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寶積部·第0037部
佛說須摩提菩薩經一卷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阇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菩薩萬人俱。
  爾時,羅閱祇大國有長者號曰優迦,優迦有女名須摩提,厥年八歲,歷世奉敬過去無數百千諸佛,積累功德不可勝計。
  時,須摩提從羅閱祇大國,出詣耆阇崛山行到佛所,前以頭面稽首佛足,禮畢即卻在一面,以一心而往,叉手白佛:“愿欲有所問,唯多陀竭,以方便解脫我之所疑。”
  時佛默然即知女意,佛語須摩提:“恣所欲問,多陀竭今當為汝具解說之,事事分別令汝歡喜。”
  須摩提問佛言:“菩薩云何所生人見之常歡喜?云何得大富有常多財寶?云何不為他人之所別離?云何不在母人腹中,常得化生千葉蓮華中立法王前?云何得神足,從不可計億剎土,去到彼問禮事諸佛?云何得無仇怨無侵嫉者?云何所說語言,聞者信從踴躍受行?云何得無殃罪,所作善行無能壞者?云何魔不能得其便?云何臨壽終時,佛在前立為說經法,即令不墮苦痛之處?所問如是。”
  是時,佛語須摩提:“如汝所問多陀竭義,善哉大快,乃如是乎!汝若欲聞,諦聽!諦受!勤思念之,吾當解說。”
  時女即言:“甚善!世尊,愿樂欲聞。”于是須摩提受教而聽。
  佛言:“菩薩有四事法,人見之皆歡喜。何等為四?一者、嗔恚不起,視怨家如善知識;二者、常有慈心向于一切;三者、常行求索無上要法;四者、作佛形像。是為四法,菩薩用是事故,人見之常歡喜。”佛于是說偈言:

  “不起恚毀本根, 常行慈得要法,
   作佛像身好潔, 心歡喜人喜見。”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得大富有。何等為四?一者、布施以時,二者、與已倍悅,三者、與后不復悔,四者、既與不求其報。是為四事,菩薩用是四事故,得大富有。”佛于是說偈言:

  “以時施無悔心, 喜悅與無希望,
   所作施有勇慧, 在所處常大富。”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不為他人之所別離。何等為四?一者、不傳惡說斗亂彼此,二者、導愚冥者使入佛道,三者、若有毀敗正法護使不絕,四者、勸勉諸人教使求佛令堅不動。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不為他人之所別離。”佛于是說偈言:

  “不傳說斗彼此, 導愚冥護正法,
   勸進人使求佛, 終無能別離者。”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得化生千葉蓮華中立法王前。何等為四?一者、細搗優缽華、波曇華、拘文華、分陀利華,令此四種末之如塵使滿句蟲,持是供養世尊若塔及舍利;二者、不令他人起恚意;三者、作佛像使坐蓮華上;四者、得最上覺便勸喜住。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化生千葉蓮華中立法王前。”佛于是說偈言:

  “施四華滿句蟲, 除恚恨受法義,
   得上覺立佛前, 作形像生華中。”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得神足,從一佛國至一佛國。何等為四?一者、見人作功德不行斷絕,二者、見人說法而不中止,三者、常燃燈火于塔寺中,四者、求三昧。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得神足從一佛國復至一佛國。”佛于是說偈言:

  “行功德為法施, 聞經說不中止,
   常燃燈于佛寺, 入三昧遍諸國。”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得無仇怨無侵嫉者。何等為四?一者、于善知識無諭諂心,二者、不慳惜貪他人財物,三者、見人布施助其喜,四者、見菩薩諸所作為不誹謗。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常行是行,得無仇怨無侵嫉者。”佛于是說偈言:

  “于善友無諭諂, 不慳惜他人物,
   見人施助其喜, 行菩薩無仇怨。”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其所語言,聞者信從踴躍受行。何等為四?一者、口之所說心亦無異,二者、于善知識常有至誠,三者、聞人說法不言是非,四者、若見他人請令說經不求其短。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其所語言,聞者信從踴躍受行。”佛于是說偈言:

  “如所念言亦爾, 于善友有誠信,
   聞講法不求短, 若說經心喜踴。”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得無殃罪,所作善行疾得凈住。何等為四?一者、心意所念常志于善;二者、常持戒三昧智慧;三者、初發菩薩意,便起一切智,多所度脫;四者、常有大慈愍于一切。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得滅無殃罪疾得凈住。”佛于是說偈言:

  “常志善念廣度, 戒等定不離慧,
   常教人一切智, 行慈意得凈住。”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魔不能得其便。何等為四?一者、常念于佛,二者、常精進,三者、常念經法,四者、常立功德。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魔不能得其便。”佛于是說偈言:

  “常喜意念于佛, 常精進在深法,
   自勖勉立功德, 魔用是不得便。”

  佛語須摩提:“菩薩復有四事法,臨壽終時,佛在前立為說經法,令不墮苦痛處。何等為四?一者、為一切人故,具滿諸愿;二者、若人布施,諸不足者念欲足之;三者、見人雜施,若有短少便裨助之;四者、常念供養于三寶。是為四法,菩薩用是四事故,臨壽終時,即見諸佛皆在前立為說經法,不令其人墮苦痛處。”佛于是說偈言:

  “為一切滿所愿, 無極哀勸足檀,
   以雜施致黠慧, 供三寶得致佛。”

  爾時,須摩提白佛言:“唯世尊所說四十事,我當奉行令不缺減,悉使具足不違一事。若失一事,我為斷佛法滅眾弟子。”
  是時,長老摩訶目乾連在大會中坐,即問須摩提:“此四十事,大士所行,菩薩所為,甚亦難當!如汝小女,何能辦之?”
  時,須摩提答目乾連言:“假令我今審實能行此四十事者,三千大千國土皆當為我六反震動,雨于天華,諸音樂器不鼓自鳴。”須摩提適發是言,應時三千大千國土六反震動,即雨天華,樂器即鳴。
  女語目乾連:“是證明我之至誠!若未來有起菩薩意者亦當如是。我后亦當得多陀竭阿羅訶三耶三佛,信如我言無有虛者,其在會者皆當一等悉作金色。”尋如所語輒作金色。
  于是目乾連即從座起,正衣服下右膝,叉手為佛稽首作禮,前白佛言:“今諸一切初發大意為菩薩者,我當自歸為之作禮。所以者何?八歲女子感應如此,豈況高士摩訶薩乎!”
  是時,座中有大菩薩名文殊師利,謂須摩提言:“于何法住,所現感應乃如是乎?”
  須摩提答言:“諸法不可計數亦無所住,而仁問我住于何法?仁作是問,不如不問。”
  文殊師利問須摩提言:“此語云何乃至于斯乎?”
  須摩提報文殊師利言:“不于諸法有所住,亦無所疑,亦不言是非。”
  文殊師利問須摩提言:“如來本不作行乎?”
  須摩提報言:“譬如月影現于水中,若夢、野馬、深山之響,如來本行亦如是也。”
  文殊師利問須摩提:“如仁所說,合會是事為能得佛不?”
  須摩提報言:“云何仁者,謂癡、黠、行三事異乎?不為異也,一切一法諸法皆合。所以者何?若正法、若不正法,適無所住亦無所取,亦無所收空無有色。”
  文殊師利復問須摩提:“解是義者為有幾人?”
  須摩提報言:“夫作幻者恣意作化,寧有限無?幻師所化猶尚無限,信解此法亦如是也。”
  文殊師利問須摩提言:“如我無化無幻起行,何法而與道合?”
  須摩提報言:“如仁所說致為大快!一切法處亦不有亦不無,至于如來無合無散。”
  文殊師利聞彼所說甚悅贊善,文殊師利前白佛言:“甚善!須摩提所說自恣其意,微妙大可怪也!乃能深入逮得法忍,發意已來為幾何乎?”
  佛語文殊師利:“是須摩提發阿耨多羅三耶三菩心,等住已來積不可計。先仁之前三十億劫,仁乃于彼發無上平等度意,適乃甫入無所從生法忍,是仁本造發意時師也。”
  文殊師利聞佛所言,則前作禮白須摩提:“惟別久遠今乃講侍,與師相見得受法誨。”
  須摩提報言:“莫作是念用何等故!無所從生法忍,亦無所念,亦無有師。”
  文殊師利問言:“云何不轉女人身?”
  須摩提報言:“于是無所得。所以者何?法無男無女,今者我當斷仁所疑。”
  文殊師利言:“善哉!樂欲聞之。”
  須摩提謂文殊師利言:“如今我后不久,亦當逮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成慧行、安定世間父、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佛天中天,如是審諦,我今便當變為男子。”適作是語,即成男子,頭發即墮,袈裟在身,便作沙彌。
  須摩提復謂文殊師利言:“審我來世當作佛時,使我國中莫有三事。何等為三?一者、魔事,二者、泥犁,三者、女人態。若我志誠,我身當如年三十沙門。”時須摩提適作是語,形體顏色如年三十。
  須摩提復謂文殊師利言:“我作佛時,令我國人皆作金色,地及城郭周匝有七寶樹,令八重行七寶池水,四邊中外皆生七寶雜色蓮華,及諸雜寶不多不少皆悉停等。”須摩提言:“如仁之國,我之剎土亦當如是。如我志誠,諸在會者當作金色。”適作是語,應時眾會皆作金色。
  時,持地神即從地出,化作天身舉聲稱揚,嘆須摩提言:“須摩提菩薩摩訶薩得作佛時,國土所有七寶池水,樹及華實皆當如是。”
  于是佛謂文殊師利:“是須摩提菩薩摩訶薩不久當得作佛,字名遠聞,具足藏如來過四道不受平等覺興具足行安隱世間天上天下無上大人。女意云何?法無所住,豈有我名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于女意云何?其幻化者,豈有到后世復來者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于女意云何?其幻化者,豈有所起所滅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于女意云何?其幻化者,豈有所有有形像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于女意云何?其幻化者,豈有見聞有幻無幻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其女曰:“佛言我曾聞之,其幻化者,無有見聞有幻無幻。”
  世尊又問:“于女意云何?其幻化者,假使無身,豈能令幻化發起諸行乎?”
  女答曰:“唯天中天,其幻化者,實為如此真無所有。”
  佛言:“如是,其無明者無內無外。計其法者,亦無所有亦無字也。其明者,不至后世亦無還反。其無明者,亦無有起亦無有滅。其無明者,亦無形像。適興無明,緣致眾行、名色、六入,更習痛、愛、受、有、生、老病死,勤苦愁惱大患集會。”
  明女首意白佛言:“甚為可奇,至未曾有,世尊所興而不可及。所以者何?佛天中天,于虛空中而轉法輪。法輪不可思議,所轉法輪不可稱限,無量法輪,無獲法輪,無形法輪,無生法輪,滅度法輪。”
  世尊告曰:“如是,如是,誠如所云,吾所轉輪為轉空輪,所轉法輪不可思議,所轉法輪不可稱限。其可轉輪,無獲、無形、無生為滅度也。”
  時首意女歡喜踴躍,善心生焉,則以栴檀香搗及諸華香供養散佛:“唯然世尊,以是德本深致擁護,而善救攝降伏諸根,抑制愛欲逮轉法輪,轉于空輪、不思議輪,不可稱限、無量、無獲、無形、無生滅度之輪。”
  佛尋欣笑,五色青赤黃白綠光從口而出,甚大光明普照十方無數佛國,悉皆覆蔽日月之明,還繞佛身三匝從頂上入。
  賢者阿難,曉了七法:一曰知誼,二曰解法,三曰曉時,四曰了節,五曰明眾,六曰練己,七曰深識人本。即從座起,更整衣服,偏袒右肩,下右膝叉手白佛:“今大圣欣笑為何感應?愿說其意。唯天中天,多所愍傷多所安隱,哀念諸天世間人民,分別說之。”
  佛告阿難:“爾見梵志女首意,以末栴檀華香、搗香,供養散佛乎?其心誓愿逮轉法輪。”
  對曰:“已見。”
  佛言:“是女以斯德本,護己安人多所救攝,壽終之后當轉女身,至八十四億劫不歸惡趣,供養六萬諸佛世尊,出家為道志于沙門聽受經法。受經法已即時諷誦,將御如來現在正法,佛滅度后供養舍利,勸化無數無量眾生不可計會,使立無上正真之道,恒以善意奉持要法,號天中天。”
  佛說是經,授須摩提莂時,三十億人發無上平等度意皆得阿惟越致,六萬天子悉得法法眼生。
  座中有五百菩薩聞文殊師利所問甚深,意用不解中欲墮落,見須摩提所說至誠尋皆有應,即解身衣以用上佛,亦不諭諂無所希望,持功德用自堅固于無上平等度意,即得住阿惟越致,超九十劫不復生死。時佛授與五百人決:“卻后十劫,劫名無塵垢,佛號固受如來過四道不受平等覺。是五百人等當生彼國,國名焰氣,當同一劫俱得作佛,皆同一字號莊飾豫知人意如來過四道不受平等之道最正覺。”
  佛謂文殊師利:“乃知是經多所饒益,如是不乎?若今最后有菩薩摩訶薩及沙門,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求菩薩道奉行六波羅蜜,未曉漚和拘舍羅,不如書持是經諷誦讀轉,復教人常念其中事,諸欲聞者廣為解說。”
  佛復語文殊師利:“前所不聞本所不行,如是等輩菩薩者當念習持。所以者何?譬如遮迦越王治于世時,至竟七寶不為缺減,其王壽終七寶為散。如是,文殊師利,若佛經道住于世者,佛七覺意終不為減。若佛法滅,覺意諸法皆為乏盡。”
  佛謂文殊師利:“當求無數方便具索諸經,勤學書持為他人說,教授一切廣解其義,常當精進是為法教。善男子、善女人欲求佛道者,莫中有悔。”
  佛說經已,須摩提菩薩、文殊師利菩薩,摩訶目乾連等,諸天及人其在會者,阿須羅、揵沓和持世者,皆歡喜樂聞。

乾隆大藏經·大乘寶積部·佛說須摩提菩薩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