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般若部·第0010部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三卷
鳩摩羅什、留支、真諦譯
· 經名 · 卷數 · 跋序
· 品名 · 品數 · 譯作者
字體:

  昔如來於舍衛城敷座說法,與須菩提等演是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以喻法為名,以實相為體,以無住為宗,以斷疑為用,以大乘為教相,其義甚深而明,其說甚簡而切。昔有領悟一言之旨者即成正果。夫修六度萬行以造夫真如之地,非由此經莫能以窺其徑庭。蓋萬法本於一心,以心求道,道即是心。心也者,妙萬物而超萬物者也。如來於此首指以示人,非惟明顯其體而復彰喻其法,是故無取於法而安住其心舍,無上正等正覺其何以哉!所以是經功德最大,然不言其所以大;其福果最勝,然不言其所以勝。有能因如是而得如來道,則知是人積累善根而成智慧,所修福德即成勝果。

  朕惟覺路非遙,履之即至。人惟盡心以忠於君,竭誠以孝於親,不虧六行,不犯五刑,不纏根塵,心無妄想,無所住著即見本性;不離宗旨又能持誦此經,勤行修習當即登大乘。若彼頑囂之徒,積惡累愆以墮惡趣,茍能回心向善即得罪業消減,亦即得超登彼岸。蓋蠕動飛潛皆含佛性,人心最靈眾善斯具,但根塵所汩喪其良心。然善者終於不泯有時發現,因其發現之萌而致力焉,則善日長而惡日減,如淘沙取金沙去而金出,芟植苗莠除而苗盛。夫為善譬猶登山益往益高,為惡譬猶走圾愈趨愈下。善人良士知善之可為而益為,知惡之不可為而不為,則善愈積而惡愈消,福愈盛而禍愈遠,煩惱不染於其心,障業不繞於其體,於如來正覺夫何遠之有!

  永樂九年五月初一日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愿樂欲聞!”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我皆令入無余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復次,須菩提,菩薩于法,應無所住行于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于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
  “須菩提,于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
  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如來滅后后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于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凈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
  “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舍,何況非法!’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賢圣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須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
  “若復有人,于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須菩提,于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
  “須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
  “須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故名阿那含。”
  “須菩提,于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佛告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昔在燃燈佛所,于法有所得不?”
  “世尊,如來在燃燈佛所,于法實無所得。”
  “須菩提,于意云何?菩薩莊嚴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凈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于意云何?是身為大不?”
  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須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諸恒河沙,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恒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
  “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所恒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
  佛告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
  “復次,須菩提,隨說是經乃至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
  “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弟子。”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經?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須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
  “須菩提,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三十二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說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復有人,于此經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甚多!”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
  “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凈,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世尊,是實相者,則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世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來世后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則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于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須菩提,又念過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住,則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布施。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
  “須菩提,若菩薩心住于法而行布施,如人入暗,則無所見。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種種色。
  “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經受持讀誦,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亦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
  “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若有人能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量、不可稱、無有邊、不可思議功德。如是人等,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著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則于此經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
  “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復次,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劫,于燃燈佛前得值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悉皆供養承事,無空過者。若復有人于后末世,能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于我所供養諸佛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有受持讀誦此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狐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經義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于燃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于燃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燃燈佛則不與我授記:‘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燃燈佛與我授記,作是言:‘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于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
  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即不名菩薩。何以故?須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
  “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法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沙等恒河,是諸恒河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
  “甚多,世尊。”
  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須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
  “須菩提,若福德有實,如來不說得福德多;以福德無故,如來說得福德多。
  “須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
  “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名具足色身。”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
  “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于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
  佛言:“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無所得耶?”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修一切善法,則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者,如來說非善法,是名善法。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百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于意云何?汝等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度眾生’。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
  “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即非有我,而凡夫之人以為有我。須菩提,凡夫者,如來說則非凡夫。
  “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不?”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以三十二相觀如來。”
  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圣王即是如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不以具足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說諸法斷滅’,莫作是念!何以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說斷滅相。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恒河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復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于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功德。何以故?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不受福德?”
  “須菩提,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是故說不受福德。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來、若去、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碎為微塵。于意云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
  “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所以者何?佛說微塵眾,即非微塵眾,是名微塵眾。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于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
  “不也,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須菩提,若有人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薩心者,持于此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人演說,其福勝彼。云何為人演說?不取于相,如如不動。何以故?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在舍婆提城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婆提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食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如常敷座,結跏趺坐,端身而住,正念不動。

  爾時,諸比丘來詣佛所,到已頂禮佛足,右繞三匝,退坐一面。
  爾時,慧命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向佛合掌,恭敬而立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應供、正遍知,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

  “世尊,云何菩薩大乘中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降伏其心?”
  爾時,佛告須菩提:“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如菩薩大乘中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修行,如是降伏其心。”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是愿樂欲聞!”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生如是心:‘所有一切眾生、眾生所攝——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所有眾生界、眾生所攝,我皆令入無余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量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眾生相即非菩薩。何以故非?須菩提,若菩薩起眾生相、人相、壽者相,則不名菩薩。

  “復次,須菩提,菩薩不住于事行于布施,無所住行于布施,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于相想。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聚不可思量。
  “須菩提,于汝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如是,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聚,亦復如是不可思量。”
  佛復告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是行于布施。

  “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見如來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不可以相成就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所說相,即非相。”
  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妄語。若見諸相非相,則非妄語。如是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于未來世末世,得聞如是修多羅章句,生實相不?”
  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頗有眾生于未來世末世,得聞如是修多羅章句,生實相不?’”
  佛復告須菩提:“有未來世末世,有菩薩摩訶薩法欲滅時,有持戒修福德智慧者,于此修多羅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
  佛復告須菩提:“當知彼菩薩摩訶薩,非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修行供養,非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所而種善根。”
  佛復告須菩提:“已于無量百千萬諸佛所修行供養,無量百千萬諸佛所種諸善根,聞是修多羅,乃至一念能生凈信,須菩提,如來悉知是諸眾生,如來悉見是諸眾生。須菩提,是諸菩薩生如是無量福德聚,取如是無量福德。何以故?須菩提,是諸菩薩無復我相、眾生相、人相、壽者相。須菩提,是諸菩薩無法相亦非無法相,無相亦非無相。何以故?須菩提,是諸菩薩若取法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須菩提,若是菩薩有法相,即著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何以故?須菩提,不應取法,非不取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筏喻法門,是法應舍非舍法故。”
  復次,佛告慧命須菩提:“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何以故?一切圣人皆以無為法得名。”

  “須菩提,于意云何?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須菩提,于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婆伽婆!甚多,修伽陀!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甚多。何以故?世尊,是福德聚,即非福德聚,是故如來說福德聚福德聚。”
  佛言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復于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無量不可數。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一切諸佛如來皆從此經生。須菩提,所謂佛法佛法者,即非佛法,是名佛法。
  “須菩提,于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須陀洹。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斯陀含,是名斯陀含。”
  “須菩提,于意云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那含,是名阿那含。”
  “須菩提,于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即為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最為第一,世尊說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世尊則不說我無諍行第一;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無諍無諍行。”
  佛告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昔在燃燈佛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如來在燃燈佛所,于法實無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莊嚴佛國土’,彼菩薩不實語。何以故?須菩提,如來所說莊嚴佛土者,則非莊嚴,是名莊嚴佛土。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凈心而無所住,不住色生心,不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須菩提,于意云何?是身為大不?”
  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彼身非身,是名大身。”
  佛言:“須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諸恒河沙,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恒河,尚多無數,何況其沙!”
  佛言:“須菩提,我今實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滿爾數恒沙數世界,以施諸佛如來。須菩提,于意云何?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甚多。”
  佛告須菩提:“以七寶滿爾數恒河沙世界持用布施;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法門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而此福德勝前福德無量阿僧祇。
  “復次,須菩提,隨所有處,說是法門乃至四句偈等,當知此處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皆應供養如佛塔廟,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此經!
  “須菩提,當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似佛。”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當何名此法門?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須菩提:“是法門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何以故?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
  須菩提言:“世尊,如來無所說法。”
  “須菩提,于意云何?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
  須菩提言:“彼微塵甚多,世尊。”
  “須菩提,是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見如來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如來說三十二大人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大人相。”
  佛言:“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恒河沙等身命布施;若復有人,于此法門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甚多無量阿僧祇。”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捫淚而白佛言:“希有,婆伽婆!希有,修伽陀!佛說如是甚深法門,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法門。”
  “何以故?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
  “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凈,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世尊,是實相者,則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實相。
  “世尊,我今得聞如是法門,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來世,其有眾生得聞是法門,信解受持,是人則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何以故?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則名諸佛。”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非第一波羅蜜。如來說第一波羅蜜者,彼無量諸佛亦說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須菩提,如來說忍辱波羅蜜,即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于爾時無我相、無眾生相、無人相、無壽者相,無相亦非無相。何以故?須菩提,我于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眾生相、人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須菩提,又念過去,于五百世作忍辱仙人,于爾所世無我相、無眾生相、無人相、無壽者相。
  “是故,須菩提,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何以故?若心有住,則為非住。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是故佛說,菩薩心不住色布施。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應如是布施。”
  須菩提言:“世尊,一切眾生相,即是非相。何以故?如來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 
  “須菩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異語者。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所說法,無實無妄語。

  “須菩提,譬如有人入暗,則無所見;若菩薩心住于事而行布施,亦復如是。須菩提,譬如人有目,夜分已盡,日光明照,見種種色;若菩薩不住于事行于布施,亦復如是。
  “復次,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此法門受持讀誦修行,則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悉見是人,悉覺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聚。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初日分以恒河沙等身布施,中日分復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后日分復以恒河沙等身布施,如是舍恒河沙等無量身,如是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以身布施;若復有人聞此法門信心不謗,其福勝彼無量阿僧祇,何況書寫、受持讀誦、修行、為人廣說!

  “須菩提,以要言之,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此法門如來為發大乘者說,為發最上乘者說。若有人能受持讀誦修行此經,廣為人說,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皆成就不可思議、不可稱、無有邊無量功德聚。如是人等,則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須菩提,若樂小法者,則于此經不能受持讀誦、修行、為人解說。若有我見、眾生見、人見、壽者見,于此法門能受持讀誦修行為人解說者,無有是處。
  “須菩提,在在處處若有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所應供養。當知此處則為是塔,皆應恭敬作禮圍繞,以諸華香而散其處。
  “復次,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為人輕賤。何以故?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我念過去無量阿僧祇阿僧祇劫,于燃燈佛前得值八十四億那由他百千萬諸佛,我皆親承供養無空過者。須菩提,如是無量諸佛,我皆親承供養無空過者。若復有人于后世末世,能受持讀誦修行此經所得功德,我所供養諸佛功德,于彼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后世末世,有受持讀誦修行此經所得功德,若我具說者,或有人聞,心則狂亂疑惑不信。須菩提,當知是法門不可思議,果報亦不可思議。”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住?云何修行?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須菩提:“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令入無余涅槃界,如是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眾生相、人相、壽者相,則非菩薩。何以故?須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于燃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須菩提白佛言:“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于燃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于燃燈佛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燃燈佛則不與我受記:‘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燃燈佛與我受記,作如是言:‘摩那婆,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何以故?須菩提,言如來者即實真如。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是人不實語。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于是中不實不妄語,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須菩提,譬如有人其身妙大。”
  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妙大,則非大身,是故如來說名大身。”
  佛言:“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則非菩薩。”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頗有實法名為菩薩?”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實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眾生、無人、無壽者。”
  “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莊嚴佛國土’,是不名菩薩。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佛國土。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實菩薩。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天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慧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法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有佛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恒河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諸恒河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世界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彼世界甚多,世尊。”
  佛言:“須菩提,爾所世界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住,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住,皆為非心住,是名為心住。何以故?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須菩提,于意云何?若有人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持用布施,是善男子、善女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此人以是因緣得福甚多。”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彼善男子、善女人以是因緣得福德聚多。須菩提,若福德聚有實,如來則不說福德聚福德聚。
  “須菩提,于意云何?佛可以具足色身見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色身見。何以故?如來說具足色身,即非具足色身,是故如來說名具足色身。”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諸相見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如來不應以具足諸相見。何以故?如來說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故如來說名諸相具足。”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汝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耶?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法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于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
  佛言:“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佛言:“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世尊無有少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我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無有少法可得,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無眾生、無人、無壽者,得平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切善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善法者,如來說非善法,是名善法。
  “須菩提,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有人持用布施;若人以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于前福德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萬分不及一,歌羅分不及一,數分不及一,優波尼沙陀分不及一,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于意云何?汝謂如來作是念‘我度眾生’耶?須菩提,莫作是念!何以故?實無有眾生如來度者。”
  佛言:“須菩提,若有實眾生如來度者,如來則有我、人、眾生、壽者相。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則非有我,而毛道凡夫生者以為有我。須菩提,毛道凡夫生者,如來說名非生,是故言毛道凡夫生。
  “須菩提,于意云何?可以相成就得見如來不?”
  須菩提言:“如我解如來所說義,不以相成就得見如來。”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不以相成就得見如來。”
  佛言:“須菩提,若以相成就觀如來者,轉輪圣王應是如來,是故非以相成就得見如來。”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彼如來妙體,即法身諸佛,
   法體不可見,彼識不能知。

  “須菩提,于意云何?如來可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須菩提,莫作是念‘如來以相成就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說諸法斷滅相’,須菩提,莫作是念‘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說諸法斷滅相’!何以故?菩薩摩訶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說斷滅相。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滿恒河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菩薩知一切法無我,得無生法忍,此功德勝前所得福德。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取福德故。”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不取福德?”
  佛言:“須菩提,菩薩受福德,不取福德,是故菩薩取福德。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若去、若來、若住、若坐、若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如來者,無所至去,無所從來,故名如來。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微塵,復以爾許微塵世界碎為微塵阿僧祇。須菩提,于意云何?是微塵眾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彼微塵眾甚多,世尊。何以故?若是微塵眾實有者,佛則不說是微塵眾。何以故?佛說微塵眾,則非微塵眾,是故佛說微塵眾。世尊,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是故佛說三千大千世界。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故佛說一合相。”
  佛言:“須菩提,一合相者,則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何以故?須菩提,若人如是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于意云何?是人所說為正語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世尊,如來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須菩提,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于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如是不住法相。何以故?須菩提,所言法相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須菩提,若有菩薩摩訶薩,以滿無量阿僧祇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發菩薩心者,于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人說,其福勝彼無量阿僧祇。云何為人演說?而不名說,是名為說。”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一切有為法,如星翳燈幻,
   露泡夢電云,應作如是觀。”

  佛說是經已,長老須菩提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菩薩摩訶薩,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如是我聞:一時,佛婆伽婆住舍衛國祇陀樹林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世尊于日前分,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國而行乞食。于其國中次第行已,還至本處。飯食事訖,于中后時,收衣缽,洗足已,如常敷座,跏趺安坐,端身而住,正念現前。
  時,諸比丘俱往佛所,至佛所已,頂禮佛足,右繞三匝,卻坐一面。

  爾時,凈命須菩提于大眾中共坐聚集。時,凈命須菩提即從座起,偏袒右肩,頂禮佛足,右膝著地,向佛合掌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應供、正遍覺知,善護念諸菩薩摩訶薩,由無上利益故;善付囑諸菩薩摩訶薩,由無上教故。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行菩薩乘,云何應住?云何修行?云何發起菩薩心?”
  凈命須菩提作是問已,爾時,世尊告須菩提:“須菩提,善哉!善哉!如是,善男子,如來善護念諸菩薩摩訶薩,無上利益故;善付囑諸菩薩摩訶薩,無上教故。須菩提,是故汝今一心諦聽,恭敬善思念之,我今當為汝說。如菩薩發菩提心行菩薩乘,如是應住,如是修行,如是發心。”
  須菩提言:“唯然,世尊!”
  佛告須菩提:“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行菩薩乘,應如是發心:‘所有一切眾生類攝——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乃至眾生界及假名說,如是眾生我皆安置于無余涅槃。如是涅槃無量眾生已,無一眾生被涅槃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眾生想,即不應說名為菩薩。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菩薩無我想、眾生想、壽者想、受者想。
  “復次,須菩提,菩薩不著己類而行布施,不著所余行于布施,不著色、聲、香、味、觸、法應行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行施不著相想。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無執著心行于布施,是福德聚不可數量。
  “須菩提,汝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數量不?”
  須菩提言:“不可,世尊。”
  佛言:“如是,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十方虛空可數量不?”
  須菩提言:“不可,世尊。”
  佛言:“如是,須菩提,若菩薩無執著心行于布施,是福德聚亦復如是不可數量。
  “須菩提,汝意云何?可以身相勝德見如來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勝德,非相勝德。”
  “何以故?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無所有相,即是真實。由相無相,應見如來。”
  如是說已,凈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于今現時及未來世,頗有菩薩聽聞正說如是等相此經章句,生實想不?”
  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于今現時及未來世,頗有菩薩聽聞正說如是等相此經章句,生實想不?’何以故?須菩提,于未來世實有眾生,得聞此經,能生實想。
  “復次,須菩提,于未來世后五百歲正法滅時,有諸菩薩摩訶薩,持戒修福及有智慧。須菩提,是諸菩薩摩訶薩非事一佛,非于一佛種諸善根,已事無量百千諸佛,已于無量百千佛所而種善根。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聽聞正說如是等相此經章句,乃至一念生實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須菩提,是善男子、善女人生長無量福德之聚。何以故?須菩提,是諸菩薩無復我想、眾生想、壽者想、受者想,是諸菩薩無法想非無法想、無想非無想。何以故?須菩提,是諸菩薩若有法想,即是我執及眾生、壽者、受者執。須菩提,是故菩薩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為如是義故,如來說若觀行人解筏喻經,法尚應舍,何況非法!”
  佛復告凈命須菩提:“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說義,無所有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法如來所說。何以故?是法如來所說,不可取,不可言,非法,非非法。何以故?一切圣人皆以無為真如所顯現故。”
  “須菩提,汝意云何?以三千大千世界遍滿七寶,若人持用布施,是善男子、善女人因此布施生福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甚多,修伽陀!是善男子、善女人因此布施得福甚多。何以故?世尊,此福德聚,即非福德聚,是故如來說福德聚。”
  佛言:“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遍滿七寶持用布施;若復有人從此經中受四句偈,為他正說顯示其義,此人以是因緣,所生福德最多于彼無量無數。何以故?須菩提,如來無上菩提從此福成,諸佛世尊從此福生。何以故?須菩提,所言佛法者,即非佛法,是名佛法。
  “須菩提,汝意云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
  須菩提言:“不能,世尊。何以故?世尊,實無所有能至于流,故說須陀洹,乃至色、聲、香、味、觸、法亦復如是,故名須陀洹。斯陀含名一往來,實無所有能至往來,是名斯陀含。阿那含名為不來,實無所有能至不來,是名阿那含。”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果’不?”
  須菩提言:“不能,世尊。何以故?實無所有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果’,此念即是我執、眾生執、壽者執、受者執。世尊、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贊我住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世尊,我今已成阿羅漢離三有欲。世尊,我亦不作是念‘我是阿羅漢’。世尊,我若有是念‘我已得阿羅漢果’,如來則應不授我記,住無諍三昧人中須菩提善男子最為第一;實無所住,住于無諍。”
  佛告須菩提:“汝意云何?昔從燃燈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所,頗有一法如來所取不?”
  須菩提言:“不取,世尊,實無有法昔從燃燈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所如來所取。”
  佛告須菩提:“若有菩薩作如是言‘我當莊嚴清凈佛土’,而此菩薩說虛妄言。何以故?須菩提,莊嚴佛土者,如來說非莊嚴,是故莊嚴清凈佛土。須菩提,是故菩薩應生如是無住著心,不住色、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須菩提,譬如有人體相勝大如須彌山。須菩提,汝意云何?如是體相為勝大不?”
  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如來說非有,名為有身。此非是有,故說有身。”
  佛告須菩提:“汝意云何?于恒伽江所有諸沙,如其沙數所有恒伽,諸恒伽沙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但諸恒伽尚多無數,何況其沙!”
  佛言:“須菩提,我今覺汝,我今示汝。諸恒伽中所有沙數,如是沙等世界,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遍滿,持施如來、應供、正遍覺知。須菩提,汝意云何?此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甚多,修伽陀!有人以是因緣生福甚多。”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寶遍滿爾所恒伽沙世界持用布施;若善男子、善女人從此經典乃至四句偈等,恭敬受持,為他正說,是人所生福德最勝于彼無量無數。
  “復次,須菩提,隨所在處,若有人能從是經典乃至四句偈等讀誦講說,當知此處于世間中即成支提,一切人、天、阿修羅等皆應恭敬,何況有人盡能受持讀誦如此經典,當知是人則與無上希有之法而共相應!是土地處,大師在中,或隨有一可尊重人。”
  佛說是已,凈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是經典名號云何?我等云何奉持?”
  佛告須菩提:“此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何以故?須菩提,是般若波羅蜜,如來說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汝意云何?頗有一法一佛說不?”
  須菩提言:“世尊,無有。無有一法一如來說。”
  佛告須菩提:“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微塵是為多不?”
  須菩提言:“此世界微塵甚多,世尊!甚多,修伽陀!何以故?世尊,此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故名微塵。此諸世界,如來說非世界,故說世界。”
  佛告須菩提:“汝意云何?可以三十二大人相見如來不?”
  須菩提言:“不可,世尊。何以故?此三十二大人相,如來說非相,故說三十二大人相。”
  佛告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如諸恒河所有沙數如是沙等身命舍以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從此經典乃至四句偈等,恭敬受持為他正說,此人以是因緣生福多彼無量無數。”

  爾時,凈命須菩提由法利疾即便悲泣,抆淚而言:“希有,世尊!希有,修伽陀!如此經典如來所說,我從昔來至得圣慧,未曾聞說如是經典。何以故?世尊,說般若波羅蜜,即非般若波羅蜜,故說般若波羅蜜。世尊,當知是人則與無上希有之法而共相應,聞說經時能生實想。世尊,是實想者,實非有想,是故如來說名實想。
  “世尊,此事于我非為希有,正說經時我生信解。世尊,于未來世若有眾生,恭敬受持為他正說,當知是人則與無上希有之法而共相應。世尊,此人無復我想、眾生想、壽者想、受者想。何以故?我想、眾生想、壽者想、受者想,即是非想。何以故?諸佛世尊解脫諸想盡無余故。”
  說是言已,佛告須菩提:“如是,須菩提,如是。當知是人則與無上希有之法而共相應,是人聞說此經不驚、不怖、不畏。何以故?須菩提,此法如來所說是第一波羅蜜,此波羅蜜如來所說,無量諸佛亦如是說,是故說名第一波羅蜜。
  “復次,須菩提,如來忍辱波羅蜜,即非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昔時我為迦陵伽王斬斫身體,骨肉雖碎,我于爾時無有我想、眾生想、壽者想、受者想,無想非無想。何以故?須菩提,我于爾時若有我想、眾生想、壽者想、受者想,是時則應生瞋恨想。須菩提,我憶過去五百生作大仙人名曰說忍,于爾所生中,心無我想、眾生想、壽者想、受者想。是故,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舍離一切想,于無上菩提應發起心,不應生住色心,不應生住聲、香、味、觸心,不應生住法心,不應生住非法心,不應生有所住心。何以故?若心有住,則為非住,故如來說菩薩無所住心應行布施。
  “復次,須菩提,菩薩應如是行施,為利益一切眾生,此眾生想即是非想,如是一切眾生,如來說即非眾生。何以故?諸佛世尊遠離一切想故。須菩提,如來說實,說諦,說如,說非虛妄。
  “復次,須菩提,是法如來所覺,是法如來所說,是法非實非虛。須菩提,譬如有人在于盲暗,如是當知菩薩墮相行墮相施。須菩提,如人有目,夜已曉時晝,日光照見種種色,如是當知菩薩不墮于相行無相施。
  “復次,須菩提,于未來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教他修行,為他正說如是經典,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生長無量福德之聚。
  “復次,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于日前分布施身命,如上所說諸河沙數,于日中分布施身命,于日后分布施身命,皆如上說諸河沙數,如是無量百千萬億劫以身命布施;若復有人聞此經典不起誹謗,以是因緣生福多彼無數無量,何況有人書寫、受持讀誦、教他修行、為人廣說!
  “復次,須菩提,如是經典不可思量無能與等,如來但為憐愍利益能行無上乘人及行無等乘人說。若復有人于未來世受持讀誦,教他修行正說是經,如來悉知是人,悉見是人,與無數無量不可思議無等福聚而共相應,如是等人由我身分則能荷負無上菩提。何以故?須菩提,如是經典若不愿樂人,及我見、眾生見、壽者見、受者見如此等人,能聽、能修、讀誦、教他正說,無有是處。
  “復次,須菩提,隨所在處顯說此經,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皆應供養,作禮右繞,當知此處于世間中即成支提。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教他修行,正說如是等經,此人現身受輕賤等。若過去世中所造惡業,應感生后惡道果報,以于現身受輕苦故,先世罪業及苦果報則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我憶往昔從燃燈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后八萬四千百千俱胝諸佛如來已成佛竟,我皆承事供養恭敬無空過者。若復有人于后末世五百歲時,受持讀誦,教他修行,正說此經,須菩提,此人所生福德之聚,以我往昔承事供養諸佛如來所得功德,比此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不及一,窮于算數不及其一,乃至威力品類相應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后末世,受持讀誦如此等經,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諦聽憶持爾所福聚,或心迷亂及以顛狂。
  “復次,須菩提,如是經典不可思議,若人修行及得果報亦不可思議。”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行菩薩乘,云何應住?云何修行?云何發起菩薩心?”
  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安置一切眾生令入無余涅槃,如是般涅槃無量眾生已,無一眾生被涅槃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眾生相想,則不應說名為菩薩。何以故?須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能行菩薩上乘。
  “須菩提,汝意云何?于燃燈佛所,頗有一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須菩提言:“不得,世尊,于燃燈佛所,無有一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須菩提,如是于燃燈佛所,無有一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于燃燈佛所,若有一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燃燈佛則不授我記:‘婆羅門,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須菩提,由實無有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佛與我授記,作如是言:‘婆羅門,汝于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者,真如別名。須菩提,若有人說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人不實語。何以故?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此法如來所得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一切法者,非一切法故,如來說名一切法。
  “須菩提,譬如有人遍身大身。”
  須菩提言:“世尊,是如來所說遍身大身,則為非身,是故說名遍身大身。”
  佛言:“如是,須菩提。如是,須菩提。若有菩薩說如是言‘我當般涅槃一切眾生’,則不應說名為菩薩。須菩提,汝意云何?頗有一法名菩薩不?”
  須菩提言:“無有,世尊。”
  佛言:“須菩提,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無我、無眾生、無壽者、無受者。
  “須菩提,若有菩薩說如是言‘我當莊嚴清凈佛土’,如此菩薩說虛妄言。何以故?須菩提,莊嚴佛土者,如來說則非莊嚴,是故莊嚴清凈佛土。須菩提,若菩薩信見諸法無我,如來應供正遍覺說是名菩薩。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有肉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有天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有慧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有法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有佛眼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須菩提,汝意云何?于恒伽江所有諸沙,如其沙數所有恒伽,如諸恒伽所有沙數世界,如是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此等世界其數甚多。”
  佛言:“須菩提,爾所世界中所有眾生,我悉見知心相續住有種種類。何以故?須菩提,心相續住,如來說非續住,故說續住。何以故?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
  “須菩提,汝意云何?若有人以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而用布施,是善男子、善女人以是因緣得福多不?”
  須菩提言:“甚多,世尊!甚多,修伽陀!”
  佛言:“如是,須菩提,如是彼善男子、善女人以是因緣得福聚多。”
  佛言:“須菩提,若福德聚,但名為聚,如來則不應說是福德聚是福德聚。
  “須菩提,汝意云何?可以具足色身觀如來不?”
  須菩提言:“不可,世尊。不可以具足色身觀于如來。何以故?此具足色身,如來說非具足色身,是故如來說名具足色身。”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可以具足諸相觀如來不?”
  須菩提言:“不可,世尊。不可以具足諸相觀于如來。何以故?此具足相,如來說非具足相,是故如來說具足相。”
  佛言:“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有如是意‘我今實說法’耶?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實能說法’,汝應當知,是人由非實有及以邪執起誹謗我。何以故?須菩提,說法說法,實無有法,名為說法。”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須有眾生于未來世,聽聞正說如是等相此經章句,生實信不?”
  佛告須菩提:“彼非眾生,非非眾生。何以故?須菩提,彼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非非眾生,故說眾生。
  “須菩提,汝意云何?頗有一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須菩提言:“不得,世尊,無有一法如來所得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須菩提,如是乃至無有如微塵法如來所舍、如來所得,是故說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平等平等。
  “復次,須菩提,諸佛覺知無有差別,是故說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此法平等,無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由無我、無眾生、無壽者、無受者,等此法平等故,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由實善法具足圓滿,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所言善法善法者,如來說非法,故名善法。
  “須菩提,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諸須彌山王,如是等七寶聚滿此世界,有人持用布施;若人從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為他正說所得功德,以前功德比此功德,百分不及一,千萬億分不及一,窮于算數不及其一,乃至威力品類相應譬喻所不能及。
  “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作是念‘我度眾生’耶?須菩提,汝今不應作如是念。何以故?實無眾生如來所度。須菩提,若有眾生如來所度,即是我執、眾生執、壽者執、受者執。
  “須菩提,此我等執,如來說非執,嬰兒凡夫眾生之所執故。須菩提,嬰兒凡夫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故說嬰兒凡夫眾生。
  “須菩提,汝意云何?可以具足相觀如來不?”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不以具足相應觀如來。”
  佛言:“如是,須菩提,如是不以具足相應觀如來。何以故?若以具足相觀如來者,轉輪圣王應是如來,是故不以具足相應觀如來。”

  是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不應得見我。
   由法應見佛,調御法為身,
   此法非識境,法如深難見。

  “須菩提,汝意云何?如來可以具足相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須菩提,汝今不應作如是見,如來以具足相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須菩提,如來不由具足相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若汝作是念‘如來有是說,行菩薩乘人有法可滅’。須菩提,汝莫作此見。何以故?如來不說行菩薩乘人,有法可滅及以永斷。
  “須菩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滿恒伽沙等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菩薩于一切法無我無生,得無生忍,以是因緣所得福德最多于彼。須菩提,行大乘人不應執取福德之聚。”
  須菩提言:“此福德聚可攝持不?”
  佛言:“須菩提,此福德聚可得攝持,不可執取,是故說此福德之聚應可攝持。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行住坐臥。’是人不解我所說義。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者,無所行去,亦無所從來,是故名如來、應供、正遍覺知。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以三千大千世界地大微塵燒成灰末,合為墨丸如微塵聚。須菩提,汝意云何?是鄰虛聚寧為多不?”
  須菩提言:“彼鄰虛聚甚多,世尊。何以故?世尊,若鄰虛聚是實有者,世尊則不應說名鄰虛聚。何以故?世尊所說此鄰虛聚,如來說非鄰虛聚,是故說名為鄰虛聚。如來所說三千大千世界,則非世界,故說三千大千世界。何以故?世尊,若執世界為實有者,是聚一執。此聚一執,如來說非執故,說聚一執。”
  佛世尊言:“須菩提,此聚一執,但世言說。須菩提,是法非可言法,嬰兒凡夫偏言所取。
  “須菩提,若有人言:‘如來說我見、眾生見、壽者見、受者見’。須菩提,汝意云何?是人言說為正語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不也,修伽陀!何以故?如來所說我見、眾生見、壽者見、受者見,即是非見,是故說我見、眾生見、壽者見、受者見。”
  “須菩提,若人行菩薩乘,如是應知、應見、應信一切諸法,如是應修,為令法想不得生起。何以故?須菩提,是法想法想者,如來說即非想,故說法想。
  “須菩提,若有菩薩摩訶薩,以滿無數無量世界七寶,持用布施;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從此般若波羅蜜經乃至四句偈等,受持讀誦,教他修行,為他廣說,是善男子、善女人,以是因緣所生福德最多于彼無量無數。云何顯說此經?如無所顯說,故言顯說。

  “如如不動,恒有正說,應觀有為法,
   如暗翳燈幻,露泡夢電云。”

  爾時,世尊說是經已,大德須菩提心進歡喜,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眾,人、天、阿修羅等,一切世間踴躍歡喜,信受奉行。

乾隆大藏經·大乘般若部·金剛般若波羅蜜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