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佛與醫學

 

道證法師編述

 

各‘分解動作’之佛法涵義及醫學原理

 

[七]為什么拜佛須躬身、觀足跟中心(觀心)?

 

目的:保持動中,重心不動。

 

注意:‘身形’和‘足跟垂線’之關系

 

·非向‘前’之彎腰。(身向前傾)重心偏向‘趾’。

(趾、小腿皆吃力)

 

·是向‘心’之躬身。

(脊椎向后拱,身后退)

重心保持在‘跟’。下身后退(腹可退一尺—‘肚臍—對—足跟’)。

 

一、佛法調心方面的涵義:

 

·脊椎(胸椎—尾椎)后退—(向后拱起如拉弓)—表謙退、禮讓,躬身退后,亦表惡法退(善法自進)。

 

佛法—‘但去凡情,別無圣解’,只要凡情、煩惱‘退去’,則道自‘進’。鞠躬的‘躬’,是‘身如弓’,依說文,弓有‘以近窮遠’之意,彎身如拉弓,將弓弦向后拉,‘拉力’雖向后,‘射力’卻向前。修行亦如此,‘私心’后退,‘道力’向前。

 

·拜佛不同于一般運動;拜佛乃在鍛煉‘動中,心不動’—動中定,動中一心不亂,故身雖運動,而‘重心’安住不動。

 

        ┌身:只有一心(一重心—自然物理

即動作中│    重心)

        └心:一心念佛

 

若動中,重心時時偏移,則須耗力于‘平衡’。很多肌肉要緊張吃力,心就不易放松,而多所住著。(多心、亂心)

 

二、解剖生理意義:

 

1、矯正平日‘骨盆’過度前傾,腰椎過度塌向腹部之五大不良影響

 

·如前所述,若站立時,以‘足尖’載力(重心偏前),則腰椎過度向前塌,至少有五種不良影響。

 

·此‘向心躬身’(重心在后跟)之動作,即是針對此偏差之矯正。

 

矯正功能如下:

 

1)可拉開,放長平日已縮短僵硬之腰背肌肉,韌帶及‘腿后部’之肌肉。

 

(因平日之僵緊,這些肌肉多少已縮短又缺乏彈性,若繼續下去必‘老倒縮’(臺語),出現運動障礙。)故初學拜時,要做此動作—拉開已縮緊之肌肉,會覺得繃緊,或稍痛(沉積之垃圾釋出)這是必然現象,只要持續拜下去(方法正確),又拜后以熱水沐浴,幫助‘垃圾’清走,即能快速改善。

 

2)如(1)所言,肌肉拉松、放長,減少對‘血流’之壓力、阻力,其中‘血管’也連帶拉動,促進循環。

 

3)脊椎向后拱(圖1→2),會拉大‘椎間空隙’,各‘棘突’拉遠了等于整條脊椎‘拉長’了,又整條脊椎向后移,可減少對前方臟腑之壓力。

 

 

 

 

拜佛之動作由躬身—五體投地,脊椎拉開、放長之程度(由背后中線量)可長十多公分。(間隙拉開、拉長)

 

拉開脊椎間隙矯正骨盆前傾

 

4)脊椎之前方有很多重要構造,若向前壓迫太甚,則影響其通暢。簡述如下:

 

(將下腹部,由正中線,直剖成左右二半,觀察右半骨盆)

 

腰薦淋巴結

主要顯示出在腰椎、薦椎前面的大血管(紅色—動脈,藍色—靜脈)和淋巴結(綠色

 

 

(將下腹部,由正中線,直剖成左右二半,觀察右半骨盆)

若腰、薦椎向前塌入太甚,則給其前方大血管及淋巴結之壓力大,阻力大,不利流通。

 

又如:第一腰椎前面,有一‘乳糜池’。‘乳糜池’收集了下半身的回流‘淋巴液’(包括雙腳及腹腔消化道),匯集后,往上送入胸管(入胸腔)。

 

注:咱們的身體,很會‘資源回收’。淋巴液,猶如各細胞運用過后之水,須回收處理。(另有警衛系統免疫功能。)

 

‘乳糜池’,是大回收站。各淋巴結,是小回收站。(負責過濾抗菌) 

 

‘回收站’若交通阻塞,與垃圾堆積,造成公害,身體亦同然。平日腰椎過塌者,若塌在第一腰椎附近,則會影響‘乳糜池’之回收,各細胞會‘廢水回收不良’,而有肥腫現象。

 

此圖簡示:

 

                     ┌(1)左下肢(左腰干)┐

(一)‘乳糜池’—收集├(2)消化道(腸干)  ├三大路線來的淋巴液。

                     └(3)右下肢(右腰干)┘

 

(二)由乳糜池往上,是人體最大最長之淋巴管,叫做‘胸管’—(約30—40公分)。胸管,由腹部穿過橫膈膜(和主動脈一起),上至胸部,行在胸椎之前,它一路收集胸部各處來的淋巴液,最后進入脖子的基部。

 

乳糜池上行為胸管

 

  ┌左邊頭頸部┐                              ┌左鎖骨下靜脈

和│          │來的二支會合—注入左靜脈角(即│            之交會角)

  └左上肢    ┘                              └左頸內靜脈

 

 

胸管這一路線收集全身3/4之淋巴

 

 

    ┌頭頸┐

右邊│    │之淋巴,以及右邊胸腔的淋巴(下圖部份)

    └上肢┘

 

集合成一‘右淋巴總管’(約只有1—2公分)注入右靜脈角(上圖)

 

5)拜佛躬身,使腰椎向后移,對‘橫隔膜’之‘下降’有重要影響。因橫膈膜后方中央附在腰椎之前方。(此詳見[二十四]‘拜佛深呼吸利益’章)

 

 

·腰椎后拱:整片腰背后移,橫膈膜后半部,可下降無阻,吸氣時,‘肺’方可充分膨脹(開發丹田呼吸)(橫膈呼吸)。

 

·腰椎前塌:障礙‘橫膈膜后半部之下降,也障礙‘肺’之膨脹,故呼吸短淺。

 

6)如前所說—‘俯首’可使頸椎后部扇狀展開,椎間孔空間加大之原理—同理,‘躬身’可使整條脊椎后部(棘突)扇狀展開。

 

解剖圖(比較三種不同姿勢時‘椎間孔’之空間大小)

 

如圖(3),俯首或躬身時,椎間孔空間加大,亦可調整太過前傾之骨盆。故通過各節椎間孔出來的‘神經血管’都減壓舒暢,改善全身血液循環及神經功能。以下附二表,列出常見的病癥,都和脊椎神經受壓有密切關系,各人可依自己的病癥,檢討脊椎受壓之部位和自己姿勢之間的關系,拜佛予以矯正,并注意日常工作姿態,妥善調整。

 

附圖表二

胸椎各節神經之供應部位及胸椎各節有壓迫時之現象、癥狀。

 

 

胸椎共12節

胸椎神經共12對

脊椎

神經

控制部位

神經被壓迫產生之病變(癥狀)

胸椎1

1

心臟、食道、氣管。

心臟病、大動脈炎。

胸椎2

2

心臟、食道、氣管。

心臟病(心瓣膜炎、心肌痛、胸悶)、食道炎、手臂內側(小指、無名指)酸麻痛。

胸椎3

3

肺、支氣管、食道。

支氣管炎、肺炎、肺結核、食道炎、肋膜炎、感冒。

胸椎4

4

肺、支氣管、食道、(胸腔)。

肺炎、肋膜炎、乳房炎、乳癌、癬。

胸椎5

5

肝、脾、胃。

肝炎、肝癌、膽囊炎、胃〈賁門〉炎、倦怠、喉干。

胸椎6

6

胰、胃、膽。

胰臟炎、胃(本體)炎(灼熱)、胃痛、打嗝、膽囊炎(消化不良)。

胸椎7

7

胃、十二指腸。

胃(幽門)炎、胃下垂、十二指腸炎、(肝炎)。

胸椎8

8

小腸。

小腸炎、(糖尿病)。

胸椎9

9

小腸、腎上腺。

小腸炎、腎上腺功能不良、全身水腫、濕疹、頻尿。

胸椎10

10

盲腸、大腸、腎臟。

盲腸炎、疝氣、腎臟炎(水腫、尿血)、腎病引起高血壓。

胸椎11

11

大腸、腎臟。

大腸炎(下痢)、大腸癌、腎臟炎(少尿)、皮膚病、濕疹。

胸椎12

12

大腸、腎臟、膀胱。

大腸炎、腎臟炎、膀胱炎(頻尿)、下腹疼痛。

 

下身的神經由腰椎、薦椎來,不但支配腹部(內臟),也支配腳,若壓迫之,則有種種癥狀,如下表。

 

綠色線條表神經。

 

附圖表三

腰椎各節神經之供應部位及腰椎各節有壓迫時之現象、癥狀。

 

 

頸椎共七節

頸椎神經共八對

脊椎

神經

控制部位

神經被壓迫產生之病變(癥狀)

腰椎1

1

輸尿管、大腿前側、股四頭肌。

輸尿管炎、血尿、尿床、大腿前段(前側)酸麻痛。

腰椎2

2

卵巢、輸卵管。

卵巢炎、卵巢癌、子宮外孕、輸卵管阻塞、靜脈曲張、大腿中段酸麻。

腰椎3

3

膀胱、子宮、大腿外側。

膀胱炎、子宮肌瘤、膝痛。

腰椎4

4

下腰部、膝、坐骨神經。

下腰痛、膝痛、坐骨神經痛。

腰椎5

5

足、直腸、膀胱、子宮。

坐骨神經痛、小腿痛、踝痛、腳冰冷、痔瘡。

薦椎

1-5

直腸、肛門、膀胱(攝護腺)、生殖器、大腿后側。

痔疾、疝氣、攝護腺炎、生殖器、關節炎、坐骨神經痛。

尾椎

尾椎

神經

直腸、尾椎。

直腸炎、直腸癌、肛門炎、尾椎痛。

 

2、躬身后退另一作用—為下一步‘曲膝’作安頓準備

 

比較一和二:

 

一、若下身(膝、腿)先退,則曲膝時,小腿才可保持垂直,重心保持于后跟這邊,自然重心穩固,不須耗力支持平衡,全身可放松,持久活動也不累。(如圖)

 

(先退,才能一心,不動)

 

 

小腿垂直,手也垂直,(近腳跟)如‘香菇’形重心穩固,安定不吃力。

 

此動作之要領,并非只于‘拜佛’中用,而且可推于日常生活之每一動作—如刷牙、拖地等須低頭、彎腰之動作。

 

二、若躬身時,下半身(小腿—膝—大腿—腹)不先后退,則隨著上身向前彎,重心必偏移向前(超出底面積外),為了平衡,趾、腿部肌肉很吃力,緊張收縮會壓迫神經血管,非但不消除障礙(消業障),反增壓迫。且下一步曲膝時,膝會超出腳趾前(重心向前偏移)膝及腿承載重量,非常吃力,腿酸、膝痛難以維持久。

 

 

 

小腿斜,‘膝’和‘手’都超出腳底面積,重心偏前,吃力。

 

●作法要領:

 

因很多人不會作此‘脊椎后拱’之躬身動作,不能體會其要領。故于此略作說明:

 

此動作之用力方式,猶如仰臥起坐之腹部用力方式(可先練習幾次仰臥起坐,體會腹部用力,脊椎后拱之感覺),但此是很柔和恭敬的動作,很圓滑,而不是猛烈唐突用力。

 

練習法:

 

 

 

 

 

1)立于離墻壁約一腳掌長之處,胸、腹、腿一齊退后,使‘腰背’能貼墻。(非‘臀貼、腰不貼’)。小腿向后斜。

 

2)亦如躲避由前方而來的刺擊之物,而以腳跟支力,軀干后退(肚臍退至對腳跟)。

 

·另有人因昔日腰背曾受傷,有瘀積,或一向少作運動,脊椎各節韌帶,及各關節已僵緊,一時難以拉開放松,則可參考下面作法,利用工作、等車閑暇調節。

 

若拜佛作‘俯首’、‘躬身’有困難者,(多因頸椎、腰薦椎已過度前塌),或平日工作姿勢,不得已須仰頭、塌腰者(如開車、打電腦...等),工作空暇,須時常作以下動作,以茲調整、解除壓迫。

 

 

 

 

 

 

以手輕松,載于后腦部,藉自然重力、拉開頸椎,(手的位置稍移動,可拉開不同的筋脈)

 

加上—小腹貼大腿,拉開腰、薦椎。

 

常以熱(燙)毛巾,熱敷后頸(連耳)(后擦干)(以俯首、壓頭之姿)(脊椎后拱)改善頸部及入腦血流,消除疲勞,提神醒腦。

 

打坐時,脊椎要‘直’(既不宜駝背,更不宜太挺,腰反塌)如何才‘直’?

 

練習:可躺在木板床上(墊薄被,防濕冷),盤腿如下圖(收下巴)體會—脊椎,由上到下,‘整條’‘每一節’都貼在床上,即是‘直’的狀況。

 

收下巴后—若頸椎與床,仍距太遠者,多有頭、及肩手疾患,打坐也易上火,須多拜佛調整。

若腰椎,不能密貼者,打坐腿易酸痛麻,(坐骨神經受壓故)

·宜多拜佛調整。

·可以用手扳住膝—使大腿貼腹—然后放松—深吸氣,反覆多作幾次,拉開腰肌,即可調整。(圖見上面)

 

拜佛,可說是練習打坐前必要的‘前方便’,因為若頸椎,腰椎過塌,壓迫神經和血流,是不可能坐好的,故初學者,宜先禮佛,再打坐。  懺公恩師教導初學,拜半小時,坐半小時。(動靜調和)。拜一小時,才好坐一小時。

 

初學者,打坐之前,宜先如圖示,

 

盤腿—垂頭、彎腰—放松頸部腰部(向左右側亦然)。使坐時,身能‘正而松’,(注意:趁吸氣,坐直起來)

 

 

如上面動作,而更柔軟、放松些,可做到額頭貼地,由左緩移至右,每個角度停幾秒(念佛)。

 

放松拉開各節脊椎,然后趁深吸氣,緩緩坐直,(仿佛汽球靠打氣膨脹,維持形狀。)

 

如此可改善昏沉、腿麻痛之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