意。女成佛時,復次如文殊師利,四十八萬諸菩薩等,佛土清凈為一佛土。”
  時大目連問:“離垢施,汝族姓子建立于慧,發無上正真道意以來久遠,何以不轉于女人身?”
  離垢答曰:“世尊嘆仁神足最尊,卿何以故不轉男子?”目連默然。
  離垢施曰:“不以女身及男子形逮成正覺。所以者何?道無所起,無有能成無上正覺。”
  文殊師利白佛:“難及!世尊,離垢施菩薩深入微妙巍巍乃爾。”
  佛告文殊:“離垢施菩薩,從六十億諸佛世尊行空三昧,從八十億佛啟受奉行不起法忍,從三十億佛啟問深妙菩薩道品,供養奉事八十億佛,飲食肴膳衣服缽器是為究竟,決了無疑欲有所了,開化一切故,問印三昧。”
  佛語文殊:“若有族姓子女,受此經法,廣為他人分別說者,德不可量!假使有人恒沙佛土滿中七寶,興設布施,不如受持諷說此經,福過于彼不可稱計。是諸菩薩因之報法,當須飲食,從得成就。”
  文殊師利問佛:“是經名何?云何奉行?”
  佛言:“是經名《分別辯才普達悉周》,離垢施問當奉持之。”說是經時,八十億天與人,究竟決了無上正真道意。
  時,辯積菩薩白世尊曰:“離垢施菩薩久如當成無上正真之道,為最正覺?”
  佛言:“族姓子,過恒沙等百千阿僧祇劫,當得佛道,號名離垢光英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劫名無量德自由,諸聲聞菩薩,所居服食猶如天上。”時離垢施菩薩,聞佛授決,踴在空中去地八十億七尺,放身光明照百千億諸佛國土,在世尊上化現八萬四千琦寶之蓋以供養佛,則于虛空示無央數神足變化,禮于十方不可稱計如來至真,供養畢訖尋復來還,住于佛前。
  于時,梵天、梵志及五百眾聞佛授與離垢施決,及見變化,益用歡喜,踴躍自慶,善心生焉,同合一聲,以偈嘆曰:

  “其有奉敬佛, 是等大福利,
   若稽首正覺, 便逮平等法。
   宿世犯罪釁, 生于梵志家,
   見世尊弟子, 口宣言不祥。
   唯今自悔過, 坐說此言故,
   睹見諸佛子, 所語不順義。
   其不見世尊, 人中之尊王,
   得人身無益, 不宜受飲食。
   離垢施知之, 吾等虛妄祠,
   睹見佛諸子, 恭敬為稽首。
   善為我等說, 吾初生墮地,
   得見于導師, 便逮聞佛名。
   彼嘆圣功德, 正真無虛妄,
   吾等輩一切, 聞之愿道意。
   是我本余福, 還得聞佛音,
   來到導師所, 聽省經典義。
   見禮于世尊, 聞察無上法,
   蒙見導師故, 解脫眾苦惱。
   世護多所安, 用說此法故,
   吾等當學是, 因成諸佛法。
   聞行于正道, 緣致諸佛法,
   以愍傷我故, 宣暢真諦行。
   講說道之門, 菩薩所當奉,
   是平等之行, 令成世明道。
   見此等心已, 佛即時欣笑,
   阿難問世尊, 人中上愿說。
   五百諸梵志, 在此前立者,
   皆當同一劫, 逮得佛導師。
   前世已曾更, 供養五百佛,
   于此壽終已, 當見億垓佛。
   于八十億劫, 未曾歸惡趣,
   于一一劫中, 當見億垓佛。
   從是異劫中, 當成兩足尊,
   號名曰梵志, 皆共同一劫。
   壽命悉一等, 各八十億劫,
   尊土圣眾同, 比丘八十億。
   導利于群生, 開化億人民,
   稍稍所游居, 寂然無所著。”

  佛說如是,離垢施、諸菩薩大會之眾,梵天、梵志等五百人,王波斯匿,諸比丘僧,天、龍、揵沓和、阿須倫人民,聞經歡喜,作禮而去。

乾隆大藏經·大乘寶積部·佛說離垢施女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