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佛與醫學

 

道證法師編述

 

第一善—當自端心·當自端身

為什么要端正·輕松(柔軟)?(正而松)

‘令身正直’是修‘觀’之基礎

拜佛:消除業障,開發潛能

拜佛—調伏身心,消除障礙(無住生心),起心拜佛,佛即知之,放光加被

 

拜佛是‘第一善’的緊密實踐

 

第一善—當自端心·當自端身

 

·無量壽經說:什么是第一善呢?—‘當自端心,當自端身’。而拜佛就是‘第一善’的緊密實踐。

 

·由拜佛鍛煉觀照力,鍛煉‘正而松’,調伏諸根,身心柔軟。在規則之律動中,培養安定力、覺照力、和禮敬精神,再把這功夫,用到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境界,每一動作。并不是‘拜佛另外拜佛,生活另外生活’—打成兩截。若生活與拜佛脫節,就失去拜佛的意義。

 

·整個日常生活,就是拜佛精神的展開—

 

由散亂→專注,由緊張→輕松

由僵硬→柔軟,由執著→空靈

由迷茫→覺照,由糊涂→清明

 

為什么要端正·輕松(柔軟)?(正而松)

 

我們觀察‘用吸管吸飲料’的情形,就能明白:

 

1)‘直而暢’的吸管,才能流通順利。曲折之吸管,吸液就受阻。同理,身能端正,血管才能通暢。若身體,長時間僵持不合宜之歪斜姿勢,則血管也如吸管持續被曲折,而血流不通。(如圖示)

 

2)再觀察:若以手,由外壓捏‘直的吸管’,也會使吸液受阻,故—正直當中,尚須輕松。

 

如果我們的肌肉緊繃,持續在收縮僵硬狀態,則‘血管’夾在肌肉中受壓迫,就如吸管被壓捏,必不通暢,這是‘自己的肌肉’給‘自己血管’壓力。這壓力,源自于‘緊張的心’。心必須要放松,氣血才能通暢,不會自己壓迫自己,(自己制造的壓迫,是最冤枉,委屈的)。心必須放松,才能開發覺照力,靈明專注。

 

少忙理化數學,拼來獎狀一疊,

壯忙理想事業,拼來病歷一疊!

臨終奄奄一息,救我除佛其誰?

南無阿彌陀佛

 

‘令身正直’是修‘觀’之基礎

 

禮佛偈云:

 

能禮所禮性空寂,感應道交難思議,

我此道場如帝珠,○○如來影現中,

我身影現如來前,頭面接足歸命禮。

 

有人問:既要‘觀空’,何必講‘端身’之原則?

 

修行貴有次第,地基不穩建高樓,則是危樓。請恭讀古德著作,如善導大師,著觀無量壽佛經疏,在開始教導觀想之前,亦有基礎安定身心之準備功夫,在教‘又令觀身四大,內外俱空,都無一物’之前,有一段文字—‘教令跏趺正坐......令身正,合口、齒勿相近,舌柱上齶,為令咽喉及鼻中氣道宣通故。’

 

此段文字正是教示‘修觀’之前方便,乃極重要之指示,初學者切莫只好高騖遠,忽略‘令身正......’之功夫,(乃能‘觀空’之觀力基礎)。無根之木易枯,愿初學者,皆能用心扎根。

 

注:(齶,音ㄜˋ,齒內上下肉也。)

 

拜佛殊勝功德

 

業報差別經云:禮佛塔廟,得十種功德:

 

一者得妙色好聲。        二者有所發言人皆信伏。

三者處眾無畏。          四者天人愛護。

五者具足威勢。          六者威勢眾生皆來親附。

七者常得親近諸佛菩薩。  八者具大福報。

九者命終生天。          十者速證涅槃。

 

拜佛:消除業障,開發潛能

 

‘業障’兩個字,淺顯一點說—‘業’就是行為,‘障’就是障礙,也就是由過去種種行為累積下來所產生的障礙,不論是身體或是心理的障礙。所謂過去的種種行為包括—我們心里想的‘念頭’,與嘴里說的‘語言’,和身體的‘姿勢、作為’。

 

有人以為,要去做相當大的惡事,才是‘造惡業’,才會有‘業障’。其實,只要心有動念,就有‘業’,(善念有善業,惡念有惡業,念佛是凈業);身有動作姿勢也是‘業’,某些動作、姿勢會造成身的障礙,就是‘身業’方面的‘業障’。很多酸痛、疲勞、疾病,和平日‘姿勢’有關,亦即和平日‘身業’有關,身業又受著「心’之指揮,心有牽掛、掛礙,身就有緊張的姿態,不自覺中就自己制造了障礙(業障)。

 

為什么說念佛、拜佛可以消業障呢?因為在拜佛時心念要調整到‘恭敬’而且‘慈悲清凈’,口里念佛就沒有其他的雜話,達到‘言語清凈’,身體的動作是柔軟又謙和恭敬,可消除平日姿勢不良,所造成的壓迫、障礙。這樣身口意三方面都清凈恭敬,就可以消除過去自己身心行為不合理所制造的障礙(消業障),這也順便訓練在‘動中的安定’。也仿佛把水管不斷的灌水、沖洗,慢慢的就可以流暢而清凈,可以開發出潛能,也可以活化身體各部分的機能。

 

我們靜下來,觀察自己的姿勢(身業),或先由觀察他人,來作自己的警惕、借鏡—(但,注意,目標是在反觀、修正自己,不是去批評、指責別人)。只要心有牽掛,身體必然不自覺地,會有一些肌肉緊縮起來,僵硬起來。

 

比如:

 

 

 

右手工作,

左手雖沒事,也整只僵持用力,肩膀也聳起,(白費力氣),左腕也壓折(冤枉阻折血管),左腳沒事也翹著緊張(真委屈),下巴也抬起(脖子疲勞)。

 

腦子忙著工作,

腳趾也無端用力擠折,僵持壓迫,手也耗力支載(其實不必要)。

這都是自找的壓力!

 

由于一向缺少自我觀照,所以很難發現,改正自己,即使很容易消除的障礙,也沒機會消除。拜佛時,就是返照自己,調伏身心,作身心之大調節,使身心自在,得大輕松,不必冤枉緊張障礙。

 

拜佛—調伏身心,消除障礙(無住生心)

起心拜佛,佛即知之,放光加被

 

    ┌心—萬緣放下—一心正念,念佛                ┐靈明覺照

拜佛│                                            │

    └身—萬肌放松—一心(自然物理重心,重心穩固)┘靈活松柔

 

整個拜佛律動中,身心都輕松而恭敬專注,輕靈流暢活動。

 

雖在動中—有安定之觀照。

 

動中—柔軟,沒有僵硬、緊繃,多處載力(多重心)之情形,符合金剛經—‘無住生心’的精神。

 

比如:膝一著地—手就立刻放松(不僵住、白費力支撐),一坐下—則膝與全身又即刻完全放松(無住),隨時練習,放下緊張執著的心,鍛煉‘能提起、能放下’,使心與身都通暢無障礙。

 

動中,隨時能靈明地運作(生心)

      又隨時放松不僵執(無住)

      輕松中,不斷精進(無住生心)

 

心如輪心,輪子運轉,軸心是‘一心’,而且‘空心’無著。

 

輪有前進、轉動,而心無動搖。

 

                            拜佛訓練目標

★下面以‘表列方式’對照說明│

                            應避免之錯誤

 

拜佛訓練目標:

應避免之錯誤:

1、開發佛性之力,

   培養禮敬(佛性美德)—禮敬諸佛

   帶到日常生活(普賢菩薩行愿品)

   垢滅善生,身意柔軟。(無量壽經)

×1、不敬、不專注,

     磕破頭顱也徒然。

2、動中‘定’

   如陀螺、車輪旋轉中,心不動,

   則動亦安定。

×2、動中‘重心’不穩(變動)

     肌肉緊張,

     關節僵硬。

3、趁安定之‘動勢’念佛,加強念力。(寂而照)

×3、動中反增散亂。

     (急而躁)

4、開發‘覺性’之用(高層都攝觀照力)動中以覺性觀照當下之動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明白之心念佛,順無量光名號之義念佛。(往生論)

×4、如同做運動,以‘慣性’動作

     ,盲目上下,無覺照,不知道

     自己正在做什么,動作如何。

5、都攝六根(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眼:自然收攝,視力集中。

├耳:自然聞佛號,字字清楚。

├鼻:自然呼吸,而有觀照—

    知息出,知息入。

    拜下:自然呼氣到底,

    (吸佛香)趁自然吸氣之勢起立。

├舌:(1)默念佛時,自然—

        舌尖頂上齶、舌面上空,

        下巴放松(唾液流暢)。

   2)出聲念佛時,自然—

        舌柔軟,輕松。

        下頜關節放松,能靈活持久,

        凈念相繼。

├身:恭敬禮拜,自然動中安定有律,

     輕松柔軟中有觀照。

└意:一心念佛(或觀想)(十六觀經)

調伏諸根,身心柔軟。(無量壽經)

×5、六根不攝(托根緣塵)

  ×眼:‘開’—東張西望。

       ‘閉’—易頭暈上火,姿

       勢不穩,血壓調節不良。

  ×耳:注意雜音。

  ×鼻:刻意矯呼吸,

        則氣息不順胸悶。

  ×舌:(1)默念佛時—

            舌整片密貼于上齶(氣

            道不暢)(咬牙切齒—

            血流不暢)。

       (2)出聲念佛時—

            舌僵硬,下頜關節緊張。

  ×身:肌肉緊張吃力,

        關節僵硬,

        動而無律(重心不穩)。

  ×意:胡思亂想。

×散亂、剛強,難調難伏。

6、一心不亂(阿彌陀經)

┌身:一心,

    自然物理重心:足跟。

└心:一心,

      念佛。

┌心:萬緣放下。

└身:萬肌放松(關節柔軟)。

┌心:無住生心。

└身:動后立即放松,不僵執。

×6、重心非自然物理重心,則

  ┌身:緊張吃力以維持姿勢。

  └心:緊張掛礙,

        難以一心念佛。

  緊張吃力后—

  ┌身酸痛┐

  │      │難以持續。

  └心疲勞┘

知佛大悲,救我無倦。

領納佛光,身心柔軟。

歡喜信受,作禮而去。

報謝佛恩,普施眾生。

今生極樂,與佛同在,

息息相關,出入與共。

不知佛慈,貪求無厭。

自力掙扎,處處緊張。

愁憂疑懼,常懷不滿。

未感佛恩,自私自利。

心掛娑婆,去佛遙遠,

形似拜佛,貌合神離。